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也是一種傳承:又嫖又賭的茅台董事長“們”

清廉是福,貪欲是禍,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因為欲壑難填。

茅台集團到現在共有8任掌門人,第五任掌門袁仁國,18歲進廠上班背酒糟,喝著赤水河的水、聞著茅台的酒香,一步一個台階成為茅台的一把手。

在這個炙手可熱位置上,袁仁國幹了整整20年,可謂縱橫天下,風光無兩,到頭來給自己釀了一杯苦酒。

2021年9月23日,袁仁國以受賄罪被判處無期徒刑,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第七任掌門高衛東,他在茅台工作時間最短,僅幹了17個月,正是這17個月的任職經曆,讓他戴上了茅台老總的光環。

頭頂著光環,是榮耀也是枷鎖,最近高衛東被雙開,通報中所列存在各種問題,簡直稱得上五毒俱全。

其一,喪失理想信念,背棄初心使命,對黨不忠誠、不老實,搞兩麵派、做兩麵人;無視組織原則,搞政治攀附;信仰缺失,熱衷迷信活動;處心積慮對抗組織審查。

其二,無視八項規定精神,長期違規打高爾夫球和接受宴請,謀求特殊工作、生活保障待遇。

其三,搞權色交易、錢色交易。

其四,違規攤派費用。

其五,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不良影響。

其六,道德敗壞,生活極度腐化,長期沉溺賭博、多次嫖娼。

其七,紀法底線失守,甘於被“圍獵”,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這裏麵有些問題是貪腐者的通病,有些則頗有看點,值得深究細挖。

比如搞政治攀附,他攀附的何方高枝,得到了哪些照拂,是不是靠山倒台後才把高衛東牽涉出來?

從任職經曆看,高衛東一路走來可謂平步青雲,升到正縣級以後,從國企到政府經曆了許多崗位,但是在每個崗位幾乎從沒超過2年時間,這種蜻蜓點水式的幹部任用背後沒有高人才怪。

比如權色交易、錢色交易,既然交易就是雙向的,那麽誰與高衛東進行交易,誰從中間獲利?

傻子都不會做虧本的買賣,從高衛東處牟利獲得好處的人,能不能受到懲罰,付出代價呢?

比如長期沉溺賭博、多次嫖娼,吃喝嫖賭全讓他占全了,如此道德品行俱劣的人,又是怎樣在一次次選拔任用中勝出,得到組織的重用呢?

現在任用幹部有一套非常複雜的考核流程,一個劣跡斑斑的人,組織沒發現,群眾沒舉報,反倒當成優秀年輕幹部用起來了,這又說明什麽問題?

有人雖貪卻有幹材,有人除了貪別無所長,高衛平就屬於後者。

他執掌茅台17個月,搞得烏煙瘴氣,聲名狼藉,不僅茅台業績增速放緩,而且被證監會出函警示,並數次引發中小股東不滿,同時出台“拆箱令”引發價格飛漲,裏裏外外把所有人都得罪個遍。

或許正是如此庸俗的表現,讓他成為茅台最短命的董事長。

現在提起高衛東,媒體上都稱其為茅台董事長,估計茅台人心裏都恨死這貨了,任上沒幹幾件好事,落馬後反給茅台抹黑,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但是作為企業又沒辦法、沒得選,上麵派什麽人來隻能聽天由命,來個靠譜的是大家的福份,來個禍害蟲隻能自認倒黴,隻能盼著早點到別處高就。

這種人的危害並在於貪了多少錢、尋租了多少權力、揮霍了多少賭資嫖資,而在於靠攀附上位對政治生態的汙染,對真正有本事人的打壓,對公信力的蠶食,腐敗之害莫過於此。

原來我們總想著如何把老虎關進籠子,其實有些平庸之輩根本不配做老虎,

像高衛東這種靠攀附投機上位的無德無才之流,實在是一種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