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再次發表講話:有必要再次解釋為什麽這麽做

俄總統普京2月24日電視講話

(全文)

尊敬的全體俄羅斯公民!親愛的朋友們!

今天,我認為有必要再次就頓巴斯局勢和其他涉及俄安全的問題發表講話。

我在21日講話開始時列舉了一係列對俄構成致命威脅的問題,這些問題是由一些不負責任的西方政客經年累月奉行錯誤對俄政策造成的,特別是北約東擴,將軍事基礎設施部署抵近俄邊境。

眾所周知,過去30年間,我們一直展現堅持和隱忍,不斷嚐試同北約主要國家就歐洲的平等和不可分割安全達成共識。但我們等到的回應隻有無恥的欺騙、謊言,亦或是施壓與恫嚇,北約置俄的抗議與關切於不顧,仍然不斷繼續擴張。北約的軍事機器已直抵俄邊境。

是誰給了北約底氣,讓他們如此大言不慚地從自身特殊性、絕對正確和肆意妄為的立場出發同我們打交道?讓他們以這種輕視蔑視的態度對待我們的利益和合理合法要求與主張?

答案顯而易見。蘇聯自上世紀80年代末不斷走向削弱,之後徹底分崩離析。今時今日,俄仍應從中吸取教訓,蘇聯解體證明,權力和國家意誌的癱瘓是走向全麵倒退和瓦解的開端。我們不知從何時起變得不自信了,從此世界力量對比的平衡也被打破。

曾經的一係列國際條約事實上已不複存在。承諾約定和請求百無一用。所有不為霸權國家滿意的執政當局均被貼上過時、沒用的標簽。相反,一切他們眼中能為己所用的政府則不惜一切代價去扶持,哪怕是用野蠻的手段也在所不惜。任何不與之同流合汙的力量則會被敲碎膝蓋。

我講的這些不僅攸關俄羅斯,不僅隻是俄羅斯的關切,更關乎整個國際關係體係,甚至是美國的盟友們。蘇聯解體後世界版圖被重新劃分,二戰後所形成的國際法準則的核心、基本內容,以及二戰勝利成果卻成為那些自稱為冷戰勝利者實現霸權的絆腳石。

當然,在現實生活中,在國際關係和國際規則適用過程中,國際形勢以及國際力量對比的變化都是重要考量因素。應該保持專業、平穩和耐心態度,清楚定位自身責任,尊重所有國家的利益。但一些國家不斷強調自身的絕對優先,謀求一言堂,僅接受於己有利的方案,在這種下三濫手段不斷充斥國際環境的背景下,事態從最開始就朝著另一個方向發展。

類似的例子信手拈來。北約在未經聯合國安理會授權的情況下對貝爾格萊德進行血腥的軍事行動,直接動用飛機和導彈,持續數周對市政設施及關乎民生的基礎設施進行轟炸。
但西方國家總是選擇遺忘這些事實,當我們提起時,他們不願談及國際法準則,反而宣稱是形勢使然。

之後又輪到伊拉克、利比亞和敘利亞。對利比亞非法動武,歪曲聯合國安理會涉利比亞問題決議,導致該國徹底被摧毀,淪為國際恐怖主義的溫床,陷入人道主義災難和內戰不斷的深淵。利比亞數百萬人甚至整個地區的人民都深陷災難,滋生了從北非和中東到歐洲的大規模移民潮。

敘利亞也遭遇同樣命運。西方國家未經敘政府同意和聯合國安理會授權便對該國動武,這是赤裸裸的侵略和幹涉。

然而,最令人發指的是在毫無法理依據的情況下入侵伊拉克。侵略的由頭是美國言之鑿鑿宣稱伊境內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了師出有名,美國務卿在全世界麵前晃了晃裝有白色粉末的試管,向世人宣稱是伊拉克正在研發的化學武器。然而事實證明,所有的一切都是騙局,是煙霧彈,伊拉克境內根本沒有任何化學武器。雖然令人難以置信,但事實就是事實。這一切都是美國政府在聯合國舞台上撒下的謊言,最終導致無數傷亡和破壞性後果,恐怖主義更是趁勢做大。

