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邊境爭端 讓達賴喇嘛回家 將極大削弱印度立場

新聞 天君 3周前 (06-24) 10次浏览

中印邊境爭端 讓達賴喇嘛回家 將極大削弱印度立場

達賴喇嘛的兄長嘉樂頓珠在在1980s年代訪問北京會見了習仲勳。嘉樂頓珠認為當時在印度幹預下,流亡西藏失去了自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以來同中國談判達成協議的一次最好機會。

曾在中國風靡一時的印度電影《三傻大鬧寶萊塢》中最後有一段印度藏區拉達克班公措湖的美景。該湖大部分由中國控製,一小半印度控製。拉達克這個被人稱為“比西藏更西藏”的地方,最近被印度改為“拉達克中央直轄區”,不再屬於查謨—克什米爾。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8月6日指印度此舉損害中國的領土主權,並且強調中國一直反對印度把中印邊界西段的中方領土劃入印行政管轄範圍。中國不承認印度修改法律的效力。

在印度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經常訪問拉達克,並受到那裏信眾的膜拜。去年達賴喇嘛在拉達克度過了83歲生日。每逢達賴喇嘛過生日,當地藏民打會出西藏旗幟。

印度政府宣布取消“查謨和克什米爾”享有的特別地位,成立“拉達克中央直轄區”後,斯裏蘭卡總理維克勒馬辛哈說,拉達克成了“第一個佛教徒占多數的印度邦”。

中國控製阿克塞欽

印度內政部長沙阿說克什米爾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對此毫無疑問。當我提到查謨和克什米爾的時候,裏麵包括巴基斯坦占領的克什米爾和阿克塞欽(AksaiChin)地區。

中國對拉達克的主權要求和北部比鄰的阿克塞欽地區有關。據說阿克塞欽在突厥語中的意思是“中國的白石灘”。

阿克塞欽地區位於克什米爾穀底東部,麵積約37,250平方公裏,在中國境內分別屬於新疆和田縣和西藏的阿裏地區。

印度媒體報道中國軍隊多次越過實際控製線進入拉達克地區。最嚴重的對峙發生在2013年4月,當時印度和中國軍隊在鬥拉特別奧裏地
(Daulat Beg Oldi)兩側安營紮寨,進行了長達3周的對峙。

2017年8月印度在拉達克靠近實際控製線的地區修築公路招致中國抗議。

拉達克曾屬西藏

位於克什米爾的東南部的拉達克是藏人的傳統居住區。17世紀末(1684)拉達克同西藏簽約承認西藏為宗主國,每年向西藏的統治者達賴喇嘛進貢。後來拉達克統治者又受過滿清皇帝的冊封,受駐藏大臣“節製”。

1842年以後,拉達克被克什米爾統治者入侵兼並,1846年英國吞並查謨—克什米爾後來成為英國東印度公司屬地。1865年英國派員測量劃界,把包括阿克賽欽在內的近三萬平方公裏劃歸英屬印度。

1947年印巴分治後,印度派軍隊進入拉達克,將其劃入了查謨和克什米爾邦。1950年代後期中國在阿克賽欽地區修建新藏公路,印度以英國劃定的邊界為依據對中國表示不滿,那成了中印西段邊界爭端的開始。

按照印度媒體的說法,這次中國外交部抗議拉達克被變成直轄區是2018年印度總理莫迪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就洞朗對峙舉行非正式峰會以來發生的最嚴重分歧。

中印邊界西段爭端

中國同印度存在懸而未決的領土爭端,而且因為涉及西藏問題,更加錯綜複雜。印度是中國陸地鄰國中唯一同中國有陸地邊界爭端的國家。

中國和印度的爭議領土主要為東西兩個部分。在西部的爭端主要是中國控製的阿克塞欽地區。

東西段中間有還有幾塊比較小的領土爭議。

東部爭端領土主要是中國稱為“藏南”的地區,即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那裏的麵積為83,743平方公裏,目前由印度控製。

《印度的中國戰爭》一書的作者麥克斯韋說,在1880s初中國和印度同意將哈喇昆侖山口作為邊界的標記。在1890s中期中國聲稱阿克塞欽為中國領土。

1899年英國向滿清政府建議,整個阿克塞欽地區屬於中國,邊界要按照哈喇昆侖山脊劃分。這就是今天的中印的實際控製線。

但當時中國沒有對上述建議做出回應。因此有印度學者說,如果當時中國做出了響應,就不存在今天中印關於阿克塞欽地區的爭議。

東部爭端和達旺

1914年3月在西姆拉會議期間英國和西藏單獨簽署了西姆拉協議,西藏噶廈代表承認了英國劃定英屬印度與西藏的邊界,即所謂的“麥克馬洪線”。現在中印邊界東段爭議區實際控製線基本同麥克馬洪線吻合。

