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啟用了新的域名,hkx.eu替換了ducn.net,將提供更優質的資訊。從新開始!

上甘嶺真相 黃繼光留下了幾具屍體?

歷史 雅婷 4个月前 (05-21) 82次浏览

上甘嶺真相 黃繼光留下了幾具屍體?

央視CCTV6電影頻道16日起連續4天在黃金時段改播「抗美」電影《英雄兒女》《上甘嶺》《奇襲》《鐵道衛士》,其中《上甘嶺》主要講述「抗美援朝」期間,上甘嶺戰中的「英雄事跡」。大陸課本中「黃繼光堵槍眼」的事就發生在上甘嶺戰役中,本文對「黃繼光堵槍眼」事件進行了查證剖析,力求剝去偽裝,還歷史真相。本篇先從一個角度來分析。

從目前所得到的資料看,黃繼光至少留下了三具屍體。

第一具,是四十五師新聞幹事劉雲魁以及戰士賈汝功看到的。時間是1952年10月20日上午。根據《最先報導黃繼光的新聞幹事劉雲魁》一文介紹,劉在六連的坑道裡見到了黃繼光遺體。文中說,「劉雲魁走進六連坑道,在他邁進坑道的剎那間,他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六連原來的百十號人現如今不足30人!地上躺著的,靠著坑道壁頭纏繃帶的,斷腿斷臂的。坑道內,在那跳動著的微弱淡黃色的燈光下,放著黃繼光的遺體。人們臉上的表情像凍結了一般,誰也不說一句話」。「當天晚上,劉雲魁沒有返回師部。他和六連的官兵們整整守了黃繼光和其他烈士的遺體一夜。在那個不眠之夜,六連的官兵再次回憶起黃繼光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又據《遼瀋晚報》2000年9月的一篇報導說,原四十五師135團高射機槍連9班的戰士賈汝功也於20日見到兩名戰士輪流將黃繼光遺體背下陣地。

第二具,是四十五師衛生員王清珍與其他幾個衛生員從山上搬回來的。時間在黃繼光陣亡後三、四天,地點在四十五師收容所。據《王清珍回憶黃繼光烈士犧牲前後》一文,王清珍告訴記者說:「因為戰鬥非常激烈,上去一個人也不是那麼好上去的,運一個屍體下來也不是那麼好運的,同樣都要付出九死一生的代價,僅19日夜裡到20日凌晨,我們四十五師就傷亡3000多人,從這個數字就可以看出當時的戰鬥是多麼殘酷!所以,黃繼光犧牲以後,大約過了三四天瞅住戰鬥中的間歇機會,我們收容所的三個女衛生員,官義芝、何成君和我,還有三個我不知道名字的男戰士,一起把黃繼光的遺體弄到我們收容所的坑道旁邊的幾顆小松樹林子裡來。當時,他的屍體僵硬得像剛從冷凍庫裡搬出來的一樣,兩隻手仍然高舉著,保持著趴在地堡上的姿態,就像這樣(講到這兒,王清珍站了起來,張開雙腿舉起雙手做給我看)。聽說把黃繼光的遺體搶下來了,有個我不認識的人跑了過來,說是要給黃繼光的遺體拍張相片,於是我們幾個人呼啦地一下就把黃繼光僵硬的遺體豎立了起來,讓那個人拍照。」

第三具屍體的情況是四十五師另一名衛生員官義芝的日記提供的。時間在黃繼光陣亡後82天,地點也在四十五師收容所。2000年9月19日《生活時報》刊登記者姚雪痕的《黃繼光身後留下照片疑案》的文章。該文報導前四十五師指揮所秘書謝萬丁公開了幾張收殮黃繼光屍體的照片。記者採訪了謝萬丁以及參與收殮的官義芝。報導說:

官義芝非常肯定地記得當時收殮遺體時的情形。她說,黃繼光是10月19日犧牲的,而屍體70多天後才被發現,當黃繼光的屍體被運到收容所時,營長在外面喊:「快來看中國的馬特洛索夫啊!」馬特洛索夫是蘇聯衛國戰爭時期以胸膛堵住德軍地堡槍口的一位英雄,新華社在1952年11月20日發回國內的一篇文章中就稱黃繼光為「中國的馬特洛索夫」。聽到營長喊,官義芝就趕緊跑到外面去看這位英雄,她說:「黃繼光矮矮的個子,圓圓的臉,看上去還有點孩子氣。」

遺體被送來後不久,就來了一位攝影師為遺體拍照。據官義芝回憶,當時他們拍了好多照片,有趴著的、站著的、穿軍裝的和裝進棺木的。其中讓遺體站起來拍的那幾張,還是由她、何成君和幾位男衛生員扶起來拍的。對於「護士為黃繼光烈士穿衣」的那張照片,她沒有什麼印象,因為當時收殮遺體的還有好幾個人,所以照片中的人是不是她自己,官義芝不能確定。為了幫助人們確定這些照片的真假,官義芝還提供了1953年1月10日所寫的日記:

「飯後,準備換藥,剛洗好手,護士長叫去照相,讓穿著隔離衣、口罩,和英雄黃繼光攝影。當叫著我的時候,自己確真感到無尚光榮,不是功臣,也不是模範的我,竟能得到和功臣、和英雄攝影,這是很榮耀的。

鋪滿白雪的山上擱著幾個裝英雄的棺材,一會兒,擔架班同志,從棺材裡搬出一個烈士來,這是一個小孩兒,年紀不到二十的少年,他,上甘嶺戰鬥出名的烈士、二級殺敵英雄–中國的馬駝羅索夫。」

