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Netflix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新聞 俊杰 2周前 (02-12) 34次浏览

Netflix 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不同於近幾年在戛納收到的冷遇,到了奧斯卡,Netflix 用作品讓評委折服,卻空手而歸。

加州洛杉磯時間 2 月 9 日晚,北京時間 2 月 10 日 早 7 點,第 92
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如期舉辦。(獲獎名單見文末)

在此之前,1 月 13 日,提名名單公布的時候,Netflix 以 24 項提名,成為這屆奧斯卡提名數最多製片方。迪斯尼(23
項)和索尼(20 項)緊隨其後,而老牌製片廠環球影業和華納兄弟分別以 13 項和 12 項提名,滑落到第二梯隊。一家製片方拿下 24
項提名,不僅刷新了 Netflix 的曆史,同時也刷新了奧斯卡獎的曆史。

結果不盡如人意。這場全球電影行業最關注的晚會,始終不是 Netflix
的秀場。最大的贏家依然創造了曆史——韓國電影《寄生蟲》,它是首部入圍奧斯卡提名的韓國電影,卻一舉斬獲了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國際影片以及最佳原創劇本這四項重量級大獎,並成為曆史上第一部拿到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非英語對白電影。

Netflix 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最大贏家《寄生蟲》|視覺中國

至於
Netflix,在滿心歡喜、不計成本地為《愛爾蘭人》等種子級入圍影片宣傳造勢之後,隻默默拿走了最佳女配角獎(勞拉·德恩,《婚姻故事》)和最佳紀錄片(《美國工廠》)兩個獎項。

 

 

 

 

Netflix 是原罪嗎

拿了 10 個提名等《愛爾蘭人》顆粒無收。

此前,Netflix
動用了它擅長的宣傳方式,在網絡上用各種方法,比如上線特效製作的視頻,製作關於《愛爾蘭人》這部電影幕後故事的播客,在 Netflix 的
YouTube 頻道上,發布了 20 多個關於《愛爾蘭人》演員訪談和專題報道的視頻。

另一方麵,公關運作、廣告營銷、人脈資源以左右獎項,在影視圈並不少見。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業內人士估計,在頒獎季期間,Netflix
共計花費超過 1 億美元,用於《愛爾蘭人》和《婚姻故事》的宣傳,以及對奧斯卡獎投票成員的遊說。Netflix
甚至還專門挑選了奧斯卡評委聚集的各大城市進行院線點映。這並不是令人不齒的手段,正相反,這更像是 Netflix
在迎合好萊塢和學院的規則。

由好萊塢資深老牌導演聯合幾位影帝,結合最頂尖的特效技術,製作出了《愛爾蘭人》,這部超過三個小時的時代黑幫片。沒有快節奏的大場麵,沒有快切和酷炫的鏡頭技巧,沒有跌宕起伏的劇情,《愛爾蘭人》靠著一股「傳統氣質」備受業界認可。Netflix
似乎是想用《愛爾蘭人》,給自己在電影行業完成一次「正名」。

Netflix 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在上個月第 25 屆評論家選擇獎,隻拿到「最佳群戲」的《愛爾蘭人》劇組|視覺中國

然而,《愛爾蘭人》鋪天蓋地式的宣傳並沒有給它帶來預期的好成績,被提名最佳改編劇本、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的《教宗的承繼》同樣也顆粒無收。去年年末的金球獎電影類獎,也上演了同樣的故事。作為獲得提名最多(17
項)的製片廠,Netflix 最終隻憑借《婚姻故事》收獲了電影類最佳女配角。

很難說是因為影片質量不夠好,還是奧斯卡對 Netflix 這個平台有意見。Netflix
對電影行業的影響越來越大,新一代影人,或是馬丁·斯科塞斯、阿方索·卡隆、諾亞·鮑姆巴赫等業界資深導演,他們都在接納或擁抱流媒體平台。這種接納可能是歡迎,也可能是迫不得已。但毫無疑問的是,Netflix
在即在改變著電影行業,又在迎合,同時挑戰著這個行業的規則。

