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我撥通上海心理援助中心電話,救了我一命

前天,我們發了一次行動,裏麵說,越是無助和無力時,越應該彼此關照。

我收到了一些來自上海的“彼此關照”。

大多是群聊天截圖,從那些密密麻麻的團購和對話裏,有一個很珍貴、很重要的,需要被守護住的共識:

“一個都不能少。”

那些不會線上支付的人、不識字無法做抗原的人、不會表達訴求的聾啞人,還有那些急迫的需求,有了菜卻沒有鍋做飯的人、來了月經沒有衛生巾的人、生病急需藥品的人、抑鬱症複發需要藥物和谘詢的人……

都不能被忽視。

有些細節我很想和你分享。在上海的一個小區裏,年輕人隻要遇到一個獨自行走的老人,會主動問,“還有沒有菜?”一些微信群裏,哪怕是一個土豆的需求,也會有不止一個人回應。

我們整理了一些“彼此關照”。

不知道能做什麽時,不要停下,不要停止用目光尋找身邊那些有急切需要的人,不要停止關照身旁。

1

@水哥

鄰居小姐姐借了我半瓶醬,半碗洗潔精。

開門時,她家的狗衝了出來,竄進了我屋裏,然後一頭紮進了我家貓的貓糧碗裏。

2

@Simcor

作為一個廚子。直接把自己團出去了。畢竟公寓的小夥伴們大部分之前是靠外賣過活的。

3

@思嘉

我們有個業主,因為鄰居在群裏說吃不到綠葉菜,他捐了 2 噸,讓 765 戶吃到了新鮮菜。

誌願者連夜揀菜,三點才分完。

4

@Grace

樓上幾十年的鄰居老伯伯,給我們送來了多餘的菜,送了兩次。
當聽到敲門聲,打開門看到鄰居老伯伯手提了一大袋菜的時候,我仿佛看到了聖誕老人。

5

@日立

三樓的老伯伯把他家種的小蔥分給每一戶鄰居,並且教我們怎麽種。

6

@Joy He

給隻有現金的鄰居大叔換了 1000 元的微信轉賬,他就可以參加團購了。

我們全副武裝在樓道裏相見,一手交現金,一手微信轉賬。

7

@小惹

小區裏有特困戶,一個聾啞人,一個智力有問題的人。

誌願者也對他們格外留意,“我現在就去敲大叔的大鐵門,樓下喊他們聽不到,我每次都是上樓哐哐地敲大鐵門。”

8

@Yana

小區裏,有一棟樓的裝修師傅困在了剛開始裝修的毛坯房裏。大家紛紛伸出援手,送吃的。

我送上了方便麵,午餐肉,牛奶和雞蛋,放在了那棟樓門口後,在群裏艾特了他。

他說,“真的很謝謝你。謝謝大家沒有看不起我這個打工的。”

9

@biubiubiu

封控在家,馬桶堵了。樓下叔叔借了我疏通工具,一遍一遍教了我要領,實在是太可愛了!

是鄰居,為我可以暢通上廁所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10

@涵

我們小區搞“陽台音樂會”的時候,發現家裏有好幾隻仙女棒,就放在了電梯裏,在樓棟群裏讓大家自己按電梯,隨便拿。

分享簡直太快樂了!!

11

@lisa.s

樓下是個男孩子,日常外賣為生,喜歡遊戲,半夜還能吼叫那種少年。 某天看到他在群裏求助一口鍋,因他吃了七天泡麵。

果斷通知他,“我有,不賣,送他”。

12

@一一

封控期間,聽說樓裏有一個 2 歲的小朋友過生日。他媽媽是大樓團購組的管理人員,每天都很辛苦。

偷偷放了一塊巧克力在他們家門口,希望小朋友不要因為沒吃到蛋糕而不開心呀。

13

@Marta

4 月 18 日生日,因為疫情蛋糕都不送。

我做誌願者的時候隨口提了一句,竟然有位鄰居給我做了瑞士卷作為生日蛋糕。

14

@Minny

周三,狂風暴雨,接到電話讓我下樓。

衝下去後才發現是一個眉毛都白了的老爺爺。

把東西交給我,就扶著自己的二八大杠式自行車,要給下一家送貨。

我當時就破防了,我哭著說“叔叔,我給你拿把傘好嘛?”那老爺爺揮揮手告訴我說“快點回去!雨大!”

15

@暢暢醬

對麵樓一樓小院的奶奶,老伴沒了,自己一個人生活。他兒子給她拿來了一些小魚,她還分了我一些。

一個多月沒吃魚了,有魚真好。

16

@糊糊

解封的同事騎著電動車送來了肉、菜、蛋等物資。當時的感受就是,希望他永遠平安幸福。

後來得知,他自掏腰包,給學校好幾位外省市老師送去生活物資。

17

@47#

隔壁的爺爺奶奶昨天給了我大米、麵粉、泡麵、奶粉、肉罐頭、泡麵、小酥肉、白糖。“你們小姑娘平時肯定想不到這些,我們碳水吃的少,你都拿去。”

今天下午給我打電話和我說,“

這個時候不要不好意思,缺啥都說出來,每天得按時吃飯,一天三頓飯得吃,沒吃的就說,沒錢也說。”

