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滿江紅》是不是嶽飛的詞?這事本身就充滿懸疑

這個春節檔電影,全國總票房已經快 37 億了,其中《流浪地球 2》和《滿江紅》各自貢獻了 10 個多億。

浙江電影票房已破 2 億,這其中《滿江紅》占到近 3 成,對杭州人來說,南宋、嶽廟、德壽宮 …… 都是天然親切的元素。

” 怒發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電影片尾全軍吟唱《滿江紅》的澎湃時刻,把情緒和浪漫主義推向高潮。

這首詞無數次激發人們的愛國熱情。但隨著電影上映,《滿江紅》作者到底是不是嶽飛,又被網友拿來討論。事實上這是 100
年來老生常談的公案。

一、發現案情:不是嶽飛,而是王越

最早是晚清民國時,大學者餘嘉錫先生在《四庫提要辯證》中提出疑問。

他指出兩點:嶽飛的孫子嶽珂,在嶽飛死後曾整理嶽飛作品。但他整理的《嶽王家集》中並沒有收錄這首詞。這樣一首膾炙人口的詞,從南宋到元、明前期,竟然不存在?這是疑點一。

第二,這首詞直到明代才出現。明嘉靖十五年(1536),徐階為嶽飛編了作品集《嶽武穆遺文》,中間收錄了這首詞,署名嶽飛,才廣為人知。徐階從哪裏得來這首詞?杭州嶽墳有一塊石碑,上麵刻著這首詞。這塊石碑上是明代弘治年間立的。浙江鎮守太監下令、浙江提學副使趙寬題寫。

為什麽幾百年裏,宋、元人的文集、題詠、書畫等一切文獻中都沒有這首詞,它卻突然在明代出現?

來曆不明。這就是常見 ” 手法
“。在餘嘉錫這樣的大學者眼中,這是致命疑點,而且很常見。署名杜牧的《清明》等名篇,假托名人的作品,就是這樣 ” 破案 ” 的。

餘嘉錫認為,這是明代人寫的,假托嶽飛為作者。

餘嘉錫(左)和陳垣

餘嘉錫是大學者,他的質疑引起學術界關注和討論,啟發很多後輩。

研究宋詞的夏承燾就是其中一位。

上世紀 60
年代,杭州大學教授、詞學大師夏承燾,寫了論文《嶽飛滿江紅詞考辨》。夏承燾的結論是讚同前輩餘嘉錫,並進一步提供了證據。他認為 ”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闕 ” 這句有點問題:

賀蘭山闕,指的是外侵者。嶽飛生前轉戰兩湖、河南一帶,與金國交戰。賀蘭山則在寧夏,相距甚遠。賀蘭山屬西夏國,嶽飛的時代南宋和西夏沒有戰爭。

” 這首詞若真出嶽飛之手,不應方向乖背如此
“。作為文學素養、政治素養都很高的將領詩人,又精通地理兵法,嶽飛這種錯誤不該犯。

夏承燾(右一)與方介堪、馬公愚在孤山。

夏承燾先生在餘嘉錫先生的基礎上,指出作者是明代將領王越或者是他手下幕僚。

宋代的外部威脅是金國,在河南一帶。明代的外部威脅是韃靼,恰恰在西北賀蘭山。查閱《明史 ·
韃靼傳》,弘治十一年(1498)王越率兵擊敗韃靼,時間與杭州石碑出現的時間一致。

二、對方辯友的反質疑

餘嘉錫和夏承燾,都是一代大家。他們之後,不少學者也持相同觀點。如孫述宇《嶽飛的滿江紅?一個文學質疑》等等。

但也有持相反觀點的學者,認為《滿江紅》就是嶽飛的詞。

具有代表性的,有宋史學家鄧廣銘先生的《嶽飛的滿江紅不是偽作》《再論嶽飛的滿江紅不是偽作》、學者吳戰壘《難易推倒的疑案——談嶽飛滿江紅詞》等。

他們圍繞反方提出的質疑,進行了辨證和 ” 反質疑 “。比如夏承燾 ” 賀蘭山闕 ” 的質疑——賀蘭山應該理解為 ” 長安 “”
天山 ” 這樣的地名,是泛指敵國。同樣的 ” 長安 “,作為漢、唐的首都,在宋、元、明、清的文學作品中,長安一直指代首都。

北宋時期範仲淹曾經駐守西北、抵禦西夏。比範仲淹小 50 歲的嶽飛,了解宋與西夏的國仇,以賀蘭山代替北方金國,有何不可?

在 1986
年,浙江江山縣還曾發現《須江郎峰祝氏族譜》,其中記載了嶽飛在紹興三年寫給祝家先人祝允哲的《滿江紅》。與今天流傳的《滿江紅》文字略有不同,成為
” 嶽飛作者說 ” 的重要證據。

三、拉鋸與期待

針對正方學者的 ” 質疑 “,反方學者繼續提出新論據。

賀蘭山這一地名寫入詩詞,從唐代到中華民國,舉不勝舉。但是所有的用法,都是指寧夏的賀蘭山,沒見過泛指北方的。

祝氏族譜中記載,祝允哲為保嶽飛給皇帝上書求情。但是文章的句子,從官職、製度史考證,混入了不少明清的製度,資料不可靠。極有可能是祝家後人修家譜時,為了攀附忠臣的美名而作偽的結果。

正方學者又有人指出,嶽飛的《滿江紅》指的不是寧夏的賀蘭山,而是河北磁縣的賀蘭山,這裏正是金和南宋的交戰之地 ……

這一疑問今天仍未解決。認為作者是明代人的學者,除了夏承燾考證出王越,還有人認為作者是於謙。

隨著學術界不斷探索,最終真相大白應已不遠。隨著考古不斷有新發現,新文獻也會給學術研究仍帶來新的進展。

最後想說的是,不論《滿江紅》是否是嶽飛寫的,從明代到今天,它激勵了無數人;激發了我們的愛國情懷。

清代學者陳廷焯說,這首詞,千年後讀來,仍然凜凜有生氣,其中 ” 莫等閑,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 這句,是千古箴言。

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小人書《滿江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