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一位17歲團長火了!“小區需要更多的年輕人站出來!”

疫情期間,上海一名17歲少年無意中成了小區唯一的“團長”,幫居民團購了大量食物和物資。

經過這次意外的曆練,他說:“未來的我,一定會尊重現在的自己”,“上海的小區需要更多年輕人站出來!”

資料圖

17歲高二少年成了“團長”

帶領小區居民一起團購

今年17歲的蔡晗嘯同學在上海宏潤博源學校讀高二,獨自住在學校附近、青浦朱家角某小區裏。

父母忙於工作,對他完全是“放養”,平時他一個人開火做飯,還有著同齡人沒有的憂患意識,家裏囤的壓縮餅幹、水、罐頭等夠吃一年,他還在陽台上種了菜。

疫情期間種的菜很快吃完了,他開始組織小區居民進行團購,沒想到,被大家推舉做了小區裏唯一的團長!

蔡晗嘯 資料圖

截至4月底,蔡同學為小區組織團購了800斤蔬菜、1200斤水果、500斤豬肉、200斤牛肉、60份海鮮、200份麵包、300份牛奶和150份豆製品。後期,小區物業打通了必需品的運輸通道,他又開始為大家團購鮮奶、德克士和海底撈等“錦上添花”型物資。

資料圖

這個大男孩把當團長的經曆發布到B站上收獲了好幾萬的點讚!

蔡晗嘯 資料圖

他給鄰居們布置“消殺作業”

蔡晗嘯說,他遇到最大一次挑戰是團購海鮮,起初他並不想組織海鮮團購,因為他覺得海鮮不算必需品,冷鏈也有一定風險,但後來他了解到有些居民因風俗習慣不吃豬牛羊肉;有些居民家中孩子還小吃不了太硬的肉類,海鮮對一部分人來說確實是必需品。於是他決定組團,但海鮮團購在群裏引發激烈爭論。

有人表示不滿和反對,甚至有人私信罵他,威脅要找他麻煩…

蔡晗嘯說,他堅持的理由是:首先,海鮮購買的是正規企業的東西;其次,相信政府部門在每個環節的消殺都是做到位的;第三,居民各家加強消殺,杜絕隱患。


資料圖

為了進一步確保安全,他想到了對消殺環節進行“提級管理”,原先貨物在大門口消毒後半小時可取,而對於這一波團購的海鮮則采取消毒以後靜置兩個小時。

他還給購買海鮮的居民單獨建了群,叮囑大家取貨拆開外包裝後,再對裏麵的小包裝另作一遍消殺,靜置一段時間再放進冰箱。並且請大家把內包裝消毒的過程

錄下視頻發到群裏,他來“檢查作業”。

作為小區唯一的“團長”

團購中遇見人間百態

那次海鮮團購中還發生一件事,讓蔡晗嘯有點“想不通”。

那位威脅他不準買海鮮的居民,自己也買了一份上千元的海鮮套餐,收到後炒了一盤蝦,直接倒進了垃圾桶,還拍照發到群裏展示。這種透露著挑釁和泄憤的行為

讓蔡晗嘯有點難受和沮喪,想不通自己義務勞動為何還會被針對?


蔡晗嘯 資料圖

17歲的蔡晗嘯嚐試著去換位思考,他想,可能是太想守住小區防疫成果了,所以有些居民會情緒緊張。他花了十幾分鍾默默消化了情緒,沒時間吵架或生悶氣,又繼續看書寫作業去了。

還有一次,小區裏一位30幾歲才華橫溢的年輕教授因為牛奶訂多了,需要在小程序上退款急得團團轉,連發20幾條消息找他求助,這讓他覺得很驚訝,原來並不是所有年輕人手機都玩得溜,很多阿姨媽媽們反倒操作熟練。蔡晗嘯說當了團長後很受啟發,不要在不了解實情的前提下給人加任何預設。

 

“小區裏如果有更多年輕人站出來 疫情防控會更順利”

17歲的蔡晗嘯同學也許是“上海最年輕團長”。他道出內心一個很大的感受:

社區的基層工作極度缺乏年輕人參與

“我們居委會裏看不到一個年輕人,都是即將退休的阿姨爺叔,你讓他們做個Excel表格是很困難的,因為不會用電腦啊。”

“然後做核酸的時候都什麽人在叫?也是老年人。而我們跑得動、喊得動的年輕人在哪裏呢?本來都應該是年輕人做的事情,我卻看到了年輕人的缺位。”

“如果上海的小區裏有更多有技術、有能力、有擔當的年輕人站出來,承擔更多工作,我覺得我們的疫情防控會更加順利。”

對於自己的表現

小蔡同學還挺滿意

“我不覺得自己做團長是什麽了不起的事情,但對自己這段時間勇於承擔責任,在大家需要的時候,不左顧右盼,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我還是很滿意的。”

“我的團長生涯如今已告一段落了,回顧這段時光,我覺得自己很酷。我今年17歲,生命中還有很多更酷的事情等著我去做。”

“無論將來我成為一個什麽樣的人,我想若幹年以後,成年的我應該會很尊重自己現在的模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