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前夫事業回春,她卻被嘲臉垮了?

自從《財閥家的小兒子》開播之後,宋仲基的事業就頗有幾分回春的趨勢。

反倒是以往總被人誇獎凍齡女神的宋慧喬,遭遇了一番危機——

為了給自己的新劇造勢,她發布了一則視頻,和許久不見的觀眾問了個好。

沒成想,網友們卻從這段視頻當中捕捉到了一絲從前不存在的疲態。

儘管眼前這個女人已經41歲,負面評價也還是毫不留情地如潮水般湧來——

“奇奇怪怪的,”臉僵了,不如前夫了。 “

哪怕被叫這麼多年的神顏,一次發揮失誤也會被立刻嘲下神壇;

就算再殫精竭力地維護美貌,也逃不出被挑揀缺點的泥沼。

——殘酷的是,這從來不是獨屬宋慧喬一人的危機,而是萬千女性境遇的縮影。

1

娛樂圈的鏡頭一向是最精準的放大鏡。

只要女明星身上存在一點不完美,就馬上會被拎出來品頭論足:

長得好看的,身材似乎不太滿足標準;身材不錯的,五官又好像差了點。

誠然,維持身材與樣貌是做女明星需要承擔的工作之一。

但偶爾,某些中性的評價也會演變成發洩情緒式的純粹負面羞辱——

沒有代表作,顏值又稱不上突出的藝人,被大家說兩句是家常便飯。

可就算你拿了三金影后,實績可以列出一長串表格;

許多人最在意的,似乎也仍舊是你的身材是否乾癟,你的長相又真的配得上我哥哥嗎?

他們往往看不見那些無奈的現實。

孫銥在懷孕期間身材發生了變化,外界的第一反應就是嘲笑。

懷孕生子之後沒來及恢復身材的張歆藝,會因為一張偷拍照被人肆意攻擊”腰粗”、”放飛自我”。

她發微博發洩完自己的憤怒,還得在評論區立下一句誓言:

“讓大家失望了,等孩子斷了奶我一定盡快瘦回來。”

一旦年紀大了,臉上膠原蛋白流失了,這類評價也會出現得愈發頻繁。

——只要她們露出疲態,就會立刻成為被攻擊的靶子。

趙麗穎的《風吹半夏》受到的好評已經很多吧?

但你一翻評論區就會發現,許多人還是更在意她的臉是不是垮了胖了醜了。

郝蕾年輕的時候是出了名的長得美、演技好。

如今她人到中年,雖不復當年的美貌,但演技實際是愈發爐火純青的。

可但凡她露面,有關報導的標題就會永遠focus在她的身材上。

這樣的現象,已然成為常態。

就算你努力打扮自己,嘗試把自己的狀態變得年輕一些,那些嘲諷也會馬上換一個角度繼續存在——

“年紀這麼大了,為什麼還要綁倆辮子裝嫩?”

更加諷刺的是,即便在齊溪出演的有關容貌焦慮的短片當中,彈幕裡也盡是些針對她的顏值審判——

“皮膚太乾,還有眼袋。”

“這妝真嚇人。”

2

既然這些嚴苛的評價就擺在眼前,女明星們的容貌焦慮自然就成了一種常態。

症狀輕一點的,開始用更加嚴格的眼光來看待自己——

哪怕已經活到人人都誇美的地步,她們也常要因為工作導致的眼睛凹陷困擾。

明明已經瘦到人盡皆知,但她們還是要把節食二字刻進骨髓裡。

實在忍不住要吃炸雞,她們往往也只是扒開雞皮,從裡面掏出只夠塞牙縫的一口來吃。

趕上要在紅毯爭奇鬥艷,接受大眾審閱的日子,她們就更拼了——

吃一頓清水煮豆芽就是大餐;

