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蔣華良學生:老師久等不來我們很詫異 當時他家裏沒人

“蔣華良院士走得太突然了!”著名藥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原所長蔣華良先生因突發心髒驟停,醫治無效,於2022年12月23日15點54分在上海逝世,終年57歲。

“直到現在我都有點懵。”第一時間聞訊的蔣華良學生、華東理工大學教授李洪林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12月23日下午,原定有一個蔣華良需要參加的線上會議,但久等不來。“我們覺得詫異,因為蔣老師特別守時,我們趕緊聯係家屬,後來得知他突發心髒驟停,當時正好家裏沒有人。”

【他有個雅號“拚命三郎”,沒有黑夜與白晝】

家國情懷,這是采訪中被提及的高頻詞。

“華良離世的當天上午,還在參加抗新冠病毒候選新藥 VV116會議。這幾年他為這件事消耗了太多心力,每次我碰到他都忍不住說,你太累了。”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徐華強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據介紹,該新藥已獲得烏茲別克斯坦衛生部的上市批準。在國內已完成1項三期臨床試驗,並正在開展2項臨床試驗。

“我和華良認識20年,雖然他比我小一歲,但我經常說他是我事業的導師、人生的摯友。記得第一次見麵,他意氣風發,講話很幽默。”徐華強說。2008年,時任上海藥物所副所長的蔣華良一直力邀他到所裏建立藥靶中心,提升原創新藥研發能力。當時,徐華強在美國的實驗室處於上升勢頭,但他被蔣華良的誠意感動,決定每年到上海工作半年。“華良竭盡全力創造科研平台,使得我可以心無旁騖。”徐華強如今已全職加入上海藥物所。

“不論是禽流感還是新冠疫情,他都第一時間組織科研攻關,以此為己任,鞠躬盡瘁。”上海藥物所研究員柳紅告訴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她與蔣華良團隊合作,研發的另一款抗新冠病毒候選新藥,已在國內啟動臨床二三期試驗。

“蔣老師曾經說過不為良相,便為良醫。在我眼裏,他是俠之大者。酷愛科學,可以用來形容蔣老師,他有個雅號‘拚命三郎’,在他的研究中是沒有黑夜與白晝的。我也很拚,所有人都覺得我很像他,那都是受他對科學研究的熱愛所影響。”李洪林說。他們兩個都喜歡熬夜工作,隻要一有好東西,比如最新科研進展,就忍不住半夜給對方發微信。

【他的口頭禪是“名徒出高師”,幫年輕人修改PPT】

“聽到消息後,我們大家都悲痛萬分!真的不敢相信、不願相信!”電話那頭,柳紅嗓子嘶啞,昨晚一夜未眠。

蔣華良平時很忙,但隻要有青年科學家來找他幫忙,他都會抽出時間。“很多青年學者申報項目或做展示的PPT都太專業,蔣老師經常以大同行角度幫著修改,真的是不遺餘力、細致入微。”柳紅說。蔣華良一直走在科技前沿,總鼓勵大家抓住科學的春天,“這麽多年我跟著他學了很多東西,終身受益。”

都說“名師出高徒”,但蔣華良的口頭禪是“名徒出高師”,他認為學生成就了老師,他也非常關注每個學生的發展,對學生的情況如數家珍。

2004年9月,蔣華良擔任華東理工大學藥學院首任院長。“我博士後出站本來打算去藥企工作,但蔣老師舉賢不避親,推薦直接聘任我為教授建設藥學院。因為被蔣老師執著科學的精神感動,2008年我接受了這一教職。入職兩年後,幫助學院申請到了上海市新藥設計重點實驗室。”李洪林說。

“在學生中,蔣老師有著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場。接觸久了,會發現他是一個性格鮮明的人,為人正派,耿直率真,誠信仁義。”李洪林說。他家在農村,當時在上海購房拿出首付款並不容易,“蔣老師毫不猶豫借錢給我,讓我先安家。”就在這個月初,他要出席一次重要會議,蔣華良還特地囑咐他“記得穿西裝,但不要打領帶”。他的父親最近住院,蔣華良還打電話來詢問病情。

【一碗蘇州的麵,被他寫得活色生香】

熱愛生活,是采訪中出現的另一個高頻詞。

蔣華良有一個微信公眾號“朵朵花開淡墨香”。他經常寫一些隨筆文章,富有文采。一碗蘇州的麵,就被他寫得活色生香——“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吃三蝦麵的意境來哉!走石街、過石橋、穿石弄,遊完整個老街,天空中突然下起了蒙蒙細雨,又有了點“煙雨江南”的景致了,為今天的三蝦麵增添了額外的味道。

他喜歡書法。徐華強的辦公室就掛著他的作品,“華強兄,請抓緊時間建立藥物靶標結構與功能研究中心,首當其衝的是把GPCR之工作做好……真正為祖國的新藥事業作貢獻。”這是徐華強回國不久,蔣華良寫下的書法。去年,有感於這一目標實現,蔣華良再次寫下:“衷心希望您帶領隊伍,取得更大成就。華良頓首
辛醜年中秋節。”

他不僅乒乓球打得好,還特別喜歡研究燒菜,“因為燒菜也是化學反應”。很多學生都受邀去過蔣華良家,吃過他燒的菜。蔣華良有一道拿手好菜——紅燒肉,他主創的科普微視頻《紅燒肉中的美拉德反應》入選“中國科學院十大優秀科普微視頻”。“我們華理食堂的紅燒肉是出了名的,蔣老師每次來,都要帶上好幾份與家人分享。”
李洪林說。

他多才多藝,有一絕“用英文唱越劇”,而且每次都是即興表演,臨場發揮,聽者無不捧腹。

今年9月26日,蔣華良院士轉發了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撰寫的報道《徐華強:為做出原創新藥,“不瘋魔不成活”》。在那之前數月,他曾和記者相約采訪:“好久不見了,疫情過後見麵聊聊。”

沒想到,如今天人永隔,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