跳至正文

79. 「買下倫敦的男人」 這次又成功「買下」卡達世界盃?

核心提要:

1.
如果沒有前首相賈西姆的努力,卡達的世界盃可能根本無法舉行。賈西姆具有強大的政商網路,甚至能在法國總統府說服國際足聯副主席。面對西方對卡達主辦世界盃的負面報道,賈西姆為自己的國家辯護,斥責媒體的攻擊是基於西方的伊斯蘭恐懼症和種族主義。老國王老埃米爾曾經形容賈西姆的影響力:「我可以管理這個國家,但他擁有它。」

2. 賈西姆目光長遠,帶領卡達在全世界進行大量投資。他在2005
年成立了卡達投資局,以確保天然氣用完之後「一代卡達人的安全」。賈西姆的資產遍布多個國家,個人財富估值120億美元,在英國就有哈羅德百貨公司、碎片大廈等知名資產,被英媒稱為「買下倫敦的人」。在交易中,他連英國前首相布萊爾也召之即來。

3.
賈西姆在外交上不走尋常路,也奠定了今日卡達外交的基礎。他同傳統阿拉伯世界的敵人交好,但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還利用他的人格魅力、詭計和大量金錢多次調解地區爭端,極大增強了卡達在國際舞台的影響力。因為在非洲和中東交戰各方之間斡旋和解,他贏得了「和平締造者」稱號,BBC曾評價他為「該地區最優秀的外交官之一」。

卡達前首相哈馬德·本·賈西姆

全球矚目的卡達世界盃,沒有他,根本辦不了。

2010年冬天,正準備和法國總統吃午飯的國際足聯副主席普拉蒂尼走進愛麗舍宮,發現迎候他的不是總統薩科齊,而是兩個卡達人——卡達首相賈西姆和王儲塔米姆。

卡達人的請求是想要舉辦2022年世界盃, 而普拉蒂尼則私下表態「希望2022世界盃在除了卡達之外的任何地方舉辦」。這個飯局后,普拉蒂尼仍然說投票會根據自己的選擇,但他的反對意見消失了。這也是西方媒體懷疑卡達行賄的重要理由之一,畢竟當時的卡達並不被認為是適合申辦世界盃的國家。

一周后,卡達成了2022年世界盃主辦國。

賈西姆,或者稱他的全名哈馬德·本·賈西姆·本·賈比爾·阿勒薩尼(Hamad bin Jassim bin Jaber
Al Thani,綽號HBJ),正是這一切的促成者。

出席開幕式的時候,雖然沒有站在聚光燈下,但他是滿足的。

卡達埃米爾塔米姆向觀眾揮手致意

當然,這位63歲老人曾經的頭銜比他的名字還要長:卡達首相、外交部長、卡達投資局(QIA)首席執行官、市政和農業部長、水電部長等等。他是卡達開國領袖的侄孫,當今埃米爾的堂兄弟。

2006年,當時的老埃米爾這樣評價賈西姆——「我可以管理這個國家,但他擁有它。」

卡達前埃米爾謝赫·哈馬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左)和賈西姆(右)出席多哈論壇開幕式 圖源:法新社

在卡達這個小酋長國登上世界舞台之際,賈西姆一直處於其內外政策的核心。他的資產遍布多個國家,個人財富估值120億美元。不僅如此,他還憑藉著強大的政商網路在全球翻雲覆雨。除了上文提到的法國總統,甚至連英國首相都能召之即來。作為政治家和商人,他極為成功,但同時也飽受爭議。

「愛看球也愛為足球辯護」

此前有媒體稱,賈西姆是整個王室最狂熱的球迷,而且曾經放棄元首之位專註足球,在卡達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幾年前,在賈西姆與失眠症作鬥爭時,他把一位醫生叫到了宮殿。當醫生趕到時,他立即看到了賈西姆失眠的原因——牆上一排排電視機,日夜都在收看足球賽。據說醫生已經告訴他,「關掉一些電視機,你的失眠症就會得到治癒。」

2000年兩位賈西姆與美國防長進行會談;中間頗為英俊的是賈西姆·本·哈馬德,時任王儲和國防部長,左一為本文主人公、時任外交部長的哈馬德·本·賈西姆,可以看出,HBJ經常以輔政大臣的身份出場

不過,經過我們的查證,這是一個張冠李戴的誤會。這位狂熱愛足球的賈西姆,全名是賈西姆·本·哈馬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也是本文主人公的堂兄弟。