研究中印邊界的學者認為,中國曾準備在談判中接受實際控製線,解決東段邊界爭端。但是中國並不接受印度1951年占領的達旺,那裏並非印度從英國殖民當局手中繼承的領土。

當時中國的新政權剛成立而且在應付朝鮮戰爭,加上解放軍還沒有控製西藏,所以北京無力顧及達旺問題。但是印度學者說,印度占領達旺中國沒做表示,因此認為達旺成了被中國默認的既成事實。

不過當時達賴喇嘛的西藏政府曾向印度提出過抗議。達旺的首府達旺城是6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出生地,那裏有5世達賴喇嘛羅桑嘉措建立的達旺寺。2017年達賴喇嘛訪問達旺招致中國強烈抗議。

在1962年的中印邊界衝突中,中國軍隊越過“麥克馬洪線”一度占領了達旺地區。1986年印度通過立法把包括達旺在內的爭議地區升格為邦,但中國一直不承認該邦的合法性。

曾有流亡藏人學者說,達旺的門巴族,同中部西藏人的差別,還不如康藏、衛藏、安多的差別大。如果中國政府解決了西藏問題,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將會極大地削弱印度在東部爭議領土的談判地位。

2017年BBC曾有報道說,達賴喇嘛似乎派西藏流亡政府前總理桑東仁波切將於11月中旬秘密去昆明。在英國的中印問題專家認為存在達賴喇嘛和北京重新開始接觸談判努力應該不奇怪。

倫敦西敏寺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係主任、中印問題專家迪比亞什·阿南德(Dibyesh
Anand)對BBC中文網說,即使雙方存在接觸努力,也會按照北京製定的條件進行。

印度前大使,國際問題專家史托布丹(P.
Stobdan)認為,在習近平任內中國讓達賴喇嘛返回的可能性似乎更大。這位出身於印度一側藏區拉達克的印度專家說,普遍認為習近平對西藏有特殊感情,而且習近平現在空前鞏固了自己的地位,比任何前任更具有解決西藏問題的能力。

與此同時,中國積極采取措施向西方提供西藏問題的中國視角。最近中國邀請美國國會議員訪問西藏,讓美國議員”親曆西藏”,向他們宣傳西藏在經濟發展,脫貧,宗教和文化保護,民族團結等方麵的成就。

史托布丹認為,如果習近平在任內解決了西藏問題,那將是他在政治和道德上的勝利,也會成為中國曆史上最孚眾望的領導人。他猜測桑東此行應該是由中共統戰部部長尤權安排。曾經在福建省擔任過省委書記的尤權被認為是習近平的嫡係。

機會窗口

不過史托布丹在印度媒體《電纜》(The
Wire)12月4日發表文章說,經過中共19大習近平空前地鞏固了權力,這已經對印度,特別是同邊界問題有千絲萬縷聯係的”西藏問題”產生了影響。他認為種影響可能導致印度和流亡西藏不和。

達賴喇嘛11月23日聲明說:”不糾纏過去,西藏人希望同中國在一起”。盡管達賴喇嘛”不謀求西藏獨立,希望留在中國內”的表示並不新鮮,但是他在中共19大以及中印洞朗邊界對峙後作出這聲明具有嚴肅的政治含義。

達賴喇嘛說”如果中國同意,他會立即返回西藏”的說法引發了許多關於達賴喇嘛同北京接觸的猜測。

據史托布丹分析,達賴喇嘛多次讚揚習近平,說他比較其前人是個”現實主義者”,更有”開放態度”。他還說從中國最高層官員那裏得到了積極信號,特別是在習近平第一任期內許多溫和派官員去見達賴喇嘛。

另外,生活在西藏的藏人對達賴喇嘛形成壓力,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在習近平第二任期內抓住機會,消除分歧,否則這個機會窗口幾年後會消失。

史托布丹認為時不我待,時機一瞬即逝,達賴喇嘛的希望越來越小。除了達賴喇嘛年紀越來越大以外,維係藏人團結也是個達賴喇嘛麵臨的挑戰。例如遲遲找不到解決方案會在藏人中間產生不確定和分歧。在西藏內部還發生了自焚事件,到目前已經有149人自焚。

“5/50展望”

但另一方麵,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前景也將在海外流亡藏人中產生困惑。在倫敦的國際問題學者迪比亞什·阿南德也認為,中國政府讓海外民主政治中生活過的成千上萬藏人返回西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這種情況下達賴喇嘛同北京達成返回協議會在流亡藏人中產生問題。

