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邊賣豬肉邊跳芭蕾的9歲女孩 站上了央視舞台

她家是開肉鋪的,但是她迷戀跳芭蕾。

於是,就出現了一個反差巨大的場景:


前麵是磨刀霍霍、血汙滿滿、人聲鼎沸的豬肉攤。

後麵是心無旁騖、腰身柔軟、獨自起舞的小女孩。

大俗與大雅,在此交匯。

就像生活與夢想,並肩同行。

這個肉鋪裏的小女孩,是很多普通人的縮影。

她的故事真心精彩,我想講給你聽。

0 1

這個視頻片段,來自於紀錄片《小小少年》。

在豬肉鋪裏跳舞的小女孩,名叫鄔剛雲。

她的家鄉雲南省文山州硯山縣那奪村,是國家級的貧困村。

她的父母,都是辛苦謀生的中年人。

真的辛苦。

爸爸就是長途貨車司機,經常在外麵跑車。

他說自己是車隊裏最能撐的一個,有時要熬夜開車,他就嚼一個小米辣,辣得自己倆小時睡不著,“家裏有老人有小孩,不拚不行啊。”


而小雲兒的媽媽,一邊要照顧三個年幼的孩子,一邊還要經營家裏的豬肉攤。

殺豬、賣肉,每天都過著同樣的生活。一年365天,隻能休息一天。


小雲兒在這樣的家庭裏,自然也不可能太安逸。

每天淩晨4:30,她隻要不上學,就要帶著年幼的妹妹,跟媽媽一起去豬肉鋪裏幫忙。


才七八歲的小姑娘,幹起活來已經非常麻利:

擦洗豬身上的血水、拿噴槍燒豬腳上的毛、清洗豬大腸……



她這一天最大的快樂,就是跳一會兒舞。

她說:“去肉店要早起,會很困,但是想到可以跳舞就很開心。”

一般天亮之後,店裏沒那麽忙了,媽媽會趁著客人少,在旁邊幫小雲兒數拍子、壓腿、拉筋……


0 2

這個視頻裏跳得像模像樣的小孩,其實當時根本沒有老師教。


起初,她是在手機裏無意中看到了芭蕾舞的視頻。

她一下子被曼妙的舞姿吸引了,不自覺地跟著模仿。

沒想到,居然就無師自通,學得有模有樣。


很快,院子裏的板凳、豬肉鋪的空地,都成了她練功房。

豬肉鋪前,常有人圍觀,指指點點,覺得小丫頭奇怪另類。

但媽媽沒有感到丟臉。

她願意盡自己所能,去幫助女兒:“隻要她喜歡,大人就得幫幫她。”


那一邊,爸爸同樣支持。

小雲兒想要個跳舞房間,但家裏沒錢請工人,全家人就一起出力,一根一根地搬木頭,親手為小雲兒搭起了簡易的練功房。


芭蕾,在很多人眼中,那是用錢砸出來的高雅藝術。

但這對父母也沒想那麽多。

他們就是一個特別樸素的想法:孩子喜歡,就幫幫她。

他們在為了生計苦苦奔波的同時,也想要竭盡全力,去托起孩子的夢想。

這一點,他們勝過了很多城市的父母。

尤其是小雲兒的媽媽,她意識到女兒自己在家瞎練肯定不行,便帶著她去縣城裏的培訓班一個個谘詢,想給她找個正規的老師。


讓媽媽沒想到的是,小雲兒身體的協調性和柔韌度實在太強了。她現場隨便展示了幾個自己練的動作,就讓在場的老師和學員們驚得合不攏嘴!


縣城的老師看到這樣的好苗子,也很驚奇:

“我教舞蹈三十多年,我覺得她是一個小天才了,她到我們這裏來有點屈才,我們這都是基礎班,我沒有什麽可以教她的。”

“帶她去昆明、去北京,找個好的老師好好培養,這孩子一定前途無量!”


可是,別說去請北京的老師了。

就連去一次省會昆明,對雲兒一家都非常困難。

送孩子去北京、昆明學,簡直是天方夜譚。

所以,娘倆又回了那間豬肉鋪。

媽媽繼續從網上找教學視頻,讓小雲兒跟著自己學。



媽媽一邊剁豬肉一邊喊拍子,陪著小雲兒一個動作一個動作地反複練習……

菜市場裏人來人往,這番特別的景象,讓路人們總忍不住停下來看上幾眼。

沒有人知道,這個豬肉鋪裏的天才女孩,明天會怎樣。


0 3

直到一次。

特別偶然的,一個駕校教練看到了小雲兒在肉鋪裏跳舞的視頻。

他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裏馬,需要伯樂。

於是主動牽線搭橋,將小雲兒介紹給了北京舞蹈學院的關於和張萍老師。


這兩位老師是一對夫妻,這些年一直在教貧困村裏的女孩子跳舞。

他們讓很多鄉村裏黝黑瘦小的女孩,從芭蕾中收獲了美麗和尊嚴,人生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以他們遇到小雲兒,那真是伯樂遇到了千裏馬。

關於老師特別驚喜。

他教芭蕾舞20多年了,即便是在聚集了全國最優秀的舞蹈人才的北京舞蹈學院,也很難找到這麽有天賦的孩子。


可是他們在北京,小雲兒去不了。

怎麽辦?

夫妻倆一狠心,去了雲南。直接奔到小雲兒那個村,教她跳舞。

兩人已經48歲了,也沒有孩子。

他們說:“我們想要做一件正確的事情。”


0 4

在片子的最後,小雲兒和關於老師的另外一些學生,得到了一個登上央視舞台的機會。

這個貧困山村裏的天才女孩,獨自摸索和堅持了那麽久,終於,看到了光。

她第一次走出大山,第一次坐火車,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來到首都北京,第一次麵對那麽多人表演……

看到她站上舞台的瞬間,很多人熱淚盈眶。


那就是屬於她的地方。

可是她走向這裏的路,卻那麽艱險漫長。

有一個細節,我印象深刻。

小雲兒在彩排間隙問媽媽:我們能來北京多少次?

媽媽回答:“這回表演好就經常來,表演不好就不用來了,就回家放牛、養豬。”

從科學教育的角度來看,這並不是一個好答案。

但那已經是小雲兒媽媽,一個農村賣肉的女人,能給出的最好回答了。


有一個鏡頭,我久不能忘。

在北京舞蹈學院,小雲兒小心翼翼地跟在兩位漂亮的北舞學生後麵,怯生生地踮起腳尖,默默起舞。


黝黑瘦弱模樣,看起來像是一隻醜小鴨。

但是。

我們都知道,這隻醜小鴨終會變成白天鵝。

穿過黑暗,穿過卑微,穿過鄉村和城市的溝壑,穿過一切命運的阻擋,飛到她自己的廣闊天地。

到那一天再回看,她會為今天的自己鼓掌。


這個故事裏,最讓我最感動的是,小雲兒和她的父母,在困境和選擇麵前,從來都沒有抱怨,沒有賣慘。

他們一直懷著一種質樸的堅韌,不由分說地去努力,去追逐。

即便身在最低處,他們也勇敢地想要綻放出最美麗的花。

好看新聞|時事與歷史:那個邊賣豬肉邊跳芭蕾的9歲女孩 站上了央視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