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郭文貴稱喜幣有助顛覆中國政權 多國展開調查

對陳麗莎來說,投資喜幣並不簡單。

典型的加密貨幣可以直接從交易所購買,但陳麗莎卻說,喜馬拉雅交易所指示她通過銀行直接轉賬到海外銀行賬戶的方式,購買喜幣這種數字代幣。https://t.co/y9bzOwX2oQ

— ABC中文 (@ABCChinese)
April 17, 2022

陳麗莎(Lisa
Chen,音)將逾兩萬澳元存款打到了幾個海外銀行賬戶,之後她便發現自己參與的投資項目亮起了警示紅燈,而那個投資項目承諾說要重塑全球金融秩序。

去年4月,從中國移民澳大利亞的陳女士開始投資一種新的加密貨幣。這種貨幣名為喜馬拉雅幣(Himalaya
Coin),簡稱喜幣(HCoin)。

出逃海外的中國商人郭文貴和特朗普的前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發起的全球反對中國政府的政治運動在推廣這種數字代幣。

郭文貴聲稱,這種代幣總有一天會取代中國人民幣的地位。

陳女士說,2020年初以來她就成為了郭文貴反對中國政府運動中的一員。然而,在發現情況不對之後,她曾試圖提醒這項運動的其他追隨者要當心,
但她卻被該組織內的其他人稱為叛徒。

“我投資了喜幣,還讓我所有的親戚也投了喜幣,”陳麗莎說。

“我以為在做對的事情,我認為我在為正義而戰。”

她親眼目睹了這個組織的成員是怎樣對批評與反對這個運動的人進行騷擾和攻擊的,但現她卻決定公開反對這個組織。

郭文貴所推廣的其他投資項目也曾遭到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urity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的審查。審查的最終結果是:與郭文貴有關的公司獲得了與美國政府部門在2021年達成的價值超過5.39億美元的庭外和解。

郭文貴還於今年二月在美國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申請破產,聲稱其資產不到10萬美元。

與此同時,新加密貨幣的支持者吹噓喜幣的市值已達到430多億美元。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展開了調查。通過對財務文件、私人聊天室內容和區塊鏈錢包的分析,揭示了該加密貨幣頗為複雜的運作,這一加密貨幣獲得了郭文貴和班農發起的政治運動的認可。

郭文貴的投資項目給金融犯罪和加密貨幣專家敲響了警鍾,他們說該項目帶有騙局的特征。

盡管多國政府金融機構將交易喜幣的交易平台喜馬拉雅交易所(Himalaya
Exchange)列入投資黑名單,但郭文貴及其忠實的擁躉還在宣傳推廣喜幣。他們認為,這種加密貨幣將預示著一個新政治時代的到來。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該交易所“與郭文貴沒有任何關係,無論是股權還是財務方麵都沒有關係”。

世界新秩序與推翻北京政權的數字代幣

在網上搜索這種貨幣的信息,便可以看到去年11月發布在YouTube平台上的一個名為《喜幣衝上月球》(Hcoin to the
moon)的帶有誇張音樂的視頻。

該視頻取自一個雙關語。這個短語是在數字代幣投資者為慶祝估值大幅飆升而逐漸流行了起來。

視頻中,人們看到郭文貴抽著雪茄的畫麵逐漸切換到一艘船掠過金色的月亮畫麵。

隨後,視頻迅速插入了煙花燃放的鏡頭。同時,郭文貴這位流亡的億萬富翁伴隨著嘻哈說唱音樂,提及喜幣采用了“先進的加密技術”,之後視頻中又插入了一個女子穿著宇航服跳舞的鏡頭。

對郭文貴的支持者來說,喜幣不僅僅涉及金融安全,也是擺脫中國共產黨陰影的全方位生活方式手段的一部分。

有報道稱,郭文貴,在2014年因商業夥伴和政治靠山被指控腐敗而逃離中國大陸。郭文貴在2015年抵達美國,後來誇口說他將揭露中國高級官員的一切情況。

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後逃離中國的華人學者邱嶽首表示,正是郭文貴對提供有關中共重要人物敏感信息的承諾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說,他自己曾是郭文貴澳大利亞的堅定追隨者之一,他們都在聊天群裏接受來自郭文貴的直接命令。

“他說他有一個潘多拉之盒(Pandora’s box),”這位67歲的人士說。“盒子打開後,中共就完蛋了。”

邱嶽首和陳麗莎是爆料革命運動(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的前成員,郭文貴和班農領導了這個政治性運動。

這一運動與涉及新冠和拜登總統的虛假信息傳播運動有千絲萬縷的聯係。

為了將這個政治運動提升到另一個層次,郭文貴和班農於2020年6月4日成立了新中國聯邦(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NFSC),並稱其為“流亡政府”。

