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晉商是怎麼衰落的?不言自明

歷史 雅婷 3个月前 (06-25) 105次浏览

晉商是怎麼衰落的?不言自明

很多年來,中國政府和中國文藝工作者一直在給山西人民灌輸一個錯誤的觀念,即晉商衰落是因為山西人自己不爭氣,一個世紀以前山西還沒有今天這麼嚴重的空氣污染和水污染,但不知道怎麼就發生了大規模基因突變,一群精打細算的商界精英生下來的全是窩囊廢敗家子兒,不曉得與時俱進轉變觀念進行產業升級,每天只知道抽大煙玩女人糟蹋祖上基業,再加上帝國主義的掠奪欺壓,折騰了幾十年最後全部破產歇業關門拉倒,所以到後來只有跟著共產黨挖煤煉焦發電搞經濟轉型才有活路,這就是我小時候接受的教育,現在想想沒有比這樣騙人更不要臉的了。

當然他們撒的謊絕不僅僅是這一個,比如說大家都知道閻錫山30年代修築正太鐵路和同蒲鐵路是窄軌的,被說成是山西人思想保守落後,缺乏開放精神的代表,被中國人笑話了幾十年。

但明白了真相之後就會知道當年閻長官這樣做主要是為了省錢和迅速盈利收回成本,同時可以阻擋外省的亂兵,對人民是很有好處的。

話說回來要說晉商衰落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帝國主義我是不反對的,以俄羅斯為例,拖欠貨款屠殺綁票劫掠商隊之類的小事不算,光說大的,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爆發,旅居俄羅斯的山西商人一夜之間全被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共了產,至於到底共了多少已經沒法統計了,我知道的,山西榆次有個常家大院,主人是在俄羅斯做茶葉生意的,根據常家自己的統計,僅他家在莫斯科的茶行被革命政府沒收一項,最最保守估計也超過100萬兩白銀,在俄羅斯做生意的山西人當然不止常家一家,也不可能只在莫斯科做生意,更不可能只是賣茶葉,很多人學過數學建模和統計學,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建個統計模型慢慢算。1921年,馬列主義被蘇聯紅軍傳播到了蒙古大草原,蒙古人民也要起來革命,於是晉商在蒙古的資產又被共了一次產,對於晉商稍有瞭解的人都知道蒙古對於當時的晉商意味著什麼就不用我多說啥了。

但其實這對於當時的晉商都不算什麼致命打擊,因為當時晉商的主要資產還是在國內的,這一點和今天中國商人的做法不太一樣,更重要的是,在他們看來,損失點銀子已經不算啥了,太平軍義和團革命黨燒殺搶掠的不算,從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中國政府就一籮筐一籮筐的給洋人賠銀子,一開始還賠的起,後來洋人要的數目太大,連分期賠款也賠不起了,那時候還沒有發明信用卡,就算有以中國政府的信用記錄也肯定申請不到,於是就讓有錢的人賠,第二次鴉片戰爭後面的那些個賠款大部分都是可憐的山西商人在給中國政府擦屁股,比如辛醜條約實際賠的那些個銀子其實都是晉商墊付的,這些賬目後來當然都成了壞賬死賬,說起來也沒什麼意思了。

中國有句古話講,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話用來形容當時的山西商人是很合適的,民國初年,山西人口還不到1000萬人,但從國內外逃難回來的山西商人就高達30萬人,可以說是全民經商,這其中有躲避蘇聯人跑回來的,有躲避蒙古人跑回來的,有躲避南方各路軍閥的,後來中國也有共產黨了,在南方到處共產,廣東政府發動北伐戰爭以後,逃回來的晉商就更多了,加上本地沒出去留守的,當時的山西商人還有相當的資本,這也不難理解,不管生意做再大,家裡總是要留一點保命的錢的。但錢放在家裡總不是辦法,讓放過貸的人再去打工是不太可能的,就好比如果李彥宏馬化騰明天破產了,窩在家當寓公也不會重新當碼農是一個道理。

資本是金錢,金錢永不眠,總要向外投資,往哪裡投呢?當然要投到可靠的地方,在當時的中國,唯一不打仗的太平地方可能也就是自己家了,閻錫山在山西兩次搞大規模工業化都那麼順利,利用商人剩餘資本是有決定性作用的。共產黨爭取農民,閻錫山則要爭取商人,「商人是社會的中堅」是他的名言,其實閻錫山自己本身就是大商人,但由於商人做了皇帝,被打上了軍閥的印記,他的商人屬性反而很少被人提起。

關於閻錫山領導山西人民在山西搞工業化的可歌可泣的動人故事就不說了,這個可以另外寫一本書。

共產黨出的各種書一直騙山西人說,晉商從民國開始就衰落了,理由是明朝時候創辦的那幾家票號都不行了,但我們只要想想就會知道,票號的衰落不等於金融業的衰落,更不等於整個商業的衰落,就拿太原的工商業來說,西北實業公司算不算晉商呢?如果算的話,頂得上多少個日升昌呢?

