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為什麽會成為發國難財的重災區?

上海梅隴鎮「臭豬肉」事件,有結果了。

供應商被坐實利用偽劣產品充當物資倒賣,低價進貨高價賣出,淨賺 460 萬。

疫情當下,這樣大發國難財,簡直是喪良心。

與此同時,各地越來越多的國難財惡行也逐漸被曝光。

長春一外賣小哥為了賺錢,逃避核酸檢測和區域靜態管理規定,在不顧自己是陽性的情況下,先後在當地多個城區配送物資 100
多單。

可怕的是,這個行為持續了近一個月。

4 月 10 日以來,上海高某在網上非法開店,大量囤菜並高價賣出。

通報裏顯示,他成本隻有 25 萬,卻淨賺 150 萬,直接翻了六倍的本。

這財發的,比販毒還暴利。

這些事例,僅僅發生在上個星期。

如果追溯到疫情剛開始的時間段,這種情況更為猖狂。

吉林當地的一篇新聞裏,就爆出了 10 家藥店超市因哄抬物價被查處。

有些店更玩起了暗度陳倉的把戲,表麵公開表明無口罩賣,但在你著急的時候會偷偷告訴你,自己偷偷進了少量口罩,但隻能高價甩賣。

這些發國難財的小把戲,令他們樂此不疲。

義烏更有小作坊製造 ” 假冒偽劣口罩 ” 大量銷售,罩數量巨大達到 700 萬隻。

令人發指的是工人在生產口罩期間均無戴口罩,衛生狀況可想而知。

這還隻是九牛一毛。

無數的事例告訴我們,發國難財不分地域。

隻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會有人動壞心思。

但是,這次的上海明顯比之前嚴重多了。

可以說,現在的上海到處充滿著在發國難財的人,而他們,也成為了疫情的「受益者」。

是上海人的錢更好賺嗎?並不。

老徐私以為,這個現象離不開上海淵源流傳的買辦曆史。

買辦,就是倒賣洋人物資進國內的人,簡單來說就是洋人的中間商。

民國時期,由於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上海成為了外資在中國的主要根據地。

在分稅製度的影響下,很多中國的民族產業都瀕臨崩潰,這就導致國人用不了國產,隻能依靠進口貨,外資占領了大部分市場。

此時買辦群體嗅到商機,大肆通過幫海外資本向中國倒賣物資,通通肥了腰包。

舊上海,就是買辦的大本營。

而倒賣,就是買辦的本質。

另一邊,老徐在上一篇文章 在上海發國難財的人越來越瘋狂了
中說過,上海市個極其依賴資本的城市,城市的構建和發展都由無數的精細專業的分工組成。

這種發展模式,使得上海商業氛圍特別好,成績也特別驚人。

有資本聚攏的地方,就會有買辦。

如今疫情使得城市停擺,政府突然跌到了手無寸鐵的困境。

物流進不來,人民沒飯吃,這種物資困境,這不就和以前一樣嗎?

有需就有供。

在政府措施跟不上來的時候,「倒賣」便成為了某些人疫情下 ” 最好 ” 的賺錢方式。

買辦們,又來了。

當然,不止是上海,在經濟下行的背景下,不管是哪個地區,經濟越差就越有人要趁火打劫。

甚至,在每一場災難中他們抱著 ”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 ” 的心態,妄想從中分得一杯羹。

去年七月底,鄭州水災。

有人爆出,鄭州東站希案酒店的房間,賣出了 2888 的天價。

不僅如此,酒店還在二樓鋪上墊子作為 ” 過夜地鋪 ” 售賣,一張墊子賣 100 元。

這種趁火打劫的行為還有不少。

2003 年非典時,一瓶 84 消毒水被炒到了 20 元左右,一瓶熏醋甚至被賣到上百元至上千元。

曆史總是驚人相似。

2020 年初,在各地急缺口罩的背景下,熔噴布立刻變為印鈔機。

僅僅半年內,就從 2 萬元一噸漲到 45 萬元一噸,漲幅最高達 24 倍。

作惡者賺得盆滿缽滿。

據透露,那一波讓不少人全款買車買房,一把翻身。

這種高額利益驅使下,發國難財的人簡直無處不在,他們就像是蒼蠅聞著屎味,隻要有災難發生,這群人便會按時出現。

甚至,故意讓災難的影響不斷擴大。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感受,全國這次疫情來得很莫名其妙,尤其是上海,感覺一直沒有盡頭的樣子。