他們表示,新中國聯邦運動有一天會取代中共。

郭文貴在今年2月份重申,喜幣會有助於他們所搞的革命,並取代中國的現行貨幣。

“我們新中國聯邦的喜馬拉雅交易所和喜馬拉雅幣可以吸引中國人民的一切資金,”他說。

陳女士表示,這位有魅力的流亡億萬富翁對喜幣和新中國聯邦的願景說服了許多追隨者支持喜幣這種數字代幣。

“他向我們承諾說這會是一個不錯的投資,”陳麗莎談到喜幣時說。

班農也表達了他本人對喜幣的支持。去年11月,在親特朗普的社交媒體平台Gettr上發布的一個采訪中,班農稱喜馬拉雅幣項目“具有曆史意義”。喜馬拉雅交易所則否認與這位政治顧問有任何聯係。

而對陳麗莎來說,投資喜幣並不簡單。

典型的加密貨幣可以直接從交易所購買,但陳麗莎卻說,喜馬拉雅交易所指示她通過銀行直接轉賬到海外銀行賬戶的方式,購買喜幣這種數字代幣。

陳女士向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提供的銀行交易記錄顯示,她的投資款打到了位於巴哈馬(Bahamas
)和美國的賬戶內,後者的收款人賬戶名為喜馬拉雅國際結算(Himalaya International Clearing)。

在某些情況下,澳大利亞的投資者會被要求簽署一份協議,禁止他們采取任何“有可能傷害或損害交易所聲譽”的行動。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發言人說,該機構不會披露或確認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向該公司提出的任何銀行賬戶細節。

神秘的跨國交易平台:喜馬拉雅交易所

ABC請幾位加密貨幣和金融犯罪領域的專家對交易平台喜馬拉雅交易所和喜幣進行了評估與分析。

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喜馬拉雅交易所和喜幣都亮起了危險的紅燈。

目前還不清楚誰擁有喜馬拉雅交易所,該網站也不承認與郭文貴有任何關係。這個交易平台與設在澳大利亞、英國和英屬維爾京群島( British
Virgin Islands,BVI)的公司網絡都有聯係。

與該交易所有聯係的一家澳大利亞企業名為喜馬拉雅貨幣結算公司(Himalaya Currency
Clearing),在悉尼設有辦事處。該公司在澳大利亞交易報告與分析中心(Australian Transaction Reports
and Analysis ,AUSTRAC)的注冊信息顯示,該公司是數字貨幣交易所與匯款服務提供商。

反加密貨幣犯罪的專家喬治·基裏亞科斯(George
Andreopoulos)表示,該公司在AUSTRAC的注冊信息表示公司受反洗錢法的約束,但這並不能保證投資者得到保護。

與比特幣或其他知名的加密貨幣不同,喜幣隻能在自己的平台喜馬拉雅交易所上交易,這意味著有關喜幣價值的說法無法得到獨立驗證。

最近彭博社的一篇觀點評論文章引用了喜馬拉雅交易所創始人、香港商人餘建明(William
Je)的話,稱喜幣的市值達到430億美元。

美國法庭文件顯示,郭文貴稱餘建明為“長期好友”。他的前員工在法庭上稱, 郭文貴告訴她, 餘建明是“出錢的人”。

律師兼區塊鏈專家亞倫·萊恩(Aaron
Lane)表示,這個令人極度驚訝的估值“絕對不可能”正確。他補充說,這個估價能讓喜幣進入十大加密貨幣的行列,價值高於瑞波幣(Ripple
XRP)等成熟的代幣。

“市值超過瑞波幣而沒有列入任何主要代幣的名單,這完全不可思議,”萊恩博士說。

他警告說,這個投資項目帶有“加密貨幣騙局的特征”。

“如果這是真正的交易所,就是一個中心化的交易所,這(指中心化的交易所)並不是看清背後實情的好辦法。”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一直無法證實有關喜幣的許多宣傳主張,包括一般數字代幣通常都會列出的基本信息。

“不知道誰在管理這個[投資]項目,是否有任何公司支持該項目或為其提供資金,也不知道這種數字代幣的發行情況如何,”基裏亞科斯對喜幣的白皮書進行評估後表示。

同一文件還聲稱,喜幣項目的合同是由區塊鏈安全公司Certik驗證的,這將表明該方案已受第三方檢查。

然而,在給ABC的聲明中,該公司表示喜幣不是Certik公司的項目。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發言人表示,其白皮書由“不同司法管轄區的眾多律師起草和核實”,而且披露了“所有相關信息”。

