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為地球“請命”,還是“生態恐怖主義”?

躺倒在地、攔住別人的去路,舉著橫幅亂入時裝秀場 ……
環保抗議活動不滿足於過去這些老套路,現在他們有了更加博眼球的抗議手段——對博物館裏的那些名人畫作下手。今年以來,包括《向日葵》《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幹草堆》等世界名畫頻頻遭遇激進環保人士的突襲。

為了地球的未來著想無可厚非,但如此激進、備受爭議的抗議舉動,究竟是為地球 ” 請命 “,還是 ” 生態恐怖主義
“?他們緣何要走到這一步?

” 突襲 ” 名畫引發熱議

前不久,聯合國第二十七屆氣候變化大會(COP27)在埃及舉辦,環保組織 ” 停止石油 ” 的抗議者爬上英國倫敦附近 M25
高速公路上方的龍門架,在那裏懸掛上橘色的醒目橫幅,橫幅上的大字寫著 ” 停止石油 “。整整四天時間,抗議活動導致 M25
高速公路癱瘓。

圖說:環保組織 ” 停止石油 ” 的抗議活動導致英國 M 25 高速公路癱瘓。 圖源:GJ(下同)

終於,” 停止石油 ” 組織宣布 11 月 11 日暫停在 M25
高速公路上的抗議活動。但英國警方不敢鬆懈,因為警方認為這僅僅隻是因為 ” 停止石油 ”
試圖轉移抗議重點,將精力和資源集中到其他抗議活動上。

英國警方用 ” 犯罪 ” 一詞來指代 ” 停止石油 ” 的抗議活動。因為,” 停止石油 ” 近來的抗議舉動備受爭議。

” 停止石油 ” 組織最出名的抗議舉動,莫過於向倫敦國家美術館內的鎮館之寶、價值 5.8
億元人民幣的梵高畫作《向日葵》潑灑番茄湯汁了。

10 月 14 日中午,兩個年輕女孩將手中的番茄罐頭湯汁向畫作潑去。緊接著,她們脫去身上的夾克,露出寫有 ” 停止石油 ”
標語的 T 恤,跨過護欄,然後將手粘在了畫作下方的牆壁上。” 哪一個更有價值,是藝術,還是生活?”21 歲的菲比 ·
普盧默質問。同行的安娜 · 霍蘭德也喊道:”
它比食物更珍貴嗎?比正義更珍貴嗎?你們是更加關心、保護一幅畫,還是保護我們的星球和人類?”

幸而有驚無險,畫作《向日葵》還有一塊玻璃屏作為保護,確保了畫作完好無損,隻是畫框部分有些許損壞。

雖然在此之前,” 停止石油 ”
組織也曾將目標瞄準梵高的名畫《桃花源》,抗議者當時用膠水將手粘在畫框上,但不得不承認,這一次對梵高廣為人知的《向日葵》的 ” 突襲
“,以及染著粉紅頭發的菲比被警察帶走的照片讓他們 ” 一戰成名 “。

美國《時代》周刊就指出,圍繞氣候議題舉行的抗議活動雖然常常會給人們的正常生活造成一定的幹擾,但通常情況下它們在公眾記憶中的 ”
保質期 ”
較短。但向《向日葵》潑湯的抗議舉動就很不一樣,隨著現場視頻流出,迅速獲得數百萬的瀏覽量,這種激進的做法也在網上引發了激烈辯論。無論評價如何,”
停止石油 ” 一下子名聲大噪。

” 金主 ” 竟是石油大亨

看著 ” 停止石油 ” 組織 ” 一戰成名 “,其他環保組織也紛紛效仿。

10 月底,德國波茨坦巴貝裏尼博物館收藏的莫奈 1890 年的畫作《幹草堆》遭土豆泥襲擊,下狠手的是德國環保組織 ” 最後一代
” 的成員。幾天後,兩個與 ” 停止石油 ” 組織無關的比利時抗議者,身穿 ” 停止石油 ”
組織的服裝,對維米爾的畫作《戴珍珠耳環的少女》動手 …… 他們的目的是共同的——吸引人們對環境保護的重視。

然而,如此博眼球的抗議舉動能否達到目標?氣候科學家邁克爾 · 曼組織了一項調查。結果顯示,1000 名受訪者中有 46%
的人認為這樣的抗議行為隻會 ” 敗好感 “,降低他們對氣候行動的支持意願。” 他們正在將氣候鬥爭中的潛在盟友推開。” 邁克爾 ·
曼說。多倫多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的研究也認為,雖然更具破壞性的抗議活動吸引到了足夠的公眾關注,但卻破壞了人們的信任和支持。

隨著今年類似潑湯的破壞性抗議行動越來越多,這些激進環保組織也被人貼上了 ” 生態恐怖主義 ”
的標簽。尤其是一些熱愛藝術的人們,更是無法接受這些極端環保人士對名畫的破壞。

