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因無法獲取“查重”服務 浙江高校老師起訴知網涉嫌壟斷

因無法通過中國知網平台獲得“查重”服務,浙江理工大學特聘副教授郭兵起訴知網。

4月12日上午,郭兵向九派新聞表示,知網的行為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他於去年12月,通過浙江移動微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訴狀》。今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此案。

“知網沒有正當理由拒絕向個人用戶開放學術不端檢測係統服務,這違反了反壟斷

法。”郭兵說,“起訴之後法院進行了調解,但是調解沒有成功。”

此前,郭兵因為“人臉識別第一案”廣為人知。因為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的入園方式由指紋識別變更為人臉識別,郭兵起訴了園方。經過兩審,他得到1038元的賠償金,並被刪除麵部特征信息和指紋信息。

此次對抗知網,郭兵也提出了自己的理由。他說,《反壟斷

法》對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解釋有7點,其中包括“以不公平的高價銷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價購買商品”“沒有正當理由,拒絕與交易相對人進行交易等”。

目前,已經公開的案件中,還沒有涉及知網壟斷的判決。郭兵認為,本案或許將成為中國知網的第一起反壟斷

訴訟案件。

受訪者供圖

【1】因無法獲取查重服務起訴知網

本案源於一篇法學論文。

2021年10月,郭兵向中國法學會檢察學研究會公益訴訟檢察專業委員會投稿了一篇論文,通過初審後,對方需要郭兵提供查重報告。

他登陸知網學術不端檢測平台後發現,係統一直僅向機構提供服務,且僅限於檢測本單位文獻。

郭兵詢問得知,他需要通過學校的圖書館購買查重服務,並由圖書館的工作人員代為查重。隨後,他向圖書館工作人員繳納了30元查重費用,才獲得查重報告。

“通過圖書館查重是迫於無奈的,所以我打算起訴知網濫用市場支配地位。”郭兵說,知網沒有正當理由,拒絕向個人用戶開放查重服務。還通過明顯不合理的合同條款,限定單位人員使用查重係統,“這損害了我的合法權益。”

網絡截圖

2021年12月,郭兵通過浙江移動微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訴狀》,主要訴訟請求為,“知網立即停止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行為,包括向個人用戶開放學術不端文獻檢測係統服務”。

他提交了兩組證據,證明知網在知識內容與服務領域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以及知網利用其地位損害個人的合法權益。

今年3月21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

受訪者供圖

【2】多位教授質疑知網涉嫌壟斷

最近幾年,知網不斷陷入爭議。

2021年12月,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師趙德馨起訴了知網。此前,他署名的百餘篇文章,在未被告知、未付費的情況下,被收錄至知網。趙德馨認為,知網侵害了其作品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趙德馨勝訴後獲賠70餘萬元,知網下架了其全部作品。

趙德馨在接受九派新聞采訪時說:“知網的壟斷我沒有研究過,但他用你的東西,不給你錢,這不是壟斷嗎?你要合理的報酬,知網就給你下架,這不是壟斷嗎?”他還提到,查重必須在知網上查,不能到其他平台上去查,也是一個問題。

近日,中科院因知網續訂價格始終維持著較高漲幅,2021年訂購總費用達千萬級別,決定暫停使用知網。

《光明日報》發表評論文章稱,對於畢業生來說,論文查重是剛需,而知網因為“收錄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學術資源”、“實現核心期刊獨家

占有率高達90%以上”、“唯一經國家批準正式出版博士學位論文”而成為剛需中的剛需。

“雖然也有其他數據庫提供查重服務,但因收集的論文資源無法比知網相比,準確率也受影響,高校最終隻以知網的查重結果為準。因此有評論指出,論文查重幾乎已成為一種壟斷服務。”

武漢大學教授孫晉在接受《長江日報》采訪時表示,除了坐擁絕大多數期刊的版權資源,知網還涉嫌壟斷了我國博士學位論文的數字化出版權,它是我國目前唯一被授權正式出版博士學位論文的學術電子期刊。

孫晉認為,在付費的文獻在線閱讀及下載市場,知網擁有的版權優勢、議價能力及用戶依賴程度優勢非常明顯,可以初步判斷它具有市場支配地位。如果認定知網近些年的漲價行為屬於不公平高價,也就是不合理漲價,那麽知網就會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問題。

知網是否存在壟斷行為?3月9日,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反壟斷

一司在回複網上留言時表示,市場監管總局正在核實研究。

郭兵介紹,公開案件中還沒有關於知網涉嫌壟斷而被起訴並判決的案件,他的起訴或許將成為中國知網涉嫌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而引發的第一起反壟斷

訴訟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