隻要是西方試圖染指建立所謂“秩序”的地方,就會發生流血和傷痛,就會給國際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以可乘之機。這些例子隻是最令人發指的一小部分,西方國家藐視國際法的例證遠不止於此。

其中就包括曾向俄羅斯作出的北約絕不東擴承諾。他們欺騙了我們,滿嘴跑火車。的確大家常說,政治是肮髒的。也許是吧,但不至於肮髒至此。這種耍滑頭的行為違反了國際關係準則,尤其是各國公認的道德和道德規範。正義和真理何在?全是謊言和虛偽。

美政客、政治評論者和記者常說,近年來美內部建立了一個真正的“謊言帝國”。毋庸置疑,事實就是如此。但需要承認的是,美仍是一個偉大的國家和世界主要大國。其附庸國不僅在所有問題上對其隨聲附和、言聽計從,甚至還效仿其所作所為,欣然接受其製定的規則。所以我們完全有理由自信地說,美按照其設想和模式建立的西方集團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帝國”。

蘇聯解體後,盡管新生的俄羅斯展現出前所未有的開放性和同美西方合作意願,並且幾乎是單方麵進行裁軍,但美西方仍企圖壓榨,甚至徹底摧毀俄。上世紀90年代及21世紀初的情況就是如此。當時,所謂的集體西方大肆支持俄南部的分裂主義和受雇傭匪徒。我們將永遠銘記,為了最終打斷高加索地區國際恐怖主義的脊骨,俄付出了多少人員傷亡,蒙受了多大損失,經曆了多麽艱難的考驗。實際上,直至最近,還有國家不斷企圖利用俄服務自身利益,摧毀俄傳統價值觀並將自身虛假價值觀強加於俄,以此從內部侵蝕我們和我們的人民。他們還企圖將其國內方針強加於俄,而這將直接帶來衰退和墮落,因為這是違反人性的。任何人的上述圖謀永遠都不可能得逞。

盡管2021年12月,我們再次試圖同美方及其盟友就歐洲安全保障原則和北約不東擴達成共識。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美方固執己見,認為沒有必要同俄就俄核心關切達成共識,為達成自身目的,罔顧俄利益。

麵對當前局勢,我們產生一個疑問:接下來該怎麽辦?還在等什麽?我們清楚地了解1940年和1941年初的曆史。當時,蘇聯曾千方百計試圖防止或至少拖延戰爭爆發。為此,全力避免挑釁潛在的侵略者,放棄實施或推遲為籌備應對侵略所必要的行動。而最終采取行動時已為時已晚。

結果是,1941年6月22日納粹德國宣布對俄開戰,而俄卻未做好應對準備。我們成功阻擋並摧毀了敵人,但同時付出了慘痛代價。偉大衛國戰爭前夕,對侵略者采取綏靖政策大錯特錯,讓我們的人民付出巨大代價。戰爭伊始,我們喪失了大量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領土和數百萬民眾。我們不會也無權重蹈曆史的覆轍。

那些謀求霸權的國家公開、毫無成本且毫無根據地將俄羅斯宣稱為敵人,這些國家的確在金融、科技和軍事領域擁有強大實力,俄方對此有客觀認識,這些國家威脅對俄實施經濟製裁的聲音不絕於耳,俄方對此也進行了客觀評估,分析我們對可能的經濟製裁擁有哪些應對能力,我們進行的研判非常客觀和現實。

在軍事領域,盡管俄羅斯在蘇聯解體後軍事實力受到了很大打擊,但俄仍是當今世界核武器力量最強的大國之一,且在眾多新式武器領域保有一定優勢,因此任何試圖襲擊俄羅斯的潛在入侵者定會招致災難性後果,國際社會對此擁有共識。國防等領域技術發展日新月異,相應軍事技術的領先地位也在不斷易主,如軍事技術成果應用不斷向俄邊境逼近,而俄卻無動於衷,那麽相關軍事設施將在幾十年後甚至未來永遠對俄造成長期增長、完全無法承受的威脅。