事實上,隨著人們愈發關注全球變暖,在輿論的壓力下,越來越多的藝術機構正同長期給予讚助的石油巨頭劃清界限。光是在英國,自 2017
年以來,倫敦的泰特美術館、國家劇院和皇家莎士比亞劇院,以及愛丁堡的蘇格蘭國家美術館都紛紛與英國石油公司 ” 分手 “。今年 2
月,接受英國石油公司讚助長達 30 年的倫敦國家肖像美術館也宣布,在 2022 年 12 月合同到期後,雙方的合作關係將終止。

然而,與此同時,反對石油開采的環保組織卻同石油掛上了鉤。

調查顯示,包括 ” 停止石油 “” 最後一代 ” 等 11 個以破壞性行動博眼球的環保、氣候組織都屬於一個名為 “A22 網絡
” 的公民抵抗運動聯盟。”A22 網絡 ” 今年 10 月在全球範圍內發起了所謂的 ” 十月起義 ” 的破壞性氣候抗議活動。”
氣候緊急基金 ” 正是 “A22 網絡 ” 的金主。數據顯示,該基金 2022 年已向 43 個不同的團體提供了 450
萬美元的資金,其中向 ” 停止石油 ” 和 ” 最後一代 ” 的認捐數額分別為 92 萬和 8 萬美元。

” 氣候緊急基金 ” 如此出手闊綽,不得不提到它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艾琳 ·
蓋蒂。在《向日葵》被潑湯後,艾琳高調地在英國《衛報》上發文 ” 邀功 “,表示自己已經為 ” 氣候緊急基金 ” 捐了 100
萬美元資金。

圖說:出身美國石油大亨家族的艾琳 · 蓋蒂,是多項破壞性環保抗議活動的幕後 ” 金主 “。

盡管現年 65 歲的艾琳 · 蓋蒂本人並未從事石油行業,且將部分財產投入了與氣候危機有關的慈善事業,但她的祖父正是 20 世紀
60 年代的全球首富、美國石油大亨保羅 · 蓋蒂。可以說,蓋蒂家族靠石油發了大財,” 蓋蒂 ” 一度是石油的代名詞。如果對艾琳 ·
蓋蒂的資產追根溯源,都可以找到石油的痕跡。

盡管蓋蒂石油在 40
年前易手,但蓋蒂家族並沒有徹底離開石油行業。直到現在,蓋蒂房地產公司仍然借由旗下與汽車行業相關的服務與眾多石油品牌合作,諸多石油產業鏈資產源源不斷地為蓋蒂家族提供金錢。

出身石油大亨家族,卻為破壞性環保抗議活動投錢的還有麗貝卡 · 洛克菲勒 · 蘭伯特和彼得 · 吉爾 ·
凱斯,他們都來自靠石油起家、大名鼎鼎的洛克菲勒家族。他們在 2020 年創建了 ” 方程式運動 “,並承諾在 10 年內捐款 3000
萬美元。

人們不禁質疑,這些石油巨頭家族支持這些激進的環保組織,尤其是在歐洲采取激進行動,究竟是真心為了地球,還是兩手押注,又或是有別的動機?

不滿政府行動不力

極端環保組織為何能使一批年輕人不顧後果往前衝?背後的深層原因是西方年輕一代對政府的不信任。

葡萄牙姑娘克勞迪亞 ·
阿戈斯蒂尼奧從小就喜歡和家人去位於葡萄牙中部的佩德羅岡海灘度假。那是一片位於鬆樹林和大海之間的銀白色沙灘。然而 2017
年,也就是阿戈斯蒂尼奧 18 歲的時候,野火肆虐海灘所在的萊裏亞地區,造成 66 人死亡,250 多人受傷,近 2
萬公頃森林被毀。

圖說:” 停止石油 ” 成員向名畫《向日葵》潑灑番茄湯汁。

在阿戈斯蒂尼奧和她的兄弟姐妹們看來,是政府未能遏製溫室氣體排放、阻止全球變暖的腳步,最終釀成慘劇。2017 年 9
月,幾個孩子向歐洲人權法院提起了針對 47 個歐洲國家的訴訟,控訴這些國家未能應對氣候變化,進而威脅到了他們的生命權。

然而,孩子們期待的改變並未到來。2018 年,他們見證了葡萄牙首都裏斯本創紀錄的夏季高溫。2022
年的夏天,萊裏亞地區再度頻繁發布高溫警報,葡萄牙曆史上 ” 最致命 ” 的火災肆虐,更摧毀了阿戈斯蒂尼奧的美好童年回憶。”
與去年相比,今年夏天,我們在葡萄牙經曆了更多令人擔憂和窒息的極端高溫。” 同阿戈斯蒂尼奧一同提起訴訟的堂妹索菲亞 ·
奧利維拉希望歐洲各國政府盡快采取必要措施保護地球,保護下一代。

9 月,在紐約舉行的環保抗議活動中,14 歲的特魯利 · 霍特表示,她對未來感到害怕。”
老實說,我覺得大人們並沒有傾聽我們的焦慮。”16 歲美國學生露西亞 · 普拉特說。

麵對燒得焦黑的樹林和不作為的西方政府,這群年輕人看不到希望,選擇 ” 揭竿而起
“。從某種意義上說,當西方政府批判激進環保組織的無底線煽動時,他們也應該想一想到底應該做些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