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聽父言回國後悔萬分 飛虎隊成員家破人亡

歷史 志豪 2周前 (03-25) 24次浏览

聽父言回國後悔萬分 飛虎隊成員家破人亡

二戰時期美軍援華飛虎隊的中國成員吳其軺(音:搖),昨日(編按:2010年10月13日)凌晨逝世,終年九十三歲。至此,飛虎隊在中國的成員全部離世。吳其軺一九四三年加入飛虎隊,曾擊落過五架日本戰機,四次飛過被認為是死亡航線的,最險要「駝峰」航線,獲得過十七枚獎章。不料,一九四九年返回中國後,被送勞教二十年。解除勞教後以蹬三輪車維生。

十三日凌晨O點二十八分,吳其軺在浙醫一院因多個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

據《青年時報》報導,陪侍在病床邊的兒子吳緣長嘆:「父親總算堅強地走完了人生的全程,他這一生,好日子也過過,苦日子也過過,可算是嘗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爺爺是一個很平和的人,」吳其軺的長孫吳邊說,「退休以後,我們一家住在文三新村,爺爺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義務打掃樓道,堅持了幾十年,一直到八十七歲他得了腦血管硬化,再也不能走動為止。」

華僑公會會長將兒子送上戰場

六十多年前日本仗空軍優勢入侵中華。抗日戰爭面臨亡國滅種的危機,人不分老幼,從鉅賈大賈到販夫走卒,甚至是海外華僑莫不投入抗戰救亡的行列中,中國不亡是因有一群人在那段苦難的歲月中以鮮血護衛自己的國家。

對日抗戰,很多華僑除了大批的捐錢,也將子女送回國,身先士卒的投入戰役中。其中包括飛虎隊的吳其軺的父親,吳鑾仕,閩清縣華僑公會會長,他先後將兩個兒子送上抗日戰場。

美國飛機過硬中國飛行員更過硬

一九四三年,吳其軺因飛行技術了得及英文流利而加入飛虎隊。他的飛機三次被日軍擊落。

第一次被擊落後,他也受了重傷,已不能再飛行,但他報國心切,在克服各種困難後,最後重返抗日藍天。

第二次,吳其軺駕駛的美式P-40飛機被日軍防空炮火擊中,飛機機身、機翼都中了二十餘彈,吳其軺硬是穿過日寇層層防空炮火網,搖搖晃晃地將飛機開回芷江機場。當他走下飛機時,美國飛行員都伸出右手拇指誇讚他:「我們美國飛機過硬,你們中國的飛行員更過硬。這飛機被打成了馬蜂窩,還能搖搖晃晃地飛回來。了不起!」

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在對武昌火車站日軍地面部隊進行政擊行動中,吳其軺的戰機引擎被擊中失靈迫降在離芷江一百二十多公里的辰溪縣境內一條小溪的沙灘上,著陸後幸好遇到村民,雖然他們很窮,還把過年剩的那一點臘肉拿給他吃;他當時住在堅決抗日的地主肖隆漢家裡,肖隆漢天天設宴款待他,甚至請回在湖南大學讀書的兒子來陪這位抗日英雄。為感謝當年的照顧,二OO五年,吳其軺曾和夫人、兒子一起,去辰溪尋找當年救護他的父老鄉親及其熱情的肖隆漢一家。沒有想到,肖隆漢和兒子在四九年中共建政時被槍決了!最後吳其軺在十七日安全回到芷江基地,在美國空軍的檔案中,仍然保存著吳其軺在這幾天里的失蹤記錄。

四飛駝峰戰友已分「遺物」

一九四二年,侵緬日軍先後攻佔了中緬邊境,切斷了國際援華物資流通的最後一條陸上通道。為了保障中國抗戰所急需的大批戰略物資的供應,美方決定開闢從印度汀江到昆明南北的兩條航線,一九四三年一月又開闢了從汀江到四川宜賓的航線和幾條輔助航線,就是著名的駝峰航線。因為必須避開日軍在緬北密支那、八莫的機場,所以必須飛越地形複雜、氣象多變、高海拔的喜馬拉雅山和橫斷山脈。因沿線山峰之間有如駱駝之峰,故稱「駝峰」航線。該航線向中國戰場運送了八十萬噸戰略物資、人員33,477人。是世界戰爭空運史上持續時間最長、條件最艱苦、付出代價最大的一次悲壯的空運。

