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0. 火爆全網的ChatGPT,被微信「封殺」了

小雷昨天看到一則消息,前陣子火爆全網的 AI 自然語言工具 –ChatGPT
被封殺了。

有很多網友聽到這消息,一時間忍不住鬼哭狼嚎,心想表現如此炸裂的 AI 神器,怎麼能剛誕生就被幹掉了呢?

小雷前陣子試用過ChatGPT,這 AI
的邏輯能力和理解能力,完全不是以往的小冰和小愛同學能比的。

而且和人聊天,回答人類的日常問題,還只是ChatGPT的基本操作。

更多大佬會把它當做生產力輔助工具。

比如用它來查代碼、寫郵件、寫小說故事,哪怕當做搜索引擎的輔助工具來使用,也是極好的事情。

因為真有開發者這麼幹了,有一個叫 “ChatGPT for Google” 的插件,就把 AI 的介面放到谷歌搜索旁邊。

圖源:Chrome 商店

當小雷安裝完插件后,在搜索引擎搜索任何問題,都能獲取兩份答案。

左邊是谷歌抓取全網資源,為我顯示的一些搜索結果,右邊是 ChatGPT 根據我的搜索問題,提供出來的答案。

還別說,這種搜索方式不僅效率更高,還能更好地分辨信息真假。

圖源:Google

特別是在查代碼等專業問題上,ChatGPT 往往能把正確的答案喂到我們嘴裡。

要是在谷歌上搜,彈出來那一大堆網頁,都不知道哪個是對的 …

當然啦,也僅限於部分垂直場景,這 AI 目前還是很難完全代替搜索引擎的。

說它是個無比優秀的輔助工具,可能更貼切。

圖源:推特

有小夥伴看到這裡可能會問。

既然這個人工智慧模型如此成熟,又能應用在各個生產領域上,提高咱們的生產力。

那封殺它幹嘛?又是誰下手封殺的它?

說起來也不算完全封殺,只是有網友發現,微信最近把所有 ChatGPT 相關小程序給限制了。

其實在 ChatGPT 剛出來的時候,小雷想過把這 AI 工具接入到微信小程序,或者公眾號里。

無奈技術不過硬,看了 Github 好幾個接入微信的項目,都沒整明白怎麼玩。

圖源:Github

倒是很多懂技術的老哥,折騰個兩三分鐘,就把免費的 ChatGPT 介面,接到了微信公眾號和小程序上。

這就為很多用戶提供了便捷之處了。

ChatGPT 雖然免費開放,但門檻極高,絕大多數國內用戶都無法順利註冊。

而那些把 ChatGPT 接入小程序的開發者,基本是把前置步驟全簡化了。

圖源:V2ex

只要打開他們搭建好的 ChatGPT 小程序,就能直接體驗目前全球最強的人工智慧對話模型。

這種把路給用戶鋪好的操作,自然是很受歡迎的。

再加上 ChatGPT 本身足夠強大好玩,把介面申請下來,再接入微信小程序,就能讓小程序有很強的引流和傳播能力。

至於小程序的破圈傳播能力,我想大夥都感受過的。

前段時間刷屏全網的 ” 羊了個羊 “,就是靠著一系列誘導分享的策略,讓玩家 ” 自願 ” 分享。

最後所有人的微信都被羊了個羊佔領,一個小程序遊戲,日活吊打各類主流網游。

現在回想起來,多少還是有點陰影。

圖源:百度搜索

不過,如果就因為傳播和引流能力強,微信就對其進行限制,那肯定是不合理的。

So,小雷也簡單捋了下原因。

最有可能的一大原因,是 ChatGPT 的內容不受控。

大夥也許會疑惑,這玩意兒怎麼會不受控呢?作為開發方的 OpenAI 可是強調過的:

對話形式使 ChatGPT
能夠回答後續問題、承認錯誤、挑戰不正確的前提並拒絕不適當的請求。

這就說明,ChatGPT 是有道德底線的,就比如它連最基本的罵人都不會 …

這麼乖巧的 AI,說內容不受控,是不是有點過了?

圖源:ChatGPT

其實只要你深入體驗過,就知道 ChatGPT 的能力遠不至此。

作為全球最強的生成文本語言模型,它有一個很強的特點是 ” 可調教 “。

畢竟 ChatGPT 針對對話進行了優化,在和人類對話的同時,它也在不斷吸收學習,變得更強。

那麼,具體又是怎麼個 ” 可調教 ” 法呢?

很簡單,雖然 ChatGPT 本身有原則。

但之前有網友用了個很簡單的話術,便讓 ChatGPT 解除了所有內容限制。

該網友讓 ChatGPT 創建虛擬人格,再經過微小的優化,便能讓 AI 的虛擬人格沒有任何道德和倫理限制。

這種玩法,相當於套了個 ” 虛擬機 “,讓虛擬機里的 ChatGPT 徹底放開自我,就有了很多變態的對話 …

類似的解法還有很多,還有網友給 ChatGPT 提前灌輸了故事,讓 AI 自覺代入角色,也能去除一些內容限制。

更有甚者,人用催眠技巧,來繞開這 AI 聊天機器人的內容限制 …

雖然解法多多,但整體原理是差不多的,都是在聊天中創建一個 ” 不受限制 ” 的環境。

讓 AI 在 ” 不受限制 ” 的環境里自由發揮。

換個比較技術宅的說法,是給機器套上虛擬機,再往虛擬機里獲取 ROOT 許可權 …

而作為 ChatGPT 開發公司的 OpenAI,其實一直以來都在經歷避免這種問題,所以會給 AI 設置限制詞。

用戶一旦發了限制詞,AI 將自動向用戶發起提醒。

不過,全球網友的智慧還是太強了,他們總有方法能讓 AI 擺脫限制。

經過這麼多魔幻的操作后,小雷不禁開始思考,這個 ChatGPT 大概不是簡單的 ” 語言資料庫檢索系統 “。

或許它真有一定的 ” 思考 ” 和 ” 理解 ” 能力。

如此一來,用戶的一些語言引導,才能讓它突破官方加入的各種限制。

要是這 AI 真的傻愣愣的,用戶絕對無法讓它卸下所有防備。

聊到這兒,微信官方限制 ChatGPT 相關小程序就很合理了 …

這玩意兒真的不受控,目前只有用戶稍作引導,就能用它來搞黃色,甚至是輸出一些不恰當的言論。

雖然大多數情況下,它輸出的回復都是一股官方通稿的味道。

但它也是真的啥都敢說,放在微信小程序里,完全是個定時炸彈。

即使拋開它的不受控性,用非官方途徑使用微信賬號做任何事,都是不符合微信相關規範的。

也就是說,在微信上建 ChatGPT 機器人,被封了也不佔理。

前陣子 Stable diffusion 模型的開源,AI 繪畫正式走向了普羅大眾。

只需一句簡單的描述,就能生成一張質量上乘的畫作,文字和視覺被瞬間打通。

但大家都懂的,敲敲鍵盤就能生成畫作這種好事,很快就被用到澀澀的地方上。

圖源: 微博 @Simon_ 阿文

現在 ChatGPT 這個自然語言模型,也走到了相似的處境,人家明明啥都能幹,生產力娛樂兩手抓。

可這都不重要,對於廣大網友來說,能用於搞顏色就對了。

不過小雷還是那句話,至少 ChatGPT 現在作為正經工具來說,是高度可用的,就看 OpenAI 如何去做審核過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