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古詩精選今譯:白居易《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詩

新聞 静宜 10个月前 (01-11) 156次浏览

古詩精選今譯:白居易《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詩

【原詩】

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
翰林江左日,
員外劍南時;
不得高官職,
仍逢苦亂離。
暮年逋(讀不)客恨,
浮世謫仙悲;
吟詠流千古,
聲名動四夷。
文場供秀句,
樂府待新辭;
天意君須會,
人間要好

【註釋】

題《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因為讀李白、杜甫的集,有所感受,寫這首在他們集的後邊。

翰林四句:翰林:指李白天寶初年,供奉翰林。 江左:指長江下游江蘇、浙江一帶,李白曾於天寶四年(745)南下金陵,漫遊了會稽、霍山、廬山、潯陽等地。 員外:指杜甫,肅宗乾元二年(759)十二月逃亡至成都,代宗廣德二年(764)二月,嚴武以劍南東西川節度使三度入蜀,當年六月,推薦杜甫任節度使署中的參謀,授職檢校工部員外郎。杜甫在成都、忠州、夔州(奉節)等地,生活了很長時間。 劍南:唐代的府道名,管轄劍閣以南、大江以北、四川地區及甘肅、雲南部分地區。治所在成都。

暮年四句:逋客:逃亡的人,一說避世之人。杜甫在安史亂后,長期流亡于陝西、四川、湖北、湖南等地。 浮世:古人以人生變幻無定,故稱人世為浮世。 謫仙:作者原注:「賀監知章,目李白為謫仙人。」開元十八年(730),李白第一次入長安,賀知章一見賞之,稱:「此天上謫仙人也」,說李白是天上貶謫下來的仙人。 吟詠:指篇。 四夷:唐帝國周圍的各鄰國。 夷:中國統治者對鄰國的輕蔑稱呼。

文場四句:文場:文壇。 供:提供,供給。 秀句:優美的詩句。樂府:樂府機關,指唐代的教坊。 會:領會。

【今譯】

李白南遊于江蘇浙江的日子里,
杜甫生活在四川一帶的時期,
他們都沒有得到高級的官位,
卻碰到痛苦,到處顛沛流離。
他們嘗盡了逃亡者的憂慮,
歷盡了人間謫仙人的悲凄。
他們的詩歌千百代的流傳,
他們的聲名,傳播四海流芳萬里。
在文壇上他們創作出好詩,
樂府機關等待著他們的最新佳句。
上天的用意,你應該很好領會,
人世間對他們作品特別歡喜!

【說明】

正確地評價李白、杜甫的文學成就及其在文學史上的地位,是中唐時期文學界一個重要任務。韓愈、白居易之前,曾有一些人毀謗這兩位偉大詩人。韓愈曾在《調張籍》以及其他詩中,正面地高度評價了李白和杜甫,熱情地歌贊「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提出李杜並尊論,以澄清視聽。

白居易在這首詩中,在全面評價李杜文學成就的基礎上,對造就他們的偉大文學成就的原因,進行了探索,為進一步繼承與發揚李白、杜甫所奠定的優良傳統,提供了條件。

詩的前四句,記述了李白、杜甫生逢離亂時代,一生不得志,「不得高官職」,而且到處流離,過著窮困潦倒的生活。中間四句,以極精煉的詩句,概括了李白、杜甫一生的不幸遭遇:「暮年逋客恨,浮世謫仙悲」,一個「恨」,一個「悲」,表現了李杜的悲慘遭際和痛苦的心情。生活雖然悲慘,命運儘管不幸,但他們都創作出不朽的詩篇。詩篇光照千古,聲名傳布四方。最後四句,在肯定他們二人是當時的文壇領袖地位之後,鄭重地指出:就因為他們二人這樣的不幸遭遇,才使他們創作出深刻地反映社會現實,忠實地表現廣大人民願望的「好詩」來,這也正是廣大人民熱愛這兩位偉大詩人,喜愛他們的「好詩」的緣故!

「天意君須會,人間要好詩」!白居易在這裡,總結了文學發展的一個規律:人民最喜愛優秀詩篇,最熱愛優秀作家,這是時代的要求,是人民的願望。而偉大詩人及其偉大詩篇的出現,也正是時代的產物,都是「天意」,是上蒼的安排!安史之亂的動亂時代,正是唐王朝由盛轉衰的時代,育成了一代優秀的作家,培養和造就了李白、杜甫這樣偉大的文學家。人民為什麼喜愛優秀詩篇?為什麼「人間要好詩」?這是因為好詩是神傳文化,是優秀的華夏傳統!「走回傳統路通天」(一位聖哲的金句)!這是「通天」的大事。

文:慧誠
來源:正見網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古詩精選今譯:白居易《讀李杜詩集,因題卷后》詩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