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寒冬之下被裁員的矽穀人

正值早春,在太平洋彼岸的大灣區,矽穀步入了凜冬。

經濟蕭條之下,寒意侵襲到了每個人。最近,亞馬遜公司再度宣布裁員 9000 人。今年 1 月已經亞馬遜裁員 18000
人,這基本上意味著將總共解雇 27000 人。

幾乎同時,Facebook 母公司 Meta 宣布將裁員萬人。去年 11 月 Meta 已經解雇了 1.1
萬名員工。穀歌、微軟也表示,最近將裁員近萬人。

一個個數字背後,是一張張麵孔。那些被視為高薪、高學曆、高科技出身的矽穀員工,僅一夜之間,從高空墜落穀底。

641a959e8e9f097a6827ade3 1024

受訪者供圖

亞馬遜中國員工自述

” 一夜之間,我被雷了 “

孫琦君是中國留學生,2018 年從加州大學碩士畢業就進了亞馬遜,入職智能產品部門。1
月,她罕見地發了一條朋友圈:剛過去冬天確實異常寒冷。是的,一夜之間,我被雷了。

以下是她的自述:

裁員的英文是 “layoff”,音似 ” 雷 “。去年底起,矽穀大量裁員,大家時不時會互問,我們要被 ” 雷 ”
了嗎?身邊的空位越來越多,同事對話框不再亮起,我們互相安慰,不會輪到我的。

今年 1
月下旬的一天,雖然我知道可能會有大事發生,但覺得自己被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一整天,我都在心無雜念地瘋狂輸出,寫郵件、代碼,還和中國區同事加班開了例行晚會。

第二天淩晨,我莫名早醒。根據網上沸沸揚揚的 ” 傳聞
“,我提前了兩小時猜到自己被選中。看到裁員名單上,赫然寫著自己名字,我腦袋一片空白,照著表格存下了個人資料。

事情太突然,我也沒心思想,在幾小時內,我沒法和那麽多同事道別,隻好把自己的聊天框狀態改成了:Farewell my
friends(再見了朋友們)。不久後,我收到了正式裁員郵件,便安心睡下。

我知道未來一段時間內都不用上班了,睡了個懶覺,醒來後收到無數關心、安慰,以及幫忙的消息。不知為何,我竟跳過了否認、憤怒和懇求的階段,經曆短暫的沮喪過後,就完全接受了這個事實。

被裁了之後,我決定給自己放個大假。我早就想去拉斯維加斯旅行,去看了幾次演唱會和脫口秀,還第一次體驗了滑雪,零運動細胞和平衡能力的我,居然還自學入門單板滑雪。

為期一個多月的求職開始。幸虧有圈裏、圈外的朋友們幫助和關懷,不僅是口頭的安慰和鼓勵,更有實質性的幫助,推薦,修改簡曆,準備麵試 ……
他們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在麵對這個小坎坷,不要浪費時間去怨天尤人或否認自己,而是更專注的一步一個腳印。

如今,我已經入職新公司了,很幸運進入了學生時代就喜歡的 IT
公司,還很幸運地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希望能一切順利,也希望把好運分享給正在經曆相似挑戰的朋友。

回過頭看,沒躲開的大麻煩,不過就是個小插曲。我找到新工作後,收到了很多祝福,或許正如古話所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641a959e8e9f097a6827ade4 1024

圖源:新華社

業務衰退、人心惶惶

去和留都是煎熬

今年的矽穀不太平。大廠輪番裁員,經濟危機四伏,不安的氣氛愈發緊繃。亞馬遜、微軟、Meta,連被稱為 ” 矽穀養老院 ”
的穀歌也開啟裁員時,員工感受到了徹骨的 ” 寒冷 “。

這幾天,在亞馬遜雲計算服務 ( AWS )
部門,辦公室的告示板上,釘著密密麻麻的通知、文件,有人用黑筆寫了一行字,裁員九千人,真有你的!在裁員公告中,雲計算服務部門首當其衝。

” 大家都沒心情上班了。我們部門業績不好,終究逃不過的。”
李莉告訴潮新聞記者,她所在的亞馬遜雲計算中心向全球提供雲計算服務,在全球各地設有分機構,一度是招人最熱的部門,如今卻走入衰頹。

上一次裁員猶在眼前,有的部門裁了 40%,有的裁員 20%。李莉說,2
月收到短信,要求回到單位上班,之前一直在家遠程辦公,有人反對但沒起作用。今年最忙碌的時候,一天 24 小時待命,手機不能關。

從裁員消息傳出,到身邊同事離開,工作賬號被封鎖,不到兩天時間,這樣 ” 驚心動魄 ”
的場麵,如今屢見不鮮。除了在西雅圖的亞馬遜總部,還有迪拜、北京的員工被裁,集中在零售、人力資源等部門。

