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國國會暴亂調查第三場聽證會 主要看點一覽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6月17日報道,周四調查美國國會大廈暴亂的眾議院特別委員會詳細說明了前總統特朗普如何試圖向他的副總統彭斯施壓以加入推翻總統選舉結果的計劃,以及彭斯的拒絕是如何將自己的人身安全置於危險之中的。

報道稱,國前副總統彭斯的兩名前顧問雅各布(Greg Jacob)和盧蒂格(Michael
Luttig)在周四的聽證會上作證,他們曾告訴彭斯他無權推翻選舉結果。

眾議院特別委員會回顧了特朗普的保守派律師伊斯曼(John
Eastman)是如何提出彭斯可以單方麵阻止選舉認證結果的法律理論的,這一理論被特朗普的白宮律師和彭斯的團隊斷然拒絕,但仍被特朗普接受。

以下是眾議院特別委員會本月第三次聽證會的主要內容:

· 特朗普被告知“推翻選舉結果”計劃是非法的,但明知故犯

很多內幕在聽證會上被揭露,但最重要的可能就是特朗普被反複告知讓彭斯推翻選舉結果是非法的情況下,還是明知故犯。

彭斯的時任幕僚長肖特在周四播放的一段錄像證詞中說,彭斯曾“多次”向特朗普表明,他無權推翻選舉結果。而根據彭斯的高級法律顧問雅各布的證詞片段,伊斯曼也曾在特朗普麵前承認該計劃違法。委員會成員認為,這顯示了特朗普的腐敗意圖,並可能為潛在的起訴奠定基礎。

來自各個政治領域的法律學者也都認為伊斯曼的計劃是荒謬的。前聯邦法官盧蒂格在周四的聽證會上強調,他寧願橫屍街頭,也不會建議彭斯推翻選舉結果。

· 委員會將彭斯的施壓運動與國會大廈暴亂事件聯係起來

委員會試圖將特朗普對彭斯的壓力運動與 1 月 6
日的國會大廈暴亂事件聯係起來,把彭斯助手的證詞、特朗普的公開聲明和國會大廈暴亂者的評論交織在一起。

最令人信服的一些證據來自暴亂者本身。他們中的許多人聽了特朗普的集會,在集會上特朗普聲稱選舉是對他不利的,而彭斯有權在主持選舉團認證時對此采取行動。在暴亂發生的時候,他們引用了特朗普對彭斯的評論。還有,他們中的許多人都實時看到了特朗普在國會大廈受到攻擊時批評彭斯的推文,即彭斯
“沒有勇氣去做本該做的事情”。

周四的聽證會上強調這件事的目的是將暴亂事件的責任推到特朗普的頭上。其實在事件發生後,許多共和黨高層同意都這一結論。但在過去的一年半裏,許多共和黨人回避指責特朗普,委員會希望改變這一點。

前特朗普白宮律師赫施曼告訴委員會,伊斯曼告訴他,為了推翻 2020
年的選舉,他願意接受暴力。委員會播放了赫施曼的證詞視頻,他在視頻中描述了與伊斯曼關於他聲稱副總統可以推翻國會選舉的談話。赫斯曼稱他在對話中警告伊斯特曼,該策略如果實施,”將引起街頭騷亂”。而對方則回應說“在我們國家的曆史上,為了保護民主,或保護共和國,曾經發生過暴力事件。”

委員會還強調了目擊者的證詞,他們稱特朗普在1月6日騷亂期間加劇了局勢。
副新聞秘書馬修斯在一份錄音證詞中作證,特朗普在1月6日發出的一條推文讓局勢升級。“感覺他像是在火上澆汽油,”她補充說。

雅各布和盧蒂格在周四的聽證會上作證前宣誓

雅各布和盧蒂格在周四的聽證會上作證前宣誓

· 彭斯麵臨的危險是真實的,因為暴亂者離他隻有大約40英尺

委員會強調,彭斯在1月6日處於真正的危險之中,專家組認為特朗普應該受到指責。

暴亂者距離彭斯隻有大約40英尺,這比足球比賽中的第一次進攻要多一點。暴亂者指名道姓地威脅彭斯,並對他沒有推翻選舉感到憤怒,是因為他們相信特朗普的謊言,即彭斯可以單方麵取消拜登在選舉中的勝利。

委員會成員、加州民主黨人阿吉拉爾稱,“副總統彭斯是暴力襲擊的焦點。”彭斯的團隊當時撤離了,委員會展示了暴力事件發生時這位時任副總統在美國國會大廈的一個地下室掩體中避難的新圖像。

根據雅各布的證詞,彭斯和他的妻子凱倫彭斯對特朗普從未打電話詢問他們的情況感到沮喪。

彭斯和特朗普的關係其實在1月6日國會會議之前已經嚴重惡化,因為彭斯明確表示他拒絕“推翻選舉結果”的計劃。特朗普隨後在公開講話中開始對彭斯開火,激起了他的支持者的憤怒。

· 伊斯曼不接受關於推翻選舉結果的否定意見

聽證會強調了伊斯曼是如何在白宮律師和彭斯團隊的強烈抵製下,一次又一次地推動彭斯試圖推翻選舉的。

委員會透露,即使在國會大廈發生騷亂之後,伊斯曼仍在努力推翻選舉結果。伊斯曼的行為在很多方麵都與特朗普的做法相呼應,他也拒絕接受彭斯的拒絕,並在演講和推特上猛烈抨擊彭斯。

