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新聞 天君 3周前 (03-15) 31次浏览

 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現在,嫂子都成了敏感詞。

人物專訪的一篇發梢子的人,竟然到了被全網通輯的地步,也把武漢嫂子、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愛分送上了風口浪尖。

人們第一次知道,原來武漢八君子的梢子,是她發的。

隨後,被逼瘋的網友各展神通,吹梢文被編輯成數十種文字接龍轉發。

二月集體點蠟,三月擊鼓傳哨。

這是有自媒體以來最大的集體性事件。

但我心疼的是這分,她現在和以後怎麽辦?

畢竟,她還要在醫院繼續戰鬥,還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捅了這麽大一個窟窿,院長書記們豈能饒過她?

或者,她已經做好舍身取義的準備?

武漢的鋼,全在她身上了。

(一)

事實上,這並不是她第一次給醫院抹黑了。

早在去年12月16日,中心醫院就接診了一名病人。通過高通量測序,口頭報告是冠狀病毒。

12月30日,她拿到又一名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職業的嗅覺告訴她非同尋常。

她用紅色筆圈出SARS冠狀病毒字樣後,一方麵向院方報告,一個方麵傳給同濟醫院的同學進行對比驗證。

最後,作為急診室主任,她還做了一件事,就是提醒自己科室的同事們注意防護。

她到現在也堅持認為,這是她作為一名醫生、一名科室領導應該做的。

當晚,這份帶紅圈的報告流出,隨後傳遍了武漢醫生圈。有八位醫生心生側隱,又轉發給到了一些親友群。這就是後來被訓誡的武漢八君子。

很難想象,如果不是她及時遞出這把梢子,不是這八個人又把梢子悄悄吹起來,後果是不是更為慘烈。

但她沒有想到的是,當天晚上10點20分,醫院就轉發了上級通知:不得隨意發布不明肺炎相關信息,避免引發群眾恐慌,否則嚴懲不殆。

醫院領導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1月2日上午,紀委和監察室找她談話,同時被約談的還有其它同位醫生,包括眼科醫生李文亮。

怎麽約談的呢?

她本以為領導會平心靜地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她甚至準備好了對新型冠狀病毒的一些防控和預警措施,但等待她的卻是撲麵而來的嚴厲斥責:

你視武漢軍運會後城建成果於不顧;

你是影響武漢安定團結的罪人;

你是破壞武漢向前發展的元凶。

三個排比句,直接把她訓懵了。瞬間,她覺得天昏地暗。

做了一個醫生正常該做的事,怎麽就成破壞全市發展大好局麵的罪人了?

麵對這麽大一頂帽子,她崩潰了。

(二)

被訓誡後的愛分立即提出辭職。

但院方沒有同意。眼看著病人越來越多,她帶著一口氣,準備戰死在崗位上,甚至都和老公交待了遺言,這讓老公很莫名其妙。

作為一名醫生,她深知冠狀病毒的傳染性。從1月1日開始,她就要求科室所有人必須戴口罩、戴帽子、用手快消。

看到有個交班的男護士沒戴口罩,她當場就罵:以後不戴口罩就不要來上班了。

愛之深,罵之切。她做到了一個負責人該有的負責態度。

1月9日開始,她看到一名病人在大廳大聲咳嗽,又要求對前來看病的病人發口罩,一人發一個,不計成本保安全,但不能說人傳人,這是紀律。

1月12日,當醫院出現第一例醫護人員感染病例時,院領導召開緊急會議,要求把不明肺炎感染的報告改成兩肺散在感染。

1月16日,在該院已經出現26例職工感染病例的情況下,領導依然嚴肅強調: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

所有人,都給我沉默、閉嘴!

所以1月15日,該市對外宣稱依然是無醫護人員感染。

這還不是最讓人寒心的。

如果說是因為主管部門有要求,是堅決貫徹落實上級有關指示精神,那麽對下呢?是怎麽對待全院4300多名醫護職工的?

作為距離海鮮市場最近的醫院,每天有大量疑似病人湧來,很多患者在排隊時排著排著就倒下了,在這樣一種情況下,仍然不允許醫護戴口罩、穿防護服,任憑醫生職業暴露在病毒之下。

甲乳科主任江學慶因為戴口罩去開會,被院領導當場批評大驚小怪,擾亂軍心。

此後,這位被無數患者喜愛的60分貝暖醫被感染,一步步衰竭,直至死亡。

除夕夜的時候,醫護查房,連鞋套都沒有,隻好用垃圾袋套腳。口罩更不能保證,醫生隻能裏麵戴個工業N95,外麵再套個外科口罩。

在疫情高峰期,醫院物資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大家以個人名義去求援,再一次受到院方阻攔。甚至在一度斷糧的情況下,醫院對捐贈來的1000斤大米,仍然拒之門外!

