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紐時:原來中國想向外界傳達這樣的信息(圖)

新聞 怡君 2周前 (10-09) 8次浏览

紐時:原來中國想向外界傳達這樣的信息(圖)

10月1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前幾任國家主席以及政府官員觀看了一場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的閱兵式。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國家主席習近平站在天安門毛澤東巨幅畫像上方的城樓主席台上,載著武器的軍車一輛接一輛地從他眼前的長安街上駛過,這場極盡宣傳之能事的武力展示是為了慶祝中共執政70周年。能夠攜帶多枚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為精準打擊製造的無人機。坦克以及裝甲運兵車,車上載著身穿綠色軍裝的士兵。

在中國在全球舞台上起主導作用的時代,不管是在華盛頓、莫斯科,還是在河內,外國官員們都會用這種場合來辨別習近平的意圖,確定中國的經濟霸主地位是否構成政治和軍事威脅。國慶節的慶祝活動在中國外交的複雜時期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息。

通過閱兵和南海軍事化等政策,習近平及其他中共領導人要告訴世界的是:我們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準備奪取或保護我們認為屬於我們的地方。他們要顯示的是,中國不再是那個他們稱之為在19世紀到20世紀受歐洲列強和日本羞辱的國家。

但在某種程度上,中國領導人也看到了他們所處的令人擔憂的曆史時代的輪廓。在世界各地,他們的高級外交官們正努力緩和緊張氣氛,說服同行相信中國不是侵略者。這會有助於北京解決由特朗普總統發起的貿易戰;阻止旨在遏製中國全球影響力的政策;安撫那些批評中共的香港、新疆和西藏立場的政府。

東風-41洲際彈道導彈在閱兵式上首次公開亮相。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國領導人正在外交與國內事務的平衡上走鋼絲。兩種截然不同的信息可能會破壞中國改善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說服西方國家接受中國的努力。中國也意識到,在美國和其他國家麵前顯得軟弱,可能會削弱國內通過加強民族主義來鞏固中共合法性的努力。

“中國的外交是在各種經常相互衝突的目標之間不斷尋找平衡,它在取得妥當的平衡上做得很糟,”喬治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教授麥艾文(Evan S. Medeiros)說,他曾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擔任亞洲事務高級主任。

對習近平來說,這是他四年來的第二次閱兵,自毛澤東以來,還沒有任何一位中共領導人這樣做過。習近平在周二的講話中重複了一句人們認為是毛澤東說過的名言——“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但他更進了一步,他說:“沒有任何力量能夠撼動我們偉大祖國的地位,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擋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前進步伐。”

雖然中共國慶節閱兵式的主要觀眾是中國老百姓,但這場活動確實向外界發出了一個重要的信號,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對外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成曉河教授說。他表示,一個核心信息是:“如果中國不得不與誰打仗的話,中國已有準備。中國不怕與任何膽敢挑戰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人打仗。”

中國最新的可攜帶核彈頭的洲際彈道導彈東風-41在閱兵式上自豪亮相強調的就是這一點。

民族主義的官方報紙《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周二把他為武力展示所感到的滿腔自豪濃縮為兩條其所謂“傳說中的東風-41”的英文推文。

“我大約四年前在製造廠裏摸過一個,”他寫道,配的圖是習近平乘坐黑色敞篷汽車從東風-41前開過的照片。“沒有必要害怕它。隻要尊重它,尊重擁有它的中國。”

在另一條也配了導彈照片的推文中,胡錫進寫道,“來自它們的信息是:不要招惹中國人民,或恐嚇他們。反正中國人不會去招惹你們。”

這次閱兵式的確讓華盛頓的擔憂加重了。特朗普政府的內閣官員,尤其是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和國務卿邁克·龐皮歐(Mike
Pompeo)已經斷言,中國是一個尋求支配西方政治、經濟和安全製度的修正主義大國。習近平的大膽宣告,以及他在香港、新疆和西藏等邊境地區的強硬國內政策,強化了許多西方人的一種看法,即中國是對他們的製度和價值觀咄咄逼人的挑戰者。

