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個國家即將迎來左翼總統,這次是在南美

當地時間 6 月 8 日,秘魯全國選舉程序辦公室(ONPE)公布了最新一輪的總統選舉計票結果,在計票數接近 98%
的情況下,左翼自由秘魯黨(Free Peru)候選人佩德羅 · 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依舊以微弱優勢領先右翼人民力量黨(Popular Force)候選人、日裔前總統藤森之女藤森慶子。

眼下,本次選舉 ” 橫空出世 ” 的鄉村教師卡斯蒂略贏麵更大,但有媒體分析稱藤森慶子仍有 ” 翻盤 ”
的希望。此外,由於票數過於接近,藤森慶子可能會在落敗的情況下提出法律挑戰。

過去一年多時間裏,受到新冠疫情的影響,秘魯的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死亡率位居全球最高,政局也頻頻動蕩。去年 11 月,秘魯曾有過
1 周多時間內出現 3 任總統的 ” 奇景 “。如此背景下,很多底層民眾都在呼籲國家層麵的改革,而秉持社會主義理念,形象又 ” 接地氣
” 的卡斯蒂略因此獲得青睞。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外媒在報道本次選舉時,都標榜出卡斯蒂略 ” 馬克思主義 ” 和 ” 極左翼 ” 的身份,而此前已連續 3
次競選總統失敗的藤森慶子,則繼承了父親阿爾韋托 · 藤森的意識形態,是個典型的右翼政客。

卡斯蒂略 推特圖

秘魯 6
日舉行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首輪選舉得票領先的自由秘魯黨候選人卡斯蒂略與人民力量黨候選人、前總統藤森之女藤森慶子展開最後角逐。秘魯選舉
5 年一次,上一次選舉為 2016 年。

投票於當地時間上午 7 時開始至晚 7
時結束。受新冠疫情影響,選民們佩戴口罩進入投票站,並保持規定的安全距離。工作人員則對選民進行體溫測量並噴灑消毒液。本次總統選舉選民總數超過
2500 萬。

7 日,總統選舉第二輪的計票結果顯示,截至當地時間 7 日下午 8 時(北京時間 8 日上午 9 時),在對近 95%
的選票計票後,卡斯蒂略得票率約為 50.28%,藤森慶子的得票率為 49.72%。路透社報道稱,在 ” 激戰 ”
之下,卡斯蒂略的票數曾一度落後,但隨著農村地區不斷開票,他的得票率開始增加。

8 日,選票統計達到接近 98% 後,卡斯蒂略的得票率依舊以 50.3%,領先於藤森慶子的
49.7%。具體票數方麵,卡斯蒂略領先藤森慶子 88000 票。隨著農村地區選票的統計,卡斯蒂略的領先優勢一度達到過 10
萬多張。

若無意外,本輪總統選舉的全部計票將在當地時間 9 日結束。

但由於雙方票數過於接近,因此多家媒體分析稱,選舉結果可能還有變數。眼下,秘魯國內的計票已基本結束,但仍在統計少量國外選票。路透社說,這些選票中支持藤森慶子更多,因此她的得票率可能在最後時刻反超。

藤森慶子參與總統投票 推特圖

此外,藤森慶子已經於 7 日提出指控,稱選舉存在舞弊。她還在推特上發布一個標簽,號召支持者提供所謂的 ” 選舉違規 ”
實例。

由於過去一年秘魯的政局動蕩,本次選舉政府一共派出近 17 萬的軍警維持秩序。此外,美洲國家組織等多個國際組織也派出約 150
名觀察員,監督此次秘魯選舉。

但一名國際觀察員告訴路透社,他們並未發現選舉舞弊現象。

同樣,卡斯蒂略的支持者同樣指控藤森慶子方麵存在 ” 舞弊 ” 現象。一名支持卡斯蒂略的秘魯民眾盧爾德 ·
莫拉萊斯(Lourdes Morales)告訴路透社:” 我們認為藤森的得票率增加是一種醜聞,這就產生了不確定性。”

秘魯國內著名記者塞薩爾 · 希爾德布蘭特(C é sar Hildebrandt)則告訴古巴官方拉美通訊社(Prensa
Latina),藤森慶子方麵提出 ” 選舉舞弊 ” 的指控是由於他們可能麵臨失敗,” 這是可以預見的結果 “。

路透社介紹說,初步計票工作將在 9 日結束,不過其中大約有 30
萬張選票存在爭議,需要選舉委員會花幾天時間來審查。但如果雙方的差距大於需要審查的票數,那麽法院即可直接宣布勝利。

卡斯蒂略可能贏下選舉的消息傳來,秘魯股市應聲下跌。7 日,秘魯首都利馬股市周一急挫 7.22%,秘魯貨幣新索爾的匯價跌至
3.94 兌 1 美元新低紀錄。隨後一天,秘魯股市和新索爾的匯率繼續下跌。

8 日,卡斯蒂略接受支持者的歡呼 視頻截圖

彭博社分析稱,市場反應劇烈的原因,與卡斯蒂略和自由秘魯黨秉持的政策有關。秘魯在銅礦儲量及產量上均位居全球第二,僅次於智利。秘魯銅礦年產量達
264 萬噸,占比 13%。但兩位候選人在礦業政策上各執一詞,因此秘魯選舉也將成為攪動未來銅礦供應格局的重大事件。

