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中共中央認了:房地產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

誰能想到,短短幾天時間,房地產兩度被重申為 ” 國民經濟支柱產業 “。

第一次來自高層領導:

房地產是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針對當前出現的下行風險,我們已出台一些政策,正在考慮新的舉措,努力改善行業的資產負債狀況,引導市場預期和信心回暖。

第二次來自中央財辦有關負責同誌:

要充分認識到房地產行業的重要性。房地產鏈條長、涉及麵廣,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占 GDP 的比重為 7% 左右,加上建築業則占到
14%。

這意味著,房地產的重要性再次提升,政策一改過去的強壓態勢,極盡嗬護之能。

這種局麵,讓萬科董事局主席鬱亮直呼:

時隔 20 年房地產再成支柱行業。政策麵都在逐步向好,而且政策麵的向好的力度、廣度是超出了預期和想象。

一時之間,房地產從 ICU 邁進了 KTV。

回望曆史,房地產第一次被明確確立為支柱產業,是在 2003 年。

當年出台的 18 號文提出,” 房地產業已經成為國民經濟的支柱產業 “。

這是 1998 年住房商品化改革啟動以來,房地產迎來的最直接肯定,由此也開始了未來 20 年的巔峰上行之路。

隨著房價上漲,以限購為代表的樓市調控橫空出世。雖然打壓之聲不斷,即使在 2008 年、2014
年遭遇幾次倒春寒,但絲毫未阻擋房價的一路上行。

從 1998 年到 2022 年,全國商品房平均售價從不足 2000 元躍升到 1 萬元,京滬深更是從 5000 元左右躍升到
6~8 萬元,房價漲幅之猛,冠絕世界。

與此同時,全國商品房年銷售麵積也從當初的 1.2 億平方米直奔 18 億平方米,而銷售額更是從 2500 多億飆升到最高時的
18.2 萬億元。

環顧全國,有哪個產業能輕易做到 18 萬億的銷售規模?

要知道,每年產銷 2000 多萬輛的汽車產業,整體銷售規模也就 4 萬多億,不到地產的 1/4。

如今 ” 一藥難求 ” 的醫藥產業,去年全國七大類醫藥商品銷售總額 2.6 億元,不到房地產的 1/6。

所以,房地產是國民經濟支柱產業,不僅是宣傳話語,更是現實寫照。

隻不過,過去在高房價背景下,從來不做強調。

如今需要托起經濟的大盤,房地產的支柱產業屬性,就自然而然再次凸顯。

一般而言,一個產業占經濟 5% 以上,即可視為支柱產業。

根據中國統計年鑒,2021 年房地產業占全國 GDP 比重為 6.8%,建築業占比 7%,廣義的房地產占 GDP 比重近
14%。

這裏之所以要將房地產業與建築業合並計算,原因在於統計上,房地產業屬於第三產業,隻囊括了開發經營、物業管理、中介服務等環節,而建築環節被納入了第二產業。

同時,房地產向來以產業鏈條長著稱,如果考慮到整個上下遊產業鏈的拉動效應,房地產對國民經濟的影響恐怕更高。

所以,這也是為何每一次經濟下行周期,總是要祭出房地產這一利器的原因所在。

與在經濟的重要性相比,賣地收入更是許多城市難以擺脫的最大財政依賴。

正如中財辦有關負責人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所指出的,土地出讓收入和房地產相關稅收占地方綜合財力接近一半。

以最近 5 年(2017 年~2021 年)為周期,杭州、上海、北京 3
城賣地收入累計破萬億;廣州、南京、武漢、成都、天津、蘇州、重慶 7 城超過 5000 億,還有一眾城市超過 3000 億元。

在不少城市,賣地收入超過了稅收收入,土地財政依賴度超過
100%,一旦失去了賣地收入,整個城市財政支出的可持續性都要打上問號。

至於國民財富近 7 成都集中在房子上、居民家庭超過 3/4 的債務都是房貸,更是老生常談。

然而,這些老生常談,卻再一次凸顯了房地產的尾大不掉之勢:

與國民經濟深度捆綁,與土地財政密切相關,與居民財富息息相關,與金融風險朝夕相伴 ……

這也意味著,誰都承受不起房地產硬著陸的代價。

然而,在天平的另一端,連著的是經濟增長預期和居民收入預期。

畢竟,房地產的繁榮,最終需要居民預支未來的收入進行買單。

隻有認為未來收入能夠繼續維持高增長,且買房收益足以跑贏通脹,最終才有大幅加杠杆的可能。

更不用說,城鎮化率逼近 70% 的高速增長階段的上限,60%
以上的居民杠杆率也超過國際平均水平,人口大盤趨於見頂,負增長為時不遠 …… 這都是長期製約所在。

所以,政策麵的全麵逆轉,隻能說明房地產再一次迎來了最好的政策環境,托底經濟的重要性再次提升,但不一定意味著新一輪狂飆式上漲的啟動。

大疫三年,疫後修複需要時間,居民收入回暖需要時間,房地產同樣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