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群體免疫可行否?德英與中國的兩種防疫模式

新聞 静宜 3周前 (03-15) 37次浏览

文丨專欄作家 於曉華

   
  
新冠肺炎病毒在歐美開始大規模流行,從現在的應對措施來看,歐美等主要國家(除了意大利)的感染人數處於一個上升階段,他們似乎采取了一種不同於中國的抗疫模式,不嚴格控製病毒的傳播,隻是減緩疾病傳播的速度。德國總理默克爾說德國要有70%的人口會感染;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說學校不停課,隻是建議感染了的人在家裏待一周;禁止70歲以上老人公開活動。美國到現在的應對政策也非常寬鬆,雖然在3月13日宣布了國家緊急狀態,但是依然有很多疑似案例得不到有效的檢測。

  中國和意大利采取的是封城和禁止社會流動的策略,嚴格隔離感染者,這樣就控製住了病毒的傳染。中國在17年前發生SARS時就是這樣,每個國家發生瘟疫的時候,都會從過去的經驗中尋找對策,這很容易理解的。

  和中國和意大利的封城政策相比,為什麽這些國家采取了不同的對策?英國首相Johnson在講話中多次強調要形成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

  一個群體,作為群體,要有效阻止病毒的傳播,必須要形成所謂的群體免疫,達到群體免疫門檻。群體免疫門檻的計算是由病毒的基本傳染數R0決定的。R0就是平均一個病人傳染的人數,如果R0<1,這個病毒會越傳播感染人越少,就很難形成大規模的傳染。假設按照新冠病毒的R0=3來計算,那就是一位感染者,平均要傳染3人。理論上,如果一個人群中超過67%的人形成了免疫,這位感染者傳染人數會小於1人(其他超過兩人已經免疫了),這樣會導致R0<1,流行病就得到了控製,群體就形成了免疫。下表是主要傳染病的群體免疫門檻值。

3
點擊觀看大圖

  如果在病毒傳染的初期,采取嚴密的控製和隔離,中國這樣的封城對策是非常有效的。SARS成功抑製就是一個明證。但是,正如英國首相Johnson的講話所說的那樣,當這個第一階段抑製失敗,病毒已經在全世界擴散的時候,嚴密的控製和隔離策略就不一定有效。首先,這個病毒的宿主還不清楚,傳染風險還在;第二,很多人可能還是病毒攜帶者,在條件合適時候就會開始感染別人;第三,在一個全球化時代,海外的感染者會再輸入,重新感染群體。這就要形成群體免疫。

  一個社會,如果不形成群體免疫,病毒就會繼續傳播,傳染病在這個群體社會很難控製。按照中國現在的情況,疫情確實控製住了,但是如果一放開控製,因為這個病毒已經存在,還是很容易再形成大流行。這個社會不可能一直這樣處於一種緊張的控製狀態。

  如何形成群體免疫?有兩種方法:一種是自然免疫,一種是疫苗免疫。自然免疫代價比疫苗免疫要高一點。疫苗免疫就是主動讓人群形成群體免疫,然後達到群體免疫門檻。所以,德國總理默克爾一直說,不管怎樣,德國人群中最終會至少70%人群感染。有了70%的人感染,才能形成群體免疫。如果沒有形成70%的免疫人群,病毒是控製不住的。

  由於現在還沒有疫苗,所以形成免疫群體的方式隻有一種:主動或者被動感染。從統計來看,病毒感染的總體死亡率小於1%,且主要死亡為老齡人口和有基礎病的人口;病毒隻是加快了他們死亡進程,很殘酷但是必須麵對的一個現實。

  所以,英國和德國采取了比較放任的手法。(1)讓抵抗力強的年輕人先感染,老年人待在家裏。保證醫療係統能夠治療重症感染者;(2)通過關閉學校,取消一些大型活動,和個人主動隔離等手法,拉長病毒的感染周期,防止病毒擴散過快,然後對醫療設施過度擠兌,因為醫療資源跟不上而大量死亡。(3)等到整個社會的群體免疫能力形成,對老年人也安全了。

  但是,這樣的政策存在很大的風險,因為這個新冠病毒的很多特性還不知道;這是一場豪賭。第一,病毒對年輕人的殺傷力會不會一直很低?武漢就有不少死亡是年輕人。比如李文亮醫生,隻有34歲。第二,病毒感染速度能不能控製在醫療設施的控製應付能力之下,會不會傳染增速突破醫療係統的負荷,然後造成大量死亡。第三,這是一種RNA病毒,變異很快;獲得性免疫是否對變異病毒有效,能保持多久,現在也沒有一個科學研究結論。第四,現在意大利死亡率已經超過6%,中國的死亡率為4%;即使以0.2%計算,德國要是感染70%人口,也就是5800萬人,死亡人數超過10萬;而且很多感染者在恢複後可能喪失勞動力。這樣的代價,社會能不能承受?

  群體免疫的形成,這是一種理論上的無奈。確實,無論如何,在病毒大規模擴散後,社會必須形成群體免疫,或者是主動感染免疫,或者疫苗免疫。社會不可能永遠處於一種嚴密控製的防疫體製中,社會不能正常運轉。

  中國采取了不同的方法,通過嚴密的控製和隔離,基本控製住了疫情,但是並沒有形成群體免疫能力。現在就是以時間換空間,期待有效疫苗趕緊開發出來。在開發出有效疫苗前,如果放開控製,很可能死灰複燃,整個社會必須一直處於緊張狀態。

  兩種防疫體製,不同的選擇,不同的代價,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隻能期待未來的答案。

 

 

 

 

 

 

中華文化新聞網:群體免疫可行否?德英與中國的兩種防疫模式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群體免疫可行否?德英與中國的兩種防疫模式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