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陷入某種瘋狂”:俄羅斯民眾在普京鼓勵下互相舉報

瑪麗娜·杜布洛娃是俄羅斯屬太平洋島嶼薩哈林島上的一名英語教師,上個月她給八年級的學生播放了一段振奮人心的YouTube視頻,其中孩子們用俄語和烏克蘭語唱著“沒有戰爭的世界”。

視頻放完後,一群女生在課間休息時留下來詢問她的看法。

“烏克蘭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一個獨立的國家,”57歲的杜布洛娃告訴他們。

“已經不是了,”一個女孩反駁說。

幾天後,警察來到了她所在港口城市科薩科夫的學校。在法庭上,她聽到了那段對話的錄音,顯然是其中一名學生錄的。法官以“公開詆毀”俄羅斯武裝部隊的罪名對她處以400美元的罰款。她說,學校因“不道德行為”解雇了她。

“好像他們都陷入了某種瘋狂,”在接受電話采訪時,杜布洛娃思考著她周圍支持戰爭的情緒說。

在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直接鼓勵下,支持烏克蘭戰爭的俄羅斯人開始把矛頭指向內部敵人。

這些事件還不是一種大眾現象,但它們說明了俄羅斯社會正在形成的偏執和兩極分化。在政府惡毒官方辭令的刺激下,在將不同政見者定罪、波及麵極廣的新法律推動下,公民們正在可怕的斯大林式恐怖回響之間相互譴責。

有報道稱學生舉報老師,還有人告發鄰居,甚至是鄰桌的用餐者。在莫斯科西部一個購物中心,一名過路人舉報了一家電腦修理店裏顯示的“反對戰爭”字樣,導致店主馬拉·格拉切夫被警方拘捕。在聖彼得堡,當地的一家新聞媒體記錄了公共圖書館因涉嫌親西方而引發的憤怒;一名圖書館官員把海報上一位蘇聯學者的照片誤認為馬克·吐溫的照片,引發了這場憤怒。

據俄羅斯報紙報道,在西部地區加裏寧格勒,當局向居民發送短信,敦促他們提供與烏克蘭“特別行動”有關的“煽動者”的電話號碼和電子郵件地址;他們可以通過即時通訊應用Telegram中的一個專門帳戶方便地這樣做。一個民族主義政黨推出了一個網站,敦促俄羅斯人舉報精英中的“害蟲”。

“我絕對相信,一場清洗即將開始,”該網站的幕後負責人、議會議員德米特裏·庫茲涅佐夫在接受采訪時說。他預測,在戰爭的“活躍階段”結束後,清洗進程將會加快。然後他澄清說:“我們不希望任何人被槍殺,我們甚至不希望人們進監獄。”

但是,蘇聯時代大規模處決和政治監禁的曆史,以及在國家鼓勵下對同胞的譴責,如今籠罩在俄羅斯日益加深的鎮壓氣氛之上。普京在3月16日的一次講話中定下了基調,宣稱俄羅斯社會需要一次“自我淨化”,讓人們“把真正的愛國者與人渣和叛徒區分開來,把他們像不小心飛進嘴裏的蒼蠅一樣吐出來”。

按照蘇聯的邏輯,選擇不舉報同胞的人自己也會被視為可疑分子。

“在這種情況下,恐懼再次降臨到人們身上,”研究蘇聯秘密警察的知名學者尼基塔·佩特羅夫說。“這種恐懼決定了你必須去舉報。”

今年3月,普京簽署了一項法律,規定發表與政府關於克裏姆林宮在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路線相抵觸的公開聲明者,將被處以高達15年的監禁。克裏姆林宮表示,考慮到西方對俄羅斯的“信息戰”,這是一項嚴厲但必要的措施。