即便當前,隨著北約不斷東擴,俄安全形勢也在不斷惡化,其危險性與日俱增。不僅如此,北約高層日前直接聲稱將加快其軍事設施向俄邊境線推進的進程。換句話說,北約的立場愈發強硬,俄不能再坐以待斃,坐以待斃是極其不負責任的。

北約進一步東擴,將軍事裝備部署在烏克蘭境內於俄來講絕不可接受,當然,問題不在於北約本身,北約隻是美國的外交工具,在俄羅斯的毗鄰地區(這些地區原本曆史上是俄羅斯的領土),建立起對俄極具敵意的反俄陣線,且這些國家完全受外國操控,北約國家的軍事力量不斷在加強,還部署最先進的武器裝備。

在美及其盟友口中聲稱的遏俄政策,所謂的地緣政治紅利,對俄而言卻是生與死的問題,毫不誇張,這是俄命脈攸關的問題,不僅威脅到俄國家利益,甚至威脅到俄主權,關乎國可為國的問題。這就是我不止一次提到的“紅線”,而他們已經踏過了這條紅線。

至於說到頓巴斯地區形勢。我們看到,2014年策動烏克蘭政變的那夥人攫取政權,在外部勢力幫助下舉行了“作秀般”的選舉,徹底放棄和平解決爭端。8年間,俄方不斷作出一切努力,希望局勢能夠通過和平政治方式化解。最終看來,一切皆為徒勞。

正如我在上一次電視講話中所說,我們不能對發生在頓巴斯地區的事漠視旁觀。如今,我們不可能再坐視不管了。我們必須立即阻止這樣的噩夢繼續下去,必須立即阻止烏當局繼續屠殺對俄寄予厚望的數百萬頓巴斯地區居民。俄承認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獨立的主要原因,就是頓巴斯地區居民的願望、感受以及他們承受的痛苦。

我還想強調的是,北約主要成員國為了達到其自身目的,對烏極端民族主義者和納粹主義者予以全麵支持,而這些勢力永遠不會放過克裏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的居民,僅僅因為他們行使了自由選擇的權利,回到了俄的懷抱。

毫無疑問,這些勢力會像潛入頓巴斯地區一樣潛入克裏米亞並挑起戰爭,像打著討伐旗號的烏民族主義者屠殺手無寸鐵的頓巴斯地區居民一樣,屠殺克裏米亞居民,這些烏民族主義者在二戰時曾是希特勒的幫凶。

烏局勢發展的整個過程以及對有關信息的分析表明,俄同這些勢力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這隻是時間問題,這些勢力一直在積極準備,伺機而動。現在,這些勢力還開始要求擁有核武器,俄決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我曾說過,蘇聯解體後俄已接受了新的地緣政治現實。俄始終尊重在前蘇聯地區成立的各個國家,始終尊重它們的主權,俄幫助哈薩克斯坦平定亂局、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這就是最好的證明。但烏不斷對俄安全構成威脅,這讓俄充滿不安全感並無法正常發展。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2000年至2005年間,俄在高加索地區對恐怖分子進行了軍事打擊,捍衛了俄領土完整。2014年,俄對克裏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居民予以了支持。2015年,俄出兵敘利亞,有效阻止恐怖分子從敘流入俄。俄已無其他自衛方式。

目前的情況也是一樣的。我們除了采取今天不得不采取的措施以外,已經沒有其他保家衛國的方法了。形勢迫使我們必須采取堅決果斷的行動。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已向俄求助。

因此,根據聯合國憲章第7條第51款和俄聯邦委員會今年2月22日批準的俄同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友好互助條約,經俄聯邦安全會議批準,我已決定采取特別軍事行動。

此次軍事行動的目標在於保護那些八年來一直遭受基輔當局欺淩乃至種族滅絕的人們。為此,我們將致力於烏克蘭的去軍事化和去納粹化,並將那些對包括俄公民在內的平民犯下無數血腥罪行的分子繩之以法。

