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華夏客視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為己任。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關鍵問題:法國軍人是否在武漢軍運會感染了病毒

新聞 雅婷 3周前 (05-08) 36次浏览

周三法國爆出一個很怪的消息,法國女子現代五項運動員埃洛蒂·克勞威爾(Elodie
Clouvel)接受法國一家地方電視台采訪時稱,2019年10月底,法國代表團在中國武漢參加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時,包括她自己和她的伴侶Valentin
Belaud在內的不少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

軍運會並不知名,一般人很少關心,但在武漢舉行的這一次,中國把它辦成一次國際盛會,場麵宏大,投資巨大。盡管這次運動會並沒有給世人留下什麽印象,但是在它之後,在同一座城市,爆發了一場橫掃全球的重大事件—新冠病毒疫情。

新冠病毒疫情中國官方給出的爆發時間是12月31日,中國科學家在『柳葉刀』的一篇論文列出的第一位新冠患者確診為12月1日。難道新冠病毒在武漢蔓延的真實時間還要更早?難道這一病毒真的感染了在10月18日-10月27日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運動員?這一世界軍人運動會,在新冠病毒官方公開之前幾周在中國湖北省省會武漢聚集了將近一萬名運動員,難道真如法國女子健將埃洛蒂所說,運動員們不知不覺地把這一病毒帶回法國或者帶回其他國家?

還可以提出許多假設,新冠病毒的源頭不僅僅讓尋找零號病人的傳染學家頭疼,也讓陰謀論患者激動。法國女子現代五項運動員埃洛蒂·克勞威爾3月25日接受盧瓦爾電視台采訪時說,運動會後,她和其他法國運動員就生病了,在向醫生問診之後,她對一家地方電視台–盧瓦爾7台稱,“有很多參加這一世界軍人運動會的運動員事後病得很重”,“我們最近看了軍醫,他告訴我們:’我想你們感染了這一病毒,因為法國代表隊的許多人都曾經生病‘”。

不過,一位與她一起參加軍運會的健將匿名表示,十月份感染新冠病毒的說法“荒唐至極”,另外一位法國女子健將Aloïse
Atornaz對此也很懷疑,她對『法國西部報』表示:“我不認為我們在那裏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們被超級保護”。的確,法國隨隊軍醫就要二十幾位,身體檢查極其嚴格。在美國,參加這次軍運會的自行車運動員Maatje
Benassi一度被陰謀論者指責她是從武漢帶入新冠病毒的美國零號病人,她被迫檢測幾次,一直呈現陰性。

麵對各種猜測,法國國防部被迫出麵澄清,在法國參加軍運會的代表團中,沒有任何一位在那場運動會前後乃至10月份重返法國後發現類似新冠病毒的症狀。法國國防部還表示,直至目前,就我們所知,沒有任何一個參加這一軍運會的國家宣布發現其團員感染了新冠病毒。

但法國『費加羅報』報道稱,法國軍方的解釋也隻能是部分的。因為在10月份時,任何人都不知道存在著一個新冠病毒以及它的病理特征。那麽,現在能否進行回溯性的血清檢查呢?法國軍隊醫療機構認為,如此久遠,檢查的結果不會準確。

比利時國防部也認為,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實上述說法,比利時參加軍運會的共有80人,11月底12月初有些參加過比賽的運動員有過嗓子疼,咳嗽等輕症,絲毫也不特別。比利時軍方從來也不認為跟他們參加了那場軍運會有任何聯係。

圍繞新冠病毒的源頭眾說紛紜,有一種明顯帶有陰謀論性質的表述把它與武漢疫情爆發前幾周舉行的武漢軍運會聯係在一起。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後來居然發推稱,美國軍人把新冠病毒帶到了武漢,這一陰謀論的說法差點摧毀了美中關係,美國反擊,特朗普直呼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趙立堅消失幾周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急忙撇清,危機過去後,趙立堅照做發言人,寫了一首“五行詩”,首句“武漢三鎮隱新冠”,結果招來不少網民譏諷他“不打自招”。

中國星期三拒絕了國際專家調查新冠病毒源頭的要求,關於新冠病毒源頭的爭論還將繼續進行下去。

中華文化新聞網:關鍵問題:法國軍人是否在武漢軍運會感染了病毒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關鍵問題:法國軍人是否在武漢軍運會感染了病毒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