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神傳文化】:瞞心昧己 難逃天理

新聞 雅婷 6个月前 (05-29) 158次浏览

【神傳文化】:瞞心昧己 難逃天理

古語云:「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凡做昧心事欲瞞人者,都是在「掩耳盜鈴」,因為天理制約著一切,報應只在早晚。

為人處世切不可違背良心,須時時心存天理,才能得到天地神明的護佑。有人一提起因果之事便相信,從而自覺遵守道德,行善得福報。但也有的人因不信因果而給自己造下無端罪業,導致惡報。古籍中記載的這類事例很多,以警世人莫種惡因,要多種善因,才能去禍遠災,趨吉避凶。在這期節目中,我們舉幾個這方面的例子。

一、詭詐取地觸怒雷霆

宋代時,朱熹在浙江臺州地方為推官,清廉明察,治獄平允,百姓的是非曲直,剖斷明白,無一被冤者。但是後來有一次,黃岩縣張、李兩姓爭一塊墳地,朱熹接到張、李爭地狀詞,各爭為己產,是張是李,一時難決。細閱張姓呈詞,說祖上置產的簿上有一行寫得明白,此地系某年某月所得,育界石一方,埋在地下。朱熹於是叫來張、李二人吩咐道:「張姓簿上說,有界石埋在地下。今我差人同到地頭,掘開來看,如無界石,則地歸於李;倘有界石,則地歸於張。」

二人於是跟差人同到地頭,只見滿地青草,石之有無,卻難預料。當掘到三尺之外,果有界石一方,是張姓祖上所埋,上面刻的字鑿鑿有據,回覆了朱熹。朱熹以此為據,就斷歸張姓,李姓不敢再爭。張姓奉了官斷,築起墳來,將他祖父骨殖葬了。自葬之後,家道一直興旺。

朱熹去任後,隔了十餘年,偶有事故,重遊於此,見一老人,問他道:「歷任官府哪個最好?」老人道:「只有前任朱老爺最好。」朱熹道:「審斷民事,可有冤枉的嗎?」老人道:「事事決斷平允。只有一件,張、李兩姓爭地的事,卻斷錯的。」朱熹道:「何以見得斷錯?」老人道:「張姓要奪李姓的地,預先將塊界石私自埋在地下,假造祖上置產簿一本,上寫某地有石為記。哪知朱老爺差人掘見有石頭就斷與了他,李姓有冤莫伸。自葬之後,果然家業日隆。看來欺心事只要瞞過了官,天也不來計較他了。」朱熹默然走至這塊地上,細細一看,果見山水環繞,是一塊好地,日後富貴,正可綿遠,心上想道:「若論地理,自然該發。只是天理上說不去。」於是叫家人取出隨身帶的筆硯,在墳牆上寫下十六個大字:「此地不發,是無地理;此地若發,是無天理!」

寫畢,擲筆而去。該夜風雨大作,一聲霹靂,把墳上打了一個大窟窿,棺木提出,撇在墳外,跌得粉碎。次日,遠近觀者紛紛而至,見牆上有此十六個字,都疑是雷公寫的,後來才得知是朱熹自悔斷錯此案,題在上面的。張姓陡遭雷殛,嚇得不敢再葬於此,家道也日漸消散。人們議論說:「到底天道難欺,神目如電。若非欺心佔這塊地,何至葬後被擊於雷公之手?」這便如關聖帝君所言:「直心直受真福,巧計巧來禍殃」,這正是無福消受,天奪其算!皇天自然明鑒,千奇百怪的巧,生出機會來,了此公案,警醒世人凡事總憑心地為主,只有循天理,積德為善,才能後福無窮啊。

二、造作惡孽死遭冥責

清代的朱柏廬,一生好道揚善,立品端方,生平不欺一人,不誑一語。人們都很欽佩他的人品,神明念他為人正直,有幾次被陰司命叫去審理事件。朱柏廬每次審事時都在朦朧睡去後,見有很多人到門前來迎接他,於是乘輿而往,來到一個大的衙門前,堂殿巍峨,再回顧自身,冠履袍服,兩旁侍立著差役等眾,有官吏呈上案卷,於是審理斷案,睡醒後並不輕易泄漏於人。

一天清晨,朱柏廬醒來後連呼某人可憐,是一位原來認識的人。他的學生問道:「這人現在某處做官,聽說他那邊遭遇荒年,因賑飢安邊賺了很多錢,正得意呢,您為何說他可憐?」朱柏廬道:「正因為這件事,不久就有滅門之禍了。」學生問道:「何至於此?」朱柏廬說:「你想,百姓遭了凶荒,流離困苦。朝廷令發米賑濟,那地方官實心奉行,一家數口多領一斗、二斗的米,就多延了三日、五日的命,便可不至餓死。如今他瞞心昧己,只顧自身,該給兩口米的,剋扣了一口;該給一石粟的,剋扣他五斗;設廠施粥,逼迫大戶捐米捐銀,開消公用;粥中和入冷水石灰,又限定一人一碗;還有到遲了吃不著的,白白地趕來忍餓,倒弄得死者無數。官府漠不關心,只願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落幾擔米,多賺幾萬銀子。這罪孽哪能不重?昨晚夢中見到一宗案卷,冥官叫我判定畫押,上奏天曹。我細閱卷宗,乃是侵盜賑米的官吏罪案。罪之輕重,照他侵盜多寡為定。輕者暴死,重者滅門,貶入地獄中,轉世為牛馬,為豬狗。今某之罪,正犯極重一條。親友幫辦分著的,罪亦不免。不久就要勾到,故我深為嘆息。地府有幅對聯,上聯云『陽間三世,傷天害理皆由你』,下聯云『陰曹地府,古往今來放過誰』,橫批是『你可來了』。我恐某人的一家,就有凶信到了。」

