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世衛關切“疫情海嘯” 稱中國狹窄定義新冠 呼籲分享數據

世衛組織周三(12月21日)表示,該組織對中國蔓延的疫情“非常關切”,並呼籲中國分享更多數據。

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內瓦的記者會上說:“為了對實地情況進行全麵的風險評估,世衛組織需要有關疾病嚴重程度、住院情況和ICU支持要求的更多詳細信息。”
pic.twitter.com/aZ18VMkOHK

— BBC News 中文 (@bbcchinese)
December 22, 2022

世衛組織周三(12月21日)表示,該組織對中國蔓延的疫情“非常關切”,並呼籲中國分享更多數據。

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內瓦的記者會上說:“為了對實地情況進行全麵的風險評估,世衛組織需要有關疾病嚴重程度、住院情況和ICU支持要求的更多詳細信息。”

世衛組織衛生緊急項目負責人邁克·瑞安(Michael
Ryan)表示,中國60歲以上人群的疫苗接種率落後於許多其他國家,而中國疫苗的有效率約為50%,這導致保護力不足。

瑞安還表示,中國對新冠死亡病例的定義過於狹窄,僅限於死於呼吸衰竭的人,該做法可能“大幅低估與新冠相關的真實死亡人數”。

中國“疫情海嘯”難估計 世衛:非常關切

中國疫情嚴重,但卻在官方失真數據之下成為“黑洞”。世界衛生組織21日表示,在中國放棄“清零”之後,對於當地的嚴重疾病通報“極度關切”,並警告中國判定新冠死亡的標準過於狹隘。

世界衛生組織(WHO)總幹事譚德賽(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三(12月21日)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組織對於中國各地不斷傳出的嚴重疾病通報感到“非常關切”。

譚德賽警告,中國滯後的疫苗接種率可能導致大量脆弱人群染疫,並呼籲表示,世衛組織需要更多關於中國新冠疫情——特別是醫院和重症病房收治情況——的現況信息,以便對當地情況進行全麵的風險評估。

周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針對以上譚德賽的表述回應說,疫情發生以來,中方始終堅持依法、及時、公開、透明發布疫情信息,並堅持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疫情情況。

12月初,中國出台“新十條”防疫政策,中國幾乎在一夜之間從“堅持動態清零決不動搖”急轉彎,並加速朝向放棄“清零”疾駛。中國人民對於政府放鬆極其嚴格的防疫政策,態度也從起初的歡欣鼓舞到如今的憂慮惶恐——老人疫苗接種不及、醫療與藥物資源擠兌等問題在過去兩周不斷浮現。

“世衛組織對中國不斷變化的形勢非常關注,有關嚴重疾病的通報不斷增加。”譚德賽補充道,新冠死亡人數自全球高峰期以來已經下降了90%以上,但關於這種病毒仍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不能斷言此類大流行病已經結束。

上周,譚德賽曾表示,世衛組織緊急事件委員會將在1月召開會議,討論何時才能達到宣布新冠“全球衛生緊急狀態”結束的標準。

疫情數據失真

世衛組織緊急情況負責人瑞安博士(Dr. Mike
Ryan)也稱,世衛組織目前缺乏關於嚴重疾病和住院程度的足夠資訊。他指,幾乎所有被新冠嚴重影響的國家都在努力分享疫情有關的實時數據。

瑞安也表示,中國對新冠死亡的定義僅限於呼吸衰竭病患,過於狹隘。他說:“鑒於感染的嚴重性,死於新冠者也死於許多不同(器官)係統的衰竭。因此,將新冠死亡的診斷局限於新冠檢測陽性和呼吸衰竭的人,將大大低估與新冠有關的真正死亡人數。”

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中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12月21日報告新增確診病例3030例,其中本土病例2966例。當日無通報新增死亡病例。

“新十條”出台以後,中國基本放棄大規模核酸檢測,大量染疫者無法被納入官方統計數據中。12月中旬,中國國家衛健委進一步宣布,不再統計無症狀感染者數據——但在以往的疫情通報中,無症狀感染者在總感染人數中占據了絕大多數。

此外,中國判定新冠死亡的標準與國際主流不同。北京大學第一醫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貴強本周表示,“由於新冠病毒導致的肺炎、呼吸衰竭為首要死亡診斷”,因其他疾病、基礎病導致的死亡,不歸類為新冠導致的死亡。

根據中國官方統計數據,“新十條”之後,中國至今累計共7例新冠死亡病例,分別於12月18日、19日通報,都在北京。

新變種猶未可知

部分科學家警告,新冠病毒在中國大量且快速的傳播可能刺激新變種出現,進一步破壞全球在控製新冠大流行方麵取得的進展。

美國《華盛頓郵報》20日刊載編輯室社論,題為〈中國的新冠噩夢可能演化為一場全球性災難〉。文章認為,中國驟然放棄“清零”政策,但缺乏連貫的配套措施,可能帶給中國人民、經濟和共產黨領導層一係列新的噩夢。

文章指出,“中國不明智地放棄能有效防護病毒的mRNA疫苗,選擇施打效力較低的中國製疫苗,且中國人普遍尚未接觸過奧密克戎變異株,因此缺乏免疫力。”

除了可能產生威脅全球其他國家的新變異株,新政策也可能令疫情適得其反、擾亂生產供應鏈。“萬一中國的製造速度放緩,全球都將感受到供貨短缺和通貨膨脹之痛。”

文章警告,中國自11月底以來的一係列罕見示威抗議,促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決定放棄“清零”。如果疫情惡化,對內,抗議者的怒火很容易卷土重來;對外,“一場新的危機可能會動搖整個世界。正如3年前武漢爆發的疫情所表明的那樣,始於中國,但並不止於中國。”

“接種疫苗是避免奧密克戎(Omicron)的戰略。”瑞指出,中國60歲以上人群的新冠疫苗接種率落後於許多其他國家,而中國國產新冠疫苗的效力約為50%。

“在中國這樣龐大的人口中,有這麽多脆弱人群,這樣的保護是不夠的。”瑞安補充道:“雖然中國在最近幾周內大幅提高了其接種疫苗的能力,但目前還不清楚這是否足夠。”

迄今為止,中國一直拒絕批準西方製造的mRNA疫苗,這種疫苗已被證明比其中國國產疫苗更有效。北京已同意允許一批來自德國的BioNTech/輝瑞新冠疫苗進口,但僅適用於生活在中國的德國人。

“問題是,在未來一周或兩周內是否能夠完成足夠的疫苗接種,從而真正減輕第二波的影響和衛生係統的負擔。”瑞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