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對話“因心髒病被拒錄”考生:希望有大學給我一個機會

高考成績551分,在河南省內排名58040名,卻因先天性心髒病被高校拒錄。近日,南陽市西峽縣高考考生張智銘因擔心無大學可上,把自己的遭遇錄製成視頻發在網上,引發廣泛關注。

8月2日,張智銘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采訪時表示,高考體檢前,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情況會被高校拒錄。高中三年,一直憧憬大學生活的他堅持努力學習,想考個好大學。

他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他的高考成績班內排名第5名,超一本線42分,他和家人對這個成績都很滿意,但是他填報的多個學校都未錄取他。

此事經過媒體報道後,當地醫院幫他聯係了武漢的醫院,希望能為他治療。他的高中母校為他募捐,善款用於治療。當地招生辦也在幫他聯係未錄滿的學校。

張智銘稱,這些年,他的身體一直都很穩定,隻在去年中暑後身體不適,但及時就醫、堅持服藥的這一年,身體無大礙。高三時,他時常想象大學生活。現在他還是對上大學抱有希望,希望有學校來聯係、錄取他,“隻要是公辦的本科,隻要不是高收費的就行,我都願意去讀,希望能有學校給我一個機會”。

以下為澎湃新聞和張智銘的對話:

“招生辦幫我聯係未招滿的高校”

澎湃新聞:你的事情經過媒體報道後,有什麽進展嗎?

張智銘:目前還沒有高校聯係錄取我。之前招生辦聯係到我們縣相關部門的領導,說在幫我找還沒有錄滿的學校。我現在也在等待招辦的結果。另外,我們縣醫院在幫我聯係武漢的一家醫院,看能不能在這家醫院做手術。我高中學校在幫我募捐,募捐來的錢用來治病。

澎湃新聞:之前填報了哪些誌願?

張智銘:我報了6個誌願,也就是6個學校,每個學校分別報了5個專業。第一個是河南師範大學,專業有師範類的也有非師範類的。後麵分別是華北水利水電大學、河南科技大學、河南工業大學、信陽師範學院、河南理工大學。

考慮到身體原因,也想離家近一點,所以都報了省內的學校。本科第一批次的征集誌願,我報的南陽理工學院,被提檔了後又被退檔了。河南師範大學招生辦的工作人員也給我打過電話,大致意思是說,我因為先天性心髒病,學校有權利退檔。確實,高校有權利這樣做的。我有個分數和我一樣的同學,就是被河南師範大學錄取了。我的分數應該可以讀這個學校,而且我選擇了同意調劑專業。

澎湃新聞:你的高考分數是多少?對這個成績滿意嗎?

張智銘:高考考了551分,在班裏排名大概第5名,這個成績和我平時考試的成績差不多。成績出來後,我自己還是很滿意的,家人也滿意。高中三年,我一直都很堅定地要上大學,堅持這個目標,高中三年真的很辛苦,但是我一直堅持。

這些學校沒有錄取我,我知道高校的工作人員們也是按照規定辦事。家裏人聽說這個消息後都很傷心。

澎湃新聞:之前知道先天性心髒病在高校錄取時會受阻嗎?

張智銘:我在高考體檢前都是不知道的,沒有聽說過,體檢時醫生跟我說了才知道,但是那時候雖然知道了這個規定,但還是對上大學抱有希望,當時覺得不至於沒有學上。

澎湃新聞:為什麽會選擇在網上發布視頻?

張智銘:我一個阿姨家的兒子知道這件事後,很熱心地想幫助我,於是我就和他拍了那個視頻。當時我也是實在沒辦法了,發在網上想看看有沒有什麽辦法,或者是被學校關注到。

澎湃新聞:為什麽後來又刪掉了微博和抖音上的視頻?

張智銘:我發了微博、抖音和B站這幾個平台。視頻發出去後,我沒有想到會引起那麽大的反響,挺出乎我的意料。有不少網友評論,也有人說我沒有把報考的專業顯示出來,可能是因為專業原因被退檔,也有人說我即便願意簽免責協議,一旦在學校出了事,也是學校的責任,也有人說免責協議不合法等等。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這些言論讓我覺得不太舒服。現在我不想再接受更多外界的聲音,隻希望能有大學上。

“希望有學校能給我一個機會”

澎湃新聞:之前去哪些地方治療過?效果如何?

張智銘:我去鄭州檢查過,醫生不建議我手術。小時候也去北京看過,醫生也是不建議手術,說手術失敗的幾率比較大。後來北京301醫院的專家給我做過視頻會診,結果還是不能手術。

澎湃新聞:這些年你的身體情況怎麽樣呢?

張智銘:在去年之前,我身體都沒什麽大礙,也不用吃藥。雖然我從小就知道自己是先天性心髒病,但在生活和學習中,我和其他同學差不多,除了不能劇烈運動,我從小到大都不上體育課。

去年夏天,我因為中暑誘發了心髒病,當時身體沒有力氣,走不動路,去醫院接受治療後就好了。但從那開始,我每個月都要堅持吃藥,每個月的藥費大概一兩千塊錢。這也是我的一個擔心,如果我隻是高中畢業,我擔心以後的收入能不能養活自己,畢竟高中畢業和大學畢業差距還是很大的。

澎湃新聞:你第一個誌願報了師範類的,是有這方麵的職業規劃嗎?

張智銘:高中的時候,我就想以後做一名教師,所以想讀師範類的專業。我哥哥就是老師,在這些年的學習中,我也遇到了很多優秀的老師,對這個職業有深厚的興趣。我的班主任和老師都知道我的病情,他們一直都很關心我的生活和學習。比如,早上同學們要上早操,其他同學起床比較早,但是老師會讓我多睡一會兒,也會詢問我的身體會不會不舒服,還督促我按時吃藥。班裏的同學也知道我的身體情況,他們也很關心我,每次開學,需要提很多比較重的東西,同學們見到都會主動幫我提東西。

澎湃新聞:經曆了未被錄取這些事情後,你對上大學還抱有希望嗎?

張智銘:現在心態有點崩了,但是還是對上大學抱有一些希望。我覺得或許會有學校來聯係我,錄取我。隻要是公辦的本科,隻要不是高收費的就行,我都是願意去讀書的。

澎湃新聞:感覺你對大學生活很憧憬,如果能上的話,你有什麽規劃嗎?

張智銘:是的,我很想體驗大學生活,高三那會兒,有時候晚上自己就會想象以後的大學生活。感覺大學是比較自由的,不僅能學習,還能加入很多社團,學習自己感興趣的東西。至於對大學生活的規劃,這個到時候再說吧,現在大學錄取都還沒有呢。我還是希望能有學校能給我一個機會。

另外,我想特別感謝下我的父母以及我的朋友、社會上關心我的人,也特別感謝我的高中母校,以及縣醫院和招辦對我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