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接受專訪披露內幕:習近平對特朗普說…..

新聞 天君 3周前 (06-24) 6次浏览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就其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獨家采訪的節目於周日播出。博爾頓在采訪中稱,“我不認為他(特朗普)適合(總統)辦公室,我不認為他擁有行使這一職務的能力。”

此前曾在共和黨人、裏根和布什父子擔任總統期間出任政府要職的博爾頓向記者表示,“特朗普的白宮與我之前所見過的白宮完全不同,它運轉的方式與我之前曾效力的三位總統也不一樣”。博爾頓在采訪中還透露稱,不少人都對此感到驚訝,特朗普的一天的正式安排從快到午飯時才開始。他續指,特朗普每天早上則並不在遊手好閑,而是與各種不同的人進行通話。

記者提問這些博爾頓口中喜歡在清晨與特朗普交流的人都是什麽身份,對此他回答稱,“我真的不知道,我認為他們包括特朗普的朋友,有時他會說‘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告訴我這些’,或者‘熟知這個事情的人告訴我那些’。”博爾頓在采訪中還重申了此前曾被媒體披露的,他在書中指向特朗普匯報情報是一件困難事情的說法。他指出,“依照我的經驗而言,特朗普很少閱讀(報告)。”博爾頓續指,向特朗普進行的情報匯報每周大約進行一到兩次。這則在他眼中是非常不正常的,向總統的情報匯報應每天都應堅持進行。

博爾頓認為,總統應對向他提供的材料加以詳細閱讀,並聲稱“對我而言特朗普對它們到底讀了有所少則並不明顯”。他強調,特朗普身上缺乏開展係統性學習的動力,從而幫助他作出在最知情情況下的決定。特朗普曾多次向外界吹噓,他是一個“穩定的天才”。博爾頓則反問稱,“什麽人能管自己叫‘穩定的天才’?”博爾頓續指,曾數次親耳聽到特朗普如此形容自己,他則選擇緘默不言。

就書中寫道,特朗普對一些事務缺乏認知,事實上是“驚人的缺乏認知”的說法,博爾頓稱,“一些我們共同整理過很多次的問題,(最終)卻顯得他並沒有了解。例如為何朝鮮半島在二戰結束後被迫分割,這一結果造成了什麽及怎樣導致了這一結果”等問題。他並肯定了書中提到,特朗普曾向前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提問“芬蘭是否是俄羅斯一部分”的故事。博爾頓稱,“當你跟作出這樣提問的人打交道時,很難知道該怎樣共行”。他並指,因為特朗普是總統,事實上當向總統服務時很難直接的告訴其應該好好學習手上的問題。他稱,但仍在一些場合上作出的溫婉的嚐試,“有時會獲得成功”。

另據不少人指,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被認為是白宮中總體而言最有權力,或攝入問題最多的“第二號權利人物的”說法,博爾頓則拒絕對特朗普的家人問題加以評論。他強調,問題的聚焦點應是總統本人。在記者追問下,博爾頓反問稱,“保守派的共和黨人應對(庫什納被指是白宮二號人物)作何感想?”

博爾頓在采訪中還強調,特朗普最為關心的事情就是連任大選不出其二。記者引述博爾頓書中描繪特朗普是一個“無常、愚蠢,行為非理性、古怪,你連一分鍾都不能離開他,在哪裏都能看到陰謀包括石頭底下;他不能對自己和國家之間的利益有所辨識”,對此他回答稱,“我不認為特朗普適合(總統)辦公室,我不認為他擁有行使這一職務的能力。”博爾頓續稱,“除了什麽是對特朗普連任有利的事以外,我並沒有觀察到(他具有)任何的指導方針”。

另在談到對俄問題和特朗普與普京關係一事上,博爾頓指出,“普京總統對會晤的準備十分詳盡,了解要進行談話的人,思考需要說什麽和想要達到的目標。我認為,這種認真準備、精打細算、先期規劃的水平是特朗普所不具備的,普京總是有計劃並付諸實施。”他還承認,並不知道特朗普2018年7月與普京在赫爾辛基的會晤中表現如何。博爾頓稱,“我不知道他要說什麽,從來沒有我們知道他要說什麽的時候。我似乎在書中提到了這一點,覺得在單獨會晤期間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

