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 「買不到葯」背後:有醫藥公司員工病倒2/3,無人接貨

「醫療機構都在保供,退燒、抗病毒比較緊俏的幾款藥品都面臨缺貨,現在醫院控制購藥盒數,有的只能開零散的,昨天公司給南京的一家商業公司發快遞,沒人接貨,都病倒了,對方還讓我們去找人」一家商業公司的醫院市場負責人說。

目前,他們也在找生產布洛芬的廠家,「大家都在拚命保供應」。這位負責人的手機不時有電話進來,一天里的很多時間都在頻繁的接聽電話。

無獨有偶,河南一位業內知情人士表示,「本地商業公司超負荷運轉,員工中的三分之二都生病了
,廠家到貨無人卸車,開票員病倒,倉庫沒有幾個人發貨,很多商業都成了『空架子』,有的已經關停了採購系統」。

伴隨春運來臨,各地也在計算著疫情到來的時間。「聽我們這邊的『疾控』消息,一月份這裡可能面臨疫情高峰」。

各地感染峰值來臨時間不同,也造成退燒藥、感冒藥、N95口罩等物資跨區域流動頻繁,但從多位網路購葯人的經歷來看,拋開生產端葯企、零售端藥店這兩個源頭,醫藥流通這一中間環節也存在「堵點」。

01

快遞門口藥盒堆成山

「北上廣」攻佔縣城退燒藥

縣城的物流也面臨壓力。目前有的快遞點門口包好的葯堆積成山,遲遲不能發出。「很多寄葯的,但許多地方都發不走,華北轉運中心現在積壓比較嚴重,中轉困難」。

大型城市一葯難求的當下,一些人開始將目光鎖定到了散落在全國各地的縣城。

有的是家鄉的父母通過快遞給子女輸送藥物;有的是「有心之人」攻略式採購偏遠地區的退燒藥品——根據不少分享成功經驗的帖文,他們通過將定位修改到廣西、西藏、新疆等地的方式,購買中小城市藥店的布洛芬、美林、泰諾林這些大城市已經緊俏的藥品,然後委託商家快遞寄出;還有人通過家鄉的渠道大量購買藥品,然後在北上廣的微信社群出售,據賽柏藍觀察,直到今天,有購買需求的人還是很多。

「搶佔縣城退燒藥攻略」爭議背後是人們對於縣城最終會「無葯可用」的擔憂,加上在很多縣城的常住人口構成中老人和兒童基數更大,這一問題顯得更加不容忽視。

事實上,縣城的藥物供應情況已經不容樂觀。有消費者跑了幾家藥店買不到一盒布洛芬;有藥店曾經登上權威推薦目錄的藥物全部售罄,對於零星剩下的一些清熱類中成藥,店員表示,再不買也會很快賣完。

有的老人甚至需要反向求助身在外地的孩子設法買葯。

隨著春節的臨近,縣城和鄉村的疫情壓力進一步增大。相關數據顯示,目前我國農村60歲及以上老人,已超過1.2億人。病毒學專家常榮山指出,目前疫情比較嚴重的是大城市,隨著返鄉潮來臨,疫情逐步攀向高峰,縣城和鄉村的陽性人數也會上升。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近日接連發文要求保障鄉村醫療衛生機構人力配備,加強縣域內必需藥品和抗原檢測試劑盒儲備。

今日,國內某葯企市場部總監董澤成表示,隨著國內主要生產企業的產能拉滿,感冒退燒藥品、抗原逐漸滿足終端需求問題不大,當下的隱患是未來的感染風險會不會影響葯企正常的生產節奏以及物流能否保持順暢。

02

葯「堵」在哪?

從整個產業鏈條來看,處於產業鏈上游的葯企都在加班加點生產。

「需求量太大了,一天訂單量150萬盒」蘇州一家上市葯企某部門負責人表示,此外,好幾個品種都賣斷貨了。

包括江蘇吳中、強生、葵花在內的多家企業都在保供。

據北京新聞消息,北京市葯監局已派31名工作人員進駐11家疫情防控藥品生產企業,目前北京地區退燒、鎮痛、解熱類藥品產能增加50%以上;有的企業為生產防疫用藥,除了緊急調配人手,還將其餘生產條線暫停,全力供應防疫藥品。

雖然產能的恢復需要一定的時間,但從目前的感染情況來看,還不至於出現藥品「擠兌」,而現實是,「生病的人買不到葯,沒生病的人囤葯等發燒」,貨源充足的「黃牛」隨處可見。

