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新聞 雅婷 2周前 (02-11) 27次浏览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世界說撰文:毛詠琪

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Parasite)在第92屆奧斯卡頒獎典禮連奪四獎,更成為奧斯卡92年來首部贏得最佳影片(Best
Picture
Award)的外語電影。電影誤樂產業往往由歐美壟斷,韓國影視產業深耕細作多年,作品近年漸漸以黑馬姿態進入全球觀眾視野,《上流寄生族》這次能揚威奧斯卡,憑的是什麽?韓國電影又可否一登龍門,聲價十倍?

《上流寄生族》電影講述一家四口都是無業遊民的家庭,兒子因一次機遇成了一個富有家庭的補習老師,一家四口接連運用下流詐騙技倆,駁得信任,溷入這個富有家庭打工,一邊賺人工,一邊像寄生蟲般,偷偷蠶食宿主一家的資源。然而因陰差陽錯,一家四口揭破了收藏於豪宅地下室的另一個「寄生」秘密,演變成一齣曲折荒誕的悲劇。

【以下含小量劇透】

沒有驚心動魄的動作、爆炸場麵,也沒有《與神同行》係列令人讚歎的CG特技,抑或華麗的服飾及妝容。《上流寄生族》相比之下就是低成本製作,以黑色幽默貫穿故事情節,折射出韓國社會貧富懸殊問題,主要拍攝場景隻有兩個:下流家庭所蝸居的貧民窟,上流家庭的「設計師豪宅」。

點擊以下圖輯,觀看《上流寄生族》劇照: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電影上半段講述窮人為了生活,施盡滑頭技倆欺詐富人,(妹妹以高超的P圖技術,偽造海外大學畢業證書,假扮藝術治療師),富人疑心重卻容易受騙。窮人長久以來委身於環境惡劣的貧民窟,甚至不見天日的地下室,卻因「寄生」而暫享奢華生活。電影中段,下流家庭的對話反映他們眼中,富人之所以善良慷慨,隻因生活無所缺乏。到電影高潮部分,窮人當謊言幾被識穿被逼走上絕路時,加上一場傾盆大雨浸毀了貧民窟,窮人的抑壓與憤怒亦一發不可收拾。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富裕社會裏的「寄生關係」

電影裏的窮人起初都被刻畫成取巧的小無賴,在這段「寄生關係」看似受益一方的「寄生族」畢竟不是寄生蟲,而是有血肉、有尊嚴的人,揭示了韓國社會階級矛盾之痛。正如在首爾著名的江南區,既是光鮮繁華的商業區,亦存在人們與垃圾共生的貧民區,住了一些租不起房子的家庭,或以廢物回收維生的老人。

圖輯:首爾江南區九龍村貧民區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韓國年輕人近年形容國家是「地獄朝鮮」,正好反映國家長年受「財閥經濟」支配釀成社會不均的困境。年輕人要不是千辛萬苦考入財閥,就是注定做低薪打工仔,甚至失業,難以在社會中上流。

韓國統計廳上月15日的數據顯示,2019年全國失業率為3.8%,失業人口為106.3萬,已經是連續四年超過100萬。這看來,韓國的失業率並非特別高,在量度社會貧富差距的堅尼係數中(Gini
coefficient),幾乎是亞洲第一(貧富差距最不懸殊),比英國及加拿大等先進西方國家更理想。然而,年輕人的失業及低收入情況也許是大的社會問題。

韓聯社上月13日引述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數據報道,2018年韓國25至29歲的失業人口,佔總失業人口比例達21.6%,此比例是OECD
36個成員國當中,此年齡層失業人口比例連續七年排名第一。《上流寄生族》電影中,窮人家庭的兩兄妹正好也是這個年齡層,男主角基佑(崔宇植
飾)參與會考幾年都考不進大學,終日在家無所事事,一家人在做摺Pizza盒等散工作過日子。電影這個角色也許隻是社會中較極端、較邊緣的一類,但數據卻是一麵真實鏡子,每五位韓國青年就有一位無業,又何嚐不是依附著社會資源而生?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電影中男主角基佑與妹妹都是二十多歲基層青年,在家中廁所搜尋及偷用鄰居的Wifi。(上流寄生族劇照)

對社會「具影響力」的作品

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頒發最佳影片獎項的美國老牌影後珍芳達(Jane
Fonda)介紹提名名單時說道:「今晚我們可見證,電影能夠對個人與社會帶來的影響力(impact),以下就是今年帶來最大影響力的作品……」

同樣在今屆呼聲極高的《小醜Joker》(11項奧斯卡提名),同樣是以社會貧富不公作為主線,作為一個耳熟能詳的漫畫角色,華堅馮力士(Joaquin
Phoenix)飾演的小醜,細膩地演釋了一個扭曲的心智、憤怒與悲情,電影在全球引發大量討論,皆因反映了現實社會的問題,甚至成為智利、香港、黎巴嫩等示威者的模彷造型,印證了珍芳達口中所說的「impact」。華堅馮力士最終亦以大熱姿態奪得最佳男演員,電影另奪最佳配樂獎。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上流寄生族》在今屆橫掃四大獎項,包括由奉俊昊拿下的最佳導演。(路透社)

《上流寄生族》在全球的叫座程度難比荷裡活製作(《上流》全球票房為1.67億美元,《小醜》則約11億美元),卻成為奧斯卡史上第一套勇奪最佳影片獎的外語作品,無疑亦是韓國電影產業帶來極大的榮譽和鼓舞。韓國自1990年代以來,金泳三總統大力支持國家發展影視娛樂產業,K-pop、韓劇和韓國電影產業的成就有目共睹,韓流已成為全球一股強大的軟實力文化。【韓流在世界】瑞典妹子也迷K-POP 「文化立國」廿載已走多遠?【韓流變革時】偶像「脫軌」、韓劇轉型 娛樂產業有待翻身

角逐奧斯卡近六十載 連年落空

韓國電影產業上上下下亦一直在摸索,事實上,韓國電影自1962年來已開始參與角逐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前名是最佳外語片),每年由韓國電影振興委會員投選出一套影片,代表韓國參選,然而多年都未成功獲得提名。

2017年的《逆權司機》雖未獲奧斯卡提名,但在亞洲備受好評,韓國人對抗獨裁軍政府的曆史與宣揚民權的形象深入民心,帶來廣泛思考。2018年的《燒失樂園》亦以貧富及階級矛盾作主題,再向前一步,入選了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獎的12月名單。到今年,《上流寄生族》(2019年)更是一舉奪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奉俊昊)、最佳國際電影、最佳原創劇本獎。

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一班亞洲麵孔的電影班子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這項最高殊榮,可謂前所未見。(路透社)

無論《上流寄生族》是不是你心目中的最佳影片,不可忽略的是韓國電影產業近年已漸趨成熟,題材多元,敘事及拍攝手法,以至動畫特技都一直追趕荷裡活,能夠創下曆史除了電影製作班子及演員的努力,也是韓國影視業深耕細作多年的成果。

中華文化新聞網: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一出社會不公的黑色幽默 讓韓國創下奧斯卡曆史(組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