果然隔了月餘,傳得信來,說某人合家染了時疫,父子四五口,不上數日,相繼而亡。學生始嘆朱柏廬的話果然一毫不差。

三、瀆職害民損福折壽

清代時,有一縣丞候補去江蘇,委任他接替前任縣丞管轄四個團鎮。他攜帶家眷赴任,到任時,前任官因病已亡故。這一年遭水災,朝廷下令一方面免除百姓錢糧,一方面由政府發放賑濟。府臺發下公文,命令他調查該轄區受災的戶口。同時府臺也派了兩名委員下來一同處理災情。他與這兩名委員是舊交,很是投契,就留他們住在一起,每天只是飲酒作樂,而把處理災情的一切事務,全部委託給保甲、鄉董和團練去辦,致使他們得以狼狽為奸勾結舞弊,冒濫欺詐,從中漁利;受災的貧苦百姓,反而得不到一點實惠。不久,這位新任縣丞夫婦兩人先後無疾暴亡。委員中的一人回省出差,不到一月,也死了。這位縣丞還不到四十歲,以前還沒有過大過錯,突然遭到這樣的報應,人們都說這是由於他這次賑災中玩忽職守,塗炭受災的苦難百姓造成的。

道光庚寅年間,江北大旱,當地有關政府上疏請求賑濟安撫。受災戶口人數稍多,撫軍心中發生懷疑,就下令江蘇藩司從其所轄各州縣的府吏中,選派能幹而又廉潔的人員十名,會同地方官員進行複查。被選參與這項工作的人,都被認為是精幹者,然而他們中大多都承順撫軍的心意,在複查工作中刻意過嚴,受災百姓並未普遍得到賑濟,因而節省下來的賑款竟達上萬。當時只有鄭祖經與某某人聯合複查的較寬,因此觸怒了撫軍,不得保薦。十人中有七人,因複查精嚴而得到獎賞。第二年,這七人都相繼無病而亡。鄭祖經,因此前海運工作中有功勞,而從南匯縣丞被提拔為江都縣令。他的一個兒子,以孝廉而入中書省。與鄭祖經一起作複查工作的某某,一直安然無恙。

可見為官立心行事,害民之事絕不可為,切莫只做自己的官,毫不管別人的苦,只想逢迎上司的意圖,不堅持公道正義,將「天理」二字丟在九霄雲外。不知冥冥中,人的善惡,均被一一記載,所以說天道昭昭,又道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報應如影隨形,斯時即萬千懊悔,已自無及。為官須要慈悲為本,為民多做善事,不但萬民感戴,皇天亦會佑之,也是為自己真正積下福德。

四、一震三人報應分明

清代時,蘇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親,經常辱罵毆打她。還有一寡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準備存放在一店主處生利息,來維持生計,卻被某乙和某丙兩人暗中看到,兩人就偷了這些銀子瓜分了。寡婦丟失了錢,憂鬱而死。人們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干的,但因他兩人是無賴,都不敢說。某甲的母親也被折磨而死。這三人都是藩臺衙門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勢緊張。官軍要從浙江開赴江蘇,政府在滄浪亭設立了軍需供應局,該亭與郡文廟相鄰。這一天藩臺有公事來到軍需局,隨行的執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廟前大樹下暫歇。當時艷陽高照,萬里無雲。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雷電奔馳,剎時,一聲炸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有詩曰:「毆母偷銀罪益高,恢恢天網總難逃。居然鼎足同遭譴,文廟門前即市曹。」

如此果報,可不凜然!知曉此事的人都說道:「人一舉心動念,神明俱知。可見害人的惡因,是種不得的呀!」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以警世人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干昧良心、傷天理的壞事。應惕勵因果,行善向善,見到了善,就如同怕落到別人的後面一樣;見到了不善,就如同用手去探熱湯一樣的可怕,修到有善無惡的境界。

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是天理。傳統文化告訴人們要敬天信神,重德向善,相信因果客觀規律,任何時候都不能違背自己的良知。

而當今中共卻破壞傳統文化,鼓吹無神論,強制給人們灌輸反天反地、反人性、反天理的邪惡黨文化,顛覆人們心中的良知理念,從人性的最根本處破壞人們的正信,使人因為不相信善惡有報而不計後果的行惡,導致道德敗壞,社會亂象叢生,天災人禍不斷。只有回歸天理、道德和良知,才是做人最重要的,才能得到上天的護佑,個人和社會才會有美好的未來,光明的出路。

來源:明慧廣播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神傳文化】:瞞心昧己 難逃天理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