為了把自己塞進漂亮禮服裡,進一次骨科也算不上大事兒。

如果焦慮演變得再嚴重一點,她們還會迎來情緒的全面崩盤。

剛出道的小愛豆,會因為身高與隊友格格不入被罵,在家裡待了三個月不肯出門。

就算是曾經擁有無數代表作的業內大咖,也會遭受顏值層面的負面評價。

她們同樣會陷入強烈的自我懷疑,從而失去對自己情緒的控制。

更有甚者,會為了擺脫這種崩潰情緒,走上一條無法回頭的路。

人人都誇漂亮的小美女因為一時的自我懷疑,心一橫就跑去動臉整容;

最後效果好不好且不論,整個演藝生涯終究是徹底葬送於此了。

更令人痛心的,是那些以自己的身體健康為代價換取美貌的行為——

不知道大家是否還記得,那位突然神隱五年的超模琳達·伊万格麗斯塔?

直到今年年初,這位纖瘦的超模才終於在社交平台上道出了隱退的真正原因:溶脂手術。

因為一場溶脂手術,她得了”反常性脂肪增生”的後遺症。

她的身體都出現了無法消除的腫塊,因此不得不停止模特工作。

比這更嚴重的案例,去年才剛剛在國內上演——

一個網紅在美容院做抽脂填充手術時發生事故,導致身體多處發生感染、壞死。

最後搶救無果,不幸在醫院去世。

這一切悲劇的來源,是人們對於單一審美的無休止追求。

審美不斷的狹窄化,使她們不得不順著唯一的一條路向上內捲,以求在這條賽道上取得哪怕半個身位的領先。

女明星如此,萬千普通女性更是如此。

3

對於女性來說,單一的審美標準早已經成為根深蒂固的鐐銬。

在古時候,它是被裹住的小腳和被纏到透不過氣的束腰。

到了現代,人們創造出的花樣和標準更是千奇百怪——

比如咱東亞,就是白幼瘦當道。

你要有白皙細膩的皮膚,也要有盈盈一握的A4細腰。

你要有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樑,長長的睫毛,小巧的嘴巴。

你的鎖骨要深到可以放下一排硬幣;

你的肩膀也要硬朗挺立如模特。

有了玻尿酸造就的精靈耳,臉就瘦了。

做完小腿神經阻斷術,就可以美美擁有沒有肌肉塊兒的小腿。

最後就連腳脖子都要用修容完美修飾到位。

這些所謂的指標被不斷推崇,成為了所謂美麗的唯一標準。

可事實真是如此嗎?

在鏡頭前常被人誇讚颯氣的劉敏濤,卸妝之後的長相也並非沒有瑕疵。

我們經常在網絡上刷到72歲的王薇薇依舊美如少女;

但她在褪去美顏濾鏡之後,真實的樣貌與多數老人差距也並不大。

答案顯而易見——

苛求完美從來沒有任何意義。

真正讓優秀女性脫穎而出的,不是完美的相貌,而是從內到外散發出的活力與自信。

她們的美,是充滿野心與生機的美。

王薇薇在40歲那年,依舊有勇氣辭去雜誌社服裝總監的工作,孤注一擲地成立自己的婚紗品牌。

劉敏濤也會在嚐遍婚姻苦楚的中年,選擇斬斷感情,重新回歸演員的身份。

即便她們年紀大了,也可以繼續嘗試大膽的造型;

在舞台上張揚自信地歌唱。

在這個世界上,美麗從來不等於百分百的完美。

那些所謂的審美標準與框架,不過是可悲的局限。

當我們被固定的目光和審美框定太久,在追求嚴苛標準的道路里沉溺,最後得到的只會是無限的自我否定。

美應該是生動而蓬勃的。

它不在於你有多白有多瘦,而在於你是否健康,是否能夠坦然又自信地接納、展現自我。

所以,不要再觀察自己少了幾條皺紋,瘦了幾斤了,請每天都對鏡子裡的自己說一句——

老娘今天可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