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女明星拼到最後,就是拼“愛馬仕自由”?

聖誕節快到了,香港的女富豪們又開始花式曬聖誕樹和禮物了。
今年第一位突圍而出的是顧紀筠,
她把大量的Hermès盒堆在巨型聖誕樹下,樹上也掛滿了不同顏色的Hermès小包包。
除了常見的小牛皮,還有蜥蜴皮和鱷魚皮,整棵樹至少用上20個包包,保守估計過百萬的裝飾。

她說,今年聖誕樹的主題是“橙色盒子”……不愧是愛馬仕狂粉,連包裝盒子和絲帶都不放過。
之前寫過香港女富豪的絕世珠寶,這次來看看女富豪們珍藏的百萬愛馬仕。
收集愛馬仕的“垃圾婆”

顧紀筠年輕時是“港圈名嘴”,曾經一年演出580個節目破了電視紀錄,永遠
淡定的主持風格和不會記錯台詞人名的能力讓她在眾多香江名嘴中獨樹一幟。

這種特殊能力也讓她有了拍戲機會,監製給她的都是那種又長又難記和台詞,比如《洛神》裡的劉惜惜。

她不僅口才和記憶好,也是真有才氣,她有一個習慣是隨身帶書上班,因為藝人候場的時間太多了,她會見縫插針地拿出來翻翻。我記得有一次《K-100》拍攝化妝間藝人花絮,就看到顧紀筠在旁邊安靜地看書。

2003年再婚後,她就退圈進入珠寶業,成了“顧老闆”,身家也日益豐厚,所以她的愛馬仕自由,都是靠自己打拼出來的。

顧老闆曾經在電台節目上談自己入坑Hermès的經歷,說以前也不明白為何身旁的朋友會為名牌手袋瘋狂,直到她本著“人有我有”的心態買到了第一隻Hermès……

於是開始中毒一樣“得閒就買”,連包裝盒、絲帶都不放過,她把自己的行為形容為“垃圾婆”。

根據顧紀筠的社交平台,她最近入手的是Hermès Birkin Cargo。
這款手袋首次亮相於2020年,屬於限量款式,因為用的是輕巧的帆布而且有五個外袋,被認為是H家少有的“實用型”手袋。
實用不代表實惠,根據佳士得拍賣紀錄,這款手袋近期的成交價是60,000美元(約470,379.00港幣)。

今年8月,她還曬過一個喜馬拉雅Kelly,這是她送給自己60歲生日的禮物,這款手袋拍賣價連同手續費為375萬港幣。
她承認,“這個是好難得、好稀有的手袋,我真是太放縱啦!”

她還有一隻Brkin,同樣是白色喜馬拉雅鱷魚皮打造的,炒價高達二百萬港幣。沒什麼要裝的時候,顧老闆會用來裝她的愛犬。

關之琳也有同款。

喜瑪拉雅,其實是形容這種漸變的色調,手袋的顏色由岩石灰色漸變成珍珠白色,如同喜馬拉雅山雄偉的雪峰,而鱷魚皮染色工序多,時間長,顏色越淺,難度越高,

也是佳士得拍賣會史上最貴的愛馬仕款式之一。
都說女明星“撞衫慘過撞車”,但對於過百萬的手袋,她們未必介意和人撞。
誰是香港愛馬仕王者?
這邊有顧老闆曬出“愛馬仕聖誕樹”,另一邊有向太在小紅書上傳她和靚靚的視頻聊天,“不經意”地曬出她的“愛馬仕牆”, ‍
惹得靚靚高八度尖叫,“放大看看!”
怎麼算不經意呢?就是兩人聊到“有空一起去買包”,向太那邊的畫面立刻切換到家裡的包包,然後還有她慢條斯理的聲音“怎麼說到買包,包包的畫面就出來了呢?”


為什麼呢? ‍
靚靚平時人稱“愛馬仕狂魔”,隔三岔五就會被目擊者在愛馬仕門店捕獲,曾經有時尚雜誌收集她的各種野生照片,推算她擁有的包包總價接近1900萬。

可是當向太扎心一句
:“你應該都有吧?”
靚靚還是沉默搖頭了:“你那些都是珍藏品……我沒有。”
向太立刻大方表示“送一個給你”。

每次說起愛馬仕女星都會首先想起她和張智霖,其實陳茵媺也是愛馬仕頭號粉,當中不少限量版都是陳豪送的禮物,目測估計她擁有的Hermès手袋價值約共200萬。

陳豪作為人夫的覺悟絕不比張智霖低,他曾說:“這個女人為我生了三個子女,我這輩子都欠她的。”

去年37歲生日,陳豪給她送的則是一款Constance Bag,估價30萬。
這是繼Birkin與Kelly Bag 的另一保值款式,最初在1950年推出,以標誌“H”扣而聞名,每個手袋都是經工匠裁縫花上14到18個小時製成的,內部都配有小羊皮,所以價值很高。

顧老闆和向太的炫包方式都挺有創意的,但可能還是沒能炫過甘比——傳說中香港擁有最多Hermès的女人。
每到聖誕,就是她曬愛馬仕專屬訂製包的時候。
今年依然是企鵝主題,其中一款母女包,是一隻大企鵝造型包包搭配一隻小企鵝造型包包,款式相似,剛好讓她與女兒劉秀樺一人拿一個。

