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生產隊長對吃食堂的感慨:比牲口不如——從土改到大饑荒 農村運動先鋒隊的流氓無產者

歷史 雅婷 1个月前 (08-18) 40次浏览

生產隊長對吃食堂的感慨:比牲口不如——從土改到大饑荒  農村運動先鋒隊的流氓無產者

王忠恆

79歲,原新廟公社復勝大隊第三生產隊社員,61年起任生產隊長。

時間:2012年5月22日;

地點:滎經縣新廟鄉復勝村三組;

採訪者:余習廣;攝影:彭嶸。

余:大爺,土改前你家裡情況怎樣?

王:我家是中農,有10畝零5分地。解放前產量不高,復勝村的山坡地,一季打幾十斤糧,打百把斤就不得了。大、小春不到兩百斤。

我家地不好,平均一畝產80斤,一起收800多斤包穀。4分田打兩百多斤谷;小春一畝收五六十斤,也有600來斤,加一起,一年收糧1500斤旱糧,700多斤谷,幾十斤油。

租了別人的兩畝多田,做的是「分莊」,收穀子下來,我家和東家各得一半。一年打千把斤谷,留四五百斤。

當時我家有父、母、我們倆口子、一個娃,5口人。糧食、油夠吃,種菜、養豬,一年殺一口豬,日子過得去。省吃儉用是想存錢買點田地,老人一代代傳出來,為兒孫分家準備田土和房屋。

余:你們這個村哪個姓多?有幾戶地主?

王:村裡姓王的多。兩戶地主,梁楊金家,李紅安家,田地就在這壩壩頭,一起有田地上百畝。

余:全村多少戶?中農、貧農有幾戶?

王:中農4戶,兩戶地主,十幾戶貧農。

貧農地少,租那兩戶地主的地種,種出糧食,分一半給人家交租,青黃不接時,有的借糧渡荒,日子才過得去。

村裡最窮的有6戶,原因是本來租種人家的田,種出糧食要分一半走,男人還把家裡的糧食偷走,賣錢買鴉片抽,日子肯定淒惶,有的是賣了糧食賭博。抽鴉片、賭博、爛痞的,村裡有6戶,都是窮人。全村窮人炮十戶,他們佔一多半。

余:土改時他們的情況?

王:他們劃的成份好嘛,有的當積極份子,有的當幹部了,又沒文化,又沒能力。土改工作組提起來的農協主席是陳高氏,講話啥子意思都搞不明白,她家貧窮得很,鬥地主時狠。

余:土改是怎麼搞的?

王:工作隊講地主壓迫、剝削窮人,窮人要翻身解放,分他們的田地和浮財,把貧下中農團結起來,開會批判他們。像我年輕,也參加鬥地主、土改、剿匪嘛。

土改村裡分田地,按人口來,一人分四分田,兩畝多地。像我家的地就不分了,分了一點田。貧農一家合起來有四五畝地。

余:土改後農民生活怎樣?

王:農民日子好過了,不用交租嘛。貧農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肚子能吃飽了,也沒啥子結餘,底子薄嘛。

余:還記得統購統銷嗎?

王:統購統銷,農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國家給村上訂任務,一個人留三百多斤,剩下的全徵購。幹部下任務時講,多交餘糧,不夠吃的,國家返銷。我一家要交一千多斤,5口人只留了千多斤。交了糧食,到來年初就沒吃的。我找村裡要返銷糧,村長說:你找我要,我哪個去要嘛!

余:統購統銷任務怎麼搞的?

王:按「三定」,先把畝產訂了,按土地面積總算,定下各家購糧任務。幹部爭先進,估產都往高裡定。口糧、種子一起,一人留三百多斤。關鍵是產量定得高,產不出來那麼多,口糧就颳走嘛。

人少地少的徵購五六百斤,也有七八百斤的,交完了不夠吃。

余:還記得吃食堂過糧食關嗎?

