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湖南人民打虎記,打虎隊用機槍掃射後,”百虎圍村”

  • 歷史

虎是百獸之王,在傳統文化中也被認為是力量的象征。在古代,能夠赤手空拳打死猛虎的人,都被認為是萬中無一的英雄好漢。比如被譽為唐末第一猛將的李存孝,他年輕的時候就曾經在秦嶺山下打死過一頭猛虎,至今在寶雞地區還流傳著李存孝打虎的民間傳說。

在古時候,因為人口數量比較少,人類和動物之間也沒有太大衝突,不會因為爭奪生存空間而爆發衝突。所以,無論是民間傳說還是演義小說,其中關於打虎的故事都是為了彰顯主人公的勇敢。到了近現代時期,隨著人口數量的增加,需要越來越多的土地滿足生活需要,這樣一來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就無可避免了。

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湖南人民響應號召對省內連綿不絕的荒山野嶺進行大麵積的墾荒,由此引發了人類與老虎之間的一場惡戰。這場滅虎運動後來被稱為湖南人民打虎記,也是造成野生華南虎滅絕的幾個主要原因之一。

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湖南各地爆發了嚴重的虎患,這些被逼走出山林的老虎四處襲擊村莊和牲畜,被當地人稱之為“四腳土匪”。在虎患最為嚴重的耒陽縣,僅僅是在1952年這一年時間裏,就有120多人被老虎咬死,家禽家畜損失無數。為了保護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湖南省各地成立了數百個狩獵隊,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打虎運動。

古人想要狩獵老虎,是一件十分危險也十分艱難的事情,古人基本上不可能是老虎的對手。可是隨著人類科技的發展,到了近現代時期,火槍的出現這種情況發生了變化。哪怕是一個人麵對老虎,隻要手上持有自動武器,也能輕而易舉的打死百獸之王。而且人類還會使用陷阱,活捉老虎也不是問題。

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這場打虎運動中,出現了許多獵虎高手,例如1962年10月9日的《湖南日報》上,就刊登了炎陵縣一個叫鍾永泰的獵手的獵虎事跡,他先後活捉11隻老虎,他的獵殺野獸數量占了當時炎陵縣全部獵殺量的三分之二。在湖南的數百隻打虎隊中,每當有狩獵隊獵殺老虎之後,當地都會召開規模龐大的慶祝大會。

因為獵虎是一種危險的工作,當地對獵手們的獎勵也很可觀,每個獵手每月都有300斤糧食的補助,打到老虎還另有獎勵。這在當時來說,已經算是非常豐厚的薪水了,很多人為了得到獎勵都拚命打虎。甚至有時候為了增加打虎數量,很多狩獵隊還裝備機槍,用機槍掃射。在這種現代武器的攻擊之下,基本上沒有老虎能夠逃脫。

隨著狩獵隊對林區的日益深入,失去了生存空間的老虎紛紛下山,在躲避獵手的同時也到山下尋找食物。特別是當狩獵隊用機槍掃射之後,老虎們基本上是已經不敢待在山林了,隻能到山下尋找食物,甚至還發生了“百虎圍村”的現象,多達上百隻老虎將雪峰山下的一個村莊圍了三天三夜。

現代人對於“百虎圍村”這種事可能都不太相信,因為現代人們都知道老虎是單獨行動的,不是獅子這樣的群居動物,是不可能出現“百虎圍村”的現象。但是這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卻真實發生過,當老虎們被逼上絕路時,自然而然就出現了這種反常的現象。比如當年草原上的打狼運動,也曾經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不同種群的狼群混合在一起攻擊人類。隻不過狼群本就是群居動物,所以人們就覺得是理所當然。

一直到1964年,在實在是無虎可打的情況下,湖南最後一隻打虎狩獵隊才解散。這個時候已經是看不到老虎的蹤跡了,也沒有再發生過猛虎傷人的事件。隻有在深山老林裏,可能還存在著少量的老虎,但是人類從此之後基本上就沒怎麽見過野生老虎了。

1986年11月6日,湖南安仁縣意外捕獲到一隻華南虎幼崽,但是這隻華南虎幼崽因傷勢過重,在15天後死亡。這是目前能夠查到的資料中,人類最後一次捕獲到野生華南虎的報告。現在的華南虎已經瀕臨滅絕,野生華南虎已經數十年沒有目擊報告了,除了少數幾個動物園和科研機構繁育有華南虎之外,華南虎的野外種群可能已經滅絕了。

按照生物學家的分析,一隻野生華南虎的生存空間至少需要70平方公裏的茂密森林,而且這座森林中還必須生存有200隻以上的鹿、300隻以上羚羊和150隻以上的野豬,以及其他一些小型野生動物。當人類為了拓展生存空間而闖入這片森林後,人與老虎之間必然會爆發一場衝突。毫無疑問,老虎遠遠不是掌握了科技的人類的對手。

也許,在當時人的眼中,人類才是這場人虎大戰的勝利者。可是從後來的結果來看,人類其實是並沒有勝利,在山林中逍遙了數百萬年到了老虎,人類是再也看不到了,野生華南虎滅絕了或者快要滅絕了。在注重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今天,更應該對這樣的事情進行深思,隻有這樣才能在將來不留遺憾,避免這樣的生態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