美國「駝峰」空運總指揮威廉・H・藤納說:「二戰期間,在兩個友好國家間飛行,它的損失率竟然超過了歐洲戰場上的對德轟炸,這就是駝峰航線!」

吳其軺四次飛越駝峰死亡航線,到印度接受美國提供的飛機。他說:「每一次飛行,我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戰友們都認為吳其軺已無法回來,加之當時生活物資匱乏,分了他宿舍里所有的東西。回憶當時的情況,吳其軺曾說:「多少次,我的戰友們沒有回來,我們大家懷著萬分悲傷的心情分了他宿舍遺留的東西。但是,只有一條信念是不能改變的,我們生,要為中華民族的利益拚搏;我們死亦做中華民族的鬼雄!」

奉父命回大陸從此無緣飛行

一九四八年,吳其軺在三千多名空勤人員中以第一名的身份進入美國西點軍校航空分校留學,進修結束後到了台灣。一九四九年,他在台灣已經是中校軍銜。

但此後,他接到了父親吳鑾仕從香港轉來的密信,要求他經香港回大陸,並進入了北京空軍南苑機場工作。雖在機場工作,但對於曾為飛虎隊的分隊長,吳其軺卻被禁止靠近飛機!吳緣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感到強烈的不被信任,提出退出軍隊。」「他後來被調到杭州之江大學圖書館當副館長。」

吳其軺的兒子吳緣拿出父親一九五二年的日記本,扉頁上有父親用鉛筆畫的三架飛機。吳其軺在日記本中畫了美國飛虎隊第五大隊的標誌,並寫上三個小字:「俱往矣!」

被關二十年出獄做車夫

儘管如此,吳其軺的惡運還沒有真正的開始,在鎮反運動中,時年七十七歲的吳鑾仕被槍斃,理由是:殺過紅軍。另一原因是其四子及六子曾是國民黨軍官。一九五四年,鎮反運動後,又因為政治審查不能通過,吳其軺被學校開除,關進了監獄,一關就是二十年。入獄的當天,組織上同意他和女同事裘秋瑾結婚。

兒子吳緣認為:「實際是讓他成家,怕他逃跑。」

二十年後的一九七四年,吳其軺被釋放後找不到工作,就在杭州清波針織手套廠蹬三輪車。這一蹬就是六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沒有休息日,一車裝卸六百斤,一天掙一元二角人民幣。

那期間,吳其軺從來不告訴家人自己曾經參加過飛虎隊。母裘秋瑾表示:「他是怕連累我們」。直到抗戰勝利六十周年的時候,國內媒體開始尋找飛虎隊員,吳緣才知道,父親是當年的飛虎隊隊員,參加過對日作戰。

在吳其軺的一生中,飛虎隊的記憶顯然一刻也沒有離開過他的腦海,他酷愛飛行,沒事情的時候就給兒孫摺紙飛機玩。吳其軺折的紙飛機很特別,「是用一大張掛曆紙折的,不能飛,但是立體去感特彆強,非常逼真,就好像飛機模型一樣。」孫子吳邊說。

兄弟姐妹九人一人犧牲八人遭迫害

吳其軺有兄弟姐妹共九人,除了老四吳其璋於入緬作戰時犧牲外。其餘八人全在三反及文革時遭受迫害,並未因吳鑾仕一家英勇的愛國救國的表現而倖免。

父親吳鑾仕被槍斃,吳家大姐吳貞宜於在文革中自殺。長子吳其玉,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燕京大學教授,抗戰勝利後先後擔任南京國民政府外交部參事,曾擔任司徒雷登的私人秘書,於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次子吳其瑞,日本早稻田大學碩士,曾任南平市副市長,在文化大革命時上吊自盡;五子吳其瑗,福建協和大學畢業;吳家三姐吳端宜夫婦二人於一九五七年都被打成右派,被下放到福建崇安農村監督勞動改造、四姐吳肅宜也被打成右派。而吳家五哥吳其瑗,原福州一中當老師。文革中和校長一起被關押,身上兩處骨頭被打斷!造成至今不能正常走路。

而孝順的吳其軺,抗戰時聽從父親的教導從軍報國,後來冒著生命危險,想在父親跟前盡孝卻落得此下場,若時間能重來,父親是否還會叫他回大陸呢?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聽父言回國後悔萬分 飛虎隊成員家破人亡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