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新冠檢測企業眾生相:暴利、風口、監管牆

” 業績比往年好,大概增長了 80%。”
從產業鏈上,就能看到核酸檢測賽道的火熱。行業發展如火如荼,一些核酸檢測企業賺得盆滿缽滿。其中最搶眼的九安醫療更是因為業績暴增而被冠以
” 妖股 ” 的稱號。

在業內看來,因核酸檢測門檻不高,也導致諸多企業入局,核酸檢測賽道變得異常擁擠。業績的增長讓不少企業打起了上市的主意,然而滬深交易所嚴查涉核酸檢測企業
IPO,翌聖生物成為首家被叫停的企業。

一個瞬間起飛又可能急速墜落的行業,眾多企業麵對一夜暴富的質疑、不斷探底的價格、難收回的賬款,在醫學檢測終將回歸常態的預設下,走向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瘋狂的 ” 核子們 “

在疫情反複的背景之下,核酸檢測企業的違規行為一再觸動大眾的敏感神經。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 2022 年 11 月 30 日,被查處的核酸檢測違規案件已超 10 起,涉及企業超 11
家,包括鄭州金域臨床檢驗中心、合肥和合醫學檢驗實驗室、合肥諾為爾醫學檢驗實驗室等,而北京樸石、北京金準則已被吊銷營業執照。

其中核子華曦最為搶眼。從 2020 年 4
月至今,包括濟南、邢台、深圳等多地的核子華曦醫學檢驗實驗室也都曾因各種各樣的違規問題被罰。對於風波中的焦點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係了核子基因,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複。

12893 家。統計數據顯示,近三年,國內新成立的醫學檢驗公司超萬家。同花順 iFinD 數據顯示,目前 ” 新冠檢測 ”
相關上市企業共有 109 家,其中廣東省 24 家,北京、上海、江蘇、浙江均超過 10 家。

今年前三季度,109 家上市企業共計營收為 3631.8 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 23.85%;淨利潤共 857.82
億元,同比增加 41.32%。其中九安醫療前三季度淨利潤達到 160.5 億元,同比增長率高達 31918.64%。

IPO 門外的翌聖生物

核酸檢測風波,上市審核從嚴從緊的信號明顯。11 月 23
日,上交所公告稱,決定取消原定對翌聖生物上市申請的審議。兩天前,上交所、深交所剛剛釋放出了高度關注涉核酸檢測企業的上市申請、堅持從嚴審核的態度,至此,翌聖生物也成了外界眼裏監管從嚴審查新冠檢測企業
IPO 的 ” 第一槍 “。

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清華大學醫學院生物醫學工程係研究員劉鵬解釋稱,新冠核酸檢測本質上屬於體外診斷,而體外診斷也是醫院檢驗科很重要的組成部分,常規的血常規、尿常規等指標的檢測都屬於這一範疇。再細分下來,體外診斷包括三大類,分別為生化診斷、免疫診斷以及分子診斷,醫院做的項目大多是前兩種,而分子診斷主要指的就是基於核酸的檢測。

分子診斷的應用範圍也很廣,比如各種不同致病微生物的檢測以及一些與人自身基因相關的檢測。但劉鵬也提到,分子檢測整體所涉及的檢測技術非常繁雜,包括數字
PCR、DNA 測序、單分子測序等,但目前常規的核酸檢測用到的 qPCR 技術還是相對簡單和成熟的。

數據顯示,2020 年度、2021 年度和 2022 年 1-6 月,翌聖生物與新冠相關的產品銷售收入分別為 4614.76
萬元、8174.13 萬元和 7689.73 萬元,占當期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 24.77%、25.42% 和
38.28%。對於企業經營以及 IPO” 擱淺 ” 的影響和未來打算等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聯係了翌聖生物,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複。

在香頌資本董事沈萌看來,著眼未來,首先單純從財務的角度,大規模的核酸檢測很難持續。其次從企業的角度看,核酸檢測從技術上說是相對簡單和初級的技術,它所涉及的
qPCR
技術基本上可以稱之為生物從業者的必備技能。因此這樣的企業上市之後,核心主業的持續性存在很大問題,即周期有限,而且沒有核心技術,想要將技術應用推廣到其他領域也很難,尋找多元化發展的機會微乎其微。

不過海南博鼇醫療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鄧之東認為,核酸檢測作為一種有效的病毒檢測方式,檢測和試劑、耗材的市場需求不會消失,但不一定是主要用於防控新冠疫情,其他方麵的應用也有大量需要。


核酸檢測企業在疫情期間積累了大量的資本、人才和管理經驗,這些構成核酸檢測企業較強的競爭力和發展潛力,有能力在中高端設備和生物試劑耗材等方麵投入研發,實現國產替代。”
鄧之東繼續分析稱。

誰還在追風口

翌聖生物折戟 IPO,也為其他企業提了個醒。有統計數據顯示,今年共有 5 家 ” 新冠檢測 ” 相關企業 IPO
過會,分別是康為世紀、達科為、致善生物、瑞博奧、菲鵬生物。其中康為世紀已於今年 10
月登陸科創板,達科為、菲鵬生物均已提交注冊,上市在即。

康為世紀是以分子檢測產品為核心、以分子檢測服務為輔的生物科技企業。疫情發生前的 2019 年,公司的營業收入僅為 7393.85
萬元,但 2020 年,營業收入直接衝到 2.33 億元,2021 年更是達到 3.39
億元。兩年來,來自新冠相關產品及服務收入金額分別達到了 1.27 億元和 1.77 億元。

在核心技術壁壘不高以及未來摻雜諸多不確定性的前景之下,這些追風口的企業前景並不明朗。沈萌提到,核酸檢測是一個很明顯的政策驅動行業,如果單純從技術角度看,核酸檢測的需求很難持續性地保持高位,那麽它的業績預期肯定是不穩定的。

IPG
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也評論稱,目前多地的核酸檢測實驗室出現問題,根源在核酸檢測作為市場化服務在資本推動下的過度趨利化。而資本市場對核酸相關企業
” 從嚴審核 “,可以防止資本市場無序投資與核酸檢測機構過度捆綁。

據《科創板日報》梳理,截至 2022
年三季度,多家核酸檢測業務的上市公司應收賬款明顯提升。但拐點很難預判,但在核酸檢測價格大幅壓縮的背景之下,企業也已經走出了明顯的分化趨勢。以華大基因為例,今年三季度該公司營收為
13.53 億元,同比下降 10.1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 1.41 億元,同比減少 56.91%

而翌聖生物也曾提及,2022 年三季度,公司與新冠相關的分子類生物試劑產品的平均銷售單價為 0.18 元 /rxn,較 2022
年 1-6 月下降了 0.1 元 /rxn,下降幅度為 35.71%,其中 qPCR 係列產品平均銷售單價為 0.34 元
/rxn,較 2022 年 1-6 月下降了 0.1 元 /rxn,下降幅度為 22.73%。

在沈萌看來,任何一家企業在上市之前都會經過券商輔導,而這些券商在承銷保薦 IPO
方麵都是非常有經驗的,如果企業不合規,那麽券商直接在輔導階段就會將企業勸退,而不會等到審核的時候再讓監管機構撤銷 IP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