然而,就在上周聯合國大會期間,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紐約出席一個晚餐會時,曾試圖給人一個不同的說法。

“中美關係如今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上,”他說。“有些人在用一切手段把中國描繪成一個主要敵手,推銷他們對兩國關係注定要落入修昔底德陷阱、落入文明衝突陷阱的預言,甚至大聲疾呼要與中國徹底脫鉤。”

“事實是,中美兩國在過去40年的合作中都得到了很大的好處,”他說,並補充說,“中國不打算在世界舞台上上演《權力的遊戲》。”

王毅提到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是一個被哈佛大學學者格雷厄姆·阿裏森(Graham
Allison)通俗化了的理論,該理論認為,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與一個地位已經確立的大國很可能會發生戰爭。習近平在講話中也提到過該理論,並強調他希望避免掉進這個陷阱。

盡管如此,“中國難以理解其他國家對它的看法,它總愛聽好消息,而不是壞消息:它的行為所帶來的焦慮,”喬治城大學的麥艾文說。“可能是由於中國政治體製的緣故,它似乎不能接受戰略約束的想法,即接受對自己實力的約束性承諾,作為向其他國家保證中國的崛起不會傷害它們的一種方式。”

中國領導人並不總是這樣對外界的聲音充耳不聞。20世紀90年代初,中國官員對那些談論“中國威脅論”的外國官員堅稱,中國隻是一個發展中國家,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二十一世紀中國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謝淑麗(Susan L.
Shirk)說。“後來他們認識到,這些詞語是不可信的,除非他們采取行動表明他們的友好意圖,”她說。

至少在2008年前,中共領導人采取的是安撫和克製的戰略。中國簽署了南海行為準則,加入了多邊機構,並沒有公開試圖篡奪美國的領導地位,還與亞洲國家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

謝淑麗說,現在,“習近平已經放棄了所有的克製。他們仍在發表有關和平意圖的講話,但北京的行動遠不能讓人安心。所以‘中國威脅論’又回來了。”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今年夏天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許多西方和亞洲國家對中國的全球看法自2018年以來有所惡化。在美國,60%的接受調查者對中國持負麵看法,高於2018年的47%,是皮尤調查開始以來的最高比例。

天門廣場上觀看閱兵式的軍官。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北京和華盛頓在未來幾個月的行動和政策可能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這種平衡。一些中國官員正在尋找掩蓋分歧的方法。比如,他們同意讓曾經擔任紐約市市長的大亨邁克爾·R·布隆伯格(Michael
R. Bloomberg)今年秋天在中國舉辦他的創新經濟論壇(New Economy
Forum)。去年由於貿易緊張,他們曾迫使布隆伯格把該論壇搬到新加坡。

然而,隨著談判代表們準備下周在華盛頓會麵,美國和中國是否會達成貿易協議的問題依然存在。外國官員還擔心,北京將下令動用軍隊或準軍事力量鎮壓香港抗議者。

在國慶節的閱兵式上,播音員稱讚了人民武裝警察——一支負責控製暴亂的龐大準軍事部隊——在維護國家穩定方麵所起的作用。

“中國政府更感興趣的是給國內觀眾留下深刻印象,而不是真的與外國敵人打仗,”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說。“但是,如果外國政府在做出反應上升級的話,展示國力和說給國內聽的激烈言辭可能會產生事與願違的後果。”

“因此,中國政府正試圖在向國內傳遞國力,同時讓外國觀眾安心、中國日益增長的實力不會對他們構成威脅之間把握分寸,”白潔曦補充說。“為了讓氣勢洶洶的話起作用,中共恰恰需要這種相互對立的信息。”

中華文化新聞網:紐時:原來中國想向外界傳達這樣的信息(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紐時:原來中國想向外界傳達這樣的信息(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