真正的賈西姆則只愛看球不愛踢球 ,他曾對媒體表示,「我喜歡運動,當然,但我不參與運動」,正是他主持了卡達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的申請。賈西姆一直以來都積極為卡達舉辦世界盃發聲,他說,「我覺得國際足聯選擇卡達作為2022年的世界盃主辦城市,是為了將足球帶到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地理位置,這證明足球是國際化的。」

對於包括賈西姆在內的卡達人來說,足球不僅是一項運動,同時還代表著巨大的經濟效應,能藉助其影響力提升卡達的國家形象。

於是,卡達人大力發展足球運動,除了在全球範圍內歸化球員,他們還建立了阿斯拜爾運動精英學院(Aspire)來培養球員。卡達作為世界上第一個成功申辦世界盃的阿拉伯國家被載入史冊,雖然他們同時也不幸地打破了96年世界盃東道主首戰不敗的紀錄。

在21日世界盃揭幕戰中大批提前離場的卡達球迷

不過,這一任世界盃東道主受到的爭議可以說是出奇的多。從2010年12月2日,時任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向全世界媒體宣布卡達獲得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起,各種媒體對卡達的批評就紛至沓來。西方几乎清一色的負面報道,理由各種各樣,什麼缺乏足球基礎設施、場館建設導致移民工人死亡、禁同性戀,以及一直無法擺脫的行賄醜聞等等。面對這些攻擊,賈西姆不止一次地站出來反擊。

在2015年國際足聯曝出驚天貪腐醜聞,七名國際足聯官員因腐敗指控被逮捕之後,賈西姆是卡達王室家族中第一位站出來談論世界盃的成員。他表示,指責卡達賄賂國際足聯官員以獲得2022年世界盃主辦權是「不公平的」,這是基於西方的伊斯蘭恐懼症和對阿拉伯人的種族主義。最近在世界盃舉辦期間,面對西方媒體差評,賈西姆也在推特上斥責這是「懷疑論者」的「惡意批評」,強調「重要的是人們要同意卡達已經取得了值得讚揚的關鍵成就,付出了巨大努力」——當然,光從卡達豪擲超2200億美金(比歷年世界盃投入總和都多)這一點來說,也不能否認卡達的「巨大努力」。

當然也有支持卡達的國家,比如海灣合作委員會成員國就力挺卡達,將其舉辦世界盃稱作是成員國的「驕傲之源」,還幫助駁斥西方媒體對卡達的批評。 當然,這也是因為世界盃的舉辦為海合會帶來了數十億美元的財富。

「買下倫敦的男人」

足球只是賈西姆參與的投資之一,作為一個合格的有錢人,賈西姆絕不會等著坐吃山空。

他在2005
年成立了卡達投資局(QIA),這個機構旨在讓卡達在其巨大天然氣儲量耗盡之後長期保持全球最富有國家之一的地位。 擁有1000億美元資產的卡達投資局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主權財富基金之一,而賈西姆的目標是,希望把它也變成一項捐贈性基金,這樣,總有一天可以支付卡達每年200億美元的支出。

他曾在2007年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我認為,如果我們投資正確,我們可以確保卡達一代人的安全。」

卡達投資局(QIA)大樓

過去的幾十年間,賈西姆在海外進行了大量投資,倫敦是他重要的投資根據地。 這位親英富豪利用自己的財富和作為卡達投資局負責人的影響力,擴大卡達在倫敦的金融資產,因此被英國《獨立報》稱為「買下倫敦的人」。報道稱:「首都已經有相當一部分億萬富翁,但沒有一個比卡達新來的富翁更富有了。」

英國《獨立報》曾在2013年發表文章,稱賈西姆為「買下倫敦的人」(the man who bought London)

賈西姆擁有廣泛的個人財產組合,僅僅在英國,賈西姆就擁有包括股權、豪宅、交易所、俱樂部、酒店在內的大量財產。 據《衛報》統計,從2000年到2013年,賈西姆進行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投資,其中包括哈羅德百貨公司、英國最高建築碎片大廈、巴克萊銀行、倫敦證券交易所等知名資產。儘管他於2013年辭去首相職位,但他的個人商業交易仍與卡達政府的商業交易并行不悖。

賈西姆與他投資的資產

在英國之外,賈西姆還持有德意志銀行的3%的股份,擁有巴黎聖日耳曼俱樂部。曾擔任前農業部長的賈西姆對糧食生產背後的技術非常著迷,他也領導卡達推動在巴基斯坦和東非的投資,以達成企業農場投資協議,從而在全球食品通脹受到衝擊時確保食品供應。