還曬了一隻比較精緻的企鵝款,12只企鵝圖案以立體設計,據悉是人工一針一線縫製後再經過機器加工而成,手工細膩,立體感十足。

愛馬仕本身沒有“企鵝系列”,這些企鵝主題包大部分是愛馬仕公關為尊貴VIP的特別獻禮,也有大劉本人的特別訂單。

42歲生日

2020年聖誕
有訂製款,同樣享受掃貨的快樂。
2019年聖誕前夕,她就被拍到現身愛馬仕掃貨,全程快狠準,40分鐘時間身材壯碩的保鏢來回三趟才把她掃的貨搬完。

甘比和愛馬仕的緣分,就是從大劉開始的。剛認識大劉不久,她就經常背著六位數的愛馬仕包包出門,那時她的衣品還處於野生的狀態。

所以真正喜歡愛馬仕的,其實是劉鑾雄本人,他對女人的寵愛就是用送包包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來體現的。
給前女友呂麗君送了200多個,給媽媽送了300多個,以前給關之琳也送過,給關之琳的媽媽也送過……
就連女兒劉秀樺,也是從小挎著40w起跳的愛馬仕出入名利場的。

大劉的“愛馬仕情結”也被改寫到《美麗戰場》的情節中,城中富豪徐富貴給娛記靜兒送的第一份見面禮,就是一個六位數的玫紅色愛馬仕。

是不是有點眼熟?

要拿到限量款包,明星也要使出混身解數

《三十而已》裡,顧佳參與頂級富婆的聚會,最終因為背了一個香奈兒的包被排擠,連合照都被切割,她才想到咬咬牙,花四十萬買一隻鴕鳥皮,怎麼也要擠進去。

在上流圈裡,愛馬仕不僅代表購買力,還可能代表她的社會地位,
所以顧紀筠曬一棵樹,向太曬一面牆,都不及甘比曬兩隻企鵝。
貴圈也類似,
很多女明星,都會在名氣提升後迅速入手愛馬仕,品牌超高辨識度的造型和昂貴的價格,似乎可以迅速提升自己的圈內氣場。
一個女明星的愛馬仕越多,似乎說明她在貴圈混得越成功,女明星拼到最後似乎就是“愛馬仕自由”。

這也許與愛馬仕的配貨制度有關。
配貨制確實是愛馬仕特有,
說白了就是“捆綁銷售”,你想在愛馬仕專櫃買到心儀包包,就需要按照一定比例在店裡消費才可以。
比如多買一條絲巾、腕錶、皮帶,甚至直接多買一個包。
具體按什麼比例呢?可能全看銷售心情……所以討好銷售也是愛馬仕粉的必修課。
除了甘比這樣的VVVIP,大明星想買限量版,一樣要使盡渾身解數。
像張智霖就很不明白,為什麼袁詠儀買點東西,要這麼變態,求著人家賣……

有時候還要出賣自己,讓他跟SA合照來換配貨。

另一位愛馬仕大戶顧紀筠,也專門分享過配貨攻略。
首先,不能
直接走進店裡問“有沒有”,
因為店內的手袋,基本都是for display only,一進去就說要鱷魚皮,別人一定不會給。
然後,要跟SA搭訕,比如今天
我媽生日,想買絲巾,由這些無關重要的東西開始,慢慢和售貨員熟起來。
最後,真誠表現出對包包的喜好、欣賞,讓對方覺你真的懂行,而不是有錢大曬。
當SA覺得自己超有誠意,關係良好,這時再買心頭好就不難了。
至於買包投資的說法,升值潛力確實是有,顧紀筠一個mini kelly,四年前15萬入手,如今拍賣價是75萬。

前面桃紅色這只
大部分不差錢的主人,收藏都不為投資,也不為炫富,就算價格翻幾番,心裡想的還是“賣了就買不回來了”。
不過
這兩年經濟不好,
很多闊太和富二代,家中生意變差,資金緊張,這個時候拿出價值百萬的手袋套現,也確實能起到江湖救急的作用。
E姐結語:
許多女明星、女富豪最初入手奢侈品的心態,其實和普通人是一樣的,都是“人有我有”,多少是有點虛榮的。
可女明星要持續入坑,實現“愛馬仕自由”則會輕鬆得多,
普通人
可能只能望包興嘆,畢竟有了入門版,還有珍藏版、限量版甚至是定製版在後面等著……
很多姐妹會有這樣的藉口“
買一個好
用好看的包,
可以用很久很久,算下來就不貴了”。
問題是很多
姐妹
摳搜
自己的生活費去
血拼一個超越我們消費
能力的包包,其實根本不捨得用,只會藏在防塵袋裡小心翼翼地保護起來,所以也沒有達到相應的價值,再好看的包包,也得你昂首挺胸拎出門的時候,才是最好看的。

至於包包上的那些意外蹭刮的痕跡,就像袁詠儀說的,“那都是屬於包包的歷史,能讓你記起你在什麼地方用過它。”
比如她曾經
有一個
小牛皮的包包,不小心被魔童踹了一腳,雖然當下氣到罵人,但從此她看到那道刮痕,就會想起兒子。
聖誕節,商場的購物潮又到了,如果姐妹們確定能用這樣豁達的心態對待奢侈品包包,這個聖誕節確實可以出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