王:過糧食關那就慘囉。三隊吃食堂時30個勞力,死了十五六個,死一半。老的、小的死得多。我們年輕的調到工業上辦鋼鐵、搞工業了,在家都會死了。

余:59年秋收的糧食哪裡去了?

王:都是上、下浮誇虛報,報多了,國家徵購多嘛!

縣委書記饒青浮誇虛報,報高產。59年,地裡畝產一兩百斤,硬要你報七八百斤,國家徵購就照這個指標,打的糧食不夠交徵購。就是這麼搞,把人餓死。

余:你隊是怎麼交徵購的?

王:我沒在屋頭,上工業了。回來才曉得,隊上沒留一粒糧食,全都交完了。生產隊糧食交大隊,大隊統一上交徵購。隊裡食堂,由大隊發糧下來。秋收開始,一天吃二兩糧。後來二兩麥麩子都沒得吃,斷糧了。社員家又不準冒煙。十冬臘月,野菜都沒得找,只有挖野根根,剝棕樹榦,那咋個罩得住呢?人大批餓死。別的隊比我們還狠。

余:你家裡人有餓死的嗎?

王:我老漢叫王振山,我媽叫王楊氏,都是59年冬月餓死的,死時四十多歲。我從工業上節餘糧食,背回來顧娃娃,要不他也餓死了。

余:你們隊有吃人肉的嗎?

王:吃人肉的叫王東民,餓得沒辦法,連樹皮、草根、泥巴這些都挖來吃了。餓沒法了,就打死人的主意。牟尚雲一家4塊人,都死絕囉。他孫女後死的,埋下去,王東民掏出來割了,燉吃了。

余:你村有死絕戶嗎?

王:羅昆林是懶漢,解放前到處流浪的,過不去了,搬到我村。土改也積極,分田地,分浮財。他是光棍,細糧關餓死了;陳米匠老兩口子,也是死絕戶。那時死得多,記不起囉。

余:隊裡得水腫病的人多嗎?

王:多哦!沒糧吃,吃野菜,光喝水,我們這兒喊水腫病。我們隊一多半人得這種那種病,其實就是餓的。

余:62年生產自救是怎麼搞的?

王:我們大隊、公社,死人一直死到62年春荒。我們隊上,到62年收小春就不死人了。62年春,上頭講把食堂散了,可以回家吃飯。社員出工種集體田之外,可以在田邊地頭,荒坡種點雜糧,生產自救。社員就上山燒荒開地種糧。那一年,全大隊的缺糧問題,到小春就解決了一大半。大春是大豐收。就連那些偷姦使滑的和還活著的懶漢,都餓怕了,沒哪戶人家不拚命種糧的。

結果,隊裡糧食長得不好,家家戶戶都是大豐收,最少的也儲幾百斤;活下來的勞力多點,開荒地多點,存的糧食有好幾千斤。我家就我老婆在屋頭,她都多收三百斤,還有自留地種菜。

秋天又反「私開私佔」,把社員的糧食拿去,頂隊上徵購糧,社員被政策整慘了。就連多種菜,都批你是「走資本主義道路」,挨批鬥,脫不了手。

我們到地委去開會,地委書記秦長勝把滎經縣委書記批得灰溜溜的:「你在當縣委書記,一個雞蛋,兩個市場,清不清楚哦?!一個茅司兩個坑,你在當縣委書記,清不清楚哦?!你是共產黨的書記,還是搞資本主義的書記?」你看,農民才吃幾口飯,就這個樣子搞!

余:是人民公社吃食堂好過?還是舊社會好過?

王:人民公社、吃食堂,餓死人嘛!舊社會不勞動挨餓的有,也沒聽說哪家餓死人,農民種田,飯是有吃的嘛。吃食堂不是人過的,人比牲口都不如。

作者:余習廣

 來源:作者博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生產隊長對吃食堂的感慨:比牲口不如——從土改到大饑荒 農村運動先鋒隊的流氓無產者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