賈西姆喜歡長長的古巴雪茄,但他也是美食乳酪的鑒賞家。

而且除了幫國家操盤掙錢,他也會跟投許多自己的錢。這也不難理解,畢竟對一位有兩個妻子和15個孩子的男人來說,養家的壓力還是不小。

英國人面對這些中東富豪,心情也很複雜。英國《每日郵報》曾在2015年發布文章,把卡達統治家族在英國收購的房地產細數了一遍。據統計,當年卡達家族就已擁有價值約7.4億美元的房地產投資組合,並在英國總共花費116億美元收集資產。其中就包括賈西姆2008年在海德公園一號購買的估值為1.2億英鎊的三套豪華公寓和在2011年購買的康沃爾露台地產。

為了調侃卡達富豪的買買買,英國媒體製作了「卡達大富翁」

2008年,賈西姆在海德公園一號購買了三套公寓,其中包括豪華頂層公寓,價格估計為1.2億英鎊

賈西姆將位於倫敦攝政公園康沃爾露台的三處主要房產改造成了一座價值2億美元的巨大豪宅

此外,作為財富的象徵,賈西姆還曾在2002年用3億美元購買了一艘133米長的名叫「米爾卡布」的遊艇,位列全球最豪華遊艇top7。據報道,這艘遊艇擁有直升機停機坪、按摩浴缸、電影院、健身房和溫泉浴場。

「米爾卡布」遊艇

他還曾擁有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飛機波音
747-8i, 註冊號A7-HBJ,內部裝飾極為豪華,有一個巨大的內部樓梯和主卧室。

一架帶有巨大內部樓梯和主卧室的波音 747-8i

當然,賈西姆不僅愛遊艇和私人飛機,也和大多數富豪一樣附庸風雅。2015年5月,他以1.794億美元的價格買下了畢加索的名畫《阿爾及爾女人》(O版),創下了當時拍賣會上最昂貴單件藝術品的紀錄。

《阿爾及爾女人》(O版),這是一組系列畫作,包括十餘幅作品,以字母為代號

這位叱吒政界和金融界的大佬順理成章地擁有著無與倫比的人脈網路,就連英國前首相也能招之即來。 2012年的一天,卡達參股的全球礦業巨頭斯特拉塔公司和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頭嘉能可集團的500億美元合併交易陷入僵局,賈西姆方面希望改善交易條款,於是深夜請來曾任英國首相的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參與談判。

當然布萊爾也不是白來的,據報道,在打破了僵局后,布萊爾從談判各方那裡拿走了幾個小時的諮詢費,最高可達100萬美元。賈西姆有能力在最高層動用關係,「這就是所謂的『軟實力』,它是由滿載現金的油罐車潤滑的」,媒體如此評價道。

有位曾與賈西姆有過業務往來的大佬表示,這一事件體現了賈西姆不屈不撓的取勝決心,以及他無與倫比的調動關係的能力。

2013年,查爾斯和賈西姆握手

當然,賈西姆也飽受爭議,他曾不止一次地陷入財務審查,這一點也被媒體所大肆報道。但種種指責,大多被他用鈔能力或者關係擺平。就在今年6月,當時還是王儲的查爾斯被英國媒體披露曾先後親自收到賈西姆300萬歐元現金。

賈西姆曾在1996年擔任外交大臣,當時卡達與英國 BAE
系統公司簽署了一份5億美元的武器合同。後來發現,這筆交易涉及將700萬美元轉移到賈西姆所擁有的兩家澤西信託公司。薩尼最終自願向澤西當局支付了600萬美元,但沒有承認任何不當行為。

「中東多面手」

賈西姆於1992年至2013年擔任卡達外交部長。多年來,他一直是卡達外交的核心人物。 他公開說自己在以色列有朋友,支持言論自由的半島電視台,又公開批評美國的外交政策, 總之種種的不走尋常路。

賈西姆的核心外交圈包括葉門、敘利亞、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地區。 一位消息人士曾指出,僅在2007-2008年,賈西姆就曾多次乘他的噴氣式飛機飛往世界各地,從摩洛哥到利比亞、葉門等地,利用他的人格魅力、詭計和大量金錢來調解爭端。誰聽了不感嘆一句「太拉風了」!當時恰好黎巴嫩處於內戰邊緣,他以實用主義的風格促成了政治協議。雖然親西方的黎巴嫩人認為他過於偏袒伊朗和什葉派真主黨,但與敘利亞的接觸幫助他取得了成功。最終,協議締結儀式在卡達首都多哈舉行,他隨意但堅定的風格贏得了黎巴嫩批評者的支持。

根據中東之眼(Middle East
Eye)2015年的一份報告,賈西姆因為在非洲和中東交戰各方之間斡旋和解而贏得了「和平締造者」的稱號 ,這也是卡達給自己的定位。卡達曾促成蘇丹政府與達爾富爾叛亂分子之間的談判,並調解厄利垂亞和吉布地之間的邊界爭端。

