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叱吒風雲 驚艷萬世!秦始皇的兩大軍團

歷史 欣怡 2年前 (2018-02-23) 277次浏览

叱吒風雲 驚艷萬世!秦始皇的兩大軍團

秦始皇的地下軍團——秦兵馬俑。(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在中華民族的歷史上,再沒有哪一個朝代的先民,似秦朝人那樣勤勉勞碌。從公元前221年,秦始皇削平六國而登至尊,赫赫大秦走過十五載極盛光陰,它的帝君和子民夙夜匪懈,經營四海,創造出一個又一個世界奇觀,驚艷了萬世。

秦始皇,幼年流離,13歲登基,22歲親政,39歲便統一天下。他生於亂世,自言其身眇眇,卻以驚人的速度從一個去國離鄉的質子,成長為古代中國的第一位皇帝。當這位少年天子坐鎮江山,僅用十餘年便令六王咸服其辜,莫敢爭鋒。這樣一個帝王成長之路,本身就是難以複製的傳奇。稱帝后的始皇,更是秉懷氣吞山河的威勢開創了前無古人的王圖鴻業。他治下的子民,也追隨他共同書寫了大秦帝國的神話。

始皇於後世之貢獻,第一件當是統一中國之功。這番功在千秋的豐功偉績,無論怎樣讚譽都不為過。秦始皇的軍事才能與秦人的作戰能力,在當時都是最一流的,故而秦軍一出,氣象頓開,遂令天下振恐,四方賓服。而實際上,秦始皇手中,有兩支舉世無雙的軍團,一支是克定江山、開疆拓土的秦朝諸將士,另一支則是不動不搖、堅守帝陵的兵馬俑。一支在地上叱吒風雲十數載,化作史冊永恆的記憶;一支在地下靜默黃泉兩千年,在今朝將塵封的舊事真實回放,擁有“世界第八大奇觀”的美譽。

秦軍——定格於青史的人間奇迹

無數追隨秦始皇的征戰天下的秦兵,是歷史神話最直接的書寫者。自始皇十三年,秦將桓齮率兵斬趙軍十萬,秦人便開始了馬不停蹄的征戰事業,在統一六國之前,幾乎每年都有秦兵出征的記載,不是大戰告捷,就是攻城略地,所到之處幾乎摧枯拉朽,席捲天下。

及至始皇二十六年,天下一統,四海歸心。遙想秦之嬴氏先祖,在舜帝治下調馴飛禽走獸,至西周孝王時,更因善於馴馬封地於秦,成為周天子的附庸。秦邑地處西陲,物候惡劣,秦人卻在此世代養馬,為周天子戍守邊疆。平王時,秦襄公以將兵救周與護駕東遷之功,晉封諸侯,獲得岐山以西的封地,秦國始建。秦朝先人的忠義與堅守賦予後代驍勇善戰、堅毅果敢的品德,當千古一帝秦始皇長策一振,揮向世界的東方,秦國子民潛藏於體內的戰鬥力瞬間激發,組成一支天下無敵的軍隊,將祖先辛苦守護的尺寸之地,擴建成一座舉世矚目的大秦帝國。

秦邑,秦國,秦王朝,秦人的領土前所未有的廣袤,秦人的眼界和胸懷更是天高地迥的開闊。秦始皇是個勤政的皇帝,統一天下的道路上,他走得更遠,他的志向不僅僅是稱雄於七國,更要將世界納入他的鴻圖之中。

始皇二十八年,也就是公元前219年,秦將屠睢和趙佗,領兵五十萬,踏上南平百越的征途。由於百越地處南國濕熱之地,秦軍來自北方,不服水土,多染疫病,戰事以失敗告終。但秦人不因此而氣餒,總結戰敗教訓,用了五年時間開鑿一條靈渠,溝通湘江、灕江水系,保障軍需補給。當三十萬秦軍捲土重來時,百越人不得不臣服於秦人的智慧和鬥志,嶺南一帶從此以始皇為尊。又過了四年,秦始皇第三次發兵百越,平定甌駱國,更將大秦的版圖延伸至當今的越南。三征南越,歷時十載,那瘴霧重重、雨林深深的南嶺秘境,永遠回蕩着秦軍激揚蹈厲的金鐵之鳴。

公元前215年,咸陽城裡又一支軍隊浩浩蕩蕩疾行着,猶如一隻利箭射向秦朝的北面,即將給予匈奴人決勝的一擊。在秦人南征的同時,秦朝大將蒙恬領三十萬兵開拓新的戰場。在北方作戰或許更符合秦軍雄渾開拓的氣概,蒙恬大軍討伐匈奴,遠比征百越順利得多。儘管匈奴久處北蠻之地,逐水草而居,善騎射而民風彪悍,但他們遭遇武力與心性都更勝一籌的秦軍,便如遇到天敵一般四散潰退。《史記》連用幾個“逐”字,描述秦與匈奴的戰事,那一幕幕戰火與狼煙,就這樣雲淡風輕消散而逝。之後,蒙恬大將軍駐守邊塞十餘年,大秦軍威遠播邊庭。

《呂氏春秋》有言:“古聖王有義兵而無有偃兵。”戰爭無法避免流血與傷亡,但若以正義的軍隊進行正義的武力攻伐,他們就是醫天下弊病的良藥、替天行道的“義兵”。孟子認為的“春秋無義戰”,正是因為周天子式微,各路諸侯相繼爭霸,頻頻挑起戰爭,天下始終處於支離破碎的動蕩局面。而秦始皇發動的大小戰事,為的是一個神聖的使命,那就是實現“大一統”的社會理想。

