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94歲老人轉陰後,仍在半夜被強行帶走

上海,一個父親寫道,自己的女兒陳相汝(讓我們記住這個好聽的名字),到今年 5 月 9 號就要過 4
歲生日。她發高燒,最終輾轉求醫,因為治療不及時而失去了生命。

昨天,又看到一個刷屏的。一個網友寫 94 歲的外婆,希望大家的傳播能夠拯救她。

她已經 94 歲了。4 月 4
日測出陽性,有關部門一直沒有采取什麽醫療措施,老人就靠每天和熱水對付感冒的辦法,後來抗原連續測出三次陰性——這本來是一個寬慰人心的事,即便對有基礎性的老年人來說,奧密克戎也沒有這麽可怕。

但是,現在這位外婆卻要轉運到方艙醫院了——因為隻要測出過陽性,哪怕你已經測出核酸陰性,也要到方艙裏。

昨天的刷屏沒有留下這位老人。今天淩晨 3 點多,居委會敲門,把老人弄走了。

據說隔壁還有一個獨居的 97 歲老人,也在 4 月初測出陽性,後來因為居委會有 10
人感染,一直沒有人再來過問這兩位老人的事。現在,那位 97 歲老人也要被轉運——用擔架抬要抬過去。

這種剛性,真正讓人害怕。

把陽性全部轉運出去,這樣剩下的就全部是陰性,這就是 ” 社會麵清零 “,在西安疫情的時候率先使用,現在在上海,經過一段時間的 ”
猶疑 ” 之後,奉上更激烈的版本。

上海實踐最讓人詫異的部分,就是把 ” 已經轉陰 ” 的也要拉走。這位 94
歲外婆是自己測抗原陰性,有些網友反映,一些陽性感染者已經轉陰,通過官方做的核酸,證明已經轉陰,現在仍然要被轉運——在外麵的陰性不算,要到方艙裏測出陰性才行。

而根據媒體報道,方艙裏也沒什麽 ” 特別治療 “,在那裏觀察而已。

對年輕人來說,方艙可能是一個 ” 感情升華 ”
的場所。有醫生在方艙醫院暈倒,陽性病人抬著他們去搶救,這是互助;有人在方艙醫院完成了半馬,不僅意味著自己身體好,而且說明方艙非常大——正能量;更典型的是集體舞,很感人。

這些對一個 94 歲的老人來說,都是不恰當的。文中提到的這位外婆,有高血壓、心髒病等基礎性疾病,照顧自己的兒子也已經 74
歲了,年初剛做過前列腺癌手術,現在還在吃藥恢複——這是最艱難的生命,已經經不起折騰了。

更嚴重的擔憂是,在國外,出現過人反複感染新冠的報道,已經感染過所產生的抗體,並不能徹底免疫,隻不過後麵的症狀較輕。但是,把一個
94 歲的老人重新植入充滿陽性的環境,會是什麽樣的後果?

我能想象,這對母子經曆了怎樣的夜晚。淩晨 3
點傳來劇烈的敲門聲,他們知道自己最擔心的事終究還是發生了,這本身就是一次襲擊,為什麽不能等到天亮再進行?很可能這次轉運任務有一個時間要求,到某個節點必須完成任務。

這樣的襲擾,嚴重影響到上海的人心。這次全市範圍的強製轉運,對上海人心的破壞,不亞於疫情本身。一些已經轉陰的人被強製轉運,這種荒謬的 ”
強製 ” 再次破壞了政府的公信力,讓之前的防疫成果充滿疑問,為什麽隻有方艙的陰性才算陰性?

還有一個人心的 ” 潛流 “:轉運在很多小區造成了割裂。很多 ” 健康人 ” 都渴望把 ” 陽性 ”
轉運出去,這樣自己不但安全,也能更快獲得自由。前段時間,小區裏共克時艱、相互扶持和照顧的團結已經不複存在。

一位在上海的朋友說,她所在的樓棟沒有陽性,但是隔壁樓有不少,小區業主群裏竟然有人建議把她那棟樓的居民也轉運走——這就是強製轉運造成的破壞性。如果說
” 團結 ” 和 ” 互助 ” 是這次上海疫情讓人欣慰的 ” 副作用 ” 的話,現在這聊以安慰人的收益也不複存在了。

現在,我們或許隻能希望,這位 94 歲的外婆和那位 97
歲的鄰居,能夠被溫柔相待,這是最後也是最低的希望了。如果防疫要折騰這樣的老人,這樣的防疫就徹底走向反麵了。

人們的相互信任、幫助,構成了我們的 ” 社會 “。希望真的能實現 ” 社會麵清零 “,而不是以 ” 社會清零 ”
為代價。那個冷酷的世界,本身就是一種更可怕的病毒,要知道,冷漠和暴力,也會傳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