據人權組織OVD-Info稱,檢察官已經對400多人使用了這項法律,其中包括一名男子,他舉著一張上麵有8個星號的紙——“反對戰爭”在俄語裏有8個字母。

OVD-Info的法律部門主管亞曆山德拉·巴耶娃在談到一些戰爭相關的荒誕起訴時說,“不幸的是,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巨大的笑話裏。”她說,她看到人們舉報自己同胞的數量急劇上升。

“鎮壓不僅是由國家當局的手完成的,”她說。“它們也由普通公民的手完成。”

巴耶娃說,在大多數情況下,與戰爭批評有關的懲罰僅限於罰款;對自2月24日入侵開始以來被捕的逾1.5萬名反戰抗議者來說,罰款是最常見的懲罰,不過有些人被判處多達30天的監禁。然而有些人正麵臨更長刑期的威脅。

在西部城市奔薩,另一位英語老師伊琳娜·根來到教室,發現黑板上潦草地寫著一個巨大的“Z”。俄羅斯政府一直在宣傳這個字母,將其作為支持戰爭的象征,因為它被塗在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軍車上,作為識別標誌。。

根告訴她的學生,它看起來像半個納粹標誌。

後來,一名八年級學生問她,為什麽俄羅斯被禁止參加歐洲的體育比賽。

“我認為這是正確的,”根回答說。“除非俄羅斯開始以文明的方式行事,否則這種情況將永遠持續下去。”

“但我們不知道所有細節,”一個女孩說,她指的是戰爭。

“沒錯,你們什麽都不知道,”根說。

這段對話的錄音出現在Telegram上一個熱門帳戶上,該帳戶經常發布刑事案件的內幕信息。克格勃的後繼機構聯邦安全局打電話給她,警告她說,她就上月烏克蘭馬裏烏波爾一家婦產醫院被炸一事指責俄羅斯的言論是“百分之百的刑事案件”。

根據上個月的新聞審查法,她目前正因造成“嚴重後果”而接受調查,可被判處10至15年監禁。

45歲的根說,學生和學校對她的支持很少,於是在本月辭職。當她在課堂上說起她反對戰爭時,她說她感到一些學生對她表現出“仇恨”。

“我的觀點基本上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共鳴,”她在接受采訪時說。

但其他成為同胞譴責對象的人從這樣的經曆中看到的更多是希望。在庫頁島,當地新聞媒體報道了杜布洛娃的案件後,她以前的一個學生一天之內為她籌集了150美元,杜布洛娃阻止了她,說她會自己支付罰款。周五,杜布洛娃把這筆錢交給了當地的一家流浪狗收容所。

在莫斯科,電腦維修店的老板格拉切夫說,入侵後的幾個星期裏,他在櫃台後麵的屏幕上顯著地打出了“反對戰爭”字樣,他覺得很不可思議的是,他的數百名顧客中沒有一個人威脅要舉報他。畢竟,他指出,由於西方的製裁,他被迫將一些服務的價格提高了一倍,這肯定會激怒他的一些客戶。相反,許多人對他表示感謝。

告發格拉切夫的顯然是一個過路人,他說那個人是個“老爺爺”。他說,這名男子曾在3月底兩次警告他的員工,說他們違反了法律。35歲的格拉切夫說,他認為這名男子認為自己向警方舉報這家商店是在履行公民義務,而且很可能沒有機會獲得國家宣傳以外的信息。

格拉切夫被罰款10萬盧布,約合1200美元以上。一名莫斯科政界人士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了有關此案的文章,並將格拉切夫的詳細銀行信息提供給任何願意提供幫助的人。格拉切夫說,他在兩小時內就收到了足以支付罰款的錢。

他說,他總共收到了25萬盧布,來自大約250筆單獨的捐款,他計劃把多餘的錢捐給OVD-Info,該機構為他提供了法律援助。

“現實中,並非所有的事都那麽糟糕,”他在接受采訪時說。

格拉切夫正在考慮用什麽來代替原本的“反對戰爭”標誌。他考慮換成:“這裏曾經有一個標誌,為此被罰款10萬盧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