最後還說家裏水電,燃氣有問題都說出來,他會修這些。

18

@十七

樓下的退休阿姨,短頭發,平時碰到大家不打招呼。以前感覺這個阿姨很凶的,經常聽到她的大嗓門,家裏也吵架。

這次勇當誌願者。覺得這個凶凶的阿姨其實好好。

19

@錢小艾

封閉期間,四歲的兒子半夜身上突發大麵積疹子。居委的工作人員幫我滿世界問醫院,但拿到藥最早也要第二天。沒想到,邊上的居委把自己留給女兒的藥分給了我,給錢也沒要

20

@Dengdeng

我是 37 周足月的孕婦,需要產檢。可現在這種情況,沒車出門非常艱難。鄰居知道了,主動申請陪護出門證,把我們從醫院接回家。

很感激。平時我們都是秉著盡量不麻煩別人的原則,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21

@Liya

女兒剛滿一歲,奶粉隻夠四五天了。 之前聽說,跑腿一單收費幾百元,想著隻要能買到,花多少錢都行,就聯係跑腿小哥買了 4 罐奶粉。
拿到奶粉後,問他跑腿費多少,他不收,“我家有兩個孩子,特別理解做父母的心情,這錢我無論如何不會收,也不能收。”

22

@翟男

我住一樓,經常開著窗。 樓棟有鄰居不幸成為陽性,整棟樓都被封了。洗碗時,突然看到窗戶上多了一張紙板,寫滿了叮囑的話。

我並不知道具體是誰,應該是隔壁單元的爺叔/阿姨,寫好放在我窗前的。

23

@小欣愛撒野

出差在外,突然回不去上海,感覺自己什麽也做不了,就讓家人把家裏所有藥都翻出來,拍了照片發在業主群。

幾分鍾後就有鄰居來問了,他痛風發作下不了地了,手邊卻沒有藥,無意中看到了我發的圖。

24

@Joey

公司提供了物資的內購福利,一天一次。因為自己的物資充足,所以發朋友圈讓有需要的朋友聯係我。

有個朋友從小在國外長大,中文不好,一直責怪自己因為中文不好而沒能幫助到朋友。我安慰他說:

Hey, you helped them find me, so you already give them a hand.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嘿,你幫他們找到了我,就已經幫了大忙啦。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25

@Mym

我們有個以物換物群。

樓上有人想要土豆,我送給她了兩個,她非要給我兩瓶可樂。

我缺垃圾袋,去群裏發了我僅存的零食想換。一個姐姐隨便要了兩個吃的,給了我 270 個垃圾袋……

26

@小蘭不藍

我是一個被封在上海的大學生,最近做了一個關於詩歌的共享文檔,大家“一人一句詩歌”。一個下午,一百多個人參與這次特別的詩歌創作,提供了許多溫暖的詩。

27

@在上海的凱麗

我們樓裏有一位“畫家”叔叔,每天會畫一幅畫給大家。

他是我同小區同樓的鄰居叔叔。他不是“老白”,但他是梧桐樹下的“上海神話”。

28

@木醬

不知道是不是命運的安排,從北京來上海一共 48 天,已經居家 33 天。

前半個月還算是有條不紊的。第三周開始,工作上麵出現了重大變化,加之解封時間一拖再拖,很多負麵情緒開始出現。

我在一個莫名其妙情緒崩潰的早晨,意識到自己需要求助。

我撥通了上海市心理援助中心的電話。當天晚上,中心的傅老師接診,並進行了視頻谘詢。50 分鍾的時間,救了我一命。

29

@小綠

小區裏出現了陽性感染者,聽室友說是三位外賣小哥。他們是群租房,因為害怕被網暴,不敢進小區的群,屋子裏沒有做飯工具和食物,每天隻能靠睡覺撐過去。

趕緊搜羅家中多餘的高壓鍋,多功能熱水壺,和一些食物,穿上大白防疫服,給小哥們送到門口。

沒有在居民群裏說這件事,希望他們保重。

30

@苦瓜大王

3 月 31 日,抗抑鬱藥快吃完了。打電話給醫生尋求幫助,可他也被隔離了……

晚上,朋友小羊加了一個播客召集建立的上海互助群,在群裏幫我問藥,正好有一位湯醫生姐姐手上有這麽一盒鹽酸舍曲林。

到處找騎手,最後一位張師傅接了我的單。他是在封鎖前出來兜兜風,正好接了單……

最後,張師傅幫我把藥放在了外賣櫃裏。第二天,我的輔導員消殺後幫我帶了進來。

我很感恩,真的。謝謝。謝謝。

31

@小文

封控期間,同住的一位妹妹突然出現一些症狀,吃藥也無法緩解。幾番周折去了醫院。

就診結束,尋思實在不行就掃共享單車或者走路回家吧(好慘)
。剛準備放手一搏,兩個大叔被我抓住了!!我厚著臉皮問能不能載我們一段,大叔同意了!!

下車的時候,打算轉個小紅包,讓兩位大叔買點水喝。結果剛開口,大叔擰起電瓶車的把手就走了……走了……一溜煙的背影都看不到……

我在原地茫然無措,都沒來得及好好說謝謝……

32

@千潯

學校這邊一直在封校,本來馬上就解封了,結果昨天早上突然又不能解封了,很崩潰。

我已經一個多月沒有藥了,也沒辦法和我的醫生聯係,因為我是剛換的新醫生。聽到這些消息就模模糊糊地要準備去跳樓。

中午的時候收到短信,說心理谘詢師會聯係我。她講我是勇敢的,有力量的。

安慰我的人很多,說我勇敢有力量的很少。

當時很想掉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