2004年至2009年期間,賈西姆從外交大臣升任首相,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成為美英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軍事行動的中轉站。 卡達還在2014年6月作為協調者之一,釋放關押在關塔那摩基地的五名塔利班武裝分子,以交換美國戰俘鮑·伯格達爾(Bowe
Bergdahl)。卡達還被認為是解決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衝突的關鍵。

卡達的烏代德空軍基地

「阿拉伯之春」后,賈西姆在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溫和的伊斯蘭主義者可以協助打擊他所謂的極端主義意識形態。伊斯蘭主義者可能代表阿拉伯世界的下一波政治力量,西方應該擁抱他們。「我們不應該害怕他們,讓我們與他們合作,我們不應該對任何在國際法規範內行事、上台執政並打擊恐怖主義的人有意見。」

賈西姆認為,國際關係應該建立在全球和國內法治的基礎上, 因此,當2011年3月利比亞內戰期間,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在利比亞設立禁飛區,以保護利比亞平民免受武裝襲擊的威脅時,卡達在組織阿拉伯國家支持這一決議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賈西姆親眼見證了1996年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的成立,半島電視台也稱為卡達外交的一張鮮明名片和犀利的手段。

它與BBC、CNN並稱為世界三大電視新聞頻道,卡達通過衛星向阿拉伯家庭播放重大新聞,提高了本國的區域影響力。

半島電視台報道「阿拉伯之春」

然而這家電視台卻引起了其他阿拉伯國家的不滿,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發時,這家電視台熱情地報道了埃及、突尼西亞、利比亞和敘利亞發生的反對統治者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同時,卡達被指控資助該地區的伊斯蘭運動,從支持穆斯林兄弟會(被很多國家認為是恐怖組織)的穆罕默德•穆爾西政府到對利比亞和敘利亞的激進叛軍提供武器。批評人士指責半島電視台對穆斯林兄弟會進行了有利的報道,將其稱為穆斯林兄弟會的喉舌。

甚至在2017年,卡達與鄰國的關係再度因半島電視台而極端惡化。 沙烏地阿拉伯等多個阿拉伯國家指責卡達支持恐怖主義活動並破壞地區安全局勢,分別宣布與卡達斷絕外交關係,對卡達實施了空中和海上封鎖。當然,卡達否認了恐怖主義指控。

而且此前賈西姆等人經營的關係網路也派上用場,除了得到土耳其、伊朗支持外,還拉攏其他海灣國家,還拚命遊說美國。

最終在2021年第41屆海灣合作委員會首腦會議期間,沙特等國宣布與卡達恢復全面外交關係,結束了2017年以來對卡達的空中、陸地和海上封鎖。對此,賈西姆在推特上表示,海灣地區「積極的政治和諧跡象正開始顯現」。

無論如何,2012年,賈西姆被《時代》雜誌評選為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提名人正是土耳其的領導者埃爾多安,他寫道:「賈西姆是一個智者,一位眼界開闊的模範領導人,他在國家發展和人民富裕上扮演了重要作用……他極大增強了卡達在國際舞台的影響力,他對於地區問題的解決,尤其是推進巴勒斯坦地區的團體和解,以及阿拉伯之春中的外交努力,都值得讚揚。」

時代周刊網站截圖

在賈西姆2013年離任之際,BBC曾評價他為「該地區最優秀的外交官之一,他勤奮、精明,充滿魅力。他具備哄騙和說服他人所需的一切手段。」並認為隨著賈西姆的下台,「卡達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無疑將受到損害」,「他的離開將留下一個無法填補的空白。」

但他其實從未走遠,雖然沒有顯赫的公職,但他的影響力依舊。

直到2019年,有沙特作家投書半島電視台,稱卡達的埃米爾塔米姆性格軟弱,並不受到尊重,也不具備吸引力和領袖魅力。而最有可能發動政權更迭的就是賈西姆,「他的經驗、影響力和關係比塔米姆多好多倍。」

卡達埃米爾塔米姆和諸多王室成員

近期賈西姆也意外地活躍起來。在今年9月首播的訪談節目《黑匣子》(The Black
Box)中,賈西姆坦率談及諸多政治和外交問題,為自己的政治立場辯護,並且回憶自己和諸多領導人談笑風生的經歷,一下子成為刷屏節目。

賈西姆在《黑匣子》節目中談論卡達政治

這位讓我們看到卡達世界盃的大佬,到底怎麼走下一步棋?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