進入2月份的時候,防護服已經山窮水盡。一線醫護隻能自己動手用雨衣改造防護服。有人甚至用家裏的垃圾袋裹住手腳和脖子,權當鎧甲。

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看著同事們穿著薄如蟬翼的自製防護服,再看到身邊的同事一個個倒下,愛分哭了。

這哪裏是醫生,這就是一群不要命的死士啊。

她再一次崩潰了。

(三)

事實上,她曾經一直是醫院的紅人。

並非如現在這般,充滿了怨氣和鬥爭精神,好像非要和領導們過不去。

在醫院的官方微博上,至今還掛著2月14日的專題報道,在這篇《200名急診人的40個日夜》的文章裏,對她和她帶領的團隊進行表揚:

急診科黨支部書記、急診科主任愛分帶領200多人的團隊,連續奮戰40餘天,日夜堅守在發熱門診、留觀病房、搶救室,用信心、耐心和愛心護佑患者。

而就在此前一天,湖北日報以《時時都在拚搏,天天都是戰鬥》為題,對愛分的報道也堪稱濃墨重彩:

病痛、恐懼令留觀病房內氣氛壓抑,但急診科黨支部書記、科主任愛分說:即使不能直接救人,至少我們能去安慰和關心病患。

前來查看病情的艾芬發現,在一旁照顧趙阿姨的丈夫沒有戴口罩。她拿出自己省下的口罩遞給他,並叮囑他做好防護。

急診室、發熱門診、留觀病房不分晝夜,很多醫護人員一個多月沒有與家人團聚,高強度的工作下情緒波動,於是,她甘當同事們的知心大姐,甚至是出氣筒。

《人民日報》更是在3月8日婦女節這一天,在頭版頭條位置致敬抗疫一線的半邊天。文中寫道:

穿上防護服,帶上護目鏡,中心醫院急診科的200多名醫護人員連續40多天日夜堅守,不懈奮戰。急診科主任愛分和同事們沒時間擔心自己安危,顧不上照顧家人周全。

大家都想著多一點時間,多一次堅持,就能多救一個病人。

這一切正能量的宣傳,都在兩天後的3月10日,被《人物》推出愛分專訪打破了。

在那篇文章中,可謂字字戳心,句句含淚。

此時,醫院已有4名醫生去世,4名瀕危,還有230多名感染。多個科室主任目前正在用ECMO維持。

傷痕累累,傷亡慘重!

瞬間,中心醫院被輿論推到風口浪尖。

而艾分,也從一名單位先進站到了醫院的對立麵。

那麽,是什麽原因讓她決定必須要說出一切,撕碎虛偽,打爛官僚,置自己的前途與個人安危於不顧?

為真相,為憤怒,為良知?

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

究竟是什麽?

(四)

成年人的崩潰,總是無聲的。

而在崩潰的前夜,一定是流過1000次眼淚。

李文亮是此次疫情中因病毒感染倒下的第一個醫生。當她聽說這個之前不太熟悉的年輕同事重症搶救後,大吃一驚。

她隱隱覺得,他的病情和訓誡之間有沒有關係?悲觀情緒會不會導致病情加重?

而李醫生去世當晚,醫院竟然連一台ECMO都沒有。在9:21分已經停止呼吸的情況下,仍假模假樣地作最後無謂努力,直到第二天淩晨2:58分才對外發布消息。

這一夜,無數媒體被帶進溝裏,發了兩次訃告。

這讓內部知情的醫生們離奇憤怒。

之後,李文亮同科副主任梅仲明也不幸逝世,被人們稱為明亮組合的兩盞燈都被病毒拉下了開關。

有人寫了一首詩表達紀念:

古琴台下無明亮,吹哨人前後死生。

此後仲春何敢聽,梅花落盡子規聲。

同事們一片悲傷,在朋友圈發布哀悼他們的照片。但院方非常強勢,一一找他們談話,要求刪除所有相關信息。

於是,所有的群瞬間安靜下來,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一片靜悄悄。

事實已經證明李醫生是對的時候,為何院方連同事的悼念都不能允許?是做賊心虛還是上級指令?

