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農村醫務室發熱人群紮堆輸液 基層醫護缺乏應對“陽性”經驗

這幾天,家住武漢市新洲區的吳女士和孫女兩人突然發燒、頭昏,她們驅車來到城區醫院發現,一些發熱門診就診人員較多,折騰幾個小時,沒法看上病,無奈她隻能返回家,到村醫務室輸液治療。

連日來,第一財經記者在湖北當地縣市區、鄉鎮、村等基層地區調查發現,當地發熱人員數量激增,在醫院發熱門診、衛生所以及村醫務室問診的人員數量增多。

同樣,四川西南部,常住人口不足80萬的一個山區縣城,正麵臨疫情洪峰來臨前的考驗。該縣疾控部門相關人士向第一財經透露,自國家疾控發布“新十條”以來,原有的防控工作都已相應調整,疾控部門的工作壓力一下子降低不少。但對應的是,居民感染的具體情況已無法精準掌握。

“最近幾天,各個單位陸續有陽性報告,具體數據很難評估。”該人士預計,現在隻是爆發的早期階段,預計12月底至明年元月,才會大麵積爆發。

接下來,關於疫情的主要壓力已從防疫口轉向了醫療口,而該縣醫療體係近期已經密集開會,部署相關工作。據了解,該縣醫療條件在全國同等縣城中屬於中遊水平,擁有三級乙等醫院一家,二甲醫院三家,以及部分二級民營醫院。現在所有醫療資源已悉數調動起來,為疫情洪峰做準備。此外,原先建設的一千多方艙床位,已正在被規劃轉為定點醫院。

有當地醫護人員透露,近來發熱就診的病患數量增加顯著,醫護工作壓力不小,即便人員感染了,但隻要不嚴重,都會穿上防護服繼續上班。

“醫療資源肯定是緊張的。”上述疾控部門相關人士稱,但考慮到多數人都是無症狀或者輕症,真正需要住院搶救的危重病例不多,預計醫療體係還是可以應對,至少人力準備上目前看來是充足的。不過他同時也強調,目前畢竟未到高峰期,也無法估量屆時住院的人有多少。“會不會發生醫療擠兌?目前還沒有,之後會不會就無法下定論。”

一位基層醫院院長表示,目前還隻是本輪疫情的“首考”,專家預測感染高峰仍未來臨,“屆時我們的醫療資源是否夠用,還不好說。”

紮堆診室輸液

今年56歲的吳女士家住在湖北鄂東地區的聯合村,這裏是遠離省會城市的郊區地帶,屬於農村地區。吳女士平常身體還算健朗,並無疾患。最近的一天晚上,她突然發燒起來,感覺渾身沒勁,同時肌肉酸痛。並且,家裏的孫女也出現了類似症狀。

12月15日,吳女士到村裏醫務室檢查治療,她發現,這裏聚集了許多病人,很多患者跟她症狀類似。“醫護人員量體溫都量不過來,大家隻能排隊。”吳女士介紹。

在量完體溫“確診”發燒症狀之後,吳女士等了一個多小時,手臂靜脈內終於紮進了輸液針管,她這才安心的“舒口氣”。這要是在平時,基本十幾分鍾甚至很快就可實現輸液。

據湖北當地一家村醫務室醫生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最近該村發熱人員較多,有的人員還呈新冠肺炎陽性病例,“每天來就診的人員數量是平常的三倍以上,主要還是以中老年人員為主,小孩和年輕人較少。”

12月15日晚上6時許,在鄂東地區郊區街道的多家衛生室,第一財經記者發現,來此輸液的人員較多,甚至在門外排起了長隊。裏麵的長條凳上,基本坐滿了前來輸液的人員,並且衛生室外的馬路邊上,大家坐在小凳子旁,支起一根不鏽鋼輸液吊杆,即進行輸液。

上述一家衛生室內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不斷地收拾患者輸液完的吊瓶,接著又有一名患者來此掛上吊瓶繼續輸液。該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最近因為發燒來此輸液的人員較多。
小小的診室裏滿是“打點滴”的病人
吳綿強 攝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在基層鄉鎮以及村衛生室,這麽多患者選擇輸液,主要還是與醫療衛生條件受限,以及患者的就醫誤區相關。