從整體政策來看,卡斯蒂略曾在競選期間承諾重新起草憲法,加強政府機構在礦業中的作用,並從礦業公司獲取更大份額的利潤。藤森慶子則承諾將遵循自由市場模式,保持秘魯的經濟穩定。

而從其他政策看,兩位候選人的執政理念也近乎截然不同。自由秘魯黨建立於 2007 年,自稱為 ” 左翼社會主義組織 “,擁護馬克思
– 列寧主義,推崇民主、人道、維護國家主權,反對帝國主義。

2016 年,自由秘魯黨創始人弗拉基米爾 · 塞隆(Vladimir Cerr ó
n)曾宣布參加當年的總統大選,但由於民意調查結果過低,因此 2 個月後就宣布退出。而在 2020 年 1 月 26
日舉行的秘魯立法選舉中,自由秘魯黨僅贏得了 3.4% 的普選票,未能達到選舉門檻,因此在議會中未獲得席位。

不過,農村教師卡斯蒂略在本次選舉中的 ” 橫空出世
“,讓秘魯國內外的觀察人士感到震驚。選舉前一個月,卡斯蒂略的支持率突然飆升,這也讓他在首輪選舉中脫穎而出。

針對這一現象,西班牙埃菲社分析說,卡斯蒂略不穿西裝,不著領帶,愛戴秘魯傳統帽 “chotano”
的形象,還是收獲了一批農村和底層人士的擁護。

一名秘魯的農民孔多(Marcelina
Condor)告訴埃菲社:”(卡斯蒂略)看起來和我們一樣窮,他是個農村人,經曆過苦難,親身經曆過我們現在所經曆的一切,我們都一樣辛勤地勞動著。”

秘魯國內,支持自由秘魯黨的主要力量,是所謂的 ” 深秘魯 “(Peru
Profundo)。這指的是貧窮的農村選民,他們覺得自己幾十年來一直被利馬的精英們忽視,支持混合經濟左翼和保守的社會政策。

自由秘魯黨標誌是一支鉛筆

卡斯蒂略家鄉喬塔省的塔卡班巴區,學校教師羅蘭多(Tomas Rolando)也對埃菲社說,這位左翼候選人是 ”
農村地區需要的真正變革 “,特別是在教育、醫療保健和農業方麵。

卡斯蒂略曾在競選期間承諾,他不會 ” 國有化 ”
秘魯的企業,但將會起草限製寡頭和壟斷企業的法案,建立混合經濟。他曾表示,若當選,他會和企業商討 ” 國家拿走 70% 的利潤
“。卡斯蒂略的另一項主要提議是增加教育和衛生預算,至少相當於秘魯國內生產總值的 10%。

政府結構方麵,卡斯蒂略提出要重新選舉製憲議會,以取代前總統藤森時期製定的憲法。”(藤森時期)憲法是為了在宏觀層麵上維持腐敗。”

社會政策上,卡斯蒂略的政策相對保守,他認為墮胎和性少數群體 ” 並非秘魯優先考慮的事項 “。

相較而言,藤森慶子支持維護當前經濟體製,優先解決就業,保持政治、經濟和社會穩步發展。支持藤森慶子的選民主要來自中產和富有階層。她此前已連續
3 次競選總統,前兩次均在第二輪投票中敗給對手。

不過,目前藤森慶子因涉嫌接受巴西建築商奧德布雷希特公司非法資金,一直受到腐敗調查。藤森慶子始終否認受賄和 ” 洗錢
“,稱司法機關對她 ” 政治迫害
“。此外,前總統藤森政府在任期間清剿遊擊隊時的屠殺行為,以及他挪用公款的舉動,都為藤森慶子的選舉前景蒙上一層陰影。

過去一年多的時間內,秘魯遭受新冠疫情的衝擊,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雖然秘魯政府實行了嚴格的封鎖措施,但死亡人數已超過 18
萬,相關措施也打擊了秘魯國內的經濟。去年秘魯經濟下降 11%,創下 1989 年來最大跌幅,近三分之一的人現在生活在貧困中。

今年 3 月,秘魯聖胡安的一處墳場

去年秘魯的政局也頻頻動蕩。去年 11 月 9
日,秘魯國會以涉嫌腐敗為由,投票通過了對時任總統比斯卡拉的彈劾議案,並解除其總統職務。時任國會主席梅裏諾於次日宣誓就任總統。彈劾案和梅裏諾的上台引發了秘魯全國性抗議示威活動。示威者對國會罷免比斯卡拉表示不滿,並要求梅裏諾辭職。

但在 11 月 14 日的抗議示威活動中,示威者與警察發生衝突,在首都利馬有 2
人喪生,近百人受傷,從而導致上任不到一周的梅裏諾辭職。隨後,包括時任國會主席在內的幾位國會領導人也提出辭職。秘魯憲法規定,當總統不能履行職責時,應由副總統接替。

由於秘魯副總統職位自去年 10 月起一直空缺,總統職務由國會主席接任。11 月 16 日,秘魯國會舉行全體會議,議員弗朗西斯科
· 薩加斯蒂當選新一任國會主席,並按憲法程序接任秘魯總統職務。

近期,受到新冠疫情的衝擊,智利上月的地方選舉和製憲議會選舉上,獨立候選人和中左翼反對黨代表獲得選民大力支持。而在巴西,大量民眾也於 5
月 29 日上街,反對現任領導人,極右翼總統博索納羅。

華客新聞 | 時事與歷史:又一個國家即將迎來左翼總統,這次是在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