其實就連山西金融業的衰落,也是共產黨騙大家的。明清時代晉商雖然壟斷了中國的金融業,但是只能暗著來,沒有政治地位,民國時期就不一樣了,晉商主導下的金融業不但興旺發達,而且晉商的政治地位大大超越了明清時期。最大的一個銀行家叫孔祥熙,地地道道的晉商,大家都知道的,從國民政府廣東時期就是財政部長,武漢國民政府,南京國民政府,重慶國民政府,中國的財政部長一直都是他,後來國民黨搞中央銀行,搞幣制改革,辦信託產業,都是孔祥熙一手籌劃,中華民國的銀行業和金融業實際上一直都是晉商在管理。當時的國民政府財政和金融系統內,從財政部到中央銀行的中高層領導,遍佈山西商人。

孔祥熙用人方面有一個基本原則叫「任人唯晉」,在美國人幫助下在山西辦過一所專門用來培養親信的學校,49年後被共產黨取締了,當時最優秀的山西子弟,只要進入了這所學校並順利畢業,再在山西省政府的資助下到歐美進修一陣子,回國後就可以進入金融圈賺錢。這和錢學森鄧稼先等人的道路是完全不一樣的,如果今天有人告訴你可以在美國商學院拿個本科或者master學位,然後回國直接進央行,你還用得著讀phd推公式鑽研量子力學嗎?如果沒有那些兩彈一星功勛獎章得主搞什麼核彈火箭,今天的廣大中國留學生恐怕不至於人人要簽證,被check了還要擔心拒簽。

人一旦被欺騙得太久,有些東西第一次見到的時候已經不太敢相信了,但是事實就是這麼回事。就好比我每次和不瞭解中國的美國人說起中國人一對夫婦只能生一個孩子的時候他們總認為我在開玩笑是一樣的道理。

晉商是怎麼衰落的呢?稍有常識的人,如果有耐心讀到這裡其實已經能猜到是怎麼回事兒了,比如說吧,最簡單的例子,孔祥熙和閻錫山這樣的大商人,被趕到國外去了,晉商不就衰落了嗎?當然實際上這個過程其實還要早一些,大家都知道山西土改算比較早的,白毛女黃世仁這種故事就是被賀敬之在山西蹲點抓典型炮製出來的,然後騙全中國的人。40年代康生同志在晉綏搞土改試點,凡是吃飯超過兩個菜的都是地主,一律抓起來殺掉,一年之內,一個小小的興縣殺了1000多人,臨縣殺了700多人,山西的同志都知道興縣和臨縣是很窮的縣了,根本就沒有什麼像樣的商人,我讀晉商的書也算多了,但至今也沒有讀到有關介紹晉商在興縣大規模活動的書,但就是這麼屌絲的窮縣還出了這樣的事,到了真有商人的地方,還用我說嗎?實際上山西搞完土改以後全省的經濟都和興縣差不多了,具體怎麼搞的我不敢說也不想說,說多了也沒意思。上海當時有個名人叫榮毅仁,也是經商的,因為給上海的商人同志說了兩句話就被打殘廢了,連眼睛都被打瞎了。

再說點有意思的。

比如很多山西人經常會感慨,為什麼在改革開放的今天,山西商人還不能像老晉商那樣在金融行業裡那樣輝煌呢?我們不妨先來簡要回顧一下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商業發展史。

改革開放以前中國根本沒有什麼商人。第一個破戒的是個安徽人,叫年廣九,其實他所謂的經商無非是在家裡炒點瓜子拿出去換錢活命,比起孔祥熙差遠了。但是即便從事這樣的邊緣產業也依然要冒很大的風險,於是他想出了一個絕招就是裝瘋賣傻,對外宣布自己是個傻子,以便哪天共產黨要殺他的時候叫屈用,事實上後來年廣九也確實被共產黨抓起來了,但是運氣賊好被小平同志看上了,得了御批,居然奇蹟般地被放出來了,國家也從此就進入了改革開放新時期。儘管後來鄧小平熬不住又開始殺人了,年廣九也又被抓起來了,但是在殺不殺年廣九的問題上小平同志沒有動搖。後來的江主席,胡主席一直到今天的習主席,都堅持了這一理念,一直都沒有殺年廣九,除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偶爾在新疆西藏殺幾個人,基本沒怎麼殺過人,我們國家就一天天好起來,蒸蒸日上。

年廣九同志的事跡留給我們的寶貴經驗教訓是,如果你是普通老百姓,想在中國活著經商一定要在黨允許的行業裡混,比如賣個瓜子飲料速食麵八寶粥什麼的都是沒問題的。從這個角度講今天的山西人在所能儘力的領域做得已經很不錯了,賣小米賣紅棗賣汾酒賣老陳醋都賣得很出色,有一些尤其優秀的比如李彥宏,在高技術行業比如網際網路方面也很有建樹,大家都知道網際網路行業已經是我們黨所能容忍的極限了。

但核心領域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比如金融圈就是黨的命門,外頭的人想染指肯定直接被乾死了。如果薄瓜瓜兩年前從商也算晉商的話,晉商打回金融圈可能還有希望,現在是一點希望也沒有,現在活著的晉商裡最牛逼的是李彥宏,可能性比當年的薄瓜瓜差遠了。如果有人不信的話不妨做一實驗,我是不認識李彥宏,但如果你能說動李彥宏,讓他用手上的錢學老前輩孔祥熙涉水金融圈,辦個大銀行雇點山西子弟跟共產黨搶錢花,如果李彥宏半年之內還不被共產黨殺得家破人亡流落海外,就算我看走了眼,到那時我保證高呼共產黨萬歲,馬上寫入黨申請書跟著黨走一輩子永不叛黨。

其實實現晉商復興還有另外一條更好的路,等以後有心情再寫吧。

 來源:博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晉商是怎麼衰落的?不言自明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