“投資者可以選擇是否投資,”他們說。

該公司還反駁了喜幣項目沒有受Certik審計的說法,補充說該項目有“相關文件”,但沒有向ABC提供那些文件。

該交易所的網站也沒有提供任何關於喜幣的區塊鏈合約信息。

社交媒體分析組(social media analysis
group,SMAT)的研究人員找到了兩個區塊鏈地址,一個是喜幣的,另一個與名為喜馬拉雅元(Himalaya
Dollar)的穩定幣(stable-coin)有關,加密幣專家表示,兩個區塊鏈地址上都沒有正常的投資交易記錄。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發言人沒有回應澳大利亞廣播公司關於這些區塊鏈地址的問題。

該交易所表示,喜馬拉雅幣“是最近推出的,並正在與其他交易所商討之中”。

“[它]將在適當時候在其他交易所上市交易,”他們說。

該交易所也受到了包括新西蘭金融市場管理局(Financial Markets Authority
,FMA)在內的海外監管機構的警告。新西蘭金融市場管理局表示,喜馬拉雅交易所在新西蘭“不是一個注冊金融服務提供商”。

新西蘭金融市場管理局與巴哈馬和不列顛哥倫比亞(British Columbia)的監管機構都對該交易所發出了警告。

巴哈馬證券委員會(Securities Commission of the
Bahamas,SCB)在今年1月25日的通知中說,該機構稱或對喜馬拉雅交易所在其管轄範圍內進行的投資活動進行調查。

巴哈馬證券委員會表示,該公司正在配合調查。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一位發言人表示,這個警告是由於“惡意、虛假的投訴,[該公司對]所有的通知提出異議,並進行了辯護”。

該交易所表示,有關機構已經“得出結論,[該交易所]沒有任何不當行為”。

然而,所有三個監管機構的網站上還保留了通知,FMA稱該機構“建議在與該實體打交道時要謹慎行事”。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有關機構發出了類似的警告,並補充說該平台在其管轄範圍內沒有“注冊或獲得認可”。

基裏亞科斯表示,雖然喜馬拉雅貨幣結算公司在澳大利亞的注冊信息為數字貨幣交易所,但其在AUSTRAC進行注冊,意味著該公司必須遵守反洗錢法,但並不代表AUSTRA認可或擔保該項投資。

質疑者害怕說出真相

陳麗莎在去年8月對喜幣就產生了懷疑,聯係了澳大利亞的監管機構和她的開戶行澳大利亞國民銀行(NAB),但有關機構並沒幫助她追回近兩萬元的投資。

國民銀行將她的案子移交給本行的反數字欺詐與詐騙團隊。

審查得出的結論是:“騙局導致的匯款無法收回,因為收款機構不會退還你的錢款”。

陳麗莎表示,那筆錢匯到的離岸銀行對此事的處理情況要好一些。與那幾家銀行聯係後,大部分投資款都得到了退還。

但是,她表示,自己在封閉的網絡聊天室內通過信息,還有Discord聊天軟件向喜馬拉雅交易所和其他在澳大利亞的新中國聯邦追隨者提出自己的擔憂後,她被貼上了“中共代理人”的標簽,並失去了進入喜馬拉雅交易所的機會。

“有些人損失的錢比我還多,”陳麗莎說。

“他們為什麽不說出來?因為他們害怕。”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發言人說,該機構有信心沒有違反任何退款規定。

“交易所從未扣留任何人的資金,所有退還的資金都得以兌現,”該交易所說。

陳麗莎仍在敦促澳大利亞有關機構和銀行調查該投資項目,對澳大利亞投資者提供保護。

“我希望他們阻止其他投資者匯款,讓他們避免受騙。”

郭文貴、班農和喜馬拉雅交易所的創始人餘建明都沒有回應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采訪請求,也沒有回答關於喜幣的細節問題。

然而,郭文貴還在繼續讚美喜幣和喜馬拉雅交易所。

3月30日 ,烏克蘭受到入侵時,郭文貴在社交媒體上稱,某“世界知名人士”向他索要100萬枚喜幣。

邱嶽首和陳麗莎希望其他新中國聯邦運動的追隨者也會對這場運動不再抱有幻想。

“我認為郭文貴和班農隻是把‘幹掉共產黨’作為賺錢的幌子,”邱嶽首說。

“喜馬拉雅交易所的願景是讓世界上每個人都獲得金融自由,並支持自由、人權和民主,”喜馬拉雅交易所的發言人說。

該交易所表示,一些自己的支持者讚同這個願景,並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宣傳喜馬拉雅交易所,但“這些組織和個人與該公司沒有財務或任何其他關係”。

“喜馬拉雅交易所意識到不斷受到中共和由其讚助的組織/不良分子的惡意攻擊,包括一些沒有任何理由進行投訴的客戶,”該交易所說。

同時,喜馬拉雅交易所網站上的實盤交易數字顯示,一枚喜幣的價格已從去年11月推出時的0.1美元,升至現時的43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