此外,《遼瀋晚報》還報導原四十五師後勤衛生科手術組護士陳德林的回憶說,她在1953年1月4日見到黃繼光遺體時,遺體穿著新的整齊的軍裝,衣服裡面還寫有「黃繼光」字樣,還掛有手電筒筒、水壺等用具。陳德林見到的這具與上述三具在時間上不一樣,而且是一具收斂整理完畢的屍體。似乎可以算第四具。但她說的1月4日來自記憶,可能有誤差。這個日期和官義芝日記記述的那一具日期上很接近。有可能是同一具。

一個人死後有三具屍體,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首先想到的原因當然是第一具屍體弄錯了,不是黃繼光本人,因此只好到戰場上再去找。但稍經分析就可排除這個原因。

第一具屍體是不是黃繼光本人?我們有很充分的理由回答說「是」。1、劉雲魁本人認識黃繼光。且不是一般地照過面,還有具體的個人交往。劉雲魁回憶說黃每次到師部送信時都幫助劉雲魁打掃房間整理東西。黃繼光文化低,有時還向劉請教字詞的寫法和用法等。熟悉到這程度時,劉雲魁認出黃繼光不會有困難。劉在六連坑道裡見到了黃繼光遺體後還在裡面呆了近一天一夜。陪伴這麼長的時間,劉雲魁有充分的時間辨認,沒有犯錯誤的條件。2、況且黃繼光生前連長和二十多戰友也在場,怎麼可能都認錯?3、志願軍四十五師必須在報導黃繼光「烈士」事跡前確認黃繼光的陣亡。這一點很重要。報導一個英模,必須防止各種意外錯誤。那天晚上的戰鬥非常激烈混亂。黃繼光有可能被俘、失蹤或者負傷被送往後方等等。如果不確認黃繼光陣亡就發表「烈士事跡」的報導,一旦黃繼光再度「復活」,場面就尷尬了。特別是萬一他出現在敵人俘虜營裡的話,更是嚴重的政治事故。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因此,只有親眼認定黃繼光的死亡後,劉雲魁才敢寫出「黃繼光堵槍眼」事跡的報導,寫出來後四十五師也才敢報出去。劉雲魁從六連坑道返回師部後立即寫報導,說明他已確認了黃的遺體。身為專業攝影記者的劉雲魁,應該還拍了照片並帶回師部匯報。但他後來否認拍過黃繼光遺體照片,這點很不合理。也相當可疑。

確定第一具屍體是黃繼光本人後,則其他兩具只能是假的「黃繼光」。收殮第二具和第三具屍體的當事人是師部醫療隊的衛生員。她們與生前黃繼光打交道的機會極小,沒有能力證實屍體是否為黃繼光本人。上級說那是什麼人就是什麼人。從官義芝日記記述看,正是因為營長說那是「中國的馬特洛索夫」,她才知道那是英雄。才開始端詳他的容貌。第三具屍體最具假的性質。黃繼光於10月20日陣亡,那時該地區氣溫尚在零度以上,且經常下雨。在這種氣候條件下,暴露在野外的屍體容易腐爛。據韓軍的戰場日誌,上甘嶺地區到11月10日左右氣溫才降到零度以下。即使在零度以下屍體仍有一定程度的分解。經過80多天後,屍體表面應當已有部分組織溶解脫落。不可能讓官義芝還看得出「這是一個小孩兒,年紀不到二十的少年」。官義芝所見到的,應該是一個新近陣亡的志願軍士兵的屍體。

因此,志願軍四十五師當局尋找第二具第三具屍體的活動,不可能是因為第一具搞錯,而是出於其他的動機。顯然他們在搞什麼見不得人的名堂。他們為什麼要尋找假「黃繼光」屍體?從上面兩位衛生員提供的資料看,主要是為了照相。這兩具屍體都有專人前來拍照,而且還要衛生員們把屍體扶立起來拍。可見四十五師當局需要提供「黃繼光」屍體的詳盡照片。但拍照為什麼不用真正黃繼光的遺體?為什麼要費很大的勁去找「替身」來拍?這肯定是原身不合格,才只好用替身。這說明黃繼光並非因「堵槍眼」而陣亡。他的遺體缺乏「馬特洛索夫」特徵。無法與所宣傳事跡相匹配。即使當初師部專業攝影記者劉雲魁拍過遺體照片,也不能用。四十五師當局別無選擇,只能加緊尋找,希望找到「合格」的屍體。從王清珍描繪的情況看,「合格」的屍體具有胸部嚴重創傷的特徵,同時雙手伸展,能夠被解釋成「堵槍眼」的姿勢。在平常情況下,要找到「合格」屍體談何容易?而他們竟找到了兩具。這從另一個側面說明志願軍在上甘嶺的傷亡異常慘烈。以至於能夠提供「品種齊全」的屍源滿足四十五師當局的特殊需要。這種現實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志願軍司令部本來授予黃繼光「二級戰鬥英雄」稱號。直到1953年4月這個稱號才被撤銷,改授「特級戰鬥英雄」。有可能是志司在審批「特級英雄」時要求提供進一步詳細資料,導致四十五師不得不持續地尋找「合格」的屍體來充數。這種持續在戰場上尋找「合格」的假「黃繼光遺體」的活動,有力地證明志願軍四十五師先捏造了「黃繼光堵槍眼」事跡,然後再設法補上與「堵槍眼」相匹配的「烈士遺體」。這就是一人陣亡卻留下三具屍體的原因。志願軍四十五師在黃繼光一事上作弊,此處再添一證。

來源:大紀元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上甘嶺真相 黃繼光留下了幾具屍體?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