這或許是科技史上最大一次的裁員。在社交平台上,很多人曬出了被裁員、或者身邊人被裁的經曆,也有人稱自己躲過一劫。被裁的人表示 ” 心安
“,未被裁的人卻很焦慮,現在暫時安全,以後的事還未知。

在去留關頭,金錢是繞不開的話題。在職場社交平台上,人們激烈討論著裁員賠償金,” 看隔壁家公司,賠償了 N+6,我們隻有 N+3″”
從高薪回到零收入,落差太大 “” 家裏有老小,房貸還不上 “。

正在最灰暗的低穀期,Meta 的大裁員,很多人表示 ” 並不意外 “。Meta 首席執行官馬克 ·
紮克伯格屢次表達不滿,稱公司發展太慢,人員太臃腫,把 2023 年稱為 ” 效率年 “, 要削減管理者和表現不佳的項目。

“Meta 可以說是大灣區最卷的公司之一,今年年初以來,因為怕裁員,要提高效率更加卷了。” 曾在 Meta
工作的汪暢告訴潮新聞記者。在 Meta 長期加班,內耗嚴重,麵對不靠譜的項目和上司 …… 有人抱怨,在公司整天神經緊繃,離開 Meta
反而一身輕鬆。

3 月中旬,在裁員信中,紮克伯格說道,”
在接下來幾個月,公司高層將會重組,采用扁平化管理,同時將取消部分優先程度較低的項目,並且縮減招聘團隊。”
此次裁員將波及管理層、項目團隊、招聘團隊等多條業務線。

值得注意的是,Meta 去年年底員工數約為 87000 名,隨後裁員了 11000 人,現在又裁員 10000 人,約為總人數的
23%。這次史無前例的規模,大量非程序員崗位被裁減。

641a959e8e9f097a6827ade5 1024

圖源:新華社

連續虧損、管理臃腫

科技大廠的 ” 寒冬 “

在矽穀員工眼裏,” 提升效率 “” 組織優化 ” 這些冷冰冰的詞,無非為了裁員,減少成本,拉高股價,以此討好華爾街的資本家。

在企業掌舵人眼中,看到的是另一幅圖景,此時的陣痛,是調轉車頭,是刹車降速。


美國互聯網巨頭公司都是全球性企業,對經濟周期變化非常敏感,在經濟變冷時期,通常會采取裁員的手段來縮減成本支出,對抗業績下降的危機。”
中國人工智能學會會員、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告訴記者。

究其原因,無外乎兩個,外因和內因。

北京社科院研究員王鵬告訴記者,全球疫情以及區域衝突,經濟下行壓力大,無論是個人端,還是企業端,外部需求都在減弱。再加上美國通脹、加息,互聯網企業估值普遍大幅縮水,那它必然會提質增效。

從內因看,過去十年,矽穀的 ” 巨無霸 ”
體量不斷擴張,員工福利越來越高,卻積累了很多大企業的弊端。比如,管理架構變得複雜、臃腫,部分員工開始 ” 躺平 “” 養老
“,業績受到了拖累。

另外,在互聯網野蠻生長之際,部分企業決策也存在重大問題,盲目擴張和盲目多元化,導致企業業績下降,虧損擴大。

” 比如
Meta,連續多個季度表現不佳,去年甚至出現營收和淨利潤雙降,廣告收入下滑,燒錢的元宇宙項目卻沒有起色,市場沒有爆點,用戶並不買單。”
王鵬說。

紮克伯格也承認,Meta 去年增長速度大大放緩,因此需要在經濟下行的大背景下,縮減公司的運營成本,提高公司財務業績。去年,Meta
報告收入為 1167 億美元,同比下降 1%,營業利潤下降 38%。

同樣,電商零售業務下滑,雲計算業務增速放緩,亞馬遜也遭遇 ” 中年危機 “。2022 年亞馬遜年虧損 27
億美元,這是史上最差業績。

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安迪 ·
賈西也表示,裁員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也是最適合公司長期發展的決定。亞馬遜團隊會決定未來的重點投資計劃,並優先考慮對其客戶以及業務長期發展有利的事。


整體來看,國外互聯網企業不景氣,是受到經濟衰退和企業決策失誤等多方麵因素影響,企業對疫情、地區局勢衝突等的負麵影響認識不夠,或對新事物發展盲目樂觀。”
互聯網天使投資人郭濤告訴潮新聞記者。

在全球經濟增長低迷的大背景下,企業要渡過難關,矽穀這場大裁員,或許隻是陣痛與反思的開始。


探索更多來自 華客 的內容

訂閱後即可透過電子郵件收到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