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等待複工的打工人:廠裏發了500元的補貼

自3月底上海因疫情實行封控管理以來,上海多個工廠陷入停工停產狀態。

有人因為無法工作,隻得拿著底薪在宿舍隔離;有人因為小區封閉,隻得居家辦公同時兼顧一日三餐;有的企業負責人為了保生產,早在疫情初便住進了公司內。他們都在期盼著全麵複工複產。

2022年4月16日,上海市經信委發布《上海市工業企業複工複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同時,666個複工複產企業白名單的流出,意味著上海複工複產工作正在有序展開。

隔離

25歲的IT工程師餘力,在此次疫情前不久剛入職了一家半導體公司。

他本想在前輩們的帶領下,逐步熟悉公司的業務,沒想到疫情突然襲來。3月13日,餘力在浦東新區川沙地鐵站附近的住所開始封閉。

從那天起,餘力開始居家辦公。

廣達上海製造城內

雖然可以在家裏上班,但餘力覺得並不好受。由於剛入職,他對於業務還有些陌生。剛居家隔離那段時間,他每天都是前腳被工作弄得焦頭爛額,後腳又要為三餐而操勞。“好在居家辦公,工資是正常發放的。”餘力說,隨著生活物資逐漸充裕,自己也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將重心放在工作上。

和居家辦公的餘力相比,隔離在廠區的李麗華雖然不用為一日三餐而操心,但卻為了收入而發愁。

37歲的李麗華在廣達上海製造城上班。這裏擁有超過4萬名員工,是全球最大的筆記本電腦製造商之一,也是蘋果公司重要代工企業,特斯拉中國車載電腦和控製單元的供應商。

3月25日,因疫情原因,她與工友們被隔離在了廠區宿舍。“管吃管住,但是沒法開工了。”李麗華說。

“工人們每天的生活,便是一次核酸檢測、一次抗原檢測。”李麗華說,隔離期間隻有底薪,對於工人們來說,損失不小。

“有個工友是為了賺錢養家來廠裏,但現在的情況,讓她的家裏很困難。”李麗華說,自己家中也有正在上小學的兒子,家中開銷都是靠著自己和老公打工。

“4月15日,廠裏發了500元的補貼,算是一種安慰。”李麗華說,一日三餐廠裏都有保障,但唯獨收入問題讓自己十分擔憂。好在,李麗華的老公在蘇州工作,目前收入還能勉強支持家中開銷。

但李麗華希望,自己可以盡快結束隔離生活,早點投入工作賺錢。

複工

4月16日晚,上海市經信委發布《上海市工業企業複工複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指引要求,有力有序有效推動企業複工複產,保障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

18日,廣達上海製造城宣布,在嚴格落實防疫政策和閉環管理的前提下,廣達在上海市鬆江區政府幫助下率先複工。

廣達上海製造城負責人力資源工作的陳龍介紹,18日,工廠內F1、F3廠房已率先複工,分別約為500人和1500人。截至20日,廠區已有近4000人複工。

“目前還有很多員工在廠區宿舍隔離。”陳龍說,廠區在封閉管理的情況下,仍在落實每天一核酸、一抗原的檢測,希望可以盡快推進全麵複工。

李麗華也表示,雖然自己目前仍未複工,但廠區的逐步複工,讓自己看到了希望。“我跟老公說,現在逐步複工了,他也很開心。”李麗華說。

廣達上海製造城內,員工進行核酸

在廣達上海製造城推進複工複產的同時,餘力的公司也從4月18日開始統計能夠複工複產的人員。

“老板詢問了小區目前的情況,並且征求了我們的複工意願。”餘力說,自己作為剛入職的新人,還是希望借著這個機會,好好表現。餘力說,返回公司後,需要全封閉在公司辦公,吃喝拉撒睡全在公司。“肯定會有不適應,但是為了工作,沒辦法。”餘力說。

女友方芳則對餘力的複工,抱有不同態度。“是否安全,吃喝睡到底怎麽解決?”方芳希望男友可以認真考慮。對此,餘力用了一天的時間和方芳交流自己的想法。最終,在他再三保證會注意防控下,方芳同意他申請複工。

雖有心複工,但餘力的小區目前仍在封控區內,前幾日還有陽性病例。能否踏出小區,仍是餘力要麵臨的一個問題。

“公司去與街道以及居委會協調了,目前仍在等待通知。”餘力說。

除了等待複工複產的工人,也有一些人自疫情開始便沒有停工,目前他們也在等待時機全麵恢複企業的產能。

王端是上海一車企負責人。“上海疫情是在3月下旬加重的。為了保證生產,我們提前在3月中旬就和公司的核心員工一起住進了公司。”王端說,目前公司內大部分人均處於居家辦公狀態。

“我們也在申請複工複產,同時,也在謀求其他途徑,來全麵恢複企業的產能。”王端說。

需求

像李麗華、餘力一樣,期盼著全麵複工的員工並不少。但李麗華也坦言,有部分工友展現出了對複工後防疫安全的擔憂。

“廠裏也一直在給我們普及相關的防疫知識,閉環管理下,我選擇相信工廠。”李麗華說。

員工在擔憂,公司的負責人也有所顧慮。王端說,即使馬上能複工複產,自己的研發工廠目前還是沒辦法立即正常組織生產和研發。他坦言,企業還存在一些困難,希望政府可以幫忙解決。

“汽車企業十分依賴於物流,若物流不能恢複,複工複產仍存在一定的困難。”王端說,汽車生產大多是準時化生產,這種模式對於物流的依賴很大。

何為準時化生產?王端解釋稱,一般汽車生產中,隨著汽車的生產,座椅、保險杠、油箱等零件會準時準點運達生產線,工人則會將這些零件進行組裝。“因為沒有生產廠會有這麽大的倉庫去放這些零件,所以大多都是在生產到需要這個零件的時候運輸。”王端說。

物流的停滯,不僅會造成零件無法運輸進來,也會讓生產完成的汽車無法運出。“同理,沒有一個生產廠能夠放得下這麽多汽車。”王端說。

王端表示,除物流問題外,複工複產後員工的生產生活如何得到保障也是一個問題。

“實話說,我們很想讓員工複工,因為居家辦公的效率很低。”王端坦言,自己的上海公司主要進行汽車研發,目前有大量工程師居家辦公。員工們每天不僅需要工作,還需要搶菜、進行核酸檢測。“這些事會讓他們分心,但研發工作,一個數據的錯誤都是很嚴重的。”王端稱。

但即便這些工程師可以全部複工,仍有問題需要王端解決。

王端的汽車研發中心占地麵積4萬平方米,但園區內有大量的零部件、機床、實驗設備,占據了大量麵積。而研發中心約有2200名工程師。王端計算過,即便打滿地鋪,公司也隻能容納400人封閉式辦公。“包括這些人吃喝如何解決,也是一個問題。”王端說

同時,王端坦言,並非全部的員工都願意來到園區閉環複工。

雖然存在種種困難,王端依舊表示,自己還是希望盡快複工複產。“不能再耽誤了。”王端說,按照目前的狀況持續下去,可能會拖慢未來三到五年新車型的投放進度。

但同時,王端也希望政府有關部門可以落實《指引》中提到的“一企一政”,盡快幫助企業恢複生產。

目前,王端已向區、市兩級政府提交了複工複產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