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63. 「卡達小王子」中國撈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我不願挨,但沒用。

” 『卡達小王子』要上春晚 ” 的傳聞,不論真假,還是將此事的討論度推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 卡達小王子 “,或者說 ” 拉伊卜小王子 “,是本屆世界盃誕生的 ” 中國網紅 “,所謂 ” 中國網紅
“,是因為在國外社交網路幾無熱度的同時,割裂國內社交網路的好幾塊輿論場,是不折不扣的 ” 中國限定 “。

事情還要追溯到一個月前的世界盃揭幕戰,卡達 0:2
輸給厄瓜多,成為第一個輸掉揭幕戰的東道主。觀眾席上,一位穿戴卡達傳統服飾的年輕男子被鏡頭捕捉,有網友認為他撩頭巾的姿勢和驚訝的表情酷似本屆世界盃吉祥物
” 拉伊卜 “,因此在國內互聯網走紅。

中國男足沒有踢進世界盃,不妨礙國內網友湊世界盃的熱鬧。讓人驚訝的是,” 拉伊卜小王子 ”
的熱度在世界盃期間如同冰墩墩之於冬奧一般居高不下,並迅速開通了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平台的社交賬號,登上 APP
開屏,在快手開啟直播。

目前,他已經回應自己並非 ” 王子 “,但確實是王室成員,並將國內的社交賬號改名為 ” 王室小餃子 “。

關於這場 ” 小王子的中國漂流記 “,爭議始終存在。各大社交平台對卡達小王子的態度也並不統一,大眾在對 ” 誰在捧他 ”
提出質疑的同時,似乎也感知到了這一系列 ” 網紅 ”
推手動作的迅捷和高效——它已經形成一種工業,大眾手上擁有的,或許只有原始話題的製造權,剩下的,整個機器往哪裡走,就得往哪走。

同樣的火爆,不同的態度

卡達小王子在國內的火爆,仍然可以稱得上一波三折。

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這只是一個短期的意外事件。在卡達世界盃開幕賽上,因為東道主卡達對戰厄瓜多隊時表現不佳,賽場下觀賽的 ”
卡達小王子 ”
露出不滿的表情並做出撩頭巾的動作,與卡達世界盃的吉祥物撞了臉,這一畫面被鏡頭捕捉后迅速流傳到中文互聯網,因此引起中國網友的熱議。

圍繞著 ” 卡達小王子 ” 的二次創作接踵而來,有人將四年前曾在俄羅斯世界盃期間火過的 ” 沙特球迷掩面痛哭 ”
的表情包與卡達小王子的照片放在一起,P 上 “2000 億也買不來快樂嗎 ” 的文字,同時還發明了一系列圍繞著 ” 失望、痛苦但有錢
” 主題的表情包。這種 ” 對富人的想象和揶揄 “,迅速在國內火爆。

” 沙特球迷掩面痛哭 “

但讓人沒有意料到的是,這種出於第三方的想象狂歡迅速被作為主體的 ” 卡達小王子 ”
看到,僅僅數天後,卡達小王子就正式入駐了抖音,並在三天之內迅速漲粉 1500 萬,成為抖音漲粉速度最快的網紅之一。

在 ” 卡達小王子 ” 的評論區,抖音網友的評論則展現了一個大型刻奇現場。有人在評論區希望 ” 王子可以 V 我 50 萬
“,有人則把評論區當成了祈福和許願地。更有甚者,則喊出了 ” 把我送去和親 ” 的口號,即使和別的女人共事一夫也並不介意。

雖然很快不久,評論區就變了樣,不少人指責這種行為是 ” 丟中國的臉 “,不過,也有人著眼的丟臉方向是 ”
讓他看到還以為我們中國沒錢呢 “,並表示 ” 王子不要誤會,我們不是真的沒錢
“,緊接著,評論區排名較高的變成了不少官方號來打卡求合作,再然後,那些本來贊數頗多的評論沒了蹤影。

11 月 30 日,在入駐抖音取得 1500 萬粉絲后,” 小王子 ”
持續發力,先後註冊了微博、小紅書併發布相似的入駐視頻,感謝中國網友對他的喜愛。儘管在兩地的評論區,小王子受到了幾乎相同的禮遇。但只要在兩個社交平台分別搜索卡達小王子,就會發現兩者截然不同的態度。

在微博搜索后,排名在前的幾乎清一色的是尖銳的批評,有關卡達這個國家本身的問題已經爭論不休,更遑論中國網友對卡達小王子 ”
莫名其妙 ”
的追捧。再然後,山東女孩拿到卡達王子簽名,並邀請王子來濟南嘗嘗煎餅卷大蔥的新聞上了熱搜,有關新聞的評論區雖然被禁止展示,但轉發里不乏對此的嘲諷和攻擊。

