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麽許多中國自由派支持特朗普?

新聞 雅惠 2周前 (11-21) 9次浏览

幾個月來,中國一些最知名的異見人士表現出一種異乎尋常的破格態度:他們在推動國內民主和言論自由的同時,支持唐納德特朗普連任,這位總統不僅蔑視美國的民主規範,有時甚至模仿中國領導人,例如呼籲將政治對手關進監獄。

既然喬拜登(Joe
Biden)已經打敗了特朗普,這種矛盾也許似乎隻對研究中國人想法的曆史學家有興趣。實際上,這些中國的自由派思想者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可能方向發出了一個赤裸裸的警告,更為重要的是,他們也對美國社會麵臨的隱患發出了警告。

許多中國自由派人士表示了對特朗普的熱情,因為他如此公然地不理睬與中國進行外交接觸的普遍信念,尤其是關於更多的貿易會軟化中國的威權政治、在任何有分歧的問題上與中國關起門來私下對話比公開對抗要好的宣稱。

在某種程度上,這種立場可以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格言來解釋:對一些中國自由派來說,特朗普咄咄逼人地反對中國共產黨,這自然讓他看起來像是盟友。

持這種想法的人和活動人士現在憂心忡忡,因為侯任總統拜登幾十年來一直處在美國舊對華政策的核心。例如,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曾在許多場合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見麵,抱著他稱之為戰略上的同理心能夠贏得習近平支持美國立場的希望但這個策略未能遏製中國在亞洲日益增長的野心。

像香港傳媒大亨黎智英這樣的人認為,重返華盛頓共識將是個錯誤。黎智英是香港親民主運動的熱情支持者,也是特朗普的堅定支持者。

拜登將試圖通過妥協來取得進展,但這在過去並不成功,黎智英最近在電話中對我說。特朗普已經用強硬手段取得了成功。

例如,黎智英指出,特朗普大幅增加了對台灣的武器銷售。台灣是一個與中國大陸隔海相望的自治島嶼,中國聲稱對其擁有主權,美國賣給台灣武器可能有助於威懾大陸向台灣發起攻擊。過去幾屆美國政府都在對台軍售問題上小心翼翼,以免惹惱北京,這種做法無疑削弱了台灣的防禦能力。

但這些外交問題對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來說是次要的,他們真正感興趣的是美國的文化戰爭,一些人在文化爭論中看到了中國限製言論自由的映像。考慮到美國的公開討論如何之活躍,這種比較似乎有些言過其實。但它表達了許多有思想的中國人希望西方自由民主製度保持自由的強烈願望。

政治正確的問題尤其對他們有吸引力,因為許多人在這個問題上看到了一種令他們不安的映現,這些人有在言論受到嚴重限製的社會生活的經曆。他們把特朗普視為他們夢想的那種未經過濾的言論自由的體現,同時認為美國的自由主義已經偏離了其核心價值觀。

中國知名社會學家孫立平去年發表在微信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理由說,雖然美國的政治正確最初是為了避免侮辱人和促進平等,但它已幫助將一套可爭辯的信念變成了近乎教條的東西移民、自由貿易和全球化無可非議地好;少數族裔幾乎都是受害者;大國有責任維護世界秩序。孫立平寫道,政治正確如今已讓美國背上的包袱越來越重,它的行動越來越束手束腳。

孫立平補充道,特朗普對政治正確的衝擊,非常類似於中國在改革開放初期那場衝破思想禁錮的思想解放運動。他指的是毛澤東意識形態在20世界70年代對中國人思想的禁錮。

特朗普在本月的大選中敗選,並未減少這些中國自由派人士對他的支持。清華大學社會學家郭於華最近轉發了特朗普的一條推文,預言我們會贏,還配上了表示感謝的抱拳、合掌表情符。郭於華是中國的貧困農民和被拘禁學者的堅定支持者,她稱讚特朗普是現實主義者,不按照某些美國左翼人士中流行的烏托邦政策行事,比如收入再分配。

少數中國自由派人士不認為特朗普恰當地代表了自由主義信念。其中一位是曆史學家許紀霖,他最近在微信上發文說,特朗普2016年的當選是過去100年裏破壞性民粹主義崛起的四大例證之一。

另一名持懷疑態度的人是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張千帆,他批評中國自由派對弗裏德裏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這樣的自由市場思想家過於癡迷,以至於他們錯誤地認為,所有右翼美國政客都是自由的捍衛者。

這場誤會不僅會讓我們失去反極權的同盟軍,而且已經產生了自由派內部的價值觀混亂,甚至可能改變自由派本身的底色,張千帆上個月在一篇博客文章中寫道。

如果中國式自由主義反對平等、反對一人一票、反對政教分離和世俗國家、基於宗教理由至少反對某些自由(如同性婚姻),主張某種特定信仰成為國家正統,那它還剩下什麽呢?他問道。

政治學家林垚今年早些時候在《當代中國》(Journal of Comtemporary
China)雜誌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回答了這個問題。林垚寫道,許多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都是他稱之為燈塔主義的受害者。燈塔主義指的是對美國盲目崇拜,把來自美國的想法視為指路明燈。林垚警告說,後果之一是,在這些自由派人士為爭取人權而戰時,他們也反映出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態度。

一些中國自由派對特朗普2017年頒布的禁止某些國家的穆斯林進入美國的政策表示同情。在《開放時代》2018年的一場關於埃德蒙柏克(Edmund
Burke)的討論中,中國法律學者田飛龍為特朗普的禁令進行辯護,稱其意在維護美國的民族特性,反對無限開放的多元化立場對美國文化與社會的侵蝕和消解。

拜登的當選不太可能減弱許多中國自由派對美國保守主義的支持。

許多中國自由派對美國左翼政客,如眾議員亞曆山德裏婭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持批評態度。郭於華在Twitter上轉發用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演講時的誇張動作拚湊的視頻集合時加的評論是,好像在中國某場景中見過。她指的是文化大革命。

學者之間的這些激烈爭論反映了中國學術景觀中的狂想,同時也暗示,調整新的對華外交政策對華盛頓來說,可能比與中國的異見人士和自由派知識分子進行接觸更容易,雖然拜登政府最想幫助這些人。

華夏新聞|時事與歷史:為什麽許多中國自由派支持特朗普?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為什麽許多中國自由派支持特朗普?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