委員會播放了視頻證詞,其中白宮官員解釋了他們在1月6日之前就認為伊斯曼的理論是
“瘋狂”的,並告訴了他。雅各布將伊斯曼的計劃描述為“無疑是瘋狂的”,他描述了在1月
4日和1月5日與伊斯曼的會麵,包括伊斯曼直接要求他讓彭斯推翻選舉結果。他在最後對伊斯曼說,“鑒於我們所討論的一切,我們就不能直接承認這是一個糟糕的主意嗎?”他說“雅各布不能直接完全承認,但他非常清楚地說,’好吧,是的,我知道我們無法說服你這樣做。’會麵就這樣結束了。”

但1月6日晚上,在暴亂者襲擊了國會大廈並迫使彭斯及其團隊逃離之後,伊斯曼試圖通過辯稱有一個輕微違反了《選舉計數法》的行為來讓選舉結果延遲10天。

在1月7日與赫斯曼的電話中,伊斯曼仍在尋求法律選項,以便對佐治亞州的選舉結果提出上訴。赫斯曼在一份證詞中告訴委員會:”我對他說,’你是不是瘋了?因為從現在開始,我隻想聽到從你嘴裏說出兩個詞:有序過渡”。

· 伊斯曼曾通過電子郵件向特朗普律師發送關於暴亂之後獲得總統赦免的要求

委員會在周四的聽證會上透露,伊斯曼在暴亂發生後幾天給特朗普的前律師朱利安尼發了電子郵件,要求被列入總統赦免的潛在接受者名單中。伊斯曼在給朱利安尼的電子郵件中說:”我已經決定,我應該在赦免名單上,如果這仍在進行中。”

伊斯曼最終沒有得到赦免,並拒絕回答委員會關於他在推翻2020年選舉結果的中所扮演的角色,並在取證過程中反複申辯第五修正案。

委員會在周四的聽證會上認為,伊斯曼請求赦免,以及他在此前接受詢問時反複申辯第五修正案,表明伊斯曼知道他的行為可能是犯罪行為。

據此前報道,朱利安尼和特朗普的其他同事在1月6日之前的幾周內提出了接受先發製人的赦免想法,但美國國會大廈的騷亂使特朗普赦免自己、孩子和私人律師的願望變得複雜。當時,特朗普最親密的幾位顧問也敦促他不要對參與1月6日襲擊事件的任何人給予寬恕,盡管特朗普最初的立場是,那些參與的人並沒有做錯任何事。

· 周四聽證會的“明星”——彭斯不在現場

周四有一個人明顯缺席,那就是聽證會的“明星”本人:前副總統彭斯。

委員會將彭斯塑造成英雄,提出如果他屈服於特朗普的施壓運動,美國民主就會陷入混亂。

但當委員會在吹捧彭斯對憲法的承諾和勇敢時,不能忽視的是這位前副總統並不在會議室的事實。相反,委員會依靠的是兩名出麵代表彭斯發言的前顧問提供的現場證人證詞。

今年早些時候,委員會主席、密西西比州民主黨眾議員湯普森曾建議委員會尋求彭斯的證詞。盡管如此,彭斯出現在委員會麵前的情景,尤其是在公開場合,一直被認為是遙不可及的。

周三,當被問及委員會是否仍有興趣聽取彭斯的意見時,委員會助理拒絕回答,並告訴記者調查正在進行中,因此他們無法提供與特定證人有任何接觸的細節。

其中一位助理說:“除了我們繼續尋找事實之外,沒有什麽新的東西可以分享,如果有更多東西可以分享,我們會在未來分享。”

彭斯的兩名前顧問周四現身,肖特在閉門作證的事實,表明彭斯並沒有積極尋求阻止他身邊的人代替他與委員會分享信息。

退休法官兼副總統彭斯的非正式顧問盧蒂格在華盛頓特區的聽證會上作證

退休法官兼副總統彭斯的非正式顧問盧蒂格在華盛頓特區的聽證會上作證

· 盧蒂格將部分聽證會變成了一個冗長的憲法研討會

迄今為止,1月6日委員會的聽證會一直是輕快的事務,情緒化的、暴力的視頻與證詞穿插在一起,而現場證人的證詞卻很少。

星期四,退休法官盧蒂格有了不同的想法。他的回答十分冗長,在深入探討《選舉計數法》的曆史等問題時,采取了停頓的方式,使問題不斷延伸。

盧蒂格的評論基本上與 “必看電視 “相反,委員會已表示要舉行“黃金時段”的聽證會,試圖與美國公眾就 1 月 6
日襲擊國會大廈和民主的重要性建立聯係。

同時,盧蒂格提出的 “關於伊斯特曼和特朗普推動的法律計劃是如何毫無根據的,特朗普在1月6日之前也被告知了這一點”
的觀點,對於委員會試圖將特朗普推翻選舉結果的努力與暴亂事件聯係起來至關重要。但他的表達方式妨礙了他的信息傳遞。

· 美國民主正處於危險之中

調查是關於2020年選舉的,但委員會成員不遺餘力地重新構建關於未來民主威脅的對話,並著眼於 2024
年。負責該委員會的民主黨人不僅對特朗普日益反民主的行為發出了警告,還對未來選舉意味著什麽發出了警告。

雅各布說,特朗普的計劃“與我們民主製度中的一切都背道而馳”,會使國家陷入前所未有的憲法危機。”

盧蒂格說,特朗普對美國民主構成了 “明確和現實的危險”。這位保守派共和黨人表示,他之所以得出這個結論,是因為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仍在對
2020 年選舉撒謊,為那些宣揚這些謊言的候選人背書,並且沒有任何退縮的跡象。

委員會表示將提出立法提案,以澄清舊的選舉法,堵住特朗普和伊斯曼試圖利用的漏洞,並保障權力的交接。兩黨都有興趣通過其中一些提案,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足夠的支持將任何法案提交給拜登的辦公桌。隨著中期選舉的臨近,時間可能不多了。