而小紅書則相對溫和一點,儘管首頁也能刷到一些對 ” 卡達小王子 ” 的反對,以及對卡爾國家 ” 一夫多妻制 “” 女性地位 ”
等問題的科普,但搜索后的結果顯示,卡達小王子在小紅書受到的仍然更多是禮遇而非攻擊。

至於 ” 王子 ” 根本沒瞧上的男性社區,不少人給他安上了一個 ” 卡達丁真 ”
的名號。這裡的潛台詞在於,男性社區網友們認為,卡達小王子本人和丁真一樣只是靠臉火,缺乏真實的才能。而向來 ” 自認清醒 ”
的男性社區網友們,自然是對此不屑的。

卡達王子爆火之謎

一個可以看到的現象是,卡達小王子並非在所有社區都得到了一致好評。

與此前 ” 丁真現象 ”
不同的是,在有著性別標籤的社區,不論男女,似乎都在反感卡達小王子的走紅。那又是為什麼,卡達小王子仍然能在中國爆火,在多個平台取得近
2000 萬粉絲呢?

一些最基礎的觀點指向中國普通網友對外國人的獵奇心態,事實上,毒眸(ID:DomoreDumou)也曾在《抖音老外撈金錄》一文中指出過,外國面孔向來可以輕鬆在中國國內獲得流量,只要高舉
” 我愛中國 ” 的大旗就行。

事實也確實如此,卡達小王子入駐抖音等地后,在視頻內容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創意,大部分時長不超過一分鐘,內容也僅僅為簡單的向觀眾展示自己對中國文化的喜愛(會見大使、看熊貓等等)。但即便如此,卡達小王子還是獲得了極高的熱度。入駐抖音
13 天後,他還在快手開啟了 ” 全球首播 “。

僅針對卡達小王子本身,或許外國人還不止是他最特殊的標籤。首先,作為阿拉伯人,他與此前曾在中國走紅過的外國面孔有明顯差別,這本身就提供了一絲更加獵奇的屬性。更何況,卡達
” 土豪 ” 的形象也給 ” 王子 ” 增加了很多梗,這更有利於他在社交網路傳播併火爆。最後,” 王子 ”
的身份,本身就更有噱頭。

不過,這些還只是卡達小王子身上相對錶面的原因,他或許確實有能火的基因,但更重要的是,有人希望他可以火。

這場事件的最大受益者,就是一直隱藏在背後的抖音。事實上,在本屆世界盃上,抖音可謂不遺餘力。

有說法表示,抖音花費了超過 10 億的資金買下了世界盃的轉播版權,考慮到四年前有信息表示阿里曾經拿 16
億買下世界盃版權,而時任阿里文娛集團輪值總裁兼大優酷總裁楊偉東又如此回應:” 大家可以根據公布的數據,我覺得不會太離譜。” 因此,抖音
10 億的數字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誤差。

在抖音的算盤當中,買下世界盃版權對自己的助力是毫無疑問的。世界盃期間必然會有大量的觀賽需求,除去電視台的轉播之外,更多線上用戶仍然需要一個消費內容的渠道。在商業體育市場仍為打開需求的中國,仍有拉新需求的抖音選擇在體育賽道發力,通過世界盃進行拉新,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除此之外,世界盃天然的巨大流量,也有助於增加抖音用戶的活躍度,提高用戶觀看時間,製造全新話題等等。事實上,在世界盃期間,抖音就曾出現過多個與抖音本身相關的世界盃熱搜,諸如劉畊宏哭了之類。

抖音在 ” 造星 ”
方面有著自己的方法論。在往常,抖音通常會通過在某個垂類扶持起一個流量新星的方式,來帶動某個賽道的熱度。不久前的日本奧運會期間,國家隊射擊選手楊倩就已經憑藉其對抖音的使用火過一波。而在冬奧會期間,谷愛凌等選手的熱度也十分可觀。

儘管這屆世界盃上沒有中國隊的身影,但受到很多人關注的卡達小王子適時地出現了。於是,劇本再次上演,卡達小王子被捧成新的流量新星,世界盃的熱度有了一個具體的流量抓手。位元組跳動再次揮舞了流量指揮棒,並製造了喧囂一時的熱點事件。

當然,卡達小王子的火爆,也少不了官媒的注意。在火爆后沒多久,央視頻就專訪了卡達小王子。緊接著,中國大使會見卡達小王子。而在這一階段中,卡達小王子的視頻評論區,永遠不乏官方號的打卡。

至此,卡達小王子的火爆也並非是一個迷了,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希望他火,不火也難。

流量與音量

將卡達小王子第二波推向互聯網流量中心的,是娛樂圈藝人的模仿二創。

金晨模仿卡達小王子玩梗,卻直接面臨新一次輿論口碑翻車,刪除微博之後也沒讓網友滿意。除了金晨以外,李光潔、前 R1SE
成員趙讓也曬出過在頭上披白斗篷模仿卡達世界盃觀眾的照片,目前兩人均已刪除。