據吳女士介紹,她之所以選擇輸液,實屬無奈之舉。12月14日,吳女士和孫女發燒當天,她們來到城區醫院,發現發熱門診人員較多,看病也排起了長隊,大家戴著口罩,咳嗽聲不斷。為了避免交叉感染,她們隻能自行離開。

吳女士遂來到附近藥房,想要購買一些抗原檢測試劑盒,藥房工作人員卻告知,檢測試劑盒已斷貨,並且常見的感冒藥,連花清瘟、布洛芬等藥品也無貨。

無奈,吳女士隻能回到村裏醫務室尋求治療。

並且,吳女士認為輸液會“好的快一些。”

上述村醫務室醫生稱,目前醫務室感冒發燒藥物並不多,資源較為短缺,目前還是根據患者病情以及個人需求,有針對性地展開治療,“有的人希望吃藥,還有的人則選擇輸液。”

據湖北當地一家衛生院一位高姓負責人介紹,目前如此多的患者選擇輸液,還是與大家過去的就醫習慣和基層醫療條件導致。

上述高姓負責人所在的衛生院,是當地衛健委指定公開的發熱診室。據他介紹,最近,隨著發熱人員數量增多,前來該院就診的患者也增多,“不過卻沒有到人滿為患的地步,很多患者卻去到鄉鎮、村的一些衛生室輸液去了。”

這位負責人表示,當地患者一方麵為了方便,另一方麵也是認識“誤區”,“大家覺得就近到村衛生室輸液,就可以快速治療痊愈,沒必要折騰到縣裏或者城區的公立醫院發熱門診或者診室治療。”

“要落實分級診療,引導基層群眾吃藥並居家隔離治療,不能隨便輸液打點滴。”湖北基層一位衛健係統官員表示。

“我們並無經驗”

12月15日,當第一財經記者再次撥通前述衛生院高姓負責人的電話時,他扯著沙啞的嗓子向記者確認,他本人已是“二道杠”陽性感染了。

與過去新冠患者集中在定點醫院救治不同,目前普通醫院也要接診陽性人員,隨著發熱人員的增加,這讓基層醫療機構壓力倍增,畢竟他們是第一次直麵這麽多新冠陽性人員。“我們的醫護人員在處置陽性人員方麵,並無經驗。”一位鄉鎮衛生院人員表示。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感染的,現正在家隔離治療。”高某表示,該院共計有20餘名醫護人員,目前已有十幾人出現了陽性感染,現在院裏也是沒辦法,如果大家都回去休息了,醫院可能就沒人幹活了,所以現在采取症狀較重的人員居家,普通感染的人員,隻能繼續堅守崗位。

自2020年初武漢暴發疫情以來,過去近三年,湖北對新冠病例一直是處於“嚴防死守”狀態。各地區在切實履行好屬地責任的同時,把疫情防控作為日常頭等大事,保持高度警惕,嚴防反彈。

過去的新冠患者救治都是在具有收治新冠患者能力的醫療機構進行,普通醫院則並無處置新冠患者的經驗。比如,高姓負責人所在的衛生院,是在最近才被安排接收發熱人員,過去僅是常態化核酸以及新冠疫苗接種。

在湖北黃岡市下屬縣區鄉鎮的部分醫院,也出現了醫護人員感染。“現在陽性感染的醫護人員數量每天基本維持在2名左右。”黃岡市某縣級醫院相關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隨著疫情防控政策的放開,院內感染更是勢不可擋,這道曾被衛健委“三令五申”的絕對紅線,亦未在醫療係統內外公開提及。

除了醫護人員麵臨的壓力外,如果發熱患者進一步增加,藥品配送供應不及時,臨床用藥也會成為問題。黃岡市一名縣級醫院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該院藥房的感冒發燒藥物儲備不多了,很多常見的藥物僅有幾盒儲備,核酸檢測試劑盒更少。

這位負責人介紹,造成藥物緊缺有多方麵原因,一方麵是眼下患者增多,加大了藥物需求,另外,不理性的“搶藥”“囤藥”行為加劇了恐慌,也導致藥房藥物庫存也隨之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