對於流亡西藏麵臨的問題,迪比亞什·阿南德也認為,一方麵達賴喇嘛年紀越來越大,另一方麵中國在迅速崛起,而且大權在握的領導人習近平地位鞏固,極其自信,這都對西藏流亡者形成嚴峻挑戰,與此同時西方國家對流亡西藏的支持也在減少,因為西方國家也麵臨各種其他問題,自顧不暇。

迪比亞什·阿南德對BBC說,即使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即在中國框架內實行真正自治,也被中國指為”隱性獨立”,因此北京做出讓步,讓達賴喇嘛返回家鄉的談判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對此,達賴喇嘛製定了新策略。印度國際問題專家史托布丹說,達賴喇嘛製定的”5/50展望”
,即放眼5年同中國對話的策略,但是與此同時有必要的時候準備再奮鬥50年,換句或說就是”希望實現最好,同時為最壞作準備”。

5/50的策略再次肯定了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在史托布丹看來,這都是實現達賴喇嘛盡早返回西藏,實現西藏人民意願的現實政治手段。

北京一直要求達賴喇嘛需要停止去西方國家進行訪問才能重新開始接觸談判,達賴喇嘛讓流亡政府前總理桑東和現任流亡政府總理桑蓋代替其履行世界訪問義務在此意義上滿足了北京的要求。史托布丹說,最近達賴喇嘛甚至以”身體疲乏”為由放棄了對博茨瓦納的訪問。

達賴喇嘛派桑東秘訪昆明似乎體現了他對中國的”5/50計劃”。在桑東訪問中國的同時,西藏流亡政府桑蓋對歐洲和加拿大展開為期17天的訪問。如果5年對話計劃沒有結果,50年奮鬥計劃將繼續進行下去。

以往達賴喇嘛希望返回西藏的願望一直受到中國領導人的阻礙。但現在達賴喇嘛返回家鄉的希望是否大大增加了呢?

達旺爭議

流亡西藏和中國關係迅速變化關係到印度切身利益,但印度專家史托布丹認為印度麵對變化的局勢似乎很少有人關注可能發生的潛在衝擊。他認為如果中國和西藏如果達成協議,印度在中印邊界衝突中的立場就會被嚴重削弱。

達賴喇嘛似乎也在中印關係問題上謹慎從事,努力支持中印和解,主張雙方”和平相處,擱置分歧”。對於最近中印邊防軍在洞朗的對峙,達賴喇嘛保持距離,呼籲雙方和平解決爭議。

在中印邊界爭端中,印度聲稱擁有東段爭議領土的依據主要是”麥克馬洪線”,那基本也是中印在東部地區的實際控製線。長期研究中印邊界問題的資深記者和學者麥克斯韋(NevilleMaxwell)和中國專家都認為中國準備在談判中接受實際控製線,解決邊界爭端,但不接受印度在1951年占領達旺。

在英國的藏人學者策淩(Tsering
Topgyal)說,達旺的門巴族同西藏中部藏人的差別還不如康藏、衛藏、安多的差別大。他也曾經說過,如果中國政府解決了西藏問題,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那麽印度在東部爭議領土的談判地位就會被大大削弱。

不過在英國的中印問題專家迪比亞什·阿南德說,一些印度安全專家認為達賴喇嘛返回西藏對印度構成威脅,那有點自以為是,也不公平,因為印度近年來並沒有在西藏問題上做過什麽實事,他們沒有對中國統治西藏以及西藏人受苦表達支持和團結。

達賴喇嘛的兄長嘉樂頓珠在兩年前出版的回憶錄(《噶倫堡的麵條商:我為西藏奮鬥的曆程》)中說,在印度幹預下,在1980s年代流亡西藏失去了自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以來同中國談判達成協議的一次最好機會。

80年代鄧小平時期中國和流亡西藏進行秘密接觸,當時嘉樂敦珠代表達賴喇嘛負責同中國的斡旋。嘉樂敦珠說,當時中方表現出高姿態,讓達賴喇嘛選擇談判地點和時間。

嘉樂敦珠把中方的信息轉達給流亡西藏政府後,印度方麵指示流亡西藏高官在未預先知會中方的情況下單方麵公布要在1989年1月15日在日內瓦談判的消息,這種違反外交常規的做法激怒了中方,令談判胎死腹中。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中印邊境爭端 讓達賴喇嘛回家 將極大削弱印度立場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中印邊境爭端 讓達賴喇嘛回家 將極大削弱印度立場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