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澳門10家賭場要停業?改行酒店一晚僅50元

來源:視覺中國

5月24日,一條賭場轉讓的信息在澳門引發軒然大波。

當天,澳門交易平台MacauBoss發布信息,稱一家酒店有意以20億港幣的價格出讓,業務包括賭場、餐廳和水療。

“我活了50多年,第一次看到有賭場要轉讓。”澳門當地人士唐蘭(化名)向作者感歎,此前從沒想過,曾經被各路資本、江湖大佬虎視眈眈爭破頭的澳門賭場,如今卻被掛牌出售,且“僅售”20億港元。

MacauBoss的工作人員告訴作者,他們簽署了保密協議,不便透露是哪一家賭場。不過,澳門當地早已議論紛紛,有認為是利澳賭場,也有認為是禦龍賭場,而這些均在此前盛傳要停業的賭場名單之上。

3月24日,《澳門日報》報道稱,有7家衛星賭場或將在今年6月26日後停業。

圖片來自於MacauBoss臉書截圖

20年前,澳門政府向3家公司發放了賭場經營牌照(俗稱“賭牌”),此後,又有另外3家公司獲得3張賭牌,
6家公司壟斷澳門賭場的格局就此形成。

這6家持牌公司分別為澳博、美高梅、新濠、銀河、金沙、永利,其中,前3家的老板依次為“賭王”何鴻燊子女何超鳳、何超瓊和何猷龍;銀河的老板為呂誌和,永利、金沙則是來自美國的娛樂公司。

根據規定,6張賭牌將在今年6月26日到期,屆時,賭牌將會重新競投。而在此之前,澳門博彩業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紙醉金迷的私人貴賓廳成為曆史,不少年輕的疊碼仔已經改行送起了外賣;分布在老城區的“衛星賭場”,客人寥寥,有的停業,有的轉讓;標誌性賭場從新舊葡京變成了威尼斯人、永利皇宮等,呂誌和則成為了澳門的新“賭王”。

賭城澳門,風雲再起。

葡京酒店曾是澳門的地標,本文所有圖片均為《棱鏡》作者拍攝

10家賭場停業真相

在澳門的北京街,走不了幾步,就會有年輕男女上來搭話:“老板,去桑拿嗎?”

這裏屬於老城區,曾是遊客們的打卡聖地,也承載著當地人的懷舊情結。一些大大小小的賭場、飯店,以及遊走灰色地帶的桑拿店,遍布周邊,熱鬧非凡。如今的街道空空蕩蕩,就連曾經需要排隊預約的桑拿店都開始出門攬客。

“傳言要停業的賭場,就在這裏,都是規模不大的‘衛星賭場’。”澳門居民唐蘭指了指周邊燈紅酒綠的賭場。

在澳門,賭場分為三大類:一是6家持牌公司直接經營的賭場,如葡京、永利、美高梅等;二是中介人承包的貴賓廳,如太陽城、德晉等,目前幾乎已經消失殆盡;其三就是傳言要停業的“衛星賭場”,如總統賭場、英皇賭場等。

衛星賭場相當於持牌賭場的“加盟店”,規模一般不大,但獨立經營,自負盈虧。

英皇就是一家衛星賭場,其曾在一份公告中闡述了自己與持牌賭場的關係:他們提供場地,向持牌賭場購買博彩設備,承擔維修保養費用,支付員工的薪酬,自行做市場推廣、客戶服務等;兩者可以按照約定比例分攤賭場的收益或虧損。

公開資料顯示,目前澳門共有18家衛星賭場,其中14家屬於澳博旗下,3家屬於銀河,1家屬於新濠。

早在3月24日,《澳門日報》稱,業內傳聞有7家衛星賭場將在今年6月26日後停業。隨後,當地媒體Allin
Media指出,這7家賭場分別為金龍、禦龍、萬龍、俊龍、華都、利澳、總統。