「堵」點一:有人大規模囤貨。

賽柏藍發現,一個2020年就已經存在的物資採購群,在安靜了一年之後,最近一周開始活躍起來,並不斷有新人進入,刷屏的抗疫熱門物資從N95口罩、抗原試劑盒、連花清瘟、布洛芬等暢銷的「硬通貨」,到退熱貼這樣的清庫存貨物不一而足。

至於價格,從最開始的「有沒有抗原,報價多少」到「今天抗原多少錢」,幾乎一天刷新一個價格。

2020年,這個物資採購群因國內以及海外對「口罩」的硬需求而成立,除了國內,群里的一些「生意人」還做著海外交易,那時印度疫情爆發,群內有人開始賣「裝屍袋」。

這是一群向需求而生的人。

不過群里也有人說,「不敢幹了,政府管控嚴了」,一些地方政府開始管控抗原,有的地方政府已經駐廠,他們判斷繼續囤貨,最終可能砸到手裡。

「當初掙錢的是那批私下倒賣口罩的,賠錢的也是他們」上述蘇州葯企人士表示。

「堵」點二:物流中轉點積壓嚴重,物流站點、商業公司工作人員相繼感染。

「最近很多寄葯的,但目前一些地方發不出去,華北轉運中心積壓比較嚴重,轉運困難」;很多快遞員都陽了,「我身邊的幾個人都陽了,我今天也陽了」河南某縣城順豐快遞點的老闆向賽柏藍表示。

根據近日國家郵政局公布的數據,僅12月12日,全國郵政、快遞企業共攬收郵(快)件4.53億件,與2021年「雙12」基本持平。

國家郵政局進一步指出,進入12月以來,郵政快遞業加快復甦,迎來新一輪業務高峰,單日攬收量保持在3.6億件以上,快遞業迎來新一輪業務高峰,末端投遞壓力較大,有部分地區存在著用戶感知快遞不快、發貨較慢、派送不及時等問題。

除了郵政,順豐、圓通等快遞同樣面臨中轉壓力大,人手超負荷運轉,站點以及派送員感染的情況。

除此之外,當地商業公司超負荷運轉;廠家到貨無人卸車,開票員病倒,倉庫無幾人發貨等現象明顯。

03

地方診所或率先出現「醫療擠兌」

縣城缺的哪能只是「葯」?

縣城的人們「買葯像從超市裡買零食一樣,買了一大袋」,十幾盒葯里,除了被限購的一盒連花清瘟,還有潤喉片,葵花的布洛芬顆粒,以及其他不知名的感冒藥。

對於他們,有葯就行,至於什麼葯,很多人說不清楚。

縣城缺的不只是葯。

據界面新聞日前報道,四川達州地區發熱患者激增,多家個體診所1天可達100位患者,為此前的3倍。雖聚集性輸液已被當地衛健部門及時叫停,但止咳、退熱、治療感冒等相關藥物儲備已經告急。

一位基層醫藥業務員曾向賽柏藍表示,因診所進貨多為注射液,而且需求通常比較緊急,一般會直接從當地商業公司拿貨,不像藥店可以網上拿貨。

各地商業公司都處於超負荷運轉的情況下,首先受到擠兌衝擊的是縣城的診所們——這是這裡的人們生病時第一時間想到的地方。

雲南中醫藥大學黨委副書記熊磊曾表示,農村是抗生素濫用的重災區,不論是養殖業,還是醫療用藥,都普遍存在盲目使用抗生素的問題。

其中最明顯的表現是,人們「一旦生病,就去打針、輸液」。據賽柏藍觀察,一旦到了秋冬季節,河南某縣域的私人診所里,就擠滿了輸液的人。

新冠、流感、感冒疊加,地方診所和村衛生室的壓力都很大。

《加強農村地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健康服務工作方案》要求,鎮衛生院發熱診室設置原則上應實現全覆蓋,要「應設盡設」「應開盡開」;加大對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的配備力度,可通過上級醫院派駐醫師、招募近5年內退休醫務人員及增加臨聘人員等方式,快速擴充鄉鎮衛生院醫務人員隊伍。

在縣城,人們也跟風買葯。其實,他們缺少的不僅是對症的、有效的葯,還有更好的醫療條件以及對新冠正確的認知。

《健康經濟學》中有一句話,「不確定性本身不會阻礙市場運行,然而,如果信息不對稱,也就是一方掌握的信息比另一方多時,這種不確定性就會對市場造成威脅,掌握信息多的一方也會出現欺騙動機,從而獲得更好的交易條件」。

似乎這種信息不對稱下的不確定性已在多地上演。有人已經在大量囤葯同時希望自己用不到,而可能用到葯的群體似乎還不清楚將發生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