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開豪車“炸街”90後團夥 偏遠鄉鎮“同學幫” 網吧洗錢數百億

沒有正當工作,父母在家務農,來自偏遠鄉鎮的他們,卻開著豪車,頻繁出入娛樂場所,一次消費便是數萬元。他們口中的“老板”及妻子更是揮金如土,不僅豪擲數百萬元買下2輛豪車、4套房產,還在3個月內花掉1200多萬元,用於購買奢侈品和娛樂場所等消費……

這是一個在四川內江市街頭肆虐一時,開豪車違法飆車的90後“炸街”團夥。去年8月,在內江警方專項整治行動中,這夥駕駛保時捷911、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車深夜飆車的90後無業青年,引起了警方的懷疑:這群晝伏夜出的年輕人,開著豪車奢靡消費,錢到底從何而來?

今年6月21日,紅星新聞記者從內江警方了解到,曆時8個月偵查,內江警方打掉了隱藏在這群飆車“炸街”年輕人背後的“跑分”洗錢犯罪團夥,抓獲犯罪嫌疑人36人,其中35人均來自內江一個偏遠鄉鎮,可謂是一個“同學幫”。短短半年內,他們藏身於鬧市網吧,利用數百家空殼公司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數百億元,再利用虛擬貨幣交易的隱蔽方式收取傭金,非法獲利數千萬元。

目前,此案已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豪車“炸街”:

90後團夥開保時捷寶馬深夜飆車

蛇皮口袋裝現金買車買房,揮金如土豪購奢侈品

深夜,改裝的賽摩、豪車在城市街道上呼嘯而過,留下陣陣轟鳴聲,讓人無法入睡,居民們苦不堪言……

2021年8月,內江警方接到不少市民舉報後,隨即展開深夜飆車、“炸街”擾民專項整治行動。行動中,警方發現一群年輕人晝伏夜出,駕駛保時捷911及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車,不僅在深夜飆車“炸街”,還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進行高消費。

“父母都在家務農,他們又沒工作。”內江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隊相關負責人、專案組副組長向紅星新聞記者介紹,警方調查清楚這夥無業青年的基本情況後,頓時警覺起來,“他們沒有工作,名下卻有價值幾十萬甚至百萬元的豪車,錢從何而來?”

隨著調查的深入,警方發現更多可疑之處。“他們都來自同一個偏遠鄉鎮,都是90後。”辦案民警和同事們調查後發現,除了開豪車和頻繁出入娛樂場所高消費,這夥90後青年穿戴名牌服飾,使用最新款高端手機,支付寶、微信及銀行卡交易流水更是超乎想象。

“保時捷911是一對夫妻的,兩人在3個月內便花了1200多萬元。”民警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除了保時捷911,1993年出生的鄒某及妻子王某名下還有一輛寶馬7係轎車,以及4套大麵積的房產。這些,都是夫妻倆在案發前近半年內用蛇皮口袋裝著現金,到4S店和售樓部購買的。其中,2輛車購進價近300萬元,4套房產中有1套是價值約200萬元的一樓帶花園洋房。

犯罪嫌疑人及其所購的保時捷911。

犯罪嫌疑人鄒某及其所購的寶馬7係轎車。

但購買這些房產和豪車的花費,並未出現在夫妻倆的交易流水中。辦案民警介紹,兩人3個月花掉的1200多萬元絕大部分被用於在成都IFS、太古裏等地購買路易威登、勞力士等奢侈品,以及出入內江、成都等地的娛樂場所進行高消費。“買奢侈品,動輒幾萬至幾十萬元。在娛樂場所,每晚消費基本都在四五萬元以上。”

“更蹊蹺的是,他們賬戶裏的資金來源極不正常,都是他們用花膠布袋子裝著,拖到銀行在櫃台存進去的。”除了揮金如土的鄒某夫婦,民警們還發現,鄒某身邊跟著的一幫90後都是無業青年,不少人名下也有房產和奔馳、寶馬、奧迪等豪車,且都是最近才用現金購買的。不僅如此,他們同樣頻繁出入娛樂場所,一次消費便是數萬元,一個月下來便花掉幾十上百萬元。

由此,警方更加懷疑,“這夥人很可能在從事違法犯罪活動。”辦案民警說。

牽出大案:

“跑分”洗錢團夥36人全部落網

晝伏夜出藏身鬧市網吧,操作數百家空殼公司分散收取賭資

“從我們開始關注這夥人,就發現他們長期進出內江某繁華商圈的一家網吧。中午進去,經常到次日淩晨三四點才出來。”辦案民警介紹,民警潛入網吧調查了解到,在這夥年輕人口中,鄒某是他們的“老板”。鄒某除了在家,大部分時間都在網吧內。

在網吧一個角落,他們“包”下一二十台電腦,有兩三個人跑來跑去,不停在電腦上操作。旁邊,一般還有10多個人守著,穿戴著名牌,玩著最新款手機,麵前擺放著高檔香煙。“這個位置在網吧裏很隱蔽,他們也很警覺。”辦案民警說,生人一旦靠近,這夥人就會發現,馬上關掉電腦屏幕,讓人難以發現他們操作的具體內容。

“他們經常聚在一起玩,每隔一段時間還會深夜到鄒某家。”民警介紹,調查發現,在鄒某家,這夥人待的時間都不長,一般隻有10多分鍾。離開時,各自都提著不同大小的袋子。“從裏麵裝的東西形狀上看,我們感覺都是現金。”

專案組副組長說,警方調查還發現,案發前半年內,這夥年輕人在全國各地注冊了數百家商貿、網絡公司,但這些公司都是空殼公司。“每個人至少有20家公司,他們公司都是小規模納稅人。”在民警看來,以這些人的消費流水看,很反常。