此後,又一份停業賭場名單在當地流傳,除上述7家外,新增了英皇、新東方、鑽石假日3家賭場。

這些賭場中,華都、利澳、總統屬於銀河旗下,駿龍屬於新濠,其餘6家均屬於澳博。

不過,5月下旬,鑽石假日、利澳、新東方、華都、金龍、萬龍、禦龍、駿龍8家賭場工作人員均告訴作者,其並沒有接到停業通知,6月26日後還會繼續運營,隻是日子並不好過。

其中,鑽石假日賭場已經關閉了三樓賭台,二樓也僅開著幾張賭台;華都賭場由兩層變成了一層;禦龍的兩層賭場,隻開著四五桌,鮮有客人光顧,一位工作人員情緒低落地告訴作者:“賭場快要倒閉了,賭牌到期後,有可能繼續開,也有可能不開。”

總統賭場的態度相對曖昧,其工作人員表示未接到停業通知,但酒店前台則表示賭場將會在6月26日之後停業。

目前,明確表示要停業的隻有英皇賭場。4月1日,其發布公告稱,賭場將在6月26日後停業。公告寫道,過去兩年,疫情使他們一直麵對艱難的營商環境,去年3月31日-9月30日,賭場處於虧損狀態,考慮到高端博彩市場前景黯淡,將不再與澳博續簽合同。

英皇賭場位於英皇酒店的低層,6月26日後會停止營業。

賭王家族最受衝擊

衛星賭場被傳言停業,除了與慘淡的經營有關外,與澳門新博彩法的修訂有直接關係。

今年1月14日下午4點半,港交所剛剛收市,澳門行政會突然宣布召開記者會,公布博彩法的修正案,其中一個重要內容是,衛星賭場須在持牌賭場的物業下進行運營。

此前沒有這樣的規定。比如,英皇賭場所在物業屬於英皇酒店,總統賭場所在物業屬於總統酒店,這些酒店與持牌賭場都沒有股權關係。

在4月12日的澳門立法會全體會議上,特首賀一誠解釋了為何要整頓衛星賭場。他表示,澳門現行法律無法定義衛星賭場,也無法對其進行合法保護。他強調,澳門博彩業正處於穀底,應該趁此機會進行整頓,使博彩業得以健康發展,並獲得內地的支持。

如果修正法案最終通過,衛星賭場或許將會大麵積關停,這一定程度上會重創擁有衛星賭場最多的澳博。

根據澳博控股(00880.HK)財報,2021年,衛星賭場為其帶來了65.25億港幣的毛收益,占其所有博彩毛收益的62.9%。

此外,根據規定,衛星賭場的荷官是由持牌賭場聘請,如果衛星賭場消失,持牌賭場將不得不支付這些荷官的失業救濟金。有媒體在一篇報道中寫道,澳博大約有6900名衛星賭場的員工。

不過,這條修訂法案並未繼續推進。5月14日,澳門特區政府提交的博彩法最新修訂文本有了重大修改,衛星賭場必須設於持牌賭場物業內的規定被取消。

但要想止住衛星賭場的頹勢並不容易,一方麵,受疫情影響,赴澳遊客的人數仍待恢複;另一方麵,路氹區新建的豪華度假村,搶走了大部分的遊客。

傳言正在轉讓的利澳賭場

金龍賭場的工作人員就告訴作者,他們原本屬於澳博的衛星賭場,6月26日之後,賭場還會經營,但老板換了,將會由澳博來直接經營。根據政策,賭場荷官的飯碗是保住了,但前台、行政人員等是由金龍賭場自己聘請,就要麵臨著失業的風險了。

“換老板了,我們正在找新的工作。”一位工作人員向作者無奈地表示。

在澳門博彩業發展史上,衛星賭場曾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甚至一度成為新一輪賭牌競拍的有力競爭者。