似乎,有人在不斷希望它繼續蔓延下去。

其中邏輯也很簡單,隻要懲罰製度不夠狠,永遠有人希望災難的來臨,以此大發國難財。

解決問題的根本,不在於祈禱災難不來,更不在於道德譴責。

而是完善的製度。

誠然,我國的法律在逐步完善,秋後算賬的行動也逐步開始,但困局依舊難破。

本質還是三個字:不夠嚴。

所以我們會看到,即使上海已經開始清算這些發國難財的人,但結果呢?更多的奇葩事情凸顯出來。

比如,這兩天的上海人朋友圈,像是打假晚會。

由政府跟所謂的「保供企業」簽約提供的物資中,有長滿毛、年紀估計比老徐還老的醬板鴨。

很多吃了這個鴨子後的居民,紛紛拉肚子,疑似食物中毒。

結果一查,連品牌的食品生產許可證都是已經被作廢的。

除此之外,采購的物資中還有各種名氣小到接近三無的產品。

(看清楚,不是龍口,是那個字我都叫不出)

最誇張的是,連職能部門都存在嚴重的掉鏈子。

遼寧支援了上海一些物資被扔進垃圾桶,理由是長時間運輸壞了;結果上海剛辟謠,遼寧就反辟謠,說自己全程拍照錄視頻,不可能壞。

官方被官方打臉,辟謠後反被辟謠。

此刻的上海,真的是一言難盡。

說白了,就是太多人借著疫情的名在大發國難財,才會出現一個又一個匪夷所思的奇葩。

而這,還是在上海已經開始清算的前提下,可想而知此前得有多誇張。

難道,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嗎?

這裏老徐倒認為,我們可以稍微「崇洋媚外」下。

美國在疫情初始就指定了許多打擊疫情財的法律法規。

比如在澤西市,一家名為 99 美分夢想商店也因哄抬酒精等商品價格,被警告罰款 9 萬美元,折合人民幣近 58 萬元。

再比如,美國加州的一家連鎖超市 Smart & Final 因對某些有機和無籠雞蛋提升價格,漲價幅度超過了 10%,被處於
175,000 美元的罰款,將近 113 萬人民幣。

日本在打擊倒賣口罩方麵也非常嚴格。

據日本新聞報道,凡是高額倒賣口罩的,將對高額轉賣的對象處 5 年以下監禁,300 萬日元(折合人民幣約 15
萬)的罰款。

牢獄和罰款雙管齊下,直接堵住了不法分子的壞心思。

再不然,我們就回頭看看,以前投機倒把罪,可是要吃槍子的。

唯有嚴厲,才能杜絕。

上海的此刻已經告訴我們,這些人不止是要賺災難錢,還會對我們的防疫大局一而再再而三破壞。

特別是老百姓的內心更是接近崩潰。

一邊是自己配合防疫,經濟收入大打折扣卻還要花大價錢去購買日常吃喝的必需品,好不容易國家出手援助了,依舊有人敢從中牟利,什麽牛鬼蛇神東西都敢賣出去。

另外一邊,他們大肆斂財,還要在網上製造各種言論甚至破壞防疫成果,已達到讓自己可以繼續牟利的目的。

反差之下,誰不氣?

老徐知道,我這文章寫得太直白,可能有被刪除的風險。

但,我們不能再裝傻了。

上海老百姓還能忍多久?還要忍多久?有誰敢回答嗎?

上海之後,還會不會有其他地方也發生類似的事情呢?這種倒賣文化,真的隻在上海嗎?上海普通人,就要活該接受這種倒賣嗎?

不該是這樣的。

既然,我們知道發國難財的根源,就應該去堵住這個根源。

光靠嘴上譴責,對這些人是沒有用的,他們隻會當我們是傻子。

隻有讓發國難財的人都受到嚴厲的罪罰,讓他們賺 100 就得吐出 10 萬乃至 100
萬的代價,才能徹底防止這種行為的出現。

否則,永遠有人想要分一杯羹。

發國難財必死,不該隻是一句口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