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金門戰役檢討》逆了龍鱗 習近平怒“斬”劉亞洲

劉亞洲(圖:網絡)

一個多月前北京之春資深撰稿人畢汝諧先生來稿,透露國內來鴻劉亞洲將被重判死緩,現被可方媒體證實了。

劉被指涉嫌以基金會、協會等名義聚斂巨額財富,涉嚴重經濟貪腐問題。這是中共的老套路,政治問題經濟問題處理。無庸諱言,中共官員貪汙人人有份,劉亞洲也不例外。但劉亞洲判死刑是貪汙問題嗎?自然不是,以貪汙論處劉這麽大的一個官,貪一億多算什麽事,一個村幹部都把他比下去了。劉被判是政治問題,是重大的政治問題,是到目前為止中共黨內所沒有過的政治問題。這個政治問題細化起來是軍事政治。作為國防大學的政委,是集軍事與政治一身的職務。

據透露讓習近平震怒的最主要原因是劉亞洲的一篇文章:《金門戰役檢討》作為研究軍事的中國空軍上將,應該說是中共軍事研究的最高權威,研究中共內戰中最後一場戰役“金門戰役”自是他應有的研究項目,特別是中共已對和平統一台灣不抱希望,武攻台灣的時間表幾乎躍然於紙之際,這篇軍事研究文章的重要性是不言而語的。這本來是給習近平武攻台灣一個最好的軍事參考,但他的研究結果恰恰給習近平統一中國,解放台灣劈頭蓋臉地潑了一盆冷水,逆了龍鱗,自然龍顏大怒。

當年老蔣退守台灣,在飛機上視察金門,他對屬下說金門象什麽,沒等回答他就說金門兩頭大中間細,象一根死人骨頭。看到這根骨頭老蔣鬆了一口氣,他知道此地乃共軍的墳場,台灣無虞了。果真,在新中國成立第24天的10月24日,解放軍二十八軍下屬三個團共九千餘人渡海進攻金門,登陸後在島上苦戰三晝夜,後援不繼全軍覆沒。劉將軍從軍隊輕敵到作戰能力,以及金門易守難攻進行全方位的分析得出:台灣是放大的金門,金門是縮小的台灣,二十八軍是縮小的我軍,金門之戰是一麵鏡子,可以正衣冠,可以論得失。他又說:今天台軍也非昔日的蔣軍,台灣亦非金門,更何況天險橫亙,台海作戰將比金門艱難萬倍。他又分析了台灣的地理與台軍的防守,並縱觀國際形勢指出:現在防守台灣的非僅台灣一國,是美國,日本與整個國際社會。而美國已經有了對台防守的預案,其中有:讓中國完成二十萬人以上的登陸,再突然介入奪回製空、製海權並封鎖台灣海峽。聯手台軍圍殲失去彈藥與補給的中國軍隊。這個方案可以給中國極大的政治打擊,相當程度地震撼和摧毀留在大陸的中國軍隊的戰鬥意誌。”我們看到這個預案實際上就是金門戰役的再現。

時下的中國政治,劉將軍的對金門戰役的檢討與對攻台的評估是不合時宜的,是大長敵人的威風,大滅自己的誌氣。在中國無論是將領還是小粉紅來說,打台灣不過是小菜一碟,
72小時拿下毫無懸念,有些甚至說朝發夕至,總之台灣對他們來說是垂手可得。中國將領張召忠在作客電視節目中誇口,我們打台灣準備工作已經做得差不多了,我們的力量打下台灣已沒有什麽問題,富富有餘。金燦榮教授則說我們隻要把台灣圍起來,台灣就成為一個孤島,台灣就得投降。而台灣的一些政治人物及一些民眾也配合這種認知,說我們根本無法戰勝共軍,除出投降別無它途。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就說過,“如果中共攻台,首戰即終戰”。現在是軍事專家、教授,小粉紅加台灣的一些人在攻打台灣問題是同樣的認知。這就非常的可怕了。為此劉將軍語重心長地說:“真誠希望中國人少說空話大話、多一點實實在在,並認真做到“知己知彼”,同時更多懷揣一顆善良之心,真正將台灣人民、香港人民認作是自己的骨肉同胞,祖國大陸的和平統一不是沒有希望的。否則,兄弟反目,一定會親者痛、仇者快,結局必將愧對全體中華民族及子孫後代!”在和平時期,一個好的將軍最高境界不是打仗而是不打仗,是保衛和平,維護和平。特別是涉及到同文同種同胞之間的戰爭,絕不輕言開戰。劉將軍上述講話可以說已經到了這樣的高度。

劉亞洲在中共將領中是一個難得的儒將,是少有的能夠縱觀國際軍事格局,了解現代戰爭性質的軍事人才,他的許多論斷都被印證了,特別是俄烏戰爭反映出來的戰況與目前國際社會對台的軍事聯盟。安倍的“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更是精細到家。但他不幸碰上了一個胸無點墨,愚蠢自以為是的領導人,一個一心要以武統台灣來實現春秋大夢的習近平,以及一批在他身邊酒囊飯袋,無恥之徒,把對軍事一竅不通的習近平吹捧為有著科學判斷的軍事思想家。有這樣一位山大王,這樣一批弄臣,劉亞洲今天的結果可以說乃是意料之中。劉亞洲因忠告而被判死刑,劉之後不複再有勸戒習近平放棄攻台之人,而習攻台失敗是可以肯定的,但有多少共軍,國軍,大陸民眾,台灣民眾都將成為無辜的犧牲者,“一將功成萬骨枯”這難道是中華民族一個過不去的宿命?在內戰結束七十多年後的今天又放到了我們的麵前。

(全文轉自北京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