根據《澳門月刊》2013年發布的研究報告《澳門衛星賭場現況和發展》,2002年之前,澳門博彩業由“賭王”家族專營,其他人想要開設賭場,就需與“賭王”合作,因此衍生出衛星賭場的模式。

銀河是6家持牌公司之一,其是在2004年通過衛星賭場的模式才開設了自己的第一家賭場。

衛星賭場的老板們,不乏港澳兩地的名人,如江湖人稱“大家姐”的司徒玉蓮,香港影視圈大佬向華強等。

不過,在這些老板中,可以稱為“衛星城賭王”的隻有來自福建的陳明金,他擁有金龍、禦龍、萬龍、駿龍四家衛星賭場,是擁有衛星賭場最多的老板。2018年8月,陳明金曾對外表示,有考慮會在賭牌到期後,競拍新的賭牌。

有澳門媒體指出,如果多家衛星賭場老板合作,競拍賭牌的成功率會很高。但時過境遷,這些衛星賭場如今深陷泥潭,自身難保。

四星級酒店,一晚52元

“賭場+酒店”,曾是澳門娛樂場所流行的經營模式——賭場位於酒店的低層,客房位於酒店高層,在此前,酒店高層還開設著各色各樣的貴賓廳;酒店內則設有餐廳、桑拿,可以滿足遊客吃喝玩樂的大部分需求。

如今,賭場要停業了,業務捆綁而生的酒店,將會如何發展?

英皇酒店工作人員告訴作者,賭場停業之後,他們將會把重心放在酒店運營上。事實上,賭場一直都是英皇酒店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根據其財報,截止去年9月30日,其博彩收入為1.5億港幣,而酒店收入僅0.74億港幣。

但這種“斷臂求生”的抉擇,能否帶領英皇度過難關?在當地人唐蘭看來,沒有賭場的酒店,是沒有靈魂的,酒店的入住率不會太高。

疫情以來,為了吸引更多遊客,澳門旅遊局多次發放酒店、機票的5折券,一些曾經幾百、數千元的四五星酒店,也打折促銷,有的甚至低至幾十元一晚。

總統酒店是澳門的一家老牌四星酒店,疫情之前,酒店每晚售價約六百港幣,而今年5月下旬,通過攜程、美團等平台預定,僅需52元人民幣(含稅)。

52塊錢一晚的總統酒店

“52塊錢,在內地連七天都住不了吧,但我們的客人還是不多。”酒店前台向作者感歎,“這個價格已經讓‘總統’兩個字顏麵掃地了。”

低價沒能為總統酒店召來客人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澳門路氹區新建的豪華酒店,為了招攬客人,也顧不上“豪華”的顏麵,紛紛加入了價格戰。

威尼斯人、巴黎人、JW萬豪、麗思卡爾頓、永利皇宮、美獅美高梅等五星豪華酒店,疫情之前,動輒三四千元一晚,即便在去年,有時也會高達兩千元,如今,大部分很難超過500元。比如威尼斯人,70平米套房,每晚僅需360元人民幣(含稅)。

“在澳門,房費打折從來都不是有效的促銷方法,因為很多賭場都會提供免費的客房。”唐蘭向作者分析。

比如,威尼斯人、巴黎人所在的金沙度假區,遊客們免費辦理會員卡後,隻要在賭場裏玩幾把,就有機會獲得房券和餐券。

5月24日晚上,唐蘭帶作者在巴黎人賭場做了個實驗,他用1000港幣為本錢,在一個老虎機上玩猜大小的項目,3個小時後,他贏了150元,同時也獲得了一張巴黎人的酒店房券,憑借此券,便可以入住酒店。

而老城區的一些衛星賭場,獲得免費房券的成本會更低。

一位澳門出租車司機向作者表示,老城區的衛星賭場並非沒有機會,由於新城區的賭場提高了最低投注額,很多本錢少、年紀大的遊客更願意去老賭場試手氣。

有客人就向他吐槽,新賭場的最低投注額太大,五百、一千起,一萬塊錢玩了不多久就沒了。而老城區的衛星賭場,很多賭桌的最低投注額僅50元,幾千塊錢就可以玩一個晚上,雖然不能贏太多,但也不會輸太慘。

