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華春瑩又膝反射式罵美國 習近平被普京牽著鼻子走?

2022年冬奧會開幕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危機升級,歐美相繼宣布對俄製裁之際,中國卻高調指責美國”火上澆油”,甚至是製造烏克蘭緊張局勢的始作俑者。有學者認為,烏克蘭危機是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外交能力的最嚴峻考驗,中國正被普京牽著鼻子走。

見任何外賓都要戴口罩的習近平隻為一個人開特例,那就是普京。

“我也願意同普京總統先生一道,為新曆史條件下的中俄關係規劃藍圖、定向領航。”習近平近日在北京冬奧開幕前,和普京會談時這樣說。

對俄羅斯和普京而言,現身北京冬奧、當天往返,以及和習近平的一場會談下來,簽了15個協議、帶走價值約800億美元的合同,這個奧運外交性價比超高。

針對當前俄烏危機惡化,美國很早就發出了普京會在北京冬奧會後入侵烏克蘭的警告。不論普京是否在與習近平會談時通報過俄羅斯的行動部署,中國現在處境都顯得更加為難。在美國、英國紛紛祭出金融製裁俄羅斯之際,中國與俄國已經簽訂的天然氣采購買賣若繼續,會不會讓已經惡化的美中與歐中關係雪上加霜?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022年2月2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指責美國是烏克蘭緊張局勢的始作俑者(美聯社)

凡事罵美國 中國致力於“口頭”維護和平

中國顯然對上述問題並不在意。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還膝反射般罵起了華盛頓。

“現在問題的關鍵是,作為當前烏克蘭局勢緊張的始作俑者,美方在這場危機中扮演了什麽角色?發揮了什麽作用?如果有人一邊火上澆油,一邊指責別人救火不力,這種行為是不負責任的,也是不道德的。”華春瑩說。

她聲稱,中國一直努力勸和促談,為推動和平解決地區熱點問題發揮建設性作用,中方也一向反對任何“非法的單邊製裁”。她更指責美國等國的單邊製裁已經給相關國家經濟和民生造成嚴重困難,並還提醒美國在處理俄烏問題時,“不得損害中方和其他方麵正當權益。”

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Luhansk)地區2022年2月22日在遭受俄羅斯炮火攻擊後冒出的濃煙(美聯社)

烏克蘭危機 習近平“大國外交”的考卷?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主政時的白宮國安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麥艾文(Evan
Medeiros)認為,中國正被俄羅拉入“新冷戰”,同時對抗美國、歐盟與北約。而遭受金融製裁的俄羅斯要緩減衝擊,北京可能麵臨要輸血給莫斯科的代價。

“華春瑩的這種說法,就是中國在演出親俄的中立原則。在我來看,中國正麵臨‘戰略上三麵楚歌的困境’(strategic
trilemma),烏克蘭危機是習近平上任以來、他主導外交政策中的嚴峻考驗。”麥艾文在本周三華盛頓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舉辦的中俄關係研討會上說。

而對美國的俄羅斯問題專家來看,烏克蘭危機更凸顯了中國在外交事務中,一向高舉的“和平共處五原則”存在雙重標準。

“我們都知道普京在撒謊,一個接一個,他說要從烏克蘭邊境撤軍,結果是駐軍。盡管中國也聲稱關切各國的主權與領土完整,不幹涉他國內政,口頭上也沒有表達支持俄國入侵烏克蘭,我好奇,中國會不會也在用跟著俄羅斯的這套劇本。”曾在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主管俄羅斯與歐亞情報事務的資深官員肯德爾-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在同場研討會上說。

在外交政策上,中國從周恩來時代就立下“和平共處五原則”,也就是“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幹涉內政、平等互利、和平共處”

習近平被普京耍著玩?

《華爾街日報》日前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披露,在普京收獲滿滿離開北京後,中共高層召開閉門會議,內部就有激烈爭論,究竟北京該在烏克蘭問題上支持俄羅斯到何種程度?

北京方麵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做出默許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姿態。例如,2014年俄羅斯吞並烏克蘭的克裏米亞半島,中國就遲遲未表態認可。但這一次,習近平與普京會麵後,中國迅速表示“反對北約的任何擴張”。《華爾街日報》的報道說,這是自共產主義集團與西方冷戰初期以來,北京與莫斯科步調最一致的一次表態。這也在中國外交政策圈裏引發不安,因為此舉標誌著中國外交政策的根本性轉變。

美國前駐俄羅斯大使麥克佛(Michael
McFaul)就指出,歸根結底,世界到了二十一世紀還是得要麵對不同意識形態陣營的對抗格局。但他不認為中俄同盟有多堅定,因為並不是價值觀讓中俄走到一起。

美國前駐俄羅斯大使麥克佛(Michael
McFaul)表示歸根結底,世界到了二十一世紀還得要麵對不同意識形態陣營的對抗格局,但他不認為中俄同盟有多堅定,因為不是價值觀讓中俄走到一起。(美聯社圖片)

“我認為,西方國家,尤其是華盛頓,我們花了太多時間在想著要分化中國與俄羅斯,我們有沒有捫心自問為什麽要這麽做?他們想合作就讓他們去,有什麽大不了呢?就讓習近平去幫流氓站台辯護。要知道,習近平是不會幫俄羅斯出兵烏克蘭的,就像普京也不會幫中國出兵台灣。如果他這麽做,我會很訝異。”麥克佛形容。

這位俄羅斯專家還指出,普京和習近平有很多相似之處,但俄羅斯是想要和許多已開發國家平起平坐,而習近平是尋求在發展中國家當領袖。在改變冷戰後期的國際秩序上,兩人有不同程度的追求。

麥艾文說,盡管有許多分析認為,美國應該重拾尼克鬆與基辛格時代的做法“聯中抗俄”,但他認為,時空背景早已不同,中國現在的軍事與經濟已更強大。在他看來,現在是普京拿著尼克鬆與基辛格當年的劇本,想“聯中抗美”。

當年的中國領導人也許意識到,要想成為現代化國家就必須是融入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陣營。那麽,現在的中共領導人還是這麽看嗎?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鄭崇生華盛頓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