 

 

 

 

迎合與挑戰

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規定,所有報名角逐奧斯卡獎的影片必須在一家商業影院連續放映至少七天,每天至少放映三次,且必須有一次安排在晚上六點至十點。於是,2018
年的《羅馬》與 2019 年的《愛爾蘭人》,Netflix 都選擇在電影節首映後,再到指定院線小規模放映,近四周後上線 Netflix
這一策略。換言之,Netflix 極大的壓縮了「院線窗口期」。

院線窗口期,即一部電影在院線登陸後隻能在電影院看到的時間。上映後超乎預期的電影往往會選擇在增加排片的同時延長窗口期,而不如預期的電影則會考慮縮短窗口期,開始發行
DVD、上線視頻網站或付費頻道以回收成本。窗口期左右著電影能否做到最大化盈利,因此它曾被稱作為「行業生命線」。

而流媒體的出現打破了這一電影行業誕生近百年來的規則。

早在 2011 年,詹姆斯·卡梅隆、彼得·傑克遜、邁克爾·貝等 32
名好萊塢著名電影從業者發表公開信,抗議好萊塢大公司在電影上映兩個月後就提供電影點播服務,他們要求院線窗口期至少保留四到五個月。卡梅隆在信中寫道:「電影院看電影的體驗是我們整個行業的源泉,其他平台觀影隻是這個源泉的支流。」

到了 2019 年,Netflix 把窗口期壓到了四個星期,28
天,且是有選擇性的小範圍放映,不為別的,隻為參獎,它們做到了。對於好萊塢來說,Netflix
這類流媒體公司所能提供的資本,已經成為了這個行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傳統製片廠可以提供的資源,Netflix
可以提供的更多,而傳統製片廠難以支撐的投資,Netflix 可以輕而易舉的直接接收。

《愛爾蘭人》即是最好的一例。在看到投資看不到盡頭後,派拉蒙影業放棄發行權,Netflix 以 1.05 億買來影片發行權後,再投資
1.25 億預算,成為《愛爾蘭人》最大製片商以及發行方。後續又提供千萬美元,用於製作影片延伸內容和宣傳。影片創作時,Netflix
從未幹預馬丁·斯科塞斯的拍攝,影片上映後,Netflix 也絲毫不在意《愛爾蘭人》的票房表現。

Netflix 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截止至今《愛爾蘭人》影片信息|網頁截圖

Netflix
自己完整閉環的商業模式,讓它無需看好萊塢製片廠的臉色,而讓觀眾和專業評審都認可的作品,則是它直接麵對好萊塢的底氣。但到了電影類的頒獎季上,Netflix
乃至整個流媒體行業,依舊缺少話語權。

比起半晴半雨的奧斯卡,更講究要守序和維護電影藝術的戛納,讓 Netflix 吃盡了閉門羹。2017 年影片現場遭到媒體抵製;2018
年戛納主委會新增院線放映規定,Netflix 宣布撤回影片,退出參展;2019 年,製作了 72 部原創電影的 Netflix
直接略過了戛納,去奧斯卡上拿到 24 項提名。

如果說近三年來戛納和 Netflix 的衝突,是傳統電影製片廠和發行商在近幾年和 Netflix
衝突的縮影;「大片」與「電影」,院線與在線,製片廠與流媒體,夾在中間的馬丁·斯科塞斯就像是電影行業變革中的一個縮影;那麽現如今,在奧斯卡拿下
24 項提名,卻隻斬獲 2 個獎項的 Netflix,或許是傳統電影行業對流媒體行業表麵接納,內心抗拒的縮影。

Netflix 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中華文化新聞網:Netflix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Netflix花了一億多宣傳奧斯卡,結果隻拿了兩個獎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