“賭客們都學聰明了,不會幾萬幾萬的豪賭。”這位司機說,他有一個明顯的感受,從威尼斯人、永利皇宮這些新賭場打車去老賭場的客人多了起來。

疊碼仔轉行送外賣

如今的澳門博彩業,正在經曆一場係統性的深刻變革。

時下的風暴眼,正是前述這些規模相對較小、投注額相對較低的衛星賭場;而更早之前,紙醉金迷、一擲千金的貴賓廳則是震蕩中心,如今,對其整頓也有了新的進展。

去年11月27日,號稱“賭廳之王”的太陽城老板周焯華因涉嫌不法經營賭博、洗黑錢等罪名,被澳門警方逮捕,今年1月28日,澳門第二大貴賓廳德晉集團的老板陳榮煉也被澳門警方逮捕。

根據《澳門日報》最新消息,周焯華已於5月25日被檢察院起訴,同案共有21名被告。

貴賓廳曾占據澳門博彩業的半壁江山。澳門博監局數據顯示,2017年、2018年,貴賓廳的收入分別占澳門賭場收入的56.7%和54.8%。為了吸引賭客,貴賓廳會為賭客提供豪華車輛,往返內地澳門的私人飛機,以及洗錢等違法服務。

為了打擊貴賓廳亂象,除了逮捕涉嫌違法的經營者,澳門也在立法上進行完善。

今年3月31日,澳門博監局發布公告,澳門行政會已經完成對《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業務製度》法律草案的討論,明確規定,中介人僅可向一家持牌公司承包貴賓廳,並且持牌公司對中介人承擔連帶責任。這讓持牌賭場紛紛暫停了與中介人的合作。

不過,貴賓廳並未從澳門博彩業中徹底絕跡。貴賓廳分為私人廳和公司廳,太陽城、德晉等是私人廳,公司廳則是指由持牌賭場直接經營的貴賓廳,後者正規很多,也不允許員工從事洗錢等違法業務。

一位金沙公司廳的工作人員告訴作者,澳門現在的公司廳,入會門檻很多都是20萬港幣,需要客戶自備現金,不能通過地下錢莊走賬。

“現在查得嚴,幫客戶洗錢,去內地招攬客戶,隻要被發現了,都會被判刑的。”這位工作人員謹慎地說。在她看來,公司廳競爭的是會員服務和賭場配套設施等,而此前的私人廳競爭的則是傭金、洗錢能力等。

私人廳曾經造富了不少年輕的“疊碼仔”,
他們為私人廳拉客戶、為賭客們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從賭場賺取傭金,也從賭客那裏獲得小費,周焯華早期就是一名疊碼仔。

隨著私人廳的落幕,疊碼仔們開始失業。一位德晉私人廳的疊碼仔告訴作者,去年底,她便回到了內地,開始了新的生活。而多位澳門當地人向作者表示,很多年輕的疊碼仔們轉行做起了外賣小哥。

“澳門沒有美團外賣,但是有一款叫做‘澳覓’的外賣平台,不少疊碼仔失業後就在這個平台上做外賣小哥。”一位澳門當地人告訴作者,“其他行業收入不高,一個月一萬多,但是送外賣,勤快一點,可以賺到兩三萬。”

在當地人看來,這種變化並非是澳門博彩業走向衰落的跡象,相反,是其健康發展的必經之路。

“以前,說起澳門賭場,就像在說一個吃人的野獸,動不動就讓人傾家蕩產,實際上很多亂象都是私人廳造成的。經過這一波整頓之後,澳門博彩業有望健康發展,有助於提高澳門在國內外的形象。”上述當地人說。

誰是新賭王?