“與此同時,我們還發現鄒某隔三差五去廣州,與一名張姓男子聯係甚密。”辦案民警說,經調查,張某經營著一家從事充值、支付類業務的網絡科技公司,且與境外有密切聯係。“四方支付平台本身是非法的,通過他(張某)的四方支付平台,鄒某這個團夥的大量資金流向境外賭博平台。”

至此,一個以鄒某為首,利用企業收款碼分散收取賭客參賭資金,再通過張某公司的“四方支付平台”隱蔽轉入境外賭博平台資金池的“跑分”犯罪團夥浮出水麵。“發現鄒某這個團夥與境外賭博網站有密切聯係後,內江市公安局高度重視,立即固定證據立案偵辦。”專案組副組長介紹,2021年9月30日,內江市公安局將該案立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並成立專案組偵辦。當天,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治安管理支隊抽調全市140多名警力集中收網。

內江市公安局部署收網行動。

“在網吧內將鄒某等23人抓獲。被抓時,還有一名犯罪嫌疑人的企業收款碼收到數十萬元未轉出。”辦案民警說,此後,警方在四川多地及廣州又抓獲13人。至此,36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落網。

犯罪嫌疑人在網吧被抓獲。

幕後起底:

團夥成員是來自同一個鄉鎮的“同學幫”

半年洗錢數百億非法獲利數千萬 麵對大量現金既高興又害怕

“在抓獲鄒某等人時,我們在網吧電腦上提取了大量數據。”時隔大半年,辦案民警仍清楚地記得搜查鄒某家的場景。“滿屋都是路易威登包裝袋,一個專門的鞋櫃裏全是LV等品牌鞋子,有的一雙賣價就達七八萬元,衣櫃裏也有大量奢侈品衣服。”

民警在鄒某家中發現大量奢侈品牌包裝。

犯罪嫌疑人鄒某及家中鞋櫃裏的奢侈品牌鞋子。

不僅如此,在鄒某家中保險櫃內,還查獲了52萬元現金。民警說,此外,在其他犯罪嫌疑人家中也查獲了幾萬元至數十萬元不等的現金。“有一個(犯罪嫌疑人)上午才提120萬現金購買了一台保時捷卡宴,下午就被我們查獲了。”

犯罪嫌疑人及警方查扣的部分現金。

專案組副組長及辦案民警介紹,36名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後,警方查扣的涉案資產包括保時捷911及奔馳、寶馬、奧迪等車輛17輛,房產17套,現金1500餘萬元,以及勞力士、卡地亞等高檔手表4隻,和一批奢侈品牌鞋、包。

警方查扣的部分豪車。

查扣的奢侈品牌包。

警方查扣的部分奢侈品牌鞋。

查扣的名表。

此外,經調查,2021年6月19日至9月30日,該團夥通過線下出售虛擬貨幣泰達幣700餘萬枚,換現4500餘萬元。至36人被抓獲時,團夥名下還有100餘萬枚泰達幣,市值600餘萬元。

在1TB電子證據、數千組錢包地址和數十萬條交易記錄及大量現金等鐵證下,到案人員最終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這個“跑分”犯罪團夥的脈絡逐漸變得清晰起來。“36人除了在廣州的張某,其他人全是內江市東興區某偏遠鄉鎮的人,20多歲,文化程度都不高,都是同學或同學的同學。”

民警介紹,據犯罪嫌疑人交代,2019年10月,當時在廣州打工的鄒某無意間認識張某後,兩人一拍即合,開始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此前,兩人及身邊人都是“小打小鬧”,一直到2021年4月,張某研發了“四方支付平台”,鄒某和張某商量後,開始召集身邊人在全國各地注冊空殼公司,申請企業收款碼。

隨後,“跑分”團夥通過企業收款碼,分散收取世界各地賭客的賭資。鄒某等人收到這些賭資後,再轉入境外賭博平台指定的賬戶,隨後通過境外地下錢莊流向境外賭博平台。

而“跑分”團夥非法獲利,主要是通過非法虛擬貨幣交易的隱蔽方式收取傭金。“境外賭博平台按資金流水的一定比例支付。”民警說,在境外賭博平台使用虛擬貨幣支付傭金後,鄒某團夥中專門有人不定期在各地換現,然後將現金帶回內江,在鄒某家中按比例分配。“其中,鄒某提取的比例最高,剩下的由團夥多名骨幹分配,其他人則領取工資和獲取充當‘碼商’的抽成。”

經查,在2021年4月至9月期間,這個“跑分”犯罪團夥在短短半年內便用此方式,為境外賭博平台洗錢數百億元。經專業會計事務所審計,期間,團夥非法獲利數千萬元。

“調查中,鄒某妻子告訴我們,鄒某每隔幾天就會提幾十萬現金回家,她是既高興又害怕,不知道錢該怎麽用。”民警說,為此,鄒某妻子便想著盡快把錢全部用完,團夥中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心理。為此,他們用現金買房、買豪車、買奢侈品,頻繁出入娛樂場所等進行高消費。

民警還在走訪中發現,鄒某父親很早就去世了,母親改嫁後,他隨爺爺、奶奶一起生活,而爺爺、奶奶都在鄉下務農,這些年鄒某也一直沒有固定工作。團夥中除了張某,其他人也來自鄒某同一個鄉鎮,父母都在家務農。

在專案組副組長及辦案民警看來,這夥年輕人從小在農村長大,進城後因虛榮心作祟,想一夜暴富是他們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源。

犯罪嫌疑人被抓獲及其所購買的豪車。

犯罪嫌疑人接受警方訊問。

犯罪嫌疑人被羈押。

目前,此案已移交檢察機關審查起訴,正在進一步辦理中,等待犯罪嫌疑人的將是法律的嚴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