這讓艾分內心再一次遭到了重創。

後來領導找她談話,她特別想吼出內心的憤懣:

你們批評錯了,我想要一個道歉!

但至今未能得到任何人一聲抱歉的話。她隻能在掙紮與後悔中度過。

後悔當初自己沒能大聲疾呼,後悔沒有及時提醒更多的同事。

早知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

一聲老子,剛烈異常!

(五)

真正讓她崩潰的,是一位老大哥的倒下。

她是3月1日淩晨5點決定接受采訪的。半小時後的5點32分,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學慶去世,享年55歲。

這位曾因帶口罩參加會議被批評的優秀甲乳專家、首屆中國醫師獎獲得者,在後來的工作中,再也沒有戴過口罩。

在患者心中,他從來都是聲音不會高過60分貝的暖醫,更像是朋友、兄長,從來不擺架子。找他的病人很多,這讓她在過年過節時往往都在做手術。

已退休的老職工於林最後一次看到他時,他還在給病人看病。雖然已經下午了,但飯還在旁邊放著。

江學慶看到她時,立即說:

大姐,你來這兒幹什麽?這裏很危險,你辦了事趕快走。

而他自己被病人圍著,連口罩都沒戴。

江學慶去世後,女兒給爸爸寫了一封長信,說她爸爸的時間全部給了病人。

在醫院的強壓之下,沒有人再敢發朋友圈悼念。87位群成員的甲乳科室群,同事們把頭像全部換了蠟燭圖片,隻留下一張照片頭像,那是已經去世的江學慶本人。

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被蠟燭包圍的江學慶,看起來還是那麽健康,那麽溫暖。

這是無聲的抗議,無聲的呐喊,和淚流心底的紀念!

送走一位又一位好兄弟、老大哥,中心醫院進入了史上最痛苦的至暗時刻。

而醫院的最高領導,卻在疫情爆發後鮮見蹤影。

直到2月14日,政府要求院領導必須24小時在崗之後,她才住進醫院,還不忘安排人裝上沐浴,安上浴霸,因為她洗澡怕冷。

3月8日,在全國向抗疫一線的女戰士們致敬的時候,數月未到過病房的院長書記們才穿著厚厚的防護服走進病房,並拍照留念。

照片上,院長大人做出了一個勝利手勢。
 

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整整兩個月的時間裏混沌無序,白日灼心。數名醫療骨幹倒下了,還有幾名在搶救,200多名在治療,這是誰的勝利?

春天的花開了,有人卻永遠留在了冬天。

這一刻,很多人把心住進了墳墓。

(六)

兩天之後,愛分應邀采訪。

這一次,她沒有聲淚俱下地談論她的團隊如何不容易,他們的醫院如何擔當使命衝鋒在前。

而是充滿了憤怒,吼出了內心壓抑很久的積怨。

她已經抱著誓死之決心,與曾經與過去那個唯唯諾諾的愛分告別,做一回真正的自己。

這麽多倒下的同事,這麽多故去的人們,得有人負責,得有人出來謝罪!

於是,她開始撕破臉皮,把她所經曆的一切和盤托出,毫無保留!

隨後,又有十多名醫生接受南方周末、財新專訪,還原了中心醫院如此慘烈背後的種種怪象,同她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這些平時非常聽話的一線醫護人員,直接點名批評院領導,表達自己的不滿,這在之前是非常少見的:

他們原來一個是坐辦公室的,一個是上級部門官員,隻有官威,沒有體恤。

事到如今,他們已經悲傷到無以複加。很多人表示,等疫情過去,就辭職轉行。

一些老職工無比痛心:

一個100多年曆史的好醫院,就這樣被毀了。

現在,其實我們最擔心的是愛分的境遇。

會不會又被訓誡?又將麵臨什麽樣的處罰?

愛分,愛有幾分,恨就有幾分!

而這,僅僅隻是這次疫情中的一個切麵,一個縮影。

一個市級醫院,沒有那麽大權力全網刪文。而麵對洶湧而至的全民接龍,卻又沒有任何官方的隻字回應。

到這裏,大家似乎也就不難明白,為什麽調查組一個多月仍然給不出一個調查結果。

背後的複雜和難度可想而知。

但不管多難,也不管多久。我們都願意等。

若批評不自由,讚美將毫無意義。

曆史需要真相,生命需要祭奠。

×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是誰在掩蓋真相?又是誰逼艾芬說出了真相?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