時下的疫情和賭牌,正在重塑澳門博彩業的格局,在這期間,還發生了一起曆史性事件——2020年5月26日,一代“賭王”何鴻燊逝世,享年98歲。

去年底,周焯華被警方逮捕,有媒體寫道,這個綽號“洗米華”的大佬是澳門的“小賭王”,但事實上,以周焯華實力,在澳門這個億萬富翁雲集的地方,很難稱“王”;而擁有4家衛星賭場的陳明金也曾被稱為“衛星場賭王”,但如今舉步維艱。

現在,真正能夠繼承“賭王”稱號的隻有銀河娛樂老板呂誌和,他比何鴻燊小8歲,現年已93歲高齡。

“幾年前,呂誌和家族的產業就已經超過了何鴻燊家族。”一位熟知澳門博彩業的人士向作者介紹。

位於路氹區的銀河度假村

銀河娛樂(00027.HK)是呂誌和家族的上市公司,市值約1800億港幣。賭王家族控製的3家上市公司分別為澳博(00880.HK)、美高梅中國(02282.HK)、新濠國際(00200.HK),市值分別約為170億港幣、140億港幣、75億港幣。

在經營情況上,銀河娛樂也處於領先地位,淨利潤超過了後3家公司之和。

疫情前的2019年,銀河娛樂的營收和淨利潤分別為464.93億港元和116.35億港元,澳博的營收和淨利潤分別為303.45億港元和28.73億港元,美高梅中國分別為182.95億港元和17.3億港元,新濠國際則分別為402.99億港元和6.18億港元。

疫情期間,4家公司均受到重創,但銀河娛樂率先扭虧為盈。

2021年,銀河娛樂的營收和淨利分別為161.03億港元和10.84億港元,澳博控股的營收和淨利分別為82.38億港元和-33.88億港元,美高梅中國分別為76.94億港元和-31.45億港元,新濠國際則分別為127.86億港元和-31.45億港元。

除銀河之外,美資企業金沙中國(01928.HK)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他們在新城區建造的金沙旅遊度假村,備受年輕遊客們的喜愛。

目前,金沙中國的市值約1150億港幣,2021年營收和淨利分別達到183.24億港元和-66.82億港元,疫情前的2019年,這兩項數據分別為614.46億港元和141.83億港元。

金沙度假區內的威尼斯人

上述人士向作者分析,早些年,澳博的經營重心一直在賭場數量和規模上,這也是他們擁有衛星賭場最多的原因。但這些賭場多位於老城區,而從十幾年前開始,澳門的發展重點就轉向了填海而成的路氹區。

目前,6家持牌公司均在路氹區投入巨額資金興建度假村,但發展程度不一。

金沙中國在路氹區建立了金沙旅遊度假村,內設巴黎人、威尼斯人、倫敦人、喜來登、四季等多家豪華酒店;銀河娛樂在路氹區的銀河度假村目前正在建設第4期,澳門的頂級酒店麗思卡爾頓、JW萬豪,均位於這個度假村中。

銀河度假村內的鑽石音樂噴泉,給人一種極其震撼的感覺。

這些綜合度假村都設有多個高檔購物中心,GUCCI、香奈兒、LV等奢侈品專賣店隨處可見。

美高梅中國在路氹區的度假村為美獅美高梅,新濠國際則建有新濠天地、新濠影匯,雖然也是富麗堂皇,但規模與金沙、銀河、永利皇宮相比,並不出眾;澳博在路氹區新建的上葡京度假村去年下半年才正式開業。

“老賭場經常聽到的話是,贏完錢後去桑拿;新賭場不一樣,工作人員會告訴你,贏完錢後去樓上買奢侈品。”上述人士說。

他認為,這是兩種不同的經營模式,前者是依然是“賭場+酒店”的傳統思維,後者是則是“賭場+購物”的新商業思維。時下的澳門,正在打造世界旅遊休閑中心,這對各大賭場的經營模式提出了挑戰,但也提供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