采訪中記者另問道,“當你坐在這裏的時候,你會對美國人說些什麽?特朗普贏了(大選),他現在是美國總統。他有非常強大的(民眾)支持基礎。”博爾頓回答道,“我試圖用我擔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17個月時間寫一本書,展示一幅(有關)總統的‘畫像’,人們可以從中得出自己的結論。”

博爾頓並譴責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對美國造成破壞,並表示2020年的總統大選是保護美國不受特朗普“傷害”的最後一道“護欄”。他聲稱,“我希望(曆史)會記住他是一位隻任期一屆的總統、他沒有讓這個國家陷入我們無法挽回的惡性循環中。我們可以熬過(他的)一個任期……(但若他當選總統)兩個任期,我會更擔心。”

博爾頓在周日晚接受NPR“早間新聞”( Morning
Edition)采訪時聲稱,“在習特二人的一次交談中,習近平曾向特朗普惋惜指後者不能爭取第三個總統任期的可能性”。
博爾頓稱,對此特朗普則給予了“是的”的回答。博爾頓說,“我隻是覺得像這樣與威權國家領導人的來回既不能很好的反映特朗普本人,又不能反映美國總統的職位”。

博爾頓在這一為其新書推銷的采訪中還表示,作為曾親曆特朗普執政17個月的首要見證人之一,不能在接下來的大選中把票投給特朗普。他續指,自己既不會給特朗普也不會給拜登投票。不過,他仍然承認特朗普在11月的大選中爭取連任的可能性還是“很不錯的”。他並強調,無論特朗普在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中勝敗與否,共和黨都應團結起來對該黨的未來作出決定。他警告稱,共和黨人將很快明白特朗普眼中優先的事情與他們不同。

采訪中,博爾頓稱,特朗普很簡單就是對中國現狀有多壞,或任何可被認為是對習主席構成批評的言論聽不下去,甚至包括新冠肺炎問題。不過,新冠肺炎在1月於中國暴發時博爾頓早已離開了白宮的工作。他說,“特朗普不希望聽到任何有關中國經濟的負麵影響或會削弱貿易談判的聲音”。他續稱,特朗普還聽不進去任何可能建議美國經濟或將遭遇問題的分析。博爾頓強調,這是因為特朗普將美國經濟的好壞看作是其能否連任的“門票”。

此外,針對美中貿易談判問題,博爾頓還在新書中寫道,特朗普2018年11月底在布宜諾斯艾利斯20國集團(G20)峰會和習近平會麵時,曾敦促中國重新就貿易問題展開會談,並提議從當年5月雙方談判破裂的地方談起。博爾頓稱,“聽到特朗普的提議後,習近平突然表示,中美雙方若談成‘不平等’的貿易協議,中國受到的‘屈辱’會如同當年中國在一次大戰後《凡爾賽和約》那樣,中國的山東省從德國手中被轉讓給日本。”書中提及,習近平“板著臉”回答,若中國在貿易談判受到同樣屈辱,國內愛國情緒將高漲。

 

博爾頓認為,特朗普顯然不知道習近平在說什麽,但他對曆史卻很能發揮。特朗普暗示,美國在二次大戰幫助中國擊敗日本,中方欠美國一個人情。習近平則表示,中國主要是靠自己擊敗日本侵略。新書指,兩人討論貿易問題接近尾聲時,特朗普轉頭詢問中國副總理劉鶴,雙方是否能從5月談判破局的進度複談。博爾頓形容,劉鶴不發一語,“顯然不想回答”。書中稱,“一段意味深長的沉默後,特朗普說他從未見過劉鶴這麽沉默,於是轉向問習近平相同問題。”

博爾頓稱,“習近平同意中美雙方應重啟貿易談判,欣然接受特朗普不再繼續加關稅的讓步,也讚同協商團隊應優先重新討論農產品議題。特朗普因此稱讚習近平是中國近300年,甚至史上最偉大領導人。”據悉,他在書中還提到中美經貿關係另一個關鍵問題華為。博爾頓稱,美國對付華為,白宮團隊中一些經濟政策官員很不讚同,認為華為不是威脅,隻是另一個商業競爭者。他宣稱,是他花了很大力氣才克服特朗普政府內部反對對付華為的聲音。博爾頓的新書將於周二與公眾見麵。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博爾頓接受專訪披露內幕:習近平對特朗普說…..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博爾頓接受專訪披露內幕:習近平對特朗普說…..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