模仿他的每個人都真心實意地喜歡卡達小王子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對於明星藝人來說,” 卡達小王子 ” 只是一個世界盃期間像 ” 冰墩墩 ”
一樣的熱點,時刻走在熱點風潮之上,需要製造話題的明星,不會錯過世界盃這個絕佳的 ” 蹭熱度 ” 場合。就像楊冪曾經拍過 ” 漫畫腰挑戰
” 一樣,只是想乘上熱門話題的東風。

金晨翻車 ‍‍

唐嫣拍過用 ” 餃子皮足球妝 ”
特效的短視頻,趙露思在採訪裡面對世界盃相關的問題時,明顯對球賽並不關注,只是對著鏡頭展示了看到過卡達小王子掀頭巾的表情包。金晨在刪除原有的照片之後發布
” 人類何必為難人類 “,被認為是針對這次風波做出回應,但回應措辭繼續遭到網友群嘲 ” 還不如不回應 “,”
她和團隊不會以為自己很幽默吧 “。

從這條疑似回應的微博和有反對的網友提出 ” 不就是玩梗 ” 的態度來看,他們似乎真的只將事件停留在 ” 附和一下熱門話題 ”
的層面上。

事實上,早在明星模仿之前,卡達小王子的火爆已經在微博、豆瓣等平台出現過一輪批判與質疑的聲音。

然而,批判的聲音越是洪亮,越能體現出,在我們的互聯網輿論場當中,” 流量 ” 和 ” 音量 ” 長期處於割裂的狀態。

從 ” 流量 ” 的角度:在廣為流傳的表情包里,卡達小王子被幻想成一個 ” 單純、可愛但有錢 ”
的形象,他驚訝無辜的表情,配上卡達貴族身份的多金和地位,呈現出具有反差的 ” 呆萌 ”
感——一個單純的男孩並不少見,家財萬貫卻依然單純就突然變得 ” 可貴 ” 起來。

在卡達小王子賬號下留言的網友有 ” 許願 ” 的男性,也有想要 ” 和親 ”
的女性(或者反串),這意味著觀眾對卡達王子的追逐,很難說不是看重了 ” 他有錢 ” 濾鏡折射出的金燦燦的光輝。

而從 ” 音量 ” 的角度,反對的道理,甚至不用複述:已經在中東地區對於女性的壓迫本就 ” 歷史悠久
“。卡達允許一夫多妻,觀眾席的卡達男性旁邊,鏡頭能捕捉到黑袍下的一雙眼睛——卡達女性出現在公共場合都要拿頭巾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即使是卡達
” 太后 ”
這樣的貴族也不能將其摘下。金晨這樣在近年憑藉《乘風破浪的姐姐》走紅的女藝人,卻以白頭巾形象出現在社交平台,諷刺性十足。

在微博、豆瓣小組、虎撲論壇等以文本為載體的社區,這樣強觀點性的輸出內容,更容易得到廣泛的傳播。但在卡達小王子真正走紅的短視頻社區,即時性強的視頻內容和瞄準受眾喜好的演算法推薦,更容易進行某種內容的病毒式傳播,最終走向玩梗式的娛樂狂歡。

” 王子 ” 與他的 ” 模仿者 “

博客、貼吧、論壇的傳播邏輯,是聲量更大的 KOL
輸出觀點,用戶在帖子和轉評區形成交流與碰撞,並形成二次傳播。以微博為例,用戶通過轉發將原有的觀點內容逐步擴散,引發更多人的討論,是有可能突破信息繭房的存在的。

短視頻社區用戶的討論,則始終聚合在某一個視頻內容之下,用戶之間的觀點交流無法進行更廣泛的傳播。平台引以為豪的演算法,實際上促成了信息繭房的誕生,並極大地拓展了平台方的權力空間——當視頻依靠流量演算法進行推送時,平台方能給到多少流量傾斜是
” 隱形的 “,” 想讓誰火就讓誰火 ” 可行性變得更高了。

在 ” 音量 ” 的世界里,” 流量 ” 身上的污點會更加面目可憎;在 ” 流量 ”
的世界里,一切都可以消解成一種風潮,一次狂歡。

飯圈有個嘲諷性極強的短語叫 ” 八百豬紅 “,大意是 ” 給豬買八百個熱搜都能紅 “,原意是諷刺營銷鋪天蓋地的明星藝人。

互聯網生態也是相似的——網友已經見識了太多工業流水線一般的造星流程,在又一次浪潮面前,只剩下了隨波逐流的麻木。

值得警惕的或許不是反覆出現的 ” 卡達小王子 “,而是娛樂狂歡之中,每一雙麻木的冷眼——是 ” 流量世界 ”
里越來越不起作用的音量,是 ” 音量世界 ” 里無所顧忌的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