但我們不會侵占烏克蘭領土,也不會以武力逼迫任何人。此外,我們注意到,近期在西方國家所謂“確定第二次世界大戰成果的相關文件係蘇聯極權主義政權簽署,不應繼續履行”的論調甚囂塵上。下麵我將作出回應。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果和我國人民為戰勝納粹主義所作出的犧牲都是神聖的。這與基於戰後數十年發展得出的崇高價值——人權與自由並不矛盾,也不會抹殺《聯合國憲章》第一條所規定的民族自決權。

請注意,無論是在蘇聯成立時還是在二戰後,那些現代烏克蘭領土上的居民,他們對生活的想法從來無人問津。
我們政策的核心是自由,包括讓所有人自主選擇本人和子女未來的自由。我們認為,生活在當今烏克蘭領土上的所有民族、全體人民都應享有這種選擇權。

在此,我向烏克蘭公民發出呼籲。2014年,俄羅斯有義務保護克裏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人民免遭你們口中的“納粹分子”傷害。(因為)兩地人民做出了選擇,即與他們曆史上的祖國——俄羅斯站在一起,這也得到了俄方的支持。再次強調,除此之外,他們別無選擇。

此番行動並非意在侵犯烏克蘭及其人民的利益,而是為了保衛俄羅斯自身、為了擊退那些綁架烏克蘭並試圖利用其危害我國及我國人民的分子。

再次強調,我方行動是旨在抵禦眼下威脅、避免災難事態擴大的自衛行為。盡管十分困難,但我還是希望廣大烏克蘭公民能夠理解這一點,並(同俄方)開展合作,以便盡快翻過悲慘一頁,攜手前行,不要再允許任何人對我們兩國的內政和彼此關係橫加幹涉,而應做到獨立自主,如此,才能為解決問題創造必要條件,打破國界阻隔,從內部增強彼此凝聚力。我相信這才是我們兩國的未來。

我還要向烏克蘭武裝部隊軍人發出呼籲。

親愛的同誌們!
你們的父輩、祖輩、曾祖輩同納粹作戰,保衛我們共同的家園,不是為了今天的新納粹分子在烏當政。你們宣誓效忠的是烏克蘭人民,而不是掠奪烏克蘭、侮辱這些人民的反人民政權。不要執行他們的非法命令。我呼籲你們立即放下武器回家。我明確指出,所有聽從這一要求的烏士兵將順利離開戰區,和家人團聚。我想再次強調,可能發生的流血事件的全部責任將完全由烏當局承擔。現在我想對那些受外界影響企圖幹涉當前局勢的人說幾句:無論是誰想幹涉我們,甚至是危及俄國家和人民,他都必須知道,俄羅斯將立刻作出反應,並將讓其遭受曆史上從未經曆過的後果。俄已做好應對任何事態的準備,也做出了所有必要的決定,希望大家聽到我們的聲音。

親愛的俄羅斯公民!

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富強和存亡,其成就與活力始終源於其深厚根基,即文化和價值觀,先人的經驗和傳統,也取決於其迅速適應不斷變換的外部環境的能力,取決於社會凝聚力與勇往直前的決心。

力量總是必要的,但力量可以有不同的性質。我在講話開始時提到的“謊言帝國”政治首先就是建立在粗暴、直接的武力之上,俗話稱“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真正的力量在於正義和真理,而正義和真理在我們這邊。這樣,就沒有理由不同意,擁有力量、準備鬥爭是維護國家獨立與主權的基礎,隻有在這一基礎之上才能夠修身、齊家、治國。

同胞們!

我相信,忠於祖國的俄軍官兵們將專業而勇敢地履行自己的職責。我毫不懷疑,負責俄經濟、金融係統和社會領域穩定發展的各級機關和專家們、企業家以及整個工商界將協調一致,高效工作。我希望議會所有政黨和社會力量都能秉持一致的愛國立場。

俄羅斯的命運始終掌握在可靠的俄各族人民手中。這意味著,我們所做的決定必將得到執行,我們的目標必將能夠實現,國家的安全必將得到可靠保障。

我相信你們的支持,相信對祖國的愛能給予我們必勝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