自兵加六國,再到收降蠻夷,秦始皇都懷着開萬世太平的宏願,解民倒懸,最終實現王者治國的人間之道。他指揮若定,帶領着秦兵順應天命,在亂世中開疆拓土,開創全新的帝國時代。在他巡行期間篆刻的碑文中,“義”字是他彰顯的主題之一,“大義休明、聖智仁義、作立大義”正是他為君為帝的法則。他留下了“義”的治國傳統,後世之大一統王朝的開國之君,無一不是亂世興義兵,將分裂的國土重新聚合,繼而在歷史上留下了先進璀璨的中華文化。明君賢主代有人出,但“始皇帝”唯秦皇一人而已。

秦俑——浮沉於地宮的神來之筆

逝者如斯,秦軍的功業和威名,似乎已隨黃沙白骨永遠地被記憶塵封,後人只能從前代的書頁中尋找只言詞組的描述。秦人是何模樣?秦國的兵器裝備如何精良?秦始皇的軍事實力究竟有多大?未親身經歷那鐵與血的時代,無論何種推斷都如隔岸觀火,不足以教人信服。

那勵精圖治的秦始皇,是否早有此洞見,用他超凡的智慧,為後人留下一條與秦人對話的捷徑?他從即位那天起,便為身後事謀划,在驪山上修築帝陵。這項堪比南征北戰的浩大工程,經幾十萬秦人勞作不休,直至始皇去世,都未完成。《史記》說這座帝陵,外穿驪山,內鑿三泉,地宮內部是一番難以想像的綺麗幻境。秦始皇陵作為秦朝的一大謎團永遠吸引着後來者去探求。而在兩千年後,一個偶然的機遇讓人們得以一窺帝陵的一隅,秦始皇的另一支強大的軍團終於浮出地面。這震驚人世的發現,亦是天意使然。

公元1974年,幾個年輕的農民在秦朝故土——陝西臨潼掘井尋找水源,一聲聲鐵鍬的叩響,開啟了另一個時空的大門。他們沒有找到新的水源,卻發現了一塊塊陶制的斷臂殘肢,依稀是古代武士的裝扮。從這一天起,掩埋千年的秦人漸漸蘇醒,剝離附着的泥土,拼成完整的身形,他們重新排成齊整肅穆的軍陣,在當今世人面前,重建失落的古文明!

這就是在秦始皇陵陪葬坑出土的秦代兵馬俑,當前世人所見的三座陪葬坑,成“品”字排列,佔地兩萬多平方米,每座坑內都陳列着不同的軍陣,步兵、騎兵、弩兵各司其職,組成陣容嚴整強大的軍陣。無論從年歲、形態、技藝和文化內蘊諸方面,都帶給人們驚羨萬分的震撼,成為舉世公認的世界奇觀。

這八千多件來自秦代的兵馬俑,正是修築帝陵時,由秦人一件件手工製成。他們正是秦始皇手下另一支身份神秘的強大軍團。古人信仰靈魂不滅,即使離開肉身仍會繼續存活,這也是人們重視喪葬的由來。秦始皇作為一代帝君,他的身後事更是重中之重。統一天下、武功蓋世的秦始皇,一手打造了當時最強大的軍隊,即使在黃泉深處,他依舊是無人敢犯的君主。這陶制的秦俑秦馬,歷經泥與火的洗禮,化成真人真馬大小的塑像,永遠屹立在地宮外圍,為秦始皇守護這大好河山。

秦始皇陵至今是世人心中永遠的謎,重見天日的秦俑,從側面烘托出帝陵的壯麗。細看那秦俑,千人千面,各具英姿。將帥步卒,身材魁偉,眉目傳神,或金甲凜凜,或戰袍颯颯。人像的刻畫極度寫實,從而形具神生,流露古樸寧靜而又剛毅不屈的武人氣質。再看那陶馬,昂首豎耳,前腿似柱,後腿如弓,四蹄穩立,將秦代名駒的風采一一重現。試想秦朝十五年間,歷經開邊、修馳道、築宮室,再加上這件件精雕細琢的秦俑,秦時那區區兩三千萬的人口,是如何完成這傳世傑作的?

秦俑的神奇之處遠不止於此。當時工匠在作俑時,曾在兵馬俑周身進行彩繪,最大限度保留秦兵秦馬本身的模樣。這些彩繪在地下兩千年無損,卻在出土后不久,才斑駁脫落。更讓人叫絕的是,這些秦俑還手持兵器,那些金鉤、銅戈,非但沒有鏽蝕,更有一柄青銅劍,長期被壓在一堆倒伏的秦俑之下,劍身早已壓彎。在人們發掘時,將倒下的秦俑挪開,那劍居然瞬間回彈,平直如初,這等神兵利器,豈是人間凡物!

就這樣,這群兵馬俑,同時有了靈魂和生命。他們靜默、內斂,卻又嚴陣以待,蓄勢待發,似乎稍有異動,便化身真正的戰士,捍衛秦朝的威嚴。他們是昔日秦軍的倒影,秦朝遠去千載之久,但秦人永遠是剛健威猛的模樣,永遠高揚着始皇之武功。當一個個朝代次第興起,當秦朝的煌煌功業成為後人的懷古幽思,秦俑們卻戰勝了時間和空間的束縛,超越生與死的大限,也擁有了萬世不易的名號,秦始皇的地下軍團——秦兵馬俑。

再沒有一座帝陵,如秦始皇陵那般殊勝恢弘,也再沒有哪個國度的陶塑,如秦兵馬俑這樣偉岸英武。這是專屬於秦朝的大哉氣象!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叱吒風雲 驚艷萬世!秦始皇的兩大軍團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