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曾火爆全網的他,開始接這種爛片了?

甜寵劇,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了爛劇的代名詞。

咱不是沒有看過爛劇,也不是對爛劇沒有容忍度,但是有時候爛的程度還是讓人驚呆了。

大部分編劇似乎認為一部成功的劇離不開大量的愛情注水,劇情水到可以去非洲抗旱,觸底不僅不反彈甚至直接往地心鑽了。

諷刺的是,這樣的作品總能在話題度收視率上賺得盆滿缽滿。

今天小妹就帶著工傷追平了一部新(爛)劇,不為什麼,以身試毒就讓大家圖一樂子——

《你是人間理想》

說實話這種帶著滿滿” 網感” 的片名,聽上去就讓人一哆嗦。

顧彥城(盛一倫飾演),一個有潔癖的霸道總裁,副業還是個天才雕刻師,面冷,心也冷。

助理向他匯報工作坐到他的沙發時,他會露出他的上三白一整個潔癖爆發,義正言辭科普到:你的外衣攜帶細菌。

不過呢,他奇怪的地方還不止這一點,除了有潔癖之外他還會在每天晚上都夢見自己回到千年前去救一個身穿紅色嫁衣,名叫白若溪的女子。

夢見她幹啥呢?夢見帶她私奔,雙宿雙飛。

看看這古裝扮相,不知道的以為在拍《太子妃升職記2》。

正所謂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這個夢裡的女人,還真被他遇到了。

不過和白若溪長得一樣的這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名叫羽萱,是一名代駕。

這天,羽萱剛接完一單就接到了閨蜜的奪命CALL 讓她去取一盆花卉佈置會場,於是就這麼巧,男女主的第一次見面來了。

女主趕到會場看到抱著花的男主,誤以為對方就是送花的客戶,直接一把子搶走了他的花籃。

小妹看到這還沒來得及吐槽女主不講禮貌,男主的心臟卻突然詭異地抽痛疼了起來。

千年烙印,冤家聚頭,原來這就是破碎糾纏的宿命感嗎?編劇,咱悟了。

不過話說回來,小妹也是浸淫在內娛偶像劇數十載的人,這種劇情看多了也就免疫了,畢竟國產劇裡更離譜的比比皆是。

青春疼痛鉅作《泡沫之夏》看過嗎?女主一唱歌男主就算失憶都會感受到心臟的疼痛;奇幻愛情偶像劇《夜色傾心》看過嗎?女主有先天性心髒病,只有男主的吻才能減輕疼痛。

總之這花一搶整得霸總是一臉懵逼,他忍耐著心絞痛幾步快跑就追上了女主的小電驢車。

於是一個罵罵咧咧問對方為啥搶花,一個逼逼叨叨問對方追我幹啥,在一番雞飛狗跳後,摔車了。

咱們就是說不抓著你倆上《譚談交通》和《今日說法》了,但這個摔姿多少有點做作了吧?

好在,一頓掰扯後,女主終於意識到是自己搞錯了對霸總低頭道歉,而傲嬌的霸總卻氣得要死要活,留下一句” 我不要垃圾” 甩臉走了。

但是很快,他們又相遇了。

女主和閨蜜一起開了家花店,而合作企業中正巧就有顧彥城的公司,為了給顧氏集團送花籃,她也來到了集團簽約活動的現場。

就在女主白長了這麼大眼睛,在只有兩人通過的寬闊大路被絆倒時,男主突然閃現英雄救美再一次上演愛的魔力轉圈圈,以及隨之而來的——心髒又絞痛了。

因為上一次的誤會,男主對女主肯定是沒什麼好印象,於是這次他以為對方是爺爺雇來的女人,專門為了和他浪漫邂逅墜入愛河用的。

畢竟爺爺也很納悶:難道要整容成像仙女騰天圖裡的仙女才能入你的法眼嗎?

於是這一次,男主又口出狂言:” 投機取巧的事情不要做,趕緊把容整回去吧。”

餵!顧彥城,你知不知道普信男三個字怎麼寫?

不過男主瞧不上女主,但男主的爺爺卻對女主非常滿意,尤其是在知道女主和孫子夢中情女長得一模一樣之後,更是直接認定了對方是自己的孫媳婦兒。

助攻有了,剩下的就該是不打不相識,相識到相愛的撒糖精戲碼了。

從女主變成男主的專職司機,到管家直接放女主自由出入男主家裡,再到神經病男主調情女主,這中間穿插了所有你能想像到的屬於偶像劇的爛俗橋段。

拽頭髮紮頭發、打鬧式的肢體接觸、不受控制的關心、壁咚……

甚至還有摸,哦不是,襲胸。

咱就是說不知道這種片段刪了對劇情會有什麼影響,但可以確定的是它一定會對看客造成精神損失。

關鍵女主也夠擺爛,被男主嫌棄後就直接騎車離開了。

而男主對此則表示:這女人沒能成功接近我,怎麼還挺開心的?

廢話!不干活也能拿錢,這工作誰不開心啊!

之後的劇情,就是男女主的緋聞照片傳出,為了消除輿論只好假戲真做,直接快步邁進同居。

遙想幾年前,男主角盛一倫還在大秀演技的節目裡滿腔熱血地說,自己從來不想演這種爛戲,只想當一個好演員。

也不知道這是要打自己的臉,還是打純情觀眾的臉。

如果你好奇,市場上為什麼來來回回都是這種又醜又腦殘要演技沒演技要顏值沒顏值要劇情沒劇情要質感沒質感的瑪麗蘇劇?

那麼小妹只能告訴你:資本只看結果,結果就是甜寵有人看,還能再拍三百年。

對於目前的國產劇,許多人一邊責難和感慨比不上外國,一邊捧爛劇臭腳甜寵橫行市場。

火的話題度高的多數是愛情甜寵,就在某種程度上證明了——觀眾,或者說路人,還是有人對它情有獨鍾,這也是” 人民的選擇”。

於是就出現了劇情跟著資本走,觀眾跟著愛豆走,繼而形成” 資本—流量—群眾效應—受眾群體品味& 對爛片容忍度反向背離—爛片為王” 這樣的循環。

市場還有需求,你又怎麼能像個恨鐵不成鋼的家長一般,守著個廢物寶寶期待它有一天能突然變成學霸呢?

觀眾喜歡甜劇沒有錯,誰辛苦一天不想看點開心的解解悶呢?但是最大的問題是出品方卻揣著明白裝糊塗地不知道,大家討厭看傻子劇。

那些情節真是騰騰地冒傻氣,無腦甜劇不等於《傻子們的鬼扯愛情》,爛劇出品方自己是傻子,拿觀眾也當傻子。

瞎編,亂來,太傻了!

總之,國產劇再這樣下去,把所有有天賦的沒天賦的有顏值的沒顏值的有演技的沒演技的都一窩蜂弄進去演甜寵,把能搜羅到的小說講愛情的沒講愛情的沒主要講愛情的都給一窩蜂改編為傻子甜寵,

再來一百個張